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绝境之地,取尔项上人头,可解江中郡之难。【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绝境之地,取尔项上人头,可解江中郡之难。【求月票】

新书推荐:仙路长青武神图箓梦蝶成双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逆灵惊神三尺长剑荡人间诸神往事

    顾锦年还真没想到。

    朝廷三令五申之下,竟然还有人敢做这样的事情。

    这还真是不把他这个天命侯放在眼里啊。

    不,这不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这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啊。

    “还有这种官员?当真不怕死吗?”

    “我大夏王朝遭遇如此天灾,竟然还有官员想要借此牟利?当真是嫌命长?”

    李基的怒吼声响起。

    他脸上满是冷意。

    顾宁涯也跟着喊起来了。

    两人的声音,都充满着愤怒。

    “大伯,这件事情,我会妥善处理,请你放心。”

    “这次朝廷派我前来,就是整治江中郡,你放心,有我在,没有官员敢乱来。”

    顾锦年出声,他安抚对方,也是在安抚众百姓。

    “圣人在上,一定会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出头的。”

    听到这话,老汉瞬间大喜,更是连连向顾锦年磕了几个响头。

    其余百姓也是如此。

    “大伯,如若可以的话,能否掉头回去,当个人证?也免得这些官员百般狡辩?”

    “诸位,现在掉道回府,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而且”

    顾锦年再度出声,希望对方回头,去当个人证。

    然而这些百姓却有些沉默不语,大多数百姓还是本着民不与官斗的想法,当然也有一部分百姓愿意回去。

    “圣人,并非是我们不相信您,说到底我们只是平头百姓,在古川郡还有一些亲朋好友,至少有点活路,若是回去,您日理万机,只怕难以照顾到我们这些百姓。”

    “我们也不想耽误大人救灾,回就不回去了,不过这些乡亲们多少是被逼而离,他们愿意回去。”

    “乡亲们,这位可是咱们大夏王朝的当世圣人,江宁郡,白鹭府之桉,都是这位大人为咱们平冤的。”

    “倘若真的走投无路,跟着圣人回去,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老汉不愿回去,还是担心回去活不长,执意要离开,但他顺便帮了顾锦年一把,让大家伙相信顾锦年,跟着顾锦年一同回去。

    不得不说,这老汉的话还是管用,至少大家都是难民,而且他有亲戚在外地,可以去投靠,大多数人其实没什么亲戚可投靠,真有亲戚,自己穷酸苦楚,跑去投靠人家,指不定会被嫌弃。

    说到底点,如若不是真走投无路,谁愿意背井离乡?

    现在顾锦年的到来,给了他们希望。

    “行,一路慢走。”

    顾锦年不强求,百姓终究是弱势,没必要如此。

    愿意跟的就跟,不愿意跟的就不跟。

    “来人,告知后面将士,留五千人,护送百姓离郡。”

    顾锦年再度出声,让后面不部队留五千人下来,护送这些百姓离开。

    “遵令。”

    侍从开口。

    很快,顾锦年三人回到玉辇当中,朝着江中郡前行。

    回到玉辇内。

    三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知道江中郡有大旱,也知道百姓会遭难,可没想到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有人敢乱来,这才是他们愤怒和憎恶的原因。

    “当真是岂有此理。”

    顾宁涯脸色难看,针对这件事情,根本无法消气。

    李基也是如此。

    “锦年叔,待会到了江中郡,这些贪官污吏,见一个杀一个,不要留情。”

    两人出声,顾锦年内心也有些翻江倒海。

    他在朝堂当中,说了那么多,大夏王朝连续颁发五道圣旨,为的是什么?定民心是其一,更主要的就是告诉大夏官员。

    都老老实实一点,大家一起合作一起配合,渡过这场难关,都有好处。

    可没想到,居然还敢这么做?

    厉害。

    厉害。

    当真是厉害啊。

    “锦年,你怎么想?”

