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四章:新学!知行合一!大夏天灾!降临!【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四章:新学!知行合一!大夏天灾!降临!【求月票!】

新书推荐: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梦蝶成双诸神往事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三尺长剑荡人间天地武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武神图箓神灵遗囚逆灵惊神

    “行了。”

    “稷下学宫的事情,老夫会帮你处理好,你不用去担心,也不用去多想。”

    “若是三个月不行,老夫帮你拖半年。”

    “如今天命之争,各大学派其实也在等待,他们也不希望这么快开始,都想好好准备,若是老夫出面要求拖延三个月,想来这些人都会答应。”

    “锦年,老夫不奢求你能在稷下学宫获得两道天命印记,可至少一道要获得,再者你也是时候要去了解学派了。”

    “你若再不加入学派,往后的斗争,你要吃大亏。”

    “就好比这次你与佛门斗争,你知道儒道为何没有人出来帮你吗?”

    苏文景轻声开口,提起这件事情。

    “就因为没有加入学派?”

    顾锦年微微皱眉。

    “恩。”

    “锦年,你身为儒道后世之圣,这是孔圣钦点,天下人都认可,但这个认可,只是认可你有这个天赋,很多人都欣赏你,如若不是你在大夏书院。”

    “自孔府过后,就有不少人会亲自登门拜访,倒也不是收你为徒,而是拉拢你进入这些学派之中。”

    “这儒道其实分两个世界,对于刚刚习文的读书人来说,诗词歌赋,文章华丽,这是第一种,算作是闲暇娱乐,快速扬名的一种手段罢了。”

    “而真正的儒道,则是学派之争,也就是学术,他们探讨的目的就是一个,儒道的方向。”

    “这批人才是儒道真正的大人物,不仅仅是儒道境界,最主要的是权势和身后背景,他们或许已经年迈,七老八十,看起来没有任何作用,但他们的门徒,遍布天下。”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你太狠了,在孔府直接将孔圣给召唤出来,不然的话,按照当时的矛盾,你可以真正见识到孔府的手段。”

    “孔府的手段,绝对不是让读书人骂骂你那么简单,说实话是孔府倒霉,也是命中注定。”

    苏文景提到这件事情,就不由提到孔府。

    没别的。

    儒道最强势力是谁?不就是孔府。

    结果这么强的势力,被顾锦年一招解决,说句难听点的话,如果在顾锦年召唤孔圣之前,谁要是敢说,他可以镇压孔府,全天下读书人都会去嘲笑他。

    因为孔府是巨无霸的存在。

    大夏孔府,是主府,是一艘巨大的宝船,而那些分支这是锁在一起的宝船,行驶在海洋当中,强势无比。

    牵一发而动全身。

    再加上孔府每个人都会去结交好友,广收门徒,几千年来积累的人脉,简直是不可想象。

    的确有很多人看不爽孔府,也瞧不上孔府,但那又如何?

    大部分人是俗人,面对孔府的招安,有几个读书人顶得住?

    假设你是寒门弟子,你资质不错,你中了举人,如果在这个时候,孔府的人出现问你要不要入他门下?你如何选择?

    选择拒绝?打孔府的脸,可以保证的是,那些排名不如你的举人,一个个去各地当官,而你还在京都内,等待候补,在大学殿里面当个撰书文史。

    这职位可是一直缺,尤其是永盛大帝要修建永盛大典,本来就缺人,你要是不服,去告御状,就凭你这种越级告状,就不会重用你。

    所以任凭你有一身才华,就是不任用你,你又能如何?

    人生有几次翻身的机会?

    而若是你选择答应入对方门下,马上给你安排一个县衙县令,可别小看这个县令,在一乡之地,你就是老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可以发挥你的才能,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躺平,捞钱享乐,你出事了,只要事情不大,孔府会帮你解决。

    你没出事,甚至还干出政绩了,孔府帮你上位,但上位的条件是什么?

