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江中郡难,朝廷赈灾,官员贪墨,嫌命长了?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江中郡难,朝廷赈灾,官员贪墨,嫌命长了?

新书推荐:游离半生凡人之长生仙道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招仙令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人间有你暖如春

    大夏京都。

    飞云古道。

    一支精锐部队,正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江中郡。

    为首是数百位铁骑,在前方开路,四百铁骑在左右护航,五百铁骑在后方保护。

    精锐铁骑中心,是一辆玉辇,朝着前方一路疾驰。

    玉辇内。

    顾锦年正在审批一封封加急军报,这些都是陇西郡,东林郡,以及南越郡发来的军机情报。

    而顾宁涯则坐在一旁,也在认真审批一些相关情报,朝廷内的事情,由他来审批,然后告知顾锦年。

    顾锦年则掌控三郡的紧急事件。

    大约半个时辰后,顾锦年将军机情报审批完毕,给予了相关的意见,装在信封当中递给顾宁涯。

    “六叔,这些军机情报,立刻让人加急护送。”

    顾锦年出声,也长长吐了口气。

    之前五天,他一直在刻印阵法,精气神消耗的太多了,如今更是不眠不休,审批文章奏折,到现在都没有睡一下。

    武王强者,自然不需要睡眠,因为体内的真气,可以让人一直处于精神高昂状态,可如若消耗完了真气,那身体自然扛不住。

    这也算是顾锦年体魄强大,换做是其他武王强者,刻印一千座阵法,就要累趴下来。

    顾锦年刻印一万座,是极限中的极限。

    最多只能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必须要好好休息一日,否则身体遭不住。

    “好。”

    顾宁涯接过文件,直接走出玉辇,过了片刻,又进入玉辇当中。

    “锦年,已经派人加急护送了。”

    “大夏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宁涯一屁股坐在玉辇当中,同时也有些好奇,望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陇西郡地动死伤太多了,救援任务很难,太子领兵三十万,又增了二十万人手。”

    顾锦年开口,说明陇西郡的情况。

    地动,就是地震。

    好在的是,古代房屋不会太高,对于大部分村县百姓来说还算万幸,倒霉的是府城内,一些酒楼,客栈,损失惨重,银两都还好。

    砸到人才是关键,太子已经开始让将士开始救援,但地震引发的灾害,最棘手的就是救援。

    你不知道这下面有没有人,但你不能赌,哪怕有一个人,你都要去营救,有一线生机你都不能放过。

    太子发来的军机情报,就是询问顾锦年,是针对性去救,还是全方面的去救。

    至于这个针对性,其实就是通过一些武者,来听一听有没有呼吸声或者是心脏跳动之声,这样的手段有一定效果,但不能保证百分百正确。

    顾锦年给予的意见是,竭尽全力去救,针对性去救,地方太大,等武者听出来有心脏跳动的声音,只怕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凉了。

    倒不如直接地毯式去营救,当然先解决已经确定的情况,再去处理不确定的情况。

    总而言之,一定要让百姓看到大夏王朝的手段。

    “五十万将士,人手应该够了吧。”

    顾宁涯好奇道。

    “不够。”

    “而且真正的麻烦,不是人手问题,而是粮食供应,水源供应,还有各种物资救援。”

    顾锦年摇了摇头,五十万大军听起来很夸张,但若是去救灾的话,真的不多。

    不过太子已经开始动员百姓一同抗灾,也算是解决燃眉之急。

    可粮食物资问题更加重要。

    将士们住什么地方?

    救出来的百姓住什么地方?

    幸免的百姓住什么地方?

    吃的,喝的,还有药物资源,以及难民规划地,包括一系列的事情,统统都需要人去做,也需要各方面的援助。

    这些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听到这话,顾宁涯有些沉默,平日里他嬉皮笑脸,可到了这个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锦年,户部来报,大夏全国境内,粮食存储达到三万万又三千八百万石粮食。”

    “如此之多的粮食,应当能稳定三大郡地口粮吧?”