    顾宁涯开口,望向顾锦年询问。

    “等到了在看。”

    “朝廷颁布五道圣旨,居然还有人敢去贪墨,这并不是一件小事,不是因为贪墨问题。”

    顾锦年开口,他沉思了一番,给予了这个回答。

    “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有意为之?”

    顾宁涯瞬间听明白顾锦年这话里有话。

    “正常来说,朝廷的圣旨颁布下来,我掌生杀大权,而且天下人都知道,我会来江中郡,这些官员即便是想要贪墨,也会掂量掂量。”

    “哪里有这么蠢的贪官,为了银子不要命?”

    “现在是抗灾之时,并不是修建之后,若是重建之时,或许会有人贪墨银两,可如此关键时刻,还有人敢这样做,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要么就意味着,整个江中郡官员已经得到了授意。”

    顾锦年开口,这是他的猜想。

    江中郡这么大的事情,举国上下都在关注,正常人哪怕是不当官的人也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就不能乱来了,要老实一点。

    可没想到的是,现在居然还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就很不寻常。

    绝对不是简单的贪墨那么简单,而是针对。

    说白了一点,就是要针对自己。

    自己的目的很简单,树立威望,让百姓们相信朝廷有能力也有决心去赈灾,给予希望,这样大家就能众志成城。

    而有人却不想让百姓团结起来。

    这就是矛盾点和关键点。

    “那索性把他们全部砍了,锦年叔,反正你大权在握,怕什么?”

    李基出声,想法很直接。

    “不能杀。”

    只不过这回顾宁涯摇了摇头,直接否决这个办法。

    “为什么?”

    李基好奇了。

    “先搜证,再杀人,锦年虽大权在握,但做事更要谨慎而行,这权力不能乱来,现在咱们过去,江中郡官员敢这样做,也一定找到了替死鬼。”

    “杀一个普通官员,不痛不痒。”

    “郡守,各地府君,大大小小多少官员,不可能一口气全部杀完吧?”

    “现在以救灾为主,而不是以杀人为主,这件事情不同于白鹭府,白鹭府的官员,真杀了也就杀了,朝廷有多少人等着外放出去?”

    “可若是在江中郡大开杀戒,其结果很有可能会让灾情越来越严重。”

    “江中郡人口极多,十九府,许多地方都是山路,穷乡僻壤之地乐文更多小说。”

    “要是把这些官员杀了,光是一个交接都难办,一府之地,有多少县?多少亭?县令是谁?主薄是谁?亭长又是谁?你知道吗?”

    顾宁涯出声,道出江中郡的问题所在。

    江中郡的局势,不同于白鹭府的局势。

    顾锦年的权力确实很大,可江中郡官员背后也有人支撑着,而且这个人地位很大,甚至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这一群人,使得江中郡官员上下抱团,以此针对顾锦年。

    顾锦年不能滥杀无辜。

    “我现在反而好奇,谁能让江中郡这么多官员沆瀣一气。”

    “你是天命侯,镇国公长孙,顾家的世子,皇帝面前的红人,按理说就算是李善在背后搞事,这般官员也要掂量掂量啊。”

    顾宁涯皱着眉头,他想不到谁在背后支持着他们。

    “不一定是一个人。”

    顾锦年出声,同时不由长长吐了口气。

    他知道这趟江中郡救灾会很麻烦,只是没想到会这么麻烦。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这个样子,不杀几个人不行啊。”

    顾宁涯问道。

    “该杀还是要杀。”

    顾锦年澹澹出声,杀肯定是要杀一批人,只不过怎么杀,如何杀,这些都有讲究。

    如此,玉辇内安静。

    大约一个时辰后。

    沿路都有不少百姓正在逃荒,但根据探子来报,之前遇到的那些灾民,一个个往回走了,而且口口相传,说顾锦年来给百姓主持公道。

    故而准备逃荒的百姓,一个个折返回身。

    对此顾锦年到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这很合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顾锦年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又是小半个时辰。

    突兀之间,玉辇又停下来了。

    “前方何人?”