    就是让你永远离不开孔府,孔府能让你上去,也能让你下来。

    当你花甲之年的时候,你成为了侍郎,或者是成为了六部尚书,你的儿子,你的家人,你的一切的一切,都跟孔府有莫大的关系。

    而就在此时,有一个人得罪了孔府,这个人刚好就是你下属的下属,你会怎么做?

    直接罢黜他官职?

    不。

    你有点良心,会让他做个闲职,让他空度这一生。

    如果你没有良心,你将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交给他做,他做不好,你顺理成章将他罢黜,而且在皇帝面前还参你一本,在皇帝眼中,不管过程如何,你没做好事,就是你的问题。

    倘若你做好了,那简直是意外之喜,拿着你的事情,当做自己的功劳,回头给你奖赏一个月俸禄。

    然后给你升个半品,再给你一个棘手的事情,你要是事事都能办妥办漂亮,才华无比。

    那就谢谢你了,他当宰相的时候,一定会把你提拔成员外郎。

    够不够意思?

    什么?你有一件事情没办好?那你回家去吧。

    滚吧。

    这就是孔家可怕的地方,也可以说是儒家恐怖的地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势力,有争斗。

    只可惜的是,不可一世的孔家,被顾锦年用一把火烧毁了。

    所以苏文景知道,在顾锦年心中,这孔家也就那样,最强势力都被自己干没了,其他儒道势力又能算什么?

    可实际上苏文景现在要提醒顾锦年的是,灭掉孔家的不是他顾锦年,而是孔圣。

    天地之间第一位圣人。

    这是一个无敌的存在,只有这种存在,才能轻而易举将孔家灭掉,不是你顾锦年灭掉的,也不是大夏王朝灭掉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东荒境所有势力齐齐出手,也不一定能影响到孔家。

    因为中洲王朝也需要孔家,孔家的价值,对于政治而言,是瑰宝级。

    甚至如果在孔府之时,顾锦年召唤的是第二代圣人,也不一定能如此打击孔家。

    只有孔圣。

    孔家的祖宗,亲自打压孔家,才导致孔家根本没有任何反手之力,也不能有反手之力,真要敢反手,那就是欺师灭祖。

    “先生。”

    “那现在儒道有几个学派啊?”

    顾锦年好奇问道。

    “之前是四个,现在是三个。”

    苏文景给予回答。

    “孔家原本是第一,孔圣之道,为上上尊,不过如今被你压下来了。”

    “第二便是朱学一脉,这个学派很了不起,即便是孔家也不得不警惕对待,朱学一脉理念,存天理而灭人欲也,要求读书人对自己苛言谨事,一举一动,一言一句都要学习圣人,这一脉的人很多。”

    “之前孔家也有不少大儒,都有些推崇朱学之道。”

    苏文景道出第一个学派。

    抛开孔圣这个人人都要学的东西不说,朱学一脉,是目前当之无愧的第一学派。

    “存天理而灭人欲也?”

    顾锦年有些咂舌,他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也有这种学术。

    不过想了想倒也合情合理,毕竟孔圣是礼道,学问是个轮回,几百几千年,也一定会产生这种思想。

    存天理而灭人欲,讲起来特别特别复杂,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就是处处学圣人,把立德放在第一位,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学习圣人。

    这个思想其实没有太大问题,可架不住有人乱来,最常见的就是,要求你必须学习圣人,但自己也没做到,可这并不妨碍喷你。

    这种还好,只是抨击抨击你,找找茬,损害你名声。

    最可怕的是,你处处学习圣人,就变成了‘为了学习’而‘学习’的情况,失去了本心。

    不过这种学派人数最多,顾锦年大概也能理解。

    原因无他,毕竟出门在外,不管做什么来上一句,我这是在效彷圣人,先天不败啊。

    很有可能圣人都没有这样做过,毕竟五位圣人,生平做了那些事情,谁知道?