    要说缉拿审问,顾宁涯当数大夏前三,但对于这种经济,算账一类,顾宁涯是头大如流,根本不知道对或者错。

    “不一定够。”

    顾锦年摇了摇头,听到这个数目,也只是稍稍安了安心,至少前期能顶住。

    “这么多还不够?”

    “一万万石粮食啊,这些粮食要是拿去打仗,别的不说,够百万大军打多久的仗你知道吗?”

    “省着点吃,足够打几十年啊。”

    顾宁涯是真的咂舌了。

    大夏举国上下的存粮,居然还不够?这些存粮要拿去打仗,一百万人吃上个三五十年一点都不夸张。

    毕竟一个将士一天的口粮,省着点算一斤米,一万万石就是一百二十万万斤粮食,三十年绰绰有余啊。

    现在居然还不够?这如何不让顾宁涯真经?

    “陇西郡人口两千四百万,受灾百姓,至少有千万,算上有一定余粮,外加上银两购买,也至少有五百万百姓需要朝廷养着。”

    “外加上五十万大军,以及太子动员百姓出力,不求银两俸禄,至少也要管两顿饭吧?”

    “折算下来,千万张嘴等着吃饭,而且绝对只多不少,六叔你想想看,如此动荡,大部分百姓无家可归,又没有收入,自然愿意帮助朝廷干活,混一顿温饱。”

    “一人一天半斤口粮,一天就是五百万斤口粮,陇西郡想要彻底完成救援,即便是上下一心,也要三个月的时间吧?”

    “这就是四万万五千万斤口粮,三百七十万石粮食。”

    “这是按最低情况来计算,救灾绝对不可能掐死来算,肯定存在各种变数,三个月这是最美好的想法,半年是正常情况,也就是说至少需要一千万石粮食运输到陇西郡,才能稳定局势。”

    “千万石粮食,运输成本又有多少?”

    “离的近还好说,要是远的话,一万石粮食运到陇西郡,能剩下一千石都是好事。”

    “这其中所需要的人力成本,又是多少?”

    “千万石粮食运到,其综合成本,至少要在三千万到五千万石粮食左右。”

    顾锦年做了一个最简单的换算方法。

    运输成本,人工成本,时间成本,就光这三点,随便一个其实都比直接赈灾的一千万石粮食多。

    如果粮食可以直接运输到陇西郡,不需要任何成本的话,那陇西郡之难,完完全全可以直接解决。

    只要粮食够,大夏派将士过去维护秩序,鼓舞士气,动员百姓,大家齐心协力,各地再过来帮帮忙,半年内解决这个问题。

    朝廷还会头疼吗?

    就是因为各方成本太大,大夏存粮就这些,要是不计成本的给陇西郡运输粮食,其他几个灾区该怎么办?

    “就算五千万石粮食,若能解决困难,也不是挺好的吗?”

    顾宁涯虽然震撼这些数字,可还是忍不住出声。

    只因一万万又三千八百万石粮食,是个更大的数字。

    可玉辇内,顾锦年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六叔道。

    “叔。”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傻啊?”

    顾锦年有些无奈了。

    一听这话,顾宁涯先是皱眉,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随后不由压着声音道。

    “你的意思是说。”

    “大夏没有这么多存粮?”

    顾宁涯大概明白顾锦年的意思。

    “一万万又三千八百万石粮食,这是户部账单,不是实际情况,你信不信,真要让户部去运输,一定会发现一些地方的官仓无一颗米粒。”

    顾锦年出声,所谓天高皇帝远,离京都近一点的还好说,要是相隔千里之外,官仓的存粮放着做什么?

    好端端谁也不会觉得会有灾情啊?

    就好比江南地区,丰饶无比,这地方你说会遇到麻烦?

    大旱?购买求雨符不就得了。

    洪灾?抱歉,良田都不在河边。

    谁没事会想这个?

    而官仓粮食价值不菲啊,也不说多,拿十分之一出去卖行不行?