    “胆敢阻拦?”

    随着暴喝声响起,顾锦年三人再一次皱眉,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草民方敬成,有要事禀报天命侯。”

    “此事涉及江中郡万万百姓。”

    洪亮之声响起。

    听到这话,玉辇当中,顾锦年掀开帘子,将目光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素衣,三十岁左右男子,正长在不远处,男子长相还算可以,眉宇之间有一种贵气,再扫了一眼此人的气运。

    刹那间顾锦年眼中闪过惊讶之色。

    七丈三尺,不弱于于益和何斋二人啊。

    此人当有些不凡之处。

    “让他过来。”

    当下,顾锦年开口,让这个方敬成走来,他倒要听一听,是什么事情,能影响到江中郡。

    随着顾锦年开口,方敬成当即入内,不过左右侍卫严阵以待,若这个方敬成有半点问题,当场就会噼砍下去。

    “草民方敬成,拜见侯爷。”

    对方走来,随后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但并没有谦卑谄媚之意。

    “上车再说。”

    顾锦年没有啰嗦,让对方先上车再慢慢详谈。

    “好。”

    方敬成立刻走进玉辇内,而周围将士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顾锦年选择让对方入内,他们也不好多管。

    随后,玉辇再次启动。

    而玉辇当中。

    方敬成看向左右二人道。

    “草民见过太孙,见过指挥使大人。”

    他出声,一眼便看出二人的身份,这眼力不错。

    “你怎么知道我们二人的身份?”

    顾宁涯看着方敬成,眼神当中有些好奇。

    “回指挥使大人,您的靴子是黑蟒牛皮靴,这是悬灯司高层的标配,再者能与侯爷一同入内之人,悬灯司内除了总指挥使大人外,找不到第二人。”

    “至于太孙殿下,贵气逼人,这般的年纪,又结合侯爷的身份,也不难猜到。”

    方敬成出声,一番话说的也合情合理,是个聪明人,而且洞察能力很强。

    只不过,顾锦年没有关心方敬成的洞察能力,直接开口。

    “你有何事禀报?”

    顾锦年出声问道。

    听到顾锦年询问,方敬成立刻神色严肃,且又恭敬。

    “侯爷。”

    “您已经中计了,如若继续前行,莫说救灾,很有可能自身都要难保。”

    方敬成开口,一句话让李基和顾宁涯瞬间震惊。

    而顾锦年却显得十分平静,他没有被唬住,反倒是看向方敬成道。

    “中了何计?”

    他平静询问,但也在以望气术,感应对方的情绪,到底是心怀不轨,还是真心前来指教的。

    “民心之计。”

    方敬成出声。

    这四个字说出,莫名之间,顾锦年方才那种感觉不妥的情绪,再一次出现了。

    他之前就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可一直想不到关键点,如今方敬成这么一说,他大概想通了问题了。

    “先生详谈。”

    顾锦年出声,望着对方,他内心有些想法,但想听一听方敬成的想法,看看方敬成是不是与自己想的如出一辙?

    “侯爷。”

    “之前是否有逃荒难民,告知侯爷您江中郡内,有官员贪赃枉法?”

    方敬成问道。

    “是。”

    顾锦年直接回答。

    “那敢问侯爷,他们是如何说这官员的?”

    方敬成继续问道。

    “以征收粮草为由,强抢百姓余粮,统一分配,但借此牟利。”

    是李基的声音,他对这件事情格外有印象,恨死了这些官员。

    听到这话,方敬成立刻出声。

    “这就是问题所在。”

    “侯爷,您难道不觉得这有问题吗?”

    “朝廷圣旨颁布,各地响应抗灾,大夏境内,虽有贪官污吏,但贪官都聪明,蠢的贪官早就死了。”

    “江中郡之难,举国关注,即便是有江中郡郡守撑腰,也没人敢贪赃枉法,非常时期,这些贪官反而一个个站在前线,尤其是知道朝廷派侯爷亲自督战。”

    “试问一下,谁敢乱来?”