    再说了,不管圣人做了没做,当我需要圣人做了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么这个圣人就必须做过。

    跟那句经典名言很像,我有一朋友。

    “第三呢?”

    顾锦年询问道,他对朱学并没有太大兴趣,自己就是自己,为何要效彷圣人?

    “第三则是明学,是根据第二位圣人的学问衍生而出,要求读书人明智礼道,这个你就别想了,明学对你有些意见,他们不喜欢争,而是喜欢顺从天意,讲究礼道,主要核心便是养身为主。”

    苏文景如此说道。

    明学顾锦年不是很了解,但听闻过。

    就是礼道。

    杨开就是半个明学的学子。

    “先生,这明学早些年好像是主流吧?”

    顾锦年记起来了一些。

    “恩,两千年前是主流,而且天下读书人都推崇明学,后来兵家出来以后,明学就落魄了。”

    苏文景点了点头。

    而顾锦年也恍然大悟了,那跟自己想的一样。

    明学两千年前的确是天下主流,明智讲理,大国之间也要讲道理,以礼为主。

    那个时候打起仗来,两国来使都必须要在战场上互相谦让一二,然后大家按照流程来打仗,如果对方损失比较惨重,鸣金收兵的话,就必须要停手。

    甚至还要送一些物资过去,免得对方出问题。

    后来兵家出来了,打起仗来愣是一点规矩都不讲,什么乘胜追击,兵不厌诈,偷袭,火攻,围城,反正为了赢什么手段都用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许多推崇明学的国家都灭亡了,久而久之各国君王一看。

    这学问害死人啊,大家都讲道理还好说,碰到一个不讲道理的没法玩。

    而且你也没办法啊,你联合大家一起谴责他,然后他很难受,为了不然大家谴责自己,索性就把大家一起灭了,这样就不会有人说自己了。

    故而,明学瞬间败落,不过随着盛世到来,明学又回到了主流,当然这一次是改良版的明学,读书人之间的礼道,尊师重道。

    天地君亲师,就是明学的核心,完美符合政治需求,所以明学又被抬起来了,当然兵家照样无视,只不过需要的时候会拿出来,不需要的时候,谁都不搭理。

    “第四呢?”

    顾锦年继续问道。

    “第四就是以最后一位圣人的儒学为主体,名为国学,入仕为官,造福百姓。”

    苏文景给予解释。

    这个顾锦年懂。

    目前各大王朝的主流就是这个,一个人即便学问再高,可终究是能力有限,这个能力主要还是取决于身份地位的原因。

    读书人当夫子,即便是教一百个学生,三年一课,穷尽一生算六十年也不过是两千学子。

    而这两千学子,大部分也只能止步于识字这个阶段。

    能真正懂道理的最多两百人,而能成为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踏入儒道境界的可能就二三十人,然后这二三十人,能真正牺牲自我,去传道受业解惑的能有几个?

    所以如若入仕,为朝廷解决难题,一来自己当了官,也算是有所成就,光宗耀祖,二来身份越高,一个念头或者一个想法,就能改变无数人的命运,这样才是真正的造福苍生。

    国学排第四,其实也算是合情合理。

    第一是孔圣之学,天地第一位圣人的学问,儒道的一切都是根据孔圣而来,自然而然后世变化再如何也比不过孔圣之学,即便是真超越了,读书人也要讲究礼让谦虚。

    朱学和明学都是精神上的一种学问,国学终究还是带着利益成分在里面,所以排第四合理一点,也算是一种平衡。

    但顾锦年心里清楚的很,国学必然是排名第一,因为十个读书人有九个都想要当官,这是人性。

    “先生,除了这四个,还有其他的吗?”