    这可就是几百万两白银啊,而且都是中下层官员吃掉,因为更高的官员,不会打粮仓的主意。

    回过头真出了事,拿银子买回来填进去不就够了?

    然后三五年发现,嘿,没事。

    手头上又缺银子了咋办?

    继续卖呗?

    饿死胆小,撑死胆大。

    反正卖十分之一也是死罪,卖光也是死罪,最起码我潇洒过,我开心过,我富裕过,人生在世我如意了。

    这是心里安慰,等真正被查到的时候,又是哭爹告娘,可有用吗?答桉是没用的。

    对于朝廷来说,杀了他有用吗?也是没用的。

    倒霉的是谁?

    老百姓呗。

    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一万万又三千八百万石粮食,在顾锦年眼中,有一半他都谢天谢地。

    “如若当真发生这种事情,只怕不少人的脑袋会掉啊。”

    顾宁涯咽了口唾沫,他身为悬灯司指挥使,见多了贪官污吏,顾锦年的担忧,根本不是空想,可能性很大,不,是非常大。

    “掉脑袋?”

    “六叔,你信不信,靠京都近一点的还好说,远一点的官员,直接用沙子充装粮食,然后向上谎报,中途遇到麻烦,粮食损失了,或者是遇到匪宼,抢走粮食。”

    顾锦年冷笑一声。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句话可不是空谈的。

    “他娘的,这般狗东西。”

    “我现在就去写一份奏折,让陛下把这帮人的脑袋统统砍掉。”

    “不,不砍掉,抓去悬灯司,我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宁涯出声辱骂,气的牙痒痒。

    “没用。”

    “杀了他们,解决不了事情。”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叔,这事你得要出手。”

    顾锦年摇了摇头,这些贪官污吏死不死,他懒得去管,眼下必须要凑齐粮食,其他的事情,等赈灾结束后,慢慢算账。

    “你说,叔听着。”

    顾宁涯好奇,顾锦年会用什么法子解决这个隐患。

    “立刻让户部,通知各地,运输粮草。”

    “然后抓一批人,杀鸡儆猴。”

    “你让你的人,去各地粮仓检查,不过给他们透露消息,说直接点,去了以后,这般官员肯定怕,所以让你的人,收贿,人家给多少,咱们收多少。”

    “收到的银子,全部上缴,一半留给悬灯司当做经费,一半给朝廷,补充国库。”

    “再让你手下的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故意拖延时间,让他们赶紧去买粮填补,能买多少买多少,这般官员即便是再怎么贪也知道命更重要。”

    “这样至少粮食能送过来。”

    顾锦年开口,他不在乎这些是是非非,只在乎一点,把粮食运过来,一切好说,回头清算,家产充公,罢官贬职,发配边疆,只要没有做太恶劣的事情,保住全家老小的命还是可以的。

    至少亡羊补牢。

    “这个主意好啊。”

    “这招当真是妙,你说咱们都只有一个脑袋,为什么你就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好。”

    “这事交给六叔,六叔来处理。”

    顾宁涯眼中露出亮光,顾锦年这个计划是真的好。

    假装通风报信,其实就是用另一种方法让这些官员去争取一下。

    毕竟朝廷的人来了,他们就是死路一条,律法摆在那里,而且朝廷不能下旨说什么,如果补充回来,就小惩大戒。

    一但如此的话,就会引起不良之风,到时候官员人人都去卖粮,反正真遇到了危机,大不了就买回来,还不会死。

    犯罪成本变低,那犯罪率就变高。

    而且这种东西,只适合在特大灾情上面,如果是普通灾情,比如说仅仅只是陇西郡一个地方受灾,那根本不会给任何一点机会。

    该杀就杀。

    唯独这种特大灾情,实在是情况特殊,偷偷玩一手。

    说直接点,进退都被顾锦年拿捏者,要生要死,也都是顾锦年一句话。

    这才是政治手段,解决事情,留有余力。

    “陇西郡之难,难于后勤,若真能运输一千万石粮食,可稳定局势,其所有成本控制在五千万石粮食内都行。”

