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七章:陛下!咱大夏有钱了!永盛大帝震惊!【新书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七章:陛下!咱大夏有钱了!永盛大帝震惊!【新书求月票】

新书推荐:天地武库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三尺长剑荡人间逆灵惊神梦蝶成双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武神图箓诸神往事

    大夏皇宫。

    一股无名火在永盛大帝心中滋生。

    他娘的。

    一直催催催。

    不知道催什么东西,什么事情这么急?

    当真就不能让朕舒服一点?

    非要逼死朕你才开心?

    想到这里,永盛大帝内心更加恼火。

    “老爷子,要大夏真亡在我手头上,你可别怪我,不是我的问题,主要还是建德那个混小子。”

    “待会我让人进来,你自己听,跟我没太大关系,反正下去了,你别骂我就好,我最多承认这皇位不适合我,其他我一概不承认。”

    永盛大帝滴咕着几句,他这段时间来太庙,一来是心情沉重,二来则是跟老爷子通通气。

    虽然天知道大夏太祖能不能听见,可最起码得说一些话,万一当真有地府轮回,自己老爷子在下面等自己咋办?

    所以先准备好说辞,当真大夏亡了,自己也有理由。

    实际上,不是永盛大帝悲观,而是这段时间来,他自己也在认真分析。

    江中郡一但乱了,大夏王朝就真的要乱了。

    说实话,永盛大帝知道,宁王是什么想法,各地藩王又是什么想法,可他更知道的是。

    这帮人都是蠢货。

    他们希望大夏王朝乱了,借此机会,学自己造反登基。

    可这帮人蠢就蠢在,大夏一旦乱了,是他们可以控制的吗?

    扶罗王朝,大金王朝,这两大王朝会什么都不做吗?

    不趁火打劫?

    中洲王朝也会来分一杯羹啊。

    到时候,造反成功,各种割地赔款,美曰其名是为了和平,其实就是卖地求荣。

    而江中郡大难,一万万又四千万百姓流离失所,成为难民,影响的是全国上下,就算登基成功又能如何?

    一大堆事摆在面前,怎么处理?

    不管不顾?那不就是昏君?

    大夏必然亡国。

    可永盛大帝也明白,每个人看事角度不一样,他们的目标就是江山,就是龙椅。

    不可能站在自己这个角度去看待这些事情。

    所以永盛大帝也做好了几个准备。

    当真乱了,他不管如何,先把匈奴国给灭了,外加上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拼着最后一口气,大不了内部不要,直接进军向外。

    这大夏江山,给李家人留着,自己为大夏百姓再做最后一件事情。

    皇位什么的,也就算了,天命注定。

    所以,江中郡一乱,他就要开始准备启动这个计划了。

    这大夏天灾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不清楚,是谁在背后搞鬼,他也不清楚。

    但他一定一定不会让这些人好过。

    既然东荒不需要大夏,那大夏也不需要东荒。

    对,包括仙门佛门一起杀。

    能杀一个都赚。

    都别想过好日子。

    这就是永盛大帝最终的计划,一起团灭。

    “陛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是顾宁涯的身影。

    走进大殿内。

    顾宁涯满脸喜气洋洋,对比永盛大帝的沉默与凝重,顾宁涯显得很欠抽。

    只不过,永盛大帝没有看顾宁涯,而是背对着他,等待着消息。

    “说吧。”

    “发生了什么事。”

    “是不是江中郡彻底乱起来了?”

    永盛大帝开口,他语气平静,不过是装的。

    “陛下。”

    顾宁涯刚刚开口,想要报喜讯,然而下一刻,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了。

    “唉!”

    “罢了,罢了,江中郡乃是天灾,锦年虽然有一定手段,可毕竟突然大旱,显然是有问题。”

    “有人借助天地之力,针对大夏王朝,这并非是锦年之错,锦年做的已经很好了。”

    “你回去告诉锦年,让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不过还是不要太伤着百姓。”

    “能给百姓吃一口饭,就给百姓吃一口饭吧,剩下的事情,朕来处理。”

    “一切的罪过,由朕来承担吧,让锦年潜心读书,儒道是他最好的一条路。”

    “一直走下去,比他这个舅舅要好太多了。”

    永盛大帝悲伤的声音响起。

    打断了顾宁涯的话。

    “陛下,不是啊。”

    而顾宁涯却有些懵了,我这是来报喜讯的,又不是来报丧的,你这是做什么啊?

    “不是什么啊不是?”

    “顾老六,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一天到晚嬉皮笑脸的?”