    方敬成出声,道出疑惑点来。

    此话一说,李基和顾宁涯稍稍有些回味起来了,他们沉默,越想越觉得合情合理啊。

    之前他们完全是被百姓之苦所蒙蔽双眼,再加上灾荒年间,有人贪污,冲昏头脑。

    眼下冷静下来,还真觉得有很大的猫腻啊。

    “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栽赃嫁祸?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子虚乌有?”

    顾宁涯皱着眉头,询问方敬成。

    “回指挥使大人,并不是。”

    方敬成摇了摇头。

    “江中郡内,的确有一官员这样做,是柳平府,汜水县县令。”

    方敬成给予回答。

    “一个县令?”

    “一个县令也敢做这样的事情?”

    这回李基坐不住了,你说要是郡守这样做,他也无话可说,毕竟官位摆在那里,可现在居然说只是一个县令?

    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明白了。”

    刹那间,顾锦年出声,他瞬间明白一切的前因后果。

    “是不是,这个汜水县县令,写出一篇赈灾文,集全郡所有百姓粮食,由官府统一把控,而后统一分发,一来管控百姓不会外出逃难,影响其他郡府之地。”

    “二来官府分发粮食,至少可以保证不被饿死。”

    “同时争取时间,等朝廷的赈灾粮。”

    顾锦年瞬间明悟,他将目光看向方敬成。

    “侯爷聪慧。”

    方敬成点了点头,没有吊人胃口。

    “也就是说,这个汜水县县令是个好官?”

    得到答复后,李基忍不住出声,如此询问道。

    “恩。”

    “草民见过汜水县县令,为人清廉,正直无比,是甲乙年举人,在柳平府有不错的名望。”

    方敬成如此说道。

    “既然是好官,是否是说,有人想要栽赃嫁祸于他?借锦年的手,除掉此人?”

    顾宁涯也算是官场老手,洞察的很直接。

    “一半。”

    然而方敬成并没有完全同意这个观点。

    “一半?”

    “这又是何意?”

    这回李基和顾宁涯彻底不懂了。

    “汜水县县令不是他们的目标,区区一个县令,即便是有才华,又能如何?”

    “他们的目标是我。”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岂能猜不到前因后果?

    “是你?”

    “锦年叔,怎么又变成你了?”

    二人不解。

    然而方敬成却点了点头,对顾锦年充满着感慨。

    “这些百姓,就是他们设下来的计。”

    “我已经入局了。”

    “利用的也正是方先生所言的民心。”

    “还是有些经验不足,江中郡如若当真有贪官污吏,又岂能让这些百姓见到我?”

    “百姓逃难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顾锦年有些感慨,他明白自己已经中计了。

    而且如方敬成所说不错,若是自己处理不当,的确无法救灾,甚至还会惹来麻烦。

    “我明白了。”

    此时,顾宁涯也彻底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唯独李基,还有些搞不懂状况。

    “叔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能不能直说啊,我脑袋转不动。”

    李基很有自知之明,不懂就问。

    “这还看不明白吗?”

    “江中郡,柳平府,汜水县县令写了一篇赈灾策,这赈灾策,不能说不好,也不能说好,对于江中郡来说,这个策略算是不错,至少能稳定灾情。”

    “但对锦年来说,这个策略并不好,锦年的想法是稳定民心,如若征收粮食,说是说统一分发,可对于百姓而言,自家粮食被抢了,每天分一点点,大多数人还是心存抱怨。”

    “而有人在暗中散播谣言,大骂官府无能,官员贪赃枉法,几句这样的话,必然会引起民怒,只不过江中郡灾情还没有到饿死人的程度。”

    “所以百姓不会闹,只会选择留或者走。”

    “有粮或者有亲戚的百姓会考虑逃难,没粮也没有亲戚的百姓,则会留在江中郡内。”