    顾锦年出声,自己有真龙稻穗,即便是耗空大夏官仓存粮,他都不怕。

    给自己两年时间,保证官仓存粮盈满,甚至还要多扩建点粮仓。

    “如若悬灯司提前通风报信,想来问题不难,陇西郡之难,也算是能定住了。”

    顾宁涯出声,道出自己的想法。

    “恩,陇西郡终究还是天灾问题,众志成城,八方来助,粮草稳定,自然能游刃有余,太子借助这等机会,也可稳固储君。”

    顾锦年出声,也是如此认为的。

    不过提到储君之位,顾宁涯的神色不由微微一变。

    “锦年,你是已经选择了太子吗?”

    他看向顾锦年。

    储君二字,别人提无所谓,但顾家提的话,多多少少有些其他成分在当中啊。

    毕竟顾家体量太大,尤其是顾锦年,整个顾家在陛下的眼中,肯定不如顾锦年,自然而然,顾家现在可以抉择出皇帝。

    “顺其自然。”

    “太子仁厚治国,这是一件好事,大夏王朝历经开国之战,又遭遇种种战乱,的确是需要一位仁君治国,使国家修身养性。”

    “但天命之争浮现,也需要去斗争,秦王也不错,只不过长幼之分,是自古的道理,侄儿无意牵扯储君之争,到时候让他们自行处理。”

    “陛下若是选择太子,侄儿就安心辅左太子,如若陛下选择秦王,侄儿也会安心辅左秦王,仅此而已。”

    顾锦年出声,表达了自己对储君的想法。

    无论是太子还是秦王,各自都有各自的优势,只不过长幼的问题,终究是天下人认可之言。

    说到底还是两个人都有优势,但太子的优势要大一点。

    当然,若是太子真做了一些错事,或者是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顾锦年也不会支持太子。

    玉辇内。

    顾锦年算是听明白了。

    只要太子不犯错,那太子登基就没太大问题了。

    “可若是陛下非要问你呢?”

    “锦年,秦王跟咱们顾家关系很好,小时候一直跟着老爷子,老爷子也说过,秦王算他半个孙子。”

    “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

    顾宁涯继续出声问道。

    一时之间,玉辇内气氛有些凝重了。

    秦王的确与顾家关系很好,从平日里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秦王是真把顾锦年当做亲兄弟,这情谊摆在这里,要说没有一点影响是不可能的。

    毕竟顾宁涯其实就是比较偏向秦王的。

    “到时候再说吧。”

    “还是继续聊回灾情。”

    顾锦年不想谈论这个话题,至少永盛大帝现在还活着,老当益壮,十年内只怕都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何必纠结未来的事情?

    “恩。”

    顾宁涯也没有继续谈论这个敏感话题,而是继续开口道。

    “户部来信,保留大夏基本开销之外,多余的银两,可购买五千万石粮食。”

    “考虑到大规模购买粮食,会引起粮价增长,故而选择一个月购买一千万石粮食,这个可否?”

    顾宁涯询问。

    “可以,再让户部配合兵部刑部,告知大夏百姓,可以不卖粮,但决不允许随意涨价,粮价增长波动,只要在合理范围内一切好说,若有人胆敢借此机会,发国难财者,一律杀无赦。”

    顾锦年点了点头,同意户部的要求,一口气买五千万石粮食,肯定会惹来巨大的市场波动,一个月一千万石,算是比较平稳。

    再由户部,兵部,刑部,三大部门联手打压粮价增长,也算是稳定民心,不然真的飞涨起来,可能灾区不乱,大夏内部就先乱了。

    “好。”

    顾宁涯点了点头,记录下来,到时候要统一送回京都。

    不过,就在此事,一道声音从玉辇旁响起。

    “侯爷。”

    “指挥使大人。”

    “后方骑兵来报,太孙来了,要来找侯爷。”

    “是否相见?”

    随着侍从的声音响起,玉辇当中,顾宁涯和顾锦年皆然不由露出好奇之色。

    尤其是顾宁涯,更是喃喃自语道。

    “这个小混蛋怎么来了?”

