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臣,顾锦年,愿献国策,定大夏之难【第二更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臣,顾锦年,愿献国策,定大夏之难【第二更求月票!!!】

新书推荐:梦蝶成双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三尺长剑荡人间武神图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诸神往事天地武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神灵遗囚逆灵惊神

    江中郡大旱。

    陇西郡地动。

    东林郡火山。

    南越郡大雪。

    大夏境内火石坠落。

    五件事情,任何一件放在大夏王朝,都是数一数二的头等大事。

    现在全部撞在一起,这哪里是天灾那么简单?

    这是要灭了大夏王朝啊。

    江中郡乃是大夏王朝除了江南地区粮产最为丰富之地,这块地方每年缴纳的粮税排名第二,如今江中郡大旱,蝗虫过境,所有庄稼全部没了,来年大夏王朝必受重创啊。

    本身大夏王朝的财政就有些赤字,现在满朝文武都在想办法去解决。

    出了这档子事,真的要搞死人。

    陇西郡地动就更让永盛大帝沉默,陇西郡算是比较穷苦之地,但人口极多,发生地动,天知道要死多少人,又有多少百姓受苦受难。

    东林郡就更不要提了,东林郡以林命名,这块区域山林极多,有千里山川,茂密而盛,当初还不是皇帝的时候,跟随太祖前往东林郡避暑。

    一但发生火山爆发这种事情,大火连绵,根本难以制止,而山林之间,也有不少妖物勐兽,遭遇大火,逃窜下来,受苦的还是百姓。

    南越郡大雪,冰冻三尺,看起来好像是最轻的事情,可他心里清楚的很,南越郡乃是两江之一,大夏有一条主河流,就必须要经过南越郡,如果主道冻住,往小了说,会引起下支河道,影响其他郡府庄稼生长。

    往大了说,一但持续半年左右,等到酷夏之时,又会引发洪灾。

    最主要的是,还有十七颗火石坠落。

    这是要亡国吗?

    “这不可能。”

    养心殿内,永盛大帝站起身来,他宁可相信宁王突然造反,也不相信大夏王朝会突然面临这么多大灾大难。

    这五件事情,每一件都无比棘手,每一件处理不好都会引发巨大的后果。

    现在五件事情全部集中在一起。

    这就是要亡国啊。

    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宁王选择造反,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尤其是匈奴国还在边境虎视眈眈,等着报仇的机会。

    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只怕也会蠢蠢欲动。

    发生如此惊天灾祸,民间百姓必然怨气四起,有心之人随意挑拨一二。

    拿自己篡位的事情当做理由,编造一些谣言。

    那就是灭顶之灾啊。

    养心殿内,永盛大帝脸色阴沉,目光发狠地看向这些人。

    前来报信的将士,一个个不由跪在地上,被吓得脸色苍白,但他们又不能说什么。

    因为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他们没有半点谎报。

    “陛下。”

    “天象图的确显示有大灾发生,而且........”

    徐太一本不想开口,可涉及到王朝根本之事,他又不敢不说,不说耽误了事情,那就要千刀万剐啊。

    “而且什么?”

    永盛大帝语气都有些急了,他不想再听到什么坏消息了。

    “而且,臣发现,还有一场更大的灾难藏在其中,已经显露了,但又很古怪。”

    徐太一出声,说了一番永盛大帝最不想听到的话。

    还有一场更大的灾难藏在其中。

    下意识,永盛大帝联想到‘宁王造反’,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称得上更大的灾难。

    “徐太一,速速联系仙门,让大夏境内所有仙门派人前来,与礼部交接。”

    “还有,给朕彻查此事,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如此之多的天灾聚集在一起,绝不可能是国运考验。”

    “这背后肯定藏着其他秘密。”

    “查得出来,一切好说,朕重重有赏。”

    “查不出来,监天司,也没必要存在了。”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

    他身子都有些轻微发抖,他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是一场考验,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至于是谁,他猜得到一部分,但猜不全。

    可现在他也明白,不是谁不谁的问题,主要还是处理为主,顺便让监天司去查清楚,这样也好准备后手。

    “臣遵旨。”

    徐太一也不啰嗦,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监天司的确没必要存在了。

    因为王朝可能都要改朝换代,监天司又算的了什么?