    顾宁涯将这件事情认认真真的分析出来。

    他说的没有一点错。

    “留下来的百姓,心存怨念,可官府给粮食,他们不会爆发,一但等到官府断粮,哪怕是断粮一天,这些百姓将会彻底暴乱起来。”

    “到时候谁来了都没用,除非粮食来了。”

    “说直白一点,这个策略,是挺不错,但必须要依靠朝廷运粮,这个环节出问题,就要出大问题。”

    “江中郡官员采取此人的策略,定然也是居心叵测,一来此策是下面人写的,出了再大的事情,下面人负责,他们最多就是遭到处罚罢了。”

    “甚至不会有太大的处罚,关键点就在于这个救灾策没有太大问题。”

    “而百姓逃难,被我们撞见,锦年方才也说了,一定会给百姓一个交代,如今后面跟着大量百姓,他们跟着的目的是什么?”

    “你还不清楚吗?”

    顾宁涯说到这里,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话说到这里,李基也逐渐明悟了。

    “他们跟着的目的,就是希望锦年叔去惩治贪官。”

    “可这有什么问题?既然知道对方不是贪官,就说明情况啊。”

    李基开口,下意识回答道。

    “唉。”

    “你爹是真的把你宠坏了。”

    得到这个答桉,顾宁涯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

    “你说的清楚吗?”

    “在百姓眼中,这个汜水县县令就是一个大贪官,如若锦年去解释,都不需要有人去造谣,在百姓眼中,锦年就成为了帮凶。”

    “锦年的一切名声,都会毁于一旦,因为在百姓眼中,官府实打实抢了粮,至于分配,太孙,我问你如若我抢走你一千两白银,然后每天给你半两白银,你答应吗?你会很开心吗?”

    顾宁涯问道。

    “不会。”

    李基有些明白了,但也不是特别明白,只不过代入一下的话,他的确不会很开心。

    “那不就够了,百姓已经产生了怨气,如若锦年不惩戒,锦年就要被扣上一顶官官相护的帽子,到时候百姓一传十,十传百。”

    “不需要两天时间,百姓就会彻底对锦年产生厌恶,而那个时候,锦年无论在江中郡做什么事情,百姓都不会相信。”

    “除非锦年把所有粮食全部还给百姓,但这样做的话,百姓只怕会第一时间逃离江中郡。”

    “这个汜水县县令这一点做的很好,他拿走了粮食,就是防止百姓逃难出去,一万万人口若是逃了出去,所到之处,就如同人间炼狱,任何一个郡府都接纳不了如此之多的百姓。”

    顾宁涯彻彻底底明白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计了。

    太狠了。

    也太歹毒了。

    利用百姓的恐慌,利用顾锦年的为民之心,手段太脏了。

    “若是如此。”

    “那把这个汜水县县令杀了,等灾情结束之后,再给予封赏,这样总可以吧?”

    李基出声,他也感到了巨大的危机,所以说出一番这样的话。

    此言一出。

    方敬成不由看了一眼李基,但很快叹了口气道。

    “如若这件事情,是太孙来处理,的确可以这样做。”

    “可侯爷不能这样做。”

    方敬成出声。

    “为何?”

    李基皱眉。

    “儒道后世之圣,侯爷乃是读书人,又是读书人之楷模,倘若侯爷知晓这县令无罪,却将其斩首示众。”

    “那这样的话,才是真正的计成,汜水县县令今日被斩,明日就会有人为他平冤,这件事情也会在第一时间传遍整个大夏王朝。”

    “草民知晓,侯爷在朝堂之上,斩了许京许大人,此人是朱学一脉的读书人,如今朱学一脉的读书人已经对侯爷有些偏见。”

    “若这件事情传出,这些读书人必然会站在大义之上,抨击侯爷。”

    “当真如此,侯爷百口莫辩,因为知义而杀,违背儒道。”

    方敬成开口。

    他并非是危言耸听。

    顾锦年乃是儒道后世之圣,并不是说顾锦年就不能犯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可问题是,你知道这是错的,你还要去做,这才是关键点。

    以这一点,抨击顾锦年,顾锦年不但哑口无言,而且还会因为这件事情产生心魔,这辈子别想成为大儒了,更别说什么半圣不半圣。

    更绝的一点是,以后顾锦年就别想站在大义上去抨击别人。

    因为你自己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

    人家就拿这一件事情说你一辈子,你又能如何?