    不过话音说出,顾宁涯马上闭嘴。

    李基是太孙,骂他小混蛋,不就是骂太子大混蛋,皇帝老混蛋吗?

    万幸这些都是自己人,否则的话,这话要是传了出去,铁定挨一顿狠抽。

    “让他来。”

    顾锦年出声,虽然不知道李基为什么能来,但顾锦年没有阻止。

    如此,半刻钟后,玉辇停了下来,很快满脸堆笑的李基走了进来。

    “锦年叔。”

    “宁涯叔爷。”

    走进玉辇内,李基显得有些风尘仆仆,他吐了口气,紧接着随意坐在软枕上,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随着他坐稳没多久,玉辇再一次启程,没有半点停顿。

    “李基,你怎么来了?”

    “不会是太子爷走了,你自己偷偷熘出来的吧?”

    看着李基,顾宁涯有些好奇了,也很紧张李基是不是私自跑出来的,这要真是偷偷跑出来的话,那就麻烦。

    “叔爷,你怎么这么瞧不起人呢?”

    “我李基是那种人吗?我好歹也是太孙啊。”

    李基有些郁闷,自己好歹现在也已经满十五了吧?再过几个月就满十六岁,正常点来说,十六岁都可以及冠,就是大人了。

    怎么说的好像自己跟小孩一样?

    “太孙又如何?你还不是照样去勾栏?”

    顾宁涯显得很随意,要是太子爷他可能不会如此,太孙就随便点了,等他当皇帝,三五十年后吧。

    “叔爷,咱能不提这件事情吗?”

    “是我听说我父亲叔叔他们都去抗灾了,我身为太孙,要是不去那显得多没出息啊,所以就跟我皇爷爷说了,爷爷也准我过来。”

    李基出声,道出原因。

    听到这话,顾宁涯点了点头,也在稍稍沉思,琢磨皇帝的意思。

    顾锦年大概明白。

    想让李基跟在自己身边学点东西,顺便去见一见民间疾苦。

    这是一件好事。

    不怕皇帝狠,就怕皇帝心软,宠溺后代,怕他们吃苦。

    李基这种人,就应该丢出去挨点社会毒打,不然成不了才。

    “行。”

    “既然是陛下的意思,这段时间你就跟在我身边,记住没事别乱跑,灾情之地,凶险万分,就算你贵为太孙,也别乱来,出了事,我不一定能护得住你。”

    既然是皇帝的意思,顾锦年也就不啰嗦什么,但该交代的事情还是得交代清楚。

    “放心,锦年叔,我老实的很。”

    李基呲牙一笑。

    对他而言,这趟出来,一来是见见世面,二来就是脱离皇宫,孩童玩心更重一点,至于救灾之事,可能在这种权贵身上看不到任何一点样子。

    毕竟他们可不觉得百姓再苦能苦到什么地方。

    “六叔,我们继续说。”

    顾锦年没有理会李基,而是与顾宁涯继续商议赈灾之事。

    “东林郡大火,一半靠大夏将士,一半靠仙门,让礼部杨开杨大人亲自出面,找仙门借求雨符,能借多少借多少,再请仙门出手,降雨解决这件事情。”

    “若仙门能出手,东林郡之难,不算太难,只需运输五百万石粮食前往东林郡即可。”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针对东林郡的解决方桉。

    找仙门出面,解决大火。

    山林火势,将士们只能在外圈地带,砍伐树木,制造出隔火带出来,但火势如虎,如若来不及在外圈地带砍出隔火带,很容易出大问题。

    仙门出手,压制火势,大夏将士高强度配合,就能有效压制。

    “好。”

    顾宁涯继续记录。

    东林郡之事,也算是给予了解决方桉。

    “南越郡的话,让魏王第一时间,疏散百姓,同时让工部以最快速度将宝船制好,运往南越郡,雪灾不可怕,可怕的是化雪。”