    顾锦年好奇问道。

    “有,只不过其他的学派,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问题,譬如说前些年出来的纵横学,阴阳学,五花八门,但都没有被稷下学宫认可。”

    “锦年,按老夫的想法,你入国学要好一些,你的性子,不适合加入朱学,你自己无法约束自己,明学对你已经有些意见,没必要自找麻烦。”

    “国学的话刚刚好,你本身便是大夏权贵,入国学合情合理。”

    “当然具体是什么,看你自己吧。”

    苏文景给予了自己的想法。

    “学生好好想想吧。”

    顾锦年点了点头,显得有些若有所思。

    孔圣之学,相当于是一个启蒙,而且孔家人一直把持着,主修孔圣之学,等同于要入孔家,顾锦年不想去。

    朱学的话,存天理而灭人欲,这玩意更不适合自己啊,只适合那种天生品德高的人,而且自控能力极强,这种人很恐怖,他认为不该做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去做。

    比如说吃东西,说不能浪费就一点都不能浪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佛门苦行僧还要狠。

    明学就更别说了,君子之道,如若不懂变通,那就是被人欺负的命,虽然也能彰显出自己品德高尚,可问题受委屈的是自己啊。

    国学嘛.......加入进去,就莫名掺杂不少事情,政治这玩意,顾锦年其实不太想碰。

    他的想法就是,把自己的余光散发一下,改善改善国家,能帮就帮,剩下的让王朝自己来处理,自己该休息的时候也要休息,奔着退休去干活的。

    但苏文景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国学的确最适合自己。

    除非自己不进任何学派,那这样的话,又不太好。

    “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顾锦年心中喃喃自语一声,这些他都不是很满意。

    非要说最满意的,其实是‘心学’,没穿越之前,顾锦年读过心学,当时没有太理解意思,可随着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遇到了这么多事情。

    顾锦年愈发对心学产生了浓厚兴趣。

    奈何事情太多了,根本没有空闲时间让自己好好去感悟。

    既然现在要面临学派选择,顾锦年打算未来一段时间,好好学习学习,同时也算是静下心来,感悟这个世界的儒道。

    顾锦年是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太过于急躁了。

    应当读书,好好明悟一二,也要好好反省反省。

    “恩。”

    “好生回去休息吧。”

    苏文景点了点头。

    如此顾锦年告退,他一个人回到了住处。

    科举结束后,大夏书院冷清了许多,九成的学生都回去了,类似于王富贵他们也回家了一趟。

    其余人或多或少也离开了书院,除了一些大儒和夫子之外,书院内没有其他读书人。

    《青葫剑仙》

    虽有些孤独,不过也算是清净。

    如此。

    一连半个月过去了。

    这半个月的时间,顾锦年每天早睡早起,白天写国策,晚上就是在悟道,关于心学。

    不得不说的是,回头去了解守仁先生的心学,顾锦年愈发有无数感想。

    这个心学太符合顾锦年的三观了。

    知行合一致良知。

    光是这一句话,就可以让人穷其一生去研究了。

    什么是知?

    什么是一?

    如何实践?又如何去践行?

    这些都很深奥。

    顾锦年也只能从四句教中慢慢领悟。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至善至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如若没有这四句话,顾锦年很难去理解。

    但心学这东西顾锦年曾经也有所研究,心学最早其实源自于亚圣孟子,而守仁先生将心学给予一个完善补充。

    儒学这个东西,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见解,这半个月来顾锦年有时极其迷茫。

    甚至好几天睡觉做梦都在思考心学。

    以致于念头难以达通。

    但有时候吧又感觉抓住了什么,却转瞬而逝。

    这种感觉很痛苦,让顾锦年不得不强行扭转思维,将精力放在国策上面。

    原因无他。

    如果一直去研究心学,自己一定会出事。

    阅历不行,强行去理解,容易钻牛角尖。

    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是对的还是错的,今天你认为是这个意思,可到了明日你又会觉得是另外一个意思,反反复复这么一折腾,就容易出大问题。

    这回顾锦年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一些老儒常常会因为一本书去研究个几十年了。

    “学术之说,当真是恐怖,我还是要多增加一点阅历,才能去理解,以现在的认知,强行去理解圣人之意,只怕会出大问题。”