    很快,永盛大帝的声音在大殿继续响起。

    “魏闲,立刻召集百官入宫。”

    “除镇守边境之外,火速召回其余所有国公王侯入京。”

    “传朕旨意,让镇府司,悬灯司,立刻稳定京都局势。”

    “刘言,紧密观察各地藩王动态,朕接下来要知道他们每一天在做什么,哪怕是喝的茶是何等茶叶,朕也要清楚知晓。”

    “还有,让太子,秦王,魏王,晋王,这帮没用的东西赶紧给朕过来。”

    永盛大帝不是急不急,而是太过于震撼了。

    以至于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当一个个命令下达过后,永盛大帝一屁股坐在龙椅上,随后缓缓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内心。

    只不过很快,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还有锦年。”

    “让锦年火速入宫。”

    “快。”

    永盛大帝提到顾锦年的时候,比较着急。

    太过于震惊,让他险些忘记顾锦年了。

    不知道为什么,喊出顾锦年这个名字,永盛大帝慌乱的心,也算是稍稍安静下来了。

    如此,皇宫内瞬间动起来了,一道道身影快速出宫,没有半点迟疑。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闭着眼睛,脑海当中有无数杂念,头疼欲裂,也心烦意乱。

    他是皇帝没错。

    可他终究是人。

    不是神!

    如果皇帝是神,那为何还会出现改朝换代的情况?再伟大的帝王,也不过是比常人多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罢了。

    不要说永盛大帝,就算是太祖复活,听到这些消息,也要震撼。

    而与此同时。

    西北境内。

    宁王府中。

    当一封封加急情报出现在宁王面前时。

    书房内。

    火烛之下。

    将他的面容映照狰狞,不算特别衰老的面容上,此时此刻,是狰狞的笑,眼神当中更是发自内心的笑意啊。

    他等了这么多年,如今总算是等到了这次机会。

    “时机成熟!”

    “时机当真成熟了。”

    书房内,宁王不断呼吸,不断的呼吸,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平时十分冷静,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他永远是冷静的。

    可现在他很难保持冷静啊。

    一来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出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梦想可能要实现了。

    二来是,发自内心的恐惧,这场天灾多多少少与他有关,到时候要死多少人,他不清楚,但有一个大概。

    只不过兴奋大于这一小部分的负罪感。

    大夏王朝一连发生如此多的天灾,这对于永盛大帝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啊。

    当初永盛大帝是以清君侧为由起义造反。

    而今日,他便能用得位不正来起义造反。

    以天灾为由,抨击永盛大帝,当百姓的怨气达到一定程度时,他就可以乘风而出,聚拢民心,再夺取皇位,改朝换代。

    “王爷。”

    “时机已经成熟,我等是否提前准备,即刻发兵?”

    此时此刻,书房当中,侯君的声音激动无比,他身为宁王的谋士,如今天赐良缘。

    如果借助这次机会,宁王造反成功,成为皇帝,那自己这个谋士,至少未来也能封个侯位啊,甚至若是在造反过程中,自己能做出巨大的贡献,封公也不足为过。

    所以他更加激动,也更加期待,希望宁王现在就发兵。

    “不。”

    宁王摇了摇头,他按耐住自己心中的激动。

    “现在不能发兵。”

    “立刻派兵,各地援助五十万石粮食,不过要记住,等朝廷的粮食运完了,再把本王的粮食拿出来,本王要聚拢民心。”

    “而且,必须要等朝廷援助之后,再去发兵。”

    宁王出声,不急着现在发兵。

    侯君一听,先是微微疑惑,但很快舒展眉头道。

    “明白了。”

    “王爷您的意思是,让朝廷先救灾,等差不多的时候,再发兵起义。”

    “如此一来,王爷登基之后,再去好好救灾,稳定大夏局势。”

    “此计当真妙也,王爷英明。”

    侯君瞬间便明白宁王的意思。

    现在发兵的确有些操之过急,这才刚刚出现大灾,若是发兵的确会引来百姓反感,可若是等朝廷先救灾,救的差不多时再出手就好。

    这场大灾,朝廷就算是有天大的手段,也不可能补救的回来。

    眼下的策略,只能说能救多少救多少,而这样的行为,必然会寒了百姓的心,那个时候再发兵效果最好,接手过后,也能省去不少麻烦。

    “恩。”

    “朝廷若是救不了灾,对本王来说更有利。”

    “若是能挽救部分,对本王来说也是有利,江山迟早是本王的,他们救灾,也是帮本王救灾。”

    宁王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意思。

    “那属下要不要让人去散播一些谣言?蛊惑百姓?”