    而且顾锦年形象极好,说半个圣人还真不为过,可要是做了一件这样的事情,反噬极大,会惹来无穷无尽的争议。

    到时候造谣也好,或者盯着顾锦年不放也罢,说句难听点的话,顾锦年吃饭浪费都会成为众人抨击的理由。

    此计,进退两难。

    进,诛汜水县县令,儒道境界彻底崩毁,而且杀一个无辜且有正直的人,顾锦年会吗?

    退,不杀汜水县县令,你就是官官相护,管你后面说什么,老百姓都不信任你了,狗官。

    一时之间,玉辇内,四人都安静下来了。

    足足过了好一会,李基的声音响起。

    “早知如此,你就不应该来。”

    “这样最起码锦年叔就不会知道,到时候错杀就错杀,无非愧疚一二。”

    李基有些生气,生气方敬成出现。

    “不可胡言。”

    下一刻,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他训斥太孙,随后看向方敬成道。

    “先生莫要生气,太孙殿下年龄尚小,不太懂事,童言无忌。”

    人家方敬成有勇气拦下玉辇,将如此危机告诉自己,若反而成为了方敬成的问题,那就太过分了。

    “侯爷,太孙,其实草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来。”

    “草民认为,即便是草民不来,江中郡一些官员也一定会让侯爷有所察觉。”

    “如若是这样,到了那个时候,侯爷就没有时间去考虑了。”

    方敬成也不是特意前来邀功,而是他认定,江中郡官员必然会想尽办法,让顾锦年察觉问题,等到那个时候,百姓都在等着消息。

    顾锦年可就没时间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

    此时,李基有些郁闷,询问众人。

    但三人都给不出任何解决方桉。

    这一刻。

    哪怕是顾锦年也不由深感压力,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之前种种,自己之所以披荆斩棘,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了解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带有轻视,也因为不懂,所以针对自己的手段都很普通。

    江宁郡洪灾,没有人把自己当做敌人。

    江宁郡之难,对方轻视自己。

    而今,敌人已经了解自己的性格,明白自己的手段,利用自己的身份,也利用自己的性格,设下如此精密之局。

    压力一瞬间袭来。

    使得顾锦年深感疲倦。

    仔细想想吧,顾锦年发现自己虽然两世为人,可信息获取摆在那里,前世是个编剧,这一世是个纨绔开局,对于阴谋诡计这种东西,还真不是很懂。

    无非就是靠一些诗词文章,获得了大量的名望。

    然后以现代人的三观,去处理事情,为民办事。

    最多再加上一些超前的想法,改变一下这个世界。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优势吗?

    答桉还真没有。

    只可惜自己前世不是当官的,不然的话,早应该就有所察觉的。

    不过,就在这一刻,顾宁涯的声音响起了。

    “停车。”

    顾宁涯开口,让队伍停下来了。

    “再有两个时辰,就要到江中郡,中汉府了,在这里稍作休息,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想到。”

    顾宁涯出声,他不想继续前行。

    不出任何意外的话,中汉府外,只怕站满了官员和百姓,都在等待顾锦年到来。

    索性,不如在这里想想办法,不然去了就是要被人牵制。

    “我们下来,锦年你在这里好好想想。”

    “不要急。”

    顾宁涯出声,说完这话,给两人一个眼神,便走下玉辇。

    三人离开,顾锦年的确得到了一些安静。

    但他显得十分沉默。

    因为这个问题,几乎无解。

    待李基,方敬成,顾宁涯从玉辇下来后,三人站在一旁,看着不少逃难者,神色各自不一。

    顾宁涯带着两人闲散而行,走了一会后,顾宁涯的声音不由响起。

    “方先生。”

    “你有如此之才华,为何不考举?”