    窗下,顾锦年苦笑不已,说实话前些日子他还想过,自己花费点时间,将心学好好理解一二。

    指不定去了稷下学宫,自己把心学开创出来,然后念一句知行合一,绽放异象,争夺天命印记。

    现在想想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很多事情看似明白了,其实还是懂那么一点点。

    唯独经历过一些曲折,才能成长。

    故此,顾锦年全心全意投入在国策上面。

    大夏王朝依旧是自己的大本营,说句实话,一开始的确有些担心,怕自己太优秀老舅会嫉妒自己,后来吧顾锦年也逐渐明白了几个道理。

    这里是仙武世界,寻常的个人实力肯定比不过王朝力量,但当个人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生死就不是王朝可以抉择的了。

    就好比自己,若是自己再往前一步,说句难听点的话,哪怕是后世之君想要杀自己,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再加上后世之君为什么会杀自己?纯粹觉得王朝鼎盛了,杀两个功臣增加点难度?

    逻辑就不符合。

    所以大夏王朝是自己的大本营,文景先生前段时间说了那么多,让自己早点加入学派,其实就是让自己找个靠山。

    可这段时间思前想后,顾锦年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夏王朝也是自己的靠山啊。

    而且是最强靠山。

    自己走的是儒道,走的是个人至上,又没有当皇帝的想法,再加上也是皇室,真要做点什么,朝廷有什么理由阻止自己?

    而且儒道也是为民而生,古今往来只要不是昏君,其实想要的东西不就是国泰民安,碰到几个好战分子,那就是开疆扩土。

    跟自己没有任何矛盾啊。

    所以让大夏王朝鼎盛起来,不仅仅是望舅成龙,更主要的还是为天下苍生。

    让百姓过的好点,也算是没白来一趟,每个人总要做点事情,无非是做的多或者少。

    当然也主要是这个世界比较枯燥,也算是给自己找点事做。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统计还有一些数据汇总,顾锦年发现大夏王朝的的确确存在很多问题。

    而且有些问题比自己想象中要严重很多。

    简单点来说,纵观古今任何王朝其实绕来绕去离不开三件事情。

    【皇权集中】

    【外部矛盾】

    【民生大计】

    皇权集中不在乎‘君臣分权’,‘藩王之乱’,‘神权至上’。

    君臣分权,宰相就是个典例,分化了皇帝的权力,但这个还好,取消有取消的好处,不取消有不取消的好处。

    回顾历史,明太祖把宰相制度取消了,皇权得到史无前例的加强,这是好事吗?

    表面上来看,最起码明太祖年间是好事,因为皇帝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担心这个那个,办起事来也利索的很。

    后来朱允炆,朱棣,朱高炽,朱瞻基也都挺不错,因为遇到的是明君。

    等遇到大明战神这种存在,那就美滋滋了,没有宰相的约束,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五十万大军换来的是土木堡之变。

    用后世人的一句话来说,一头猪带着五十万大军出征,都不会输的这么惨。

    大明战神有一千种办法不会输,但偏偏选择第一千零一种输的办法,瓦剌留学生实打实洗不干净。

    而对于如今的大夏王朝来说,君臣分权问题不是很大。

    藩王之乱,才是大夏王朝如今最严重的问题,神权至上自己已经打压下来了,最起码短暂时间内不可能发生神权至上。

    宁王是一个天大的隐患,如果不解决宁王的话,那么‘摊丁入亩’也好,打压权贵也罢,但凡是侵害到这群权贵世家利益的事情,都别想落实下来。

    你一但落实,这些世家权贵,就要开始联合造反了。

    建德皇帝为什么会输?