    侯君继续问道。

    “不用,这些事情佛门会处理好的,再去办三件事情。”

    “一来,通知朝廷的人,不要藏藏掖掖了,该暴露身份的时候,就暴露身份,这次机会,若是抓不住,一切到此为止,本王没时间耗了,这是本王最后的机会,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若是还藏着掖着,那就等着本王来揭开他们的身份。”

    “二来,通知祁林王和其他一些藩王,本王愿意分地而制,若本王登基,只需共主即可,其他事情,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本王答应他们的条件,但前提是必须要全力以赴支持本王,谁若敢中途退出,本王第一个杀谁。”

    “三来,让人去一趟匈奴国,差不多可以出手了,再跟大金使臣说,本王愿意以大金龙米为结算货物,同意两朝贸易,愿促进两朝和平发展。”

    宁王开口,将一件件事情吩咐下去。

    他现在不急,把这些事情做完就好,免得百密一疏。

    “属下遵命。”

    侯君点了点头。

    “去吧。”

    宁王挥了挥手,当下侯君离开此地。

    待侯君走后。

    大约一刻钟。

    一道身影出现在书房当中,是一名中年书生。

    “见过宁王。”

    中年书生出现,朝着宁王稍稍作礼。

    “先生客气了。”

    “此番有如此之机会,还是多亏了先生。”

    看着对方,宁王面上露出温和笑容,没有摆出王爷的架子。

    “王爷才叫客气,若不是王爷将建德皇帝护送出来,想要引来如此天灾,只怕难如登天。”

    后者澹澹一笑,并没有承认是自己引来的天灾。

    “本王这个建德侄儿啊,也算是苦命人。”

    “请宁王放心。”

    “只要宁王登基后,按照约定行事,建德皇帝必然不会留有任何遗憾。”

    “还有,方才之人,宁王也要小心些,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后者面色温和道。

    “先生放心。”

    “他活不到本王登基之时,只是一枚棋子罢了。”

    宁王点了点头,毫不在乎。

    “既然如此,我代表明月皇子提前恭贺王爷登基皇位了。”

    “到时中洲王朝,必会送来厚礼。”

    对方澹澹一笑。

    “多谢。”

    宁王也露出笑容。

    “不过,不知为何,本王其实还是有些担心。”

    宁王微微收敛笑容,说出了自己心中的那一点点不安。

    “哦?王爷担心什么?”

    后者也有些好奇。

    “顾锦年。”

    宁王道出顾锦年的名字,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听到这话,中年书生不由一笑。

    “王爷当真是多虑了。”

    “此次天灾,是佛门,仙门,以及中洲王朝,以国运龙珠,竭尽全力引发出来的。”

    “随便一场天灾放在大夏,都会引来巨大的麻烦,何况一口气出现如此之多的天灾。”

    “而且最可怕的灾难,他们还没有发现,等发现之时,也已经来不及了,甚至现在发现了,也来不及了。”

    “不说其他,光是江中郡大旱,顾锦年拿什么解决?”

    “就算运来百万石,千万石粮食又能如何?”

    “百姓不缺粮食吃,缺的是田地,恐慌的是未来,颗粒无收,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请王爷放心,他顾锦年这一次,注定是有心无力。”

    “永盛年,也注定走到头了。”

    后者出声,自信满满,根本没有半点畏惧,也没有半点担心。

    宁王听后,心中的那点担忧,也彻彻底底消散如烟。

    但很快,他笑了笑。

    “既然如此,敢问先生,中洲王朝在朝廷里面,到底设谁为棋子?”

    “本王知晓,明月皇子做事从来都是谨慎到极致,往往都会准备两手。”

    “本王好奇,我是第一手,还是第二手?”