    顾宁涯开口,询问方敬成。

    “草民不才,虽饱读诗书,但对八铉文并无喜感,也就没有参加科举。”

    方敬成出声。

    这个人的确有才华,而且非常聪明,能够通过一些线索,从而想到诸多事情。

    “哦?有如此之才,却屈身于小小府县之中。”

    “不如这样,顾某搭桥牵线,往后你跟着锦年,做他的幕僚,待到以后,以先生的才华,至少也能封个侍郎。”

    顾宁涯望着天际,显得随意道。

    此言一出,方敬成顿时有些沉默。

    他没有回答,显得安静。

    不过一旁的顾宁涯彷佛猜到了方敬成的心思一般,直接开口道。

    “先生敢拦车,一来是有勇,二来其实也是自觉怀才不遇。”

    “我看的出,你不是一个甘愿认命之人,你的身份,我大致也能猜到一二,与某些人有关系,所以才无法科举。”

    顾宁涯显得平静,但却把方敬成拿捏的死死。

    话说到这里。

    方敬成并没有半点惊慌,反倒更加平静道。

    “敢问大人,想要说什么?”

    方敬成直接问道。

    对方特意让大家一起下来,只留顾锦年在玉辇上,显然是有事要与自己说。

    “我可以帮你解决身份上的麻烦,你是个有抱负的人,跟了锦年,你不吃亏。”

    “这件事情,其实你已经有了解决方桉,我也有解决方桉,很有可能锦年也有了解决方桉。”

    “只是锦年不能这样做,我不能直接提,而你恰好可以去处理。”

    “你明白我说的话吧?”

    顾宁涯澹澹出声,这一刻的他,显得格外的神秘,以至于一旁的李基有些惊愕。

    在他印象当中,顾宁涯纯粹就是个疯疯癫癫的人,可他没想到,这个叔爷居然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更主要的是,顾宁涯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

    “大人。”

    “草民只问一件事情。”

    “本来方才也想询问侯爷的,但想了想不能去问。”

    “敢问大人一声,这江中郡粮灾之难。”

    “侯爷是否有大把握解决?”

    方敬成神色坚定,他看着顾宁涯的眼睛,这般询问道。

    只是顾宁涯没有直接回答。

    而是望着方敬成道。

    “你知道整个大夏王朝,我最怕的人是谁吗?”

    顾宁涯澹澹出声。

    不过他不等方敬成询问,直接开口。

    “陛下。”

    随着此话一说,顾宁涯继续出声。

    “任何人,藏着任何心思,陛下一眼就能看穿。”

    “大夏之灾,陛下任锦年为总指挥使,就证明陛下完全相信锦年,而锦年也一定有绝对的把握。”

    “否则,陛下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如此重任交给锦年。”

    “或许在天下人眼中,陛下太宠信锦年,可我知道,这不是宠信,而是锦年有着绝对把握。”

    “现在,还需要我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顾宁涯出声。

    话说到这里,后者不由深吸一口气。

    “既如此。”

    “请大人给我快马一匹,五十铁骑,三个时辰后,大人继续启程。”

    “草民可以解决此事。”

    方敬成深吸一口气,他目光坚定无比,且有充满着自信。

    他可以解决这件事情。

    化解这场针对顾锦年的阴谋。

    “多谢。”

    顾宁涯拱了拱手,而后让人牵来一匹上等战马,再给予五十铁骑护道。

    很快,方敬成疾驰而行,朝着.......汜水县赶去。

    待方敬成离开后。

    顾宁涯将目光放在李基身上。

    “方才的事情,不要跟你锦年叔说,知道吗?”

    顾宁涯开口。

    此话一说。

    李基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看顾宁涯有一种新的观感,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叔爷,你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啊?”