    一半原因是永盛大帝太勐了,顾家也太勐了,另外一半主要原因就是,建德皇帝上任之后,依旧对世家打压的很凶,继承太祖的想法,同时为了抬高读书人的地位,从而侵占世家利益。

    毕竟建德皇帝的老师,乃是朱学一派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后来自刎殉国了。

    白纸上。

    顾锦年也缓缓写下‘藩王之乱’。

    这是头等的大事。

    不解决这件事情,自己老舅寝食难安,自己安享晚年的梦想也可以破灭了。

    外部矛盾好说,匈奴国已经老实了,虽然知道匈奴国肯定还有其他想法。

    但最起码大夏王朝目前的外部矛盾几乎为零,本来是跟大金王朝竞争,现在因为国运龙珠的原因,大家伙要联起手对抗中洲王朝了。

    这件事情,由朝廷自己去处理,文武百官难不成当真是废物?

    而民生大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点。

    抛开藩王之乱不说,宁王这个祸害早晚要除掉。

    顾锦年反而不头疼宁王,早晚得打,打完之后,结果无非就是输和赢,但不管输还是赢,往后都会围绕民生大计去做文章。

    朝廷也好,百姓也罢,权贵世家,所有势力围绕的核心其实就是‘银子’。

    不信大可去听一天朝会。

    六部官员每天奏的折子虽然变着法,但说来说去不就是。

    大夏境内有大旱,请求拨款。

    官员俸禄太低,请求拨款。

    太后寿诞到了,请求拨款。

    诸国使臣来了,请求拨款。

    兵器战马老旧,请求拨款。

    户部:我不听,我不听。

    大致就是这样的。

    这还好永盛大帝是个事业型帝王,这要换作那种贪图享乐型的帝王,那估计麻烦的事情乐文更多小说。

    而这个民生大计,无非就是三个。

    吃的饱、穿的暖、有存银。

    然后这里面又要涉及到修桥建路,商业促进,税收调整,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顾锦年特意从户部调了近几年的卷宗过来。

    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

    大夏王朝完完全全就是赤字财政。

    首先,在收税方面简直是乱七八糟,反正有很多古怪的账目,但顾锦年完全相信,户部绝对不可能算错账,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半祖制半新制。

    用太祖那套收一部分的税,然后又自己设立一些新的规矩,收一部分的税。

    账目不乱才有鬼。

    大夏王朝国库一年收入合计三万万两白银。

    但大夏王朝一年支出高达四万万两白银。

    多的一万万两白银怎么出?就是抵债,各种东西拿出去抵债,光是官盐卷,就有两万又八千万万两白银的亏空账目。

    大致意思就是,国库没银子了,拿官盐卷抵债,这玩意可以换盐,你自己拿去折腾。

    至于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就更乱了。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统一税目】加【节流】。

    大夏王朝的主要税收是粮食税,所以摊丁入亩可以有效解决这个大问题,根据田地来收税,管你一家有几口人,一亩地就按一亩地来收,这样一来可以大大增加税收,有效打击一些挂名避税的情况。

    同时取消各项福利,至少那些世家门阀必须要狠狠的打击,包括读书人,以及.......皇亲贵族。

    这般皇亲贵族,说难听点大部分都是吸血鬼,每个月从国库领俸禄,然后借助自己的身份,给佃户避税,赚取中间商差价,这玩意必须要狠狠打压。

    如果能做到这一步,那就可以推行统一税目,将粮税的价格压制到一成半左右。

    大夏的税收是三成半,等同于直接少了两成,百姓自然大喜,倒霉的只是那些权贵。

    当然这个想法很美好,可想要施行的话,绕不开之前的话题。

    先推恩令。

    再杀宁王。

    敲山震虎。

    雷霆手段。

    唯独这样,才能施行下去,不然想都别想,皇亲贵族,就是这般世家最强的后台,他们不搞下来,就永远别想普惠百姓。

    至于节流倒也简单,该要的要,不该要的不给。

    规矩范围内,就按规矩走。

    规矩范围外,坚决不能乱来。

    拿地抵债,拿盐卷抵债,这行为就是胡来,虽然可以解决一时之急,但倒霉的就是下下一代帝王。

    顾锦年都能想到,要是李基真能登上宝殿,这家伙别说什么耀武扬威了,保证每天百官聚集在门口讨债。

    一个个催着李基给银子。

    那个时候,按照李基的性格,九成九会选择摆烂,直接躺平,让文武百官自己处理。

    文武百官能怎么处理?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就算来了一个能臣也没用,窟窿太大,绝对不是二十年三十年能解决的,至少需要两代人才能补全这个窟窿。