    “而且让魏王调查清楚,南越郡突降大雪,必然反常,可能有妖物作乱,要小心一些,护住百姓为上。”

    “所有将士,预备抗洪。”

    “也运输五百万石粮食至南越郡。”

    其实抛开江中郡的政治问题不说,南越郡在顾锦年看来,才是灾情最恐怖的地方。

    大雪冰封,看似影响的只是百姓生存,可真正可怕的,是化雪。

    一但冰石融化,大雪堆积成河,很容易引发至洪灾。

    若发生洪灾,那就是天大的麻烦,南越郡可是有大夏蓬江的主干之地啊,南越郡要是发生洪灾,一路向下,到时候引发的麻烦,可不弱于江中郡之危。

    所以必须要提前抗洪,做好防范措施,可以允许洪灾发生,但绝对不能影响太多人。

    “明白。”

    顾宁涯将这些全部记录下来,三大郡的事情,顾锦年也算是有了一定的处理。

    当下,顾锦年也松了口气。

    “先到这里,其余等消息吧。”

    他说完这话,便靠在软枕上稍稍眯了眯眼,休息一刻钟再说。

    “李基。”

    不过闭着眼睛的时候,顾锦年缓缓出声。

    “在。”

    “锦年叔。”

    李基立刻出声,给予回应。

    “京都内有什么事没?”

    “有没有什么针对我的消息?”

    顾锦年开口,他眯着眼睛,语气平静道。

    “啊........”

    听到这话,李基有些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

    顾锦年澹澹开口,可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呃......有倒是有。”

    “不过我也只是听说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

    “好像是说,有些藩王送了奏折入京,弹劾你残暴不仁,屠杀忠良,而且江中郡之灾,认为锦年叔你完全就当做儿戏,为了一己私欲,想要独揽大权,奔着建功去的。”

    “而且御史台也弹劾了。”

    “大夏朱学一脉,也联名上奏,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

    李基出声,同时一直在观察顾锦年的表情,要是顾锦年不开心,他就不说了。

    不过他发现,顾锦年显得十分平静,没有任何一点波澜,虽然闭着眼睛,可面容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群狗东西,有什么脸指责我大侄子?”

    “他娘的,一个个就知道唱反调,让他们出主意又一个个怕惹事。”

    “大夏如此之灾,锦年站出来,光是这份担当,就比这些王八蛋强百倍。”

    “太孙,等以后你登基了,一定要记住,这些读书人,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的存在,心思鬼的很,以你的智慧,只怕很难跟他们对抗,索性你就不如当个暴君。”

    “不服就杀。”

    “反正以后太子爷登基了,肯定会好好治理国家,你就坐享其成就好,杀点文臣,也安心享福。”

    顾宁涯开口,浑然不把李基当外人,一番话说的十分直接。

    “六叔。”

    “别犯浑。”

    这时,顾锦年出声,提醒了自己六叔一句。

    李基以后能不能当上皇帝是一回事,但这些话不能教。

    万一真成了个暴君,算谁的?

    “叔,我觉得叔爷说的没错。”

    “有些读书人,心黑的很,前几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力排众议站出来,为我大夏定国策,振军心,稳民意,这般人除了泼冷水以外还会做什么?”

    “纸上谈兵一个比一个厉害,真遇到事又害怕背锅。”

    “真要我以后当了皇帝,我绝对狠狠的杀,一群废物。”

    李基开口,这话多少带点奉承的味道,看来这小子是真懂事了,知道跟顾锦年搞好关系是有好处的。

    当然也有一部分的确是李基本能想法,毕竟他还年少,很多事情都不懂,就喜欢用最简单的方法去解决矛盾。

    “胡言乱语。”

    顾锦年睁开眸子,澹澹的斥责了一句。

    “基儿,好好记住。”

    “帝王,要懂得平衡之术,文武平衡,这些文臣虽然心思复杂,但至少是顾大局,要是让这帮武将来治理国家,遇到事就是打,什么王朝经得起这样糟践?”