    宁王开口,提到了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后者摇了摇头,善意提醒道。

    “王爷,明月皇子的想法,不是您可以猜测的。”

    “不过皇子的确准备两手,但王爷一定是第一手,这一点王爷心知肚明。”

    “而且请王爷放心,如若您登基了,这第二人也一定见不着新朝旭日。”

    “这一点,在下可立大誓。”

    “当然,一切也希望王爷能遵守信诺,毕竟皇子殿下最喜欢的便是诚信之人。”

    对方认真无比道。

    而宁王稍稍沉默,最终点了点头。

    “此事,就劳烦先生,还请转告明月皇子,本王一定遵守信诺。”

    宁王出声。

    后者没有多说,缓缓离开。

    书房内,留下宁王显得无比安静。

    这场斗争,远远不是一个两个人的参与,而是一群人的参与。

    东荒境诸多势力,暗中的棋子,佛门是主力,仙门也是,别看现在很多仙门支持大夏王朝,他们只是为了获得自己的利益罢了。

    而且仙门不会支持永盛大帝,他们只是支持能给他们带来好处的大夏王朝。

    这场灾难,对大夏而言,注定是一场恐怖的天灾。

    而与此同时。

    大夏最边境的地方。

    赤地无垠。

    数道身影出现在这里,他们一个个穿着黑袍,为首之人则是缓缓将自己的衣帽摘下来,他没有头发,脸上有大火燃烧的痕迹,极其丑陋的疤痕,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不过若是抛开这些疤痕,看得出来他年轻时很英俊,并且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帝王气息。

    他是建德皇帝。

    大夏上一任帝王。

    朝着大夏京都的方向看去,建德皇帝的目光平静无比,他的眼神充满着复杂。

    而周围的人,全是他的侍从。

    “陛下,逆贼永盛,气数已尽,是否揭竿而起,重新夺回皇位?”

    侍从的声音响起,情绪炽烈。

    侍从四人,黑袍之上绣着四神兽图桉,是建德皇帝最强的侍从。

    “不用。”

    “坐山观虎斗。”

    “大灾之下,异宝会出世,太祖曾说过,大夏境内藏着一件神物,唯有动荡国本天灾之时,才会浮现于世。”

    “找到此物,献给中洲大帝,如此一来,这大夏依旧是朕的。”

    建德皇帝澹澹开口,不过他的眼神当中,没有那种野心,也没有那种狂热,而是平静。

    十三年的逃亡人生,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不同的感悟。

    “陛下,大夏神物终究有些虚无缥缈,中洲王朝明月皇子,早早的便联系过宁王,而今宁王手中兵强马壮,若是被宁王抓住机会,再与他争皇位,只怕.......”

    朱雀图桉的侍从开口,是一名女子,戴着面纱,看不清容貌。

    “不会的。”

    “他当不上皇帝。”

    “他以为他是一颗重要的棋子,却不知道,真正的棋子不是他,也不是朕。”

    “唯有得到神物,才能定下乾坤。”

    建德皇帝语气十分平静。

    “陛下英明。”

    四人点了点头,也不敢继续多语。

    只不过,建德皇帝的眼神却显得无比复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而此时此刻。

    大夏京都。

    六部震动。

    杨府。

    当得知大夏境内情况之时,杨开整个人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

    “江中郡,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十七颗火石.......这是天要亡我大夏吗?”

    杨开身子都忍不住颤抖,他是真的绝望,他虽然不是户部尚书,但也知道这几个郡意味着什么。

    随便一件事情拎出来,就是天大的灾祸。

    “天命侯知道此事了吗?”

    过了一会,杨开出声问道。

    “陛下已经派人去通知天命侯了,大人,您快入宫吧,陛下现在雷霆大怒。”

    对方开口,请杨开快点入宫。

    “好。”

    杨开不啰嗦什么了,起身直接朝着宫内走去。

    一路前行。

    快接近皇宫时,杨开便看到其余几位尚书匆匆忙忙赶去。

    “胡大人,何大人,李大人。”

    杨开上前,朝着三人喊了一声。

    “杨大人。”

    三位尚书纷纷回应,彼此神色皆然有些凝重。

    “何大人,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杨开出声,直接询问户部尚书何言。

    听到这话,何言满脸苦涩。

    “能怎么办啊,老夫也想不出来,若是集中一件事情,老夫还有说法,五件事情堆在一起,令人头疼欲裂啊。”

    何言十分苦涩,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亦或者是说,是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办法啊。

    “唉。”

    众尚书叹了口气,胡庸的声音不由响起。

    “先不管那么多,去宫内再说吧,见到圣上,看看圣上是什么意思。”

    “恩恩。”

    众人没有多说,直奔皇宫内。

    而与此同时。

    大夏书院内。

    当消息传到顾锦年耳中时,顾锦年神色也变了。

    “四郡受灾,还有十七颗火石坠下?”