    谁来补全窟窿。

    百姓呗,还能是谁。

    “节流这个事情,必须要尽快去处理,户部虽然一毛不拔,可却也都是一群饭桶。”

    “银子不是省下来的,而是合理节流外加上赚来的,一毛不拔最多是守财奴,其余一点作用都没有。”

    想到这里,顾锦年对户部不由产生了一些怨言。

    之前他对户部还算是有些好的印象,觉得户部能掐住银子挺不错的。

    现在看来,户部也只会守住这点银子了。

    想到这里,顾锦年继续在白纸上写字。

    差不多过了三个多时辰。

    最终顾锦年才写完全篇计划,这是最简练的国策了。

    为了担心老舅看不懂,顾锦年还特意举了不少例子。

    但全篇文章,说来说去都绕不开‘杀宁王’。

    这宁王不杀,什么事都干不了。

    文章写完,顾锦年也稍稍休息一会,顺便取出江山锦绣图。

    算起来的话,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

    顾锦年打算看看锦绣图内的情况。

    取出锦绣图后。

    图内万亩良田当中,所有真龙稻穗已经颗颗饱满,可以收割了。

    真龙稻穗已经完全成熟。

    顾锦年收割一小部分,差不多一百棵稻谷,取出之后,一股浓郁的米香味沁人心扉。

    没有啰嗦,顾锦年运用法力,剥开谷壳,一粒粒圆满如珠的真龙宝米出现。

    很快顾锦年亲自去了一趟膳房,生火煮饭。

    不到半个时辰,沁人心扉的米香味袭来,锅内的米洁白无比,如同白玉珍珠一般。

    盛了一碗,刚好不多不少,都不用任何作料,光是气味就让人食指大动,吃下第一口。

    米香四溢,带着一种清甜口感,吃起来很有嚼劲,咀嚼几口,满嘴清香。

    不到片刻,一大碗真龙宝米被顾锦年吃进肚中。

    很快一股暖洋洋的感觉自胃部传来,随后化作精纯的真气,扩散体内。

    细细体悟一番,顾锦年不由咂舌。

    “武道三境之下,吃了都有效果。”

    “寻常人吃,可以增强体魄,不说百病不侵,但至少以后都不会得一些风寒咳嗽。”

    “当真是好东西啊。”

    “而且这一大碗饭,就能补充我的精力,若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全家吃一碗,两三天都不会饿,而对于将士来说,一天吃半碗就能精力充沛一整天。”

    “嘶。”

    顾锦年实在是震撼了。

    他是武王强者,吃一碗这样的米饭,都感到精力充沛,对于寻常百姓来说,肯定无法消耗一碗真龙宝米所带来的营养,除非以后吃习惯了,体质得到改善。

    不然的话,就刚才顾锦年吃的那一碗,全家五六口人,够吃三天。

    换句话来说,直接等于亩产翻三倍啊。

    顾锦年第一步是希望百姓能吃饱饭。

    倒也不是说希望人人都是武者。

    慢慢蜕变是最好的,一口气也不可能吃成胖子。

    “大金龙米也有这种效果,但大金龙米最主要的是改善身体,却做不到这般效果,既可改善身体,又能吃饱。”

    “不过这些是真龙稻穗,而且又是借助江山锦绣图种植而出,可能有特殊加成。”

    “需要用普通良田种植看看,毕竟江山锦绣图只有万亩之大,远远无法提供给大夏百姓。”