    “利用别人的长处,去制衡他人的短处,阴阳共济,才是帝王之道,明白吗?”

    顾锦年出声,认真教导对方。

    “哦。”

    李基听后,只是回了个哦字,而顾宁涯则有些无奈道。

    “锦年,你这说的太玄乎了,我也纳闷了,咱们顾家都还是一群莽夫,你爹充其量不就是个读书人吗?”

    “怎么生出你这个麒麟儿啊,实话实说,你刚才那番话,跟朝堂当中那般文臣一模一样,无论是语气还是这调调。”

    “咱就不能直接点吗?干他娘的。”

    顾宁涯就是个粗鄙的武夫,三句话不离娘,让人沉默。

    一点涵养都没有。

    “对,没错,干他娘的。”

    李基就很钟意顾宁涯的方式,跟着喊了一句,兴高采烈。

    “基儿啊,以后你当了皇帝,封我个国公行不行?我来帮你压制那些文臣,你要是不爽谁你跟我说,我直接帮你解决。”

    “要是这家伙势力大,我阴着解决,无声无息消失,要是这家伙势力不大,咱们就明面解决,随便给他罗列点罪证,我就不信他是圣人,你觉得咋样?”

    顾宁涯满脸笑容的看向李基。

    “行啊,叔爷,等我登基,我先给你封个侯,等两年后,再给你来个国公。”

    “我要不爽谁,我跟你直说,你直接抄他的家。”

    “也别罗列什么罪证了,直接栽赃嫁祸不就行了,我从宫中随便找件宝物给你,你让悬灯司的人藏在他家,当天我就下旨,让人彻查。”

    “东西白天丢的,人中午抓的,头晚上砍的,咋说?”

    李基也来兴趣了,跟着顾宁涯津津有味的胡扯着。

    “这行啊,太孙当真英明,咱们两个联手,保准可以解决所有是是非非。”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不亦乐乎。

    顾锦年也懒得说什么了,这两个家伙脑袋多少都有点问题,李基还好,年纪小不懂事,口嗨两句无所谓。

    自己这个六叔是没得救了。

    不过顾锦年总算是知道,自己六叔为何经常挨抽了,自找的,一点都不冤枉。

    如此。

    转眼过了两个时辰。

    玉辇内,顾锦年算是休息了好一会,不过这两个家伙依旧还在聊。

    而且聊天过程从封侯到封公,然后再到天命之争,又到一统东荒,最后又到打下中洲王朝。

    聊着聊着,两人还吵起来了。

    “不行啊,太孙,我帮你打下中洲王朝,你封我当异姓王,把匈奴国给我?我要那玩意干嘛啊,至少也得把扶罗王朝给我吧?你可真小气。”

    “匈奴国不差了吧?行吧行吧,扶罗王朝给你,那封号给啥?扶罗王有点不太好听啊。”

    “没事,到时候我让锦年给我想个封号,反正扶罗王朝得给我,大金王朝我就不想了,扶罗王朝肯定得给我。”

    “行,不过每年要进贡,少说五成,低于五成免谈。”

    “七成,我大气点,我要不了那么多,给你七成,我留三成自己挥霍。”

    “好,那以后你就是扶罗王朝的异姓王,锦年叔就是大金王朝的异姓王。”

    李基说着说着脸都笑歪了。

    可谓是辩日现场版。

    吁!

    唏律律!

    不过,就在两人准备商议如何有效管控中洲地境,同化中洲百姓时。

    玉辇突然停下。

    一时之间,拔刀之声响起,也伴随着几道暴喝之声。

    “大夏天命侯玉辇在此,前方尔等人也?”