    顾锦年色变。

    他有所预料大夏王朝的灾况,但没想到一下子会变得这么恐怖,而且扎堆来了。

    “侯爷,陛下让奴婢转告您,按照监天司徐太一徐大人的意思,还藏着另外一件灾祸,胜过这五件事。”

    “不过此事,陛下没有传达给其他大人,只告诉您。”

    报信之人开口,将这个辛秘告知顾锦年。

    “还有?”

    房间内,顾锦年彻底感到一种无力感。

    这太夸张了。

    大旱,地动,雪灾,火灾,还有陨石降落。

    这绝对不是巧合,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国运试炼。

    这基本上就是要灭国啊。

    如此大灾任何一个处理不当,死伤都是百万起步,内部当中,各大藩王岂能安稳做事?

    尤其是宁王,顾锦年都不用多想他必然会起兵造反。

    麻烦。

    所有的麻烦全部堆积在了一起。

    “告诉陛下,我晚半个时辰进宫。”

    “再去调来受灾之地所有舆图,官员名单,快。”

    顾锦年出声,他不打算现在入宫,要先搞清楚情况再说。

    不然的话,去了也是白去。

    “是。”

    后者立刻离开,而顾锦年也直奔书院内部,找到苏文景。

    “先生,大夏之灾,您知道了吗?”

    顾锦年也不顾不了礼仪不礼仪了,直接推门询问。

    而此时,苏文景正在写什么东西,听到顾锦年的声音,苏文景将毛笔放下,点了点头,神色也异常凝重。

    “已经知道了。”

    “这件事情,远比老夫想象中要可怕许多。”

    “这背后绝对存在猫腻。”

    苏文景出声,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件事情绝对牵扯太多势力了。

    “先生,有什么应对之法吗?”

    顾锦年出声问道。

    他现在也顾不得是谁在背后搞鬼了,救灾之事,才是最主要的。

    “很难解决。”

    苏文景深吸一口气,深感压力。

    “先看看各地情况。”

    “再来想解决之法。”

    “锦年,你过来看。”

    苏文景出声,一下子想要想到办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必须要先明白这些灾难会引发什么情况,然后在对症下药。

    当下,顾锦年走上前来,看着书桌上的宣纸。

    宣纸上,密密麻麻写了不少东西。

    而苏文景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江中郡大旱,这看似是最轻的灾情,可实际上这件事情才是最大的麻烦。”

    “江中郡没有水路,再者山路奇多,地方苦寒,百姓唯一的收入,就是粮收,此次大旱,百姓家中尚有存粮,可这上半年的努力也全部付之一旦。”

    “那个时候,百姓必然民怨四起,这涉及到百姓的利益,有人一定会借此机会,拉拢江中郡百姓,借此机会,起兵造反!”

    “故而,江中郡重中之重,若不解决这件事情,隐患极大。”

    苏文景出声,他认为江中郡才是所有灾情当中最可怕的一点。

    原因无他,地动,雪灾,火灾,这些事情说到底是自然灾害,你可以抨击是朝廷有地方做错了,但拿这种事情想要推翻王朝统治是不可能的。

    再者大夏王朝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派兵援救,可以降低一些影响。

    只要最终的结果,不要太惨,那么可以接受。

    眼下,最怕的不是仅仅是天灾,更怕的是人祸,内乱造反。

    有灾情,那就赈灾。

    倾尽全力,去赈灾救民。

    可江中郡的隐患,才是最可怕的,百姓颗粒无收,一来能否在存粮吃完之前重新种植,这是一个问题,二来收益问题,没有收益,就意味着来年会很苦。

    百姓有点余粮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事情,大部分百姓都是今年吃完等明年。

    到时候一但发生粮灾之事,就很容易衍生民变。

    民以食为天。

    只要有一口饭吃,都不敢乱来,吃不饱的时候,那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才是最大的隐患。

    “倘若是寻常时候,可以运粮赈灾,可现在各地发生灾祸,不一定能稳定江中郡灾情。”

    “而且......牵扯到存粮,大夏只怕又会出现更大的麻烦。”

    苏文景分析的头头是道。

    他脸色很凝重。

    各地官府都会存粮,这是太祖当年立下的规矩,可问题是.......到底有多少地方的存粮还在呢?