    “顾老六,有几句话朕还是要跟你说几句,不说朕心里不舒服。”

    “你这个家伙,虽然聪明,也是做大事的人,可在朕眼中,你这些手段都是小把戏。”

    “说实话,要不是顾老爷子的原因,就你这种人,还想当上悬灯司总指挥使?你当个千户就差不多了。”

    “老六,你听朕劝几句,像你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人,等以后老老实实做个富家翁得了,你整天瞧不起你大哥,最起码你大哥比你优秀太多了。”

    “前些日子朕还听说,你想当侯爷?别的不说,老六,你配吗?就你这样子,你配吗?”

    “朕三个儿子,虽然也没太大出息,跟锦年比肯定是不行,但比你们几个兄弟,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难听点,不是你们家老大生了个锦年,外加上有个国公老爷子在,就凭借你们几个废物,满朝文武说什么让朕提防你们顾家一二。”

    “你知道朕是什么想法吗?提防你们几个?太瞧不起人了。”

    “别觉得刺耳,这就是实话,老六,认命吧,整天在外面吹嘘,什么锦年跟你从小学到大,你要不要脸啊?朕最多就蹭一蹭锦年的光,你是真的一点脸都不要啊。”

    “怎么了?哑巴了?不说话了?”

    “是不是被朕戳中了?难受了?”

    永盛大帝开口,身为帝王,对于臣子,他都不能说真心话,因为真话伤感情,顾宁涯虽然说也算是半个自家人,可永盛大帝也不会去贬低顾宁涯。

    怕伤人自尊。

    可现在不一样了,都到了这个时候,有些话不说出来,真就难受。

    不知道为什么,这番话说完以后,永盛大帝心情好了很多。

    很舒服啊。

    相当舒服啊。

    这人活一辈子,有时候还真的很累,尤其是当了皇帝以后,又要照顾百官的情绪,又要抉择大夏国策,还有考虑储君的事情,还有一些妃子的事情。

    实话实说,是真的累啊。

    可现在放下内心的负担后,还真的很轻松,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管你开心不开心,反正我开心了就行。

    的确。

    永盛大帝这番话,字字珠玑,句句如刀,插在顾宁涯心中。

    他本以为,自己在永盛大帝心中虽然不算是那种一等一的功臣,但好歹也算是能臣吧?

    比不过顾锦年合情合理,顾锦年谁能比啊?

    可满朝文武,自己排个前三不过分吧?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在永盛大帝心中,竟然是这种货色?

    这话真他娘的扎心啊。

    看着一副要死了一样的顾宁涯,永盛大帝内心是相当舒服。

    催是吧?

    喜欢催是吧?

    开心不?刺激不?难受不?

    “瞧你这怂样,说你两句就这个鸟样子,一点承受能力都不行。”

    永盛大帝出言讽刺。

    反正自己开心就好,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

    顾宁涯不说话。

    永盛大帝叹了口气,看向顾宁涯道。

    “行了,到底有什么事需要说,江中郡又起了什么难?”

    永盛大帝出声,骂也骂了,爽也爽了,该问问具体发生什么事情。

    “陛下。”

    顾宁涯略显难受,之前是一脸喜悦,现在确实满脸颓废。

    “咱们大夏有钱了。”

    顾宁涯出声,明明是一件喜事,可说出来的感觉,却好像坏事一样。

    “哈?”

    “你再说什么胡话?”

    永盛大帝有点没听明白。

    这顾宁涯再说什么啊?

    大夏有钱了?

    有啥钱了?

    “捷报。”

    “锦年说,江中郡地下有个什么鬼东西,反正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可以让大夏龙穗变得更加茁壮,而且还不需要水源。”

    “大致我不记得了,锦年的意思是说,以后江中郡麦种可以收割三次,收割一次,就可以让大夏所有百姓吃上一年。”

    “就是这个意思吧。”

    顾宁涯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没办法啊,本来自己是挺开心的,可没想到的是,自己最敬重的陛下,说这样的话。

    把自己贬的体无完肤也就算了。

    句句如刀,插在自己心上,搁谁谁能开心啊?

    “什么?”

    这回永盛大帝从蒲团上直接跳起来了。

    他速度极快,直接来到顾宁涯面前,当场拎起顾宁涯,神色有些懵。

    对于江中郡,永盛大帝知道顾锦年手中有大夏龙穗,这大夏龙穗拥有抗旱性,这点他也知道,可问题是抗旱不等于不需要水啊。

    水源问题,依旧是江中郡最大的问题。

    永盛皇帝心中也有一个预期,那就是不借助大量水源,种植出来的龙米,可能品质要差很多,跟普通百姓的口粮差不多。

    当然这是他最好的预期结果。

    可问题还是这个。

    水源如何解决?

    总不可能一滴水都不给吧?

    这怎么可能种庄稼?

    所以,当顾锦年调遣五十万大军的时候,永盛大帝其实心里也明白,估计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的话,顾锦年调遣五十万大军做什么?