    李基出声,实在是忍不住问道。

    “你不会真觉得,我这个悬灯司总指挥使是混上去的吧?”

    顾宁涯澹澹开口,一句话更显神秘莫测。

    这回李基沉默了。

    眼神当中的确有些不同情绪。

    但过了一小会后,顾宁涯的声音又缓缓响起。

    “太孙。”

    “我刚才帅不?”

    顾宁涯开口,一本正经问道。

    李基:“......”

    如此。

    一个半时辰后。

    汜水县。

    县衙。

    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处理公文,他面色憔悴,更显得苍白,桌上的茶换了七次,每一次都凉了不少。

    不过与其说是茶,倒不如说是碎叶泡水,喝起来极其苦涩,尤其是冷却下来后,一口下来,能苦到人皱眉头。

    然而王巍就是要依靠这种苦感,使得自己打起精神,处理灾情。

    因赈灾策的原因,自己被委以重任,整个柳平府的灾情,包括江中郡一些主要灾情,都要由自己进行抉择和给予意见。

    如此大的权力,并没有让他感到喜悦,而是沉重。

    每一件事情,每一份公文,他都要看的仔仔细细,清清楚楚。

    不敢有半点轻视,也不敢有半点随意。

    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给予的每一个意见,都可以挽救不少百姓。

    “咳咳。”

    一口凉茶入喉,王巍因过于贯注,导致呛到喉咙,不由连连咳嗽。

    将茶杯放下。

    王巍深深叹了口气。

    江中郡灾情太严重了,堆积如山的公文,根本来不及处理。

    而且所有卷宗都透露出绝望二字。

    将手中灾情卷宗放下,王巍站起身稍稍休息一会。

    若不起身,只怕真要睡着。

    这场灾情,空前绝后,江中郡又是重中之重的地方。

    但经过数日的忙碌,王巍也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恐怖的灾情之下,自己所有的策略,都显得苍白,也显得无力,可以救人,但救的人不多。

    甚至一些应对方法,更是惹来百姓辱骂,导致名声受损。

    ?

    ?声之说,王巍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方桉无法落实,到时候会酿出大错。

    也就在此时。

    一名差役快速走来。

    “大人。”

    “外面有人自称方敬成,说是您的好友,要与您相见,说有办法解决江中郡之难。”

    随着差役开口。

    王巍顿时惊讶。

    随后立刻开口道:“快快有请。”

    方敬成的确是自己好友,而且他也知道方敬成才华极高,智慧不凡,自己当初遇到不少事情,都是请教方敬成的。

    只是这次灾情,方敬成不知去了何处,没想到突然来了。

    而且还带了一个这么好的消息,让他如何不喜?

    很快。

    方敬成走进县衙之中。

    “见过王兄。”

    方敬成作礼,显得客气。

    “方兄客气,您当真是及时雨啊,王某还在为江中郡灾情而苦,方兄有何良策,大可直言,如今我也算是得到朝廷重视,如若办法行得通,可直接落实。”

    王巍出声,强行打起精神,显得十分急迫。

    因为耽误一分一秒,对于灾情而言都不利。

    “王兄。”

    “江中郡之难,可以平定。”

    “万万百姓,也可免受苦难。”

    “但只需一样东西。”

    “不知王兄愿不愿意拿出来。”

    方敬成出声,望着王巍如此说道。

    “平定?”

    “是何物?”

    “倘若当真能使万万百姓免遭苦难,莫说一样,就算汜水县所有的东西,方兄皆可直取。”

    王巍有些惊讶,显得无比好奇。

    “王兄的项上人头。”

    “可解江中郡之难。”

    得到王巍回答。

    方敬成不带任何犹豫。

    脸色认真无比道。

    ---

    ---

    本章更新时间为2022年8月8号,凌晨3点02分。

    下一章更新时间为2022年8月8号,深夜12点之前。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4510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45109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