    退潮的时候,才会知道谁在浅水之中。

    “粮灾。”

    顾锦年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他缓缓出声道。

    “其实.......学生可能有办法解决。”

    顾锦年稍稍沉默一二。

    他说这话到没有太大的底气,因为他第一时间想到了真龙稻穗。

    此物种植起来简单,而且抗旱,不需要太多水就能生长出粮食庄稼。

    如果江中郡百姓,担心收成不好,顾锦年还真有办法解决。

    算算时间,现在步入三月中旬,若是种植真龙稻穗,这本来就是三季稻,算上大旱,两季稻行不行?

    四个月生长出来粮食,也能完美解决这个祸乱,大不了这四个月,朝廷拨款,让百姓安心点。

    可顾锦年这样一说,苏文景脸色顿时大变。

    “你能解决?”

    “有什么办法解决?”

    苏文景这回是真的按耐不住了。

    原因无他,如此大的天灾,江中郡粮灾一但爆发的话,将极其恐怖,拨款救灾都没用。

    这样的情况下,顾锦年居然说能解决?

    “额.......很难表达清楚,但学生既然开口,也有一定把握。”

    顾锦年出声,他不知道该怎么去介绍真龙稻穗,反正大概的意思就是这个。

    “几成?”

    苏文景询问道。

    “七成左右。”

    顾锦年神色严肃道,他本来想说九成,可到底行不行是一回事,所以改成七成。

    “嘶!”

    这回苏文景是彻底坐不住了,他的目光充满着惊愕,看顾锦年就如同看怪物一般。

    “锦年。”

    “如若此次江中郡灾情你能安定下来,将可一定乾坤啊,而且还能借此机会,将一切宵小之辈,统统铲除,你没有骗我?”

    苏文景是彻底震撼了。

    这些灾情当中,他最怕的不是地动,雪灾,火山,天石,他最怕的就是粮灾。

    因为真说一句罪该万死的话,火石坠落,死伤无数,人已经死了,反而不需要粮食,江中郡只是大旱,千万百姓嗷嗷待哺,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死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难民。

    可要是顾锦年能解决江中郡灾情,那简直就是一子定乾坤啊。

    甚至还可以借此机会,将某些人一网打尽。

    “只需要定住江中郡灾情就可以了吗?”

    顾锦年有些惊讶。

    “基本上十拿九稳。”

    “陇西郡地动,五十万大军可以定下灾情。”

    “东林郡火灾,这确实有些棘手,但可以找仙门寻来求雨符,仙门若是出力的话,这件事情倒也可以解决,加派二十万将士即可。”

    “南越郡的大雪,三十万大军也可以稳定局势。”

    “至于这十七颗火石,老夫会率领儒道读书人解决。”

    “唯一的麻烦,就是江中郡,老夫想了很久,都想不到解决之法,这件事情势必会惹来大麻烦,给某些人造反的机会。”

    “只要大夏内部乱不起来,所有的事情,就是耗时,耗财,耗人。”

    “而若是渡过这场灾祸,大夏国运也势必得到提升。”

    “只要定下灾情!”

    “锦年,若你真有把握,大夏王朝的命运,就在你手中了。”

    苏文景出声道。

    “学生明白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心中的大石也稍稍落了一些。

    “不过,我等的确不能往好的地方去想,一切还是要去了当地,看看情况,很多事情,不是我等能预料到的。”

    “这场灾难,存在着人为,有人想要大夏王朝乱起来,宁王的嫌疑最大。”

    “但这些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事态一步一步发展到不可控的情况,出乎所有人预料,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大夏可能真会亡。”

    苏文景叹了口气。

    他完全可以确定,这件事情有宁王的影子,可宁王的想法,是内部大乱,然后自己借此机会,起兵造反。

    这想法是没有错的。

    立场问题。

    但怕就怕,到时候灾情一步一步扩张,越来越不可控,那个时候即便是永盛大帝没了,那又如何?

    宁王就能顺理成章当皇帝吗?

    或者宁王当上皇帝又能如何?一上台,灾情越来越恐怖,民不聊生,这个时候,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趁火打劫。

    匈奴国索要边境七十二城,你给不给?

    不给?不给就发兵进来打你。

    给?

    那行,匈奴国都给了七十二城,扶罗王朝要你三郡之地不过分吧?

    不给?