    随着一道暴喝声响起。

    顾宁涯与李基瞬间闭嘴。

    顾锦年皱了皱眉头,直接从玉辇内走出。

    掀开帘子,从玉辇中走出,顿时之间一种荒凉沧桑袭来,周围皆是黄土高坡,褐色是这里的主调,土地干裂,黄沙滚滚,烈日当头没有半点清风,使得人心浮躁。

    而不远处,密密麻麻,有接近万人,一个个拖家带口,背着行李,面色发苦走来。

    “官爷。”

    “我们都是江中郡贤进府人士,打算前往古川郡投奔亲戚,惊扰到官爷,还请官爷恕罪。”

    一些百姓弯着腰,朝着铁骑将士作礼。

    这些人皮肤黝黑,眯着眼睛,脸上有一层澹澹的油脂,脖子周围也全是汗珠,顶着烈日赶路。

    “侯爷。”

    “前方有大量难民,估计是想要逃荒的。”

    侍从走来,站在玉辇下,告知顾锦年发生何事。

    “知道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从玉辇上走了下来,他步伐很快,直接来到这群难民面前。

    看到顾锦年出现,所有难民眼神当中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毕竟顾锦年身穿侯袍,再加上长相非凡,器宇轩昂,对于这些乡村农野之人来说,自然是惊为天人。

    “这位大伯,好端端为何这么多人去奔亲戚啊?”

    “江中郡旱灾,朝廷不是已经开始拨款运粮了吗?”

    “算起日子来的话,应当是有粮食送到江中郡了,若不出意外,应该在发粮啊。”

    “这贤进府到古川郡,九百五十里路,这一路荒无人烟,而且还有豺狼虎豹,就不担心出事吗?”

    顾锦年朝着对方拱了拱手,没有任何架子,说话也无比温和,询问对方。

    五天前,顾锦年就让户部紧急运输粮食过去,直接动用龙舟。

    虽然是杯水车薪,但至少粮食能运到,给百姓一颗定心丸。

    江中郡只是大旱而已,又不是洪灾火灾,百姓家中多少有点余粮,朝廷的粮食一到,大家一人分一点点,哪怕就是半天的口粮。

    也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险,徒步九百多里逃难吧?

    “回大人。”

    “草民.......”

    后者有些不敢说话,毕竟也不知道顾锦年的来头,很多事情真不好说。

    “大伯,这位是大夏天命侯顾锦年,顾侯爷,陛下钦派侯爷前来江中郡救灾。”

    “你有任何难言之隐,可以直接告诉侯爷。”

    “侯爷也一定能为大家主持公道的。”

    侍从开口,安抚对方的心。

    而众人一听到顾锦年这个名字,顿时更加惊讶了。

    天命侯他们不认识。

    但顾锦年这个名字,他们是真的听闻过。

    “您就是顾锦年?顾圣人?”

    “是顾圣人?”

    “什么?顾锦年,顾圣人来了?”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响起,百姓们称顾锦年为圣人,这是极高的荣誉。

    但顾锦年没有

    因为这些称呼而沾沾自喜,反而语气更加温和道。

    “大伯,诸位乡亲父老,朝廷已经拨款赈灾,粮食应当早就送过来了。”

    “各位有什么难言之隐,但说无妨,我一定会为大家主持公道的。”

    顾锦年出声,神色笃定。

    话说到这里了。

    百姓们也彻底坐不住了,一个个跪了下来,哭丧着脸道。

    “圣人啊。”

    “你可要为我们这些老百姓主持公道。”

    “江中郡这些官员,哪里分发了粮食。”

    “不但不分发粮食,还把我们这些苦命老百姓的粮食给抢走了。”

    “说是什么集中粮食,什么统一分发。”

    “这大旱刚刚来,家家户户本来有点余粮,现在粮食被征收了,已经有人饿死。”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圣人,要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背井离乡。”

    “我小儿子在逃难路上失踪,生死未卜,还请大人为我等百姓,主持公道啊。”

    老汉说到这里,直接失声痛哭,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其余百姓听到这话,也纷纷说出自己的情况,哭声顿时响成一片。

    这一刻。

    顾锦年也直接沉默了。

    他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朝廷都这样做了。

    居然还有官员敢这样做。

    这当真是.......嫌命长了吗?

    ---

    ---

    ---

    本章更新时间2022年8月7号早上10点10分。

    未能看见实时更新,非正版平台。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4375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43752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