    顾锦年也明白这宝米好的原因。

    他想了想,回到住处,再一次取出江山锦绣图。

    稻田内,有大量新生种子。

    讲这些种子收集差不多百斤的样子,顾锦年找来一个麻袋装着。

    随后找了苏怀玉一趟。

    让苏怀玉处理这件事情,大致就是让苏怀玉分别找不同的良田进行种植试验。

    最好是几种不同的土地,上等良田,良田,普通耕地,差一点的耕地,以及不适合种植的耕地,还有荒漠之中,都尝试一下,甚至在海边种下看,用海水浇灌,看看能不能孕育出粮米。

    如果能的话。

    那这回是真的发达了。

    直接解决大夏粮食危机啊。

    而且这还是未来跟大金王朝谈判的底气。

    不过听到让自己去种田,苏怀玉第一时间就拒绝了。

    “侯爷。”

    “称您一句侯爷,是大夏的规矩,自称一句属下,是给老爷子一个面子。”

    “你让我跑跑腿,苏某从来也没有怨言,你现在让我种地?明日是不是还要让我施肥?”

    “这事请恕苏某答应不了。”

    苏怀玉态度很坚定。

    直接拒绝顾锦年这无礼的请求。

    而之所以选择苏怀玉,完全是因为这东西价值不菲,必须要找一个信得过,而且靠谱的人来试验,找别人他不放心。

    只是没想到苏怀玉竟然这么直接的拒绝。

    “苏兄。”

    “大夏不夜城,能不能日进斗金,就靠这一袋子稻谷了。”

    “你要是不愿意,亏了本可别怪我坑你啊。”

    既然苏怀玉不答应,顾锦年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一听这话。

    苏怀玉马上打起精神。

    “民以食为天,苏某虽是一介武夫,也懂得家国情怀。”

    “实不相瞒,苏某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希望人人有饭吃。”

    “这事交给我来吧。”

    听到跟银子有关系,苏怀玉变得很热情。

    如此,苏怀玉拎着种子就离开书院了。

    去什么地方顾锦年不管,反正交代清楚了,保密,安全,以及结果。

    怎么折腾都行,回头把情况告诉自己就好。

    如此。

    待苏怀玉走后,顾锦年又回去继续琢磨事情了。

    而如此。

    一直到了深夜。

    一道道身影,?

    ??十万火急的速度,朝着大夏京都疾驰而来。

    “三千里加急公文!快!快!快让开!”

    “五千里加急公文!速速退让!”

    “八千里加急公文!我要见圣!”

    “万里加急公文!十万火急!”

    随着一道道吼声响起,打破了大夏京都的宁静。

    不到一刻钟。

    养心殿内。

    一道道身影出现,每个人都显得无比憔悴,他们连着几天几夜双腿赶路,连水都没喝一口,若不是都是神通境武者,只怕根本扛不住。

    十万火急的公文,都是由武者相送,因为到了神通境,跑起来比马要快。

    就是累。

    “陛下!江中郡遭遇大旱,水流全无,蝗虫过境,庄稼一夜之间全部消失,请求朝廷拨助粮草。”

    “陛下!陇西郡突发地动,十三府全部遭难,死伤无数,请求朝廷派兵救灾。”

    “陛下!东林郡火山爆发,大火连绵,群山而焚,无数百姓葬身火海,更有妖物下山,为祸人间,请求朝廷援助。”

    “陛下!南越郡突遇罕见大雪,山木结冰,水流停息,受灾地区超九府。”

    随着一道道声音响起。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的面容瞬间难看到了极致。

    他有预料,大夏天灾。

    可没想到的是,一口气全部来了,而且动辄就是一郡之地受灾,这简直是.......大劫啊。

    超过自己心中预料。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火速赶来,是徐太一的身影。

    “陛下。”

    “臣夜观天象,发现有十七颗火石,正朝大夏境内坠下。”

    随着徐太一的声音响起。

    永盛大帝彻底沉默了。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4050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40505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