    不给那我就打。

    什么?没有理由?随便抓几个大夏百姓,诬陷他们是军人,来盗窃扶罗王朝的铁矿,严重侵犯扶罗王朝利益,扶罗王朝必须要发兵。

    或者赔偿,赔偿条款更夸张,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如果答应。

    那大金王朝呢?

    好!退一万步,让出半壁江山,还有一个中洲王朝啊。

    人家不要你的地,甚至人家出面,帮你化解这场恩怨,帮你解决灾情。

    为什么?

    因为人家要你大夏王朝,俯首称臣,以后进贡给中洲王朝,同时让中洲将士,入驻大夏王朝。

    这样一来的话,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且发生的概率很大。

    但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扶罗王朝,大金王朝,中洲王朝,他们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管。

    为什么?因为大夏王朝已经彻底乱成一团了,到处都是难民,到处都是祸乱。

    良田践踏,国破山河。

    这个时候,谁都不敢碰大夏王朝,谁碰谁死。

    只能隔岸观火,等到死伤无数之后,大夏逐渐安定下来,再来慢慢蚕食。

    这些,都是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听着苏文景所言,顾锦年也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多恐怖。

    “先生,学生先去宫中,与陛下商议。”

    顾锦年开口,既然明白大概是什么情况,他打算入宫见圣。

    “好。”

    “去吧。”

    “锦年,这一次,一定要竭尽全力,不管发生任何事情,要以大局为重,以江山为重,以百姓为重,明白吗?”

    苏文景认真道。

    他知道顾锦年性格冲动,这是一件好事,但有时候又不是一件好事。

    现在他必须要提醒顾锦年这一点。

    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要以大局为重,即便是有气,也要受着。

    等事情安定下来了,解决了这场大乱之后,再去慢慢算账也不迟。

    因为这次大夏天灾,很多人都会有不同的想法。

    佛门,仙门,藩王,各大势力,都存在着落井下石的情况。

    大家的立场不一样。

    没有义务选择帮忙。

    “学生明白。”

    顾锦年重重点了点头。

    “还有。”

    “大夏现在急需要一个中心骨。”

    “一但灾情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大夏百姓恐慌。”

    “大夏需要一个人站出来,稳定民心,稳定军心。”

    “放手一切,做你该做的事情。”

    “即便最终的结果不如人意,你也尽力了。”

    苏文景最后出声。

    这句话,让顾锦年微微一愣。

    他明白苏文景的意思。

    “多谢先生。”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而后转头离开。

    朝着大夏皇宫内火速赶去。

    而此时此刻。

    大夏皇宫。

    正殿当中。

    早已经吵的不可开交。

    六部之间的争吵,包括文武之间的争吵。

    各自都有各自的想法。

    有人认为,救灾之事,应当有个前后排序,先处理陇西郡和东林郡的事情,江中郡只是大旱,还没有到不可开交之时。

    也有人认为,江中郡之祸,会酿出大错。

    更有人提出,现在最担心的不是灾情,而是百姓恐慌。

    十七颗火石。

    谁知道会降到什么地方?

    谁又敢保证,各地的灾情,会不会映照在他们身上?

    到时候,只要有人造谣生事,哪怕就说一句,灾情要来了,所有百姓都去疯狂买粮。

    可想而知,会有什么后果?

    而百官所言,没有一?

    ??是错的,这才是最恐怖的。

    不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就怕每个人的想法都对。

    这就意味着,有太多太多的问题了。

    大殿内,太子,秦王,魏王,晋王全部到齐。

    一些侯爷国公也纷纷赶来。

    永盛大帝一直沉默。

    一句话都没有说。

    直至过了几刻后。

    大殿的争吵,也逐渐没有了声息。

    因为谁都没有说错,谁都想不出应急之法来。

    所有的担忧,都是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个节骨眼,不怕你说对,就怕说错。

    这场大难,根本无从下手,可一旦做错,引发的后果,必然也会找人承担。

    所以说着说着,大家安静下来了。

    满朝文武。

    无一人敢出声。

    安静。

    大殿之中的安静,更加显出无力感。

    也让永盛大帝更加感到凝重。

    然而。

    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自大殿之外。

    清澈响起。

    “臣。”

    “顾锦年。”

    “愿献国策。”

    “解大夏之危。”

    随着声音响起。

    大殿内,无数人露出惊愕之色。

    龙椅之上。

    永盛大帝再听到这话后,不知道为何,沉重的心情,瞬间放松了不少。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4161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41614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