    而且江中郡的消息,他也早就知道了。

    有很多种子,直接被毁。

    再加上顾宁涯表情严肃,顾锦年又写了一句,出事了。

    搁谁谁不觉得出了大问题?

    可现在没想到的是,顾宁涯居然说江中郡没有任何问题,反而有天大的喜事?

    一年收割三次。

    一次就可以让大夏王朝所有百姓吃饱喝足?

    这他娘的。

    唬我是不是?

    “到底是什么情况,给朕说清楚啊,你怎么说话有气无力啊?”

    “宁涯爱卿。”

    永盛大帝晃动着顾宁涯,这顾宁涯说话有气无力的,他是真的不相信啊。

    “陛下,事情就是这个事情了,其他臣就不清楚了,毕竟臣就是这样子,没什么太大能力。”

    顾宁涯依旧是有气无力。

    说直接点,心冷了。

    一听这话,永盛大帝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刚才虽然说的是实话,但的确很难听。

    可没办法啊,谁让这个顾宁涯一直催催催,害的自己失态。

    “宁涯爱卿,方才是朕说话有些直接,哦,不对,是朕心情不好,所以责备了你一二句。”

    “你不要放在心上啊,这件事情好好说,朕到时候重重有赏。”

    永盛大帝语气和善无比,一口一口的宁涯爱卿。

    可顾宁涯又不蠢,方才明显就是真心话,反正他心冷了。

    看顾宁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永盛大帝心中不由郁闷,这要不是想听点好消息,他真想直接让人抽他一顿。

    “宁涯爱卿,朕方才说那些话,其实就是为了给你提个醒,好好敲打敲打你,本来朕还打算给你封个侯,看你这个样子,当真让朕失望透顶啊。”

    好话既然没用,那永盛大帝只能用这种手段了。

    “啥?”

    “封侯?”

    听到封侯两个字,顾宁涯瞬间来了精神,望着永盛大帝,神色无比惊愕。

    “嗯。”

    “此次大夏天灾,乃是前所未有的灾难,宁涯爱卿也出了不少力,朕还打算等灾情平定了,给你封个候,方才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敲打你。”

    “让你涨涨记性,也好让你收敛一二,免得你整天胡作为非,现在是指挥使,胡闹一下也就算了,等当真成了侯爷,再这样胡闹,岂不是成了笑话?”

    永盛大帝这帝王之术用的是极好。

    简简单单一句话,直接让顾宁涯彻底激动了。

    “陛下,你这话当真?”

    顾宁涯兴奋无比,之前还死气沉沉,现在整个人精神抖擞,哪里有一点有气无力的样子。

    “君无戏言。”

    “快点把江中郡的事情,告诉朕,再这样罗里吧嗦,别说封侯,回头贬你去边境。”

    永盛大帝骂了一句。

    他是真的急啊。

    “好好好。”

    “陛下,大喜事,大喜事啊。”

    “江中郡没有任何危机,反而是一桩大喜事啊,这江中郡下面藏着一个宝物,可以让大夏龙穗吸收能量,生长出来的龙米,比锦年现在手头上的龙米只好不差。”

    “锦年算过,江中郡的耕田,抛开上等耕田以外,其余所有田地,包括荒废的田,一起用上的话,一次收割就能产出十六万万石粮食。”

    “而且都是龙米,百姓平均一天消耗二两就能吃饱,还能强壮筋骨,稳固根基。”

    此时此刻,顾宁涯无比的喜悦,他眉飞色舞,将从顾锦年那里听到的消息,告知永盛大帝。

    嘶!

    嘶!

    嘶!

    待听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后,永盛大帝这回彻底坐不住了,他松开了手,整个人站在原地,麻木不已。

    震惊。

    震惊。

    这一刻,永盛大帝浑身发麻,他目光当中是惊骇,他的神色,僵硬无比,如遭雷击啊。

    本以为,江中郡要出大事,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情。

    不对,这也算是大事啊。

    “我入你娘啊。”

    “锦年,你个小王八蛋,你吓死朕了。”

    回过神来后,永盛大帝是真的要哭出来了,这顾锦年也太他娘的吓人了。

    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解释,外面全是谣言,回头还派顾宁涯送一封信来,一句话不解释,就是出大事了。

    我出你娘的大事,明明是惊天好消息,非要搞我心态是吧?

    永盛大帝揉了揉眼睛,真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然而顾宁涯却皱眉道。

    “陛下,您这话有点不太好听了吧,锦年他娘是你妹妹,您这话要是被御史大儒知道了,不骂您个三天三夜,这帮大儒绝对没完啊。”

    顾宁涯很认真道。

    “滚,少在这里扯些有的没的。”

    “朕问你,明明是一件大喜事,锦年为什么什么都不跟朕说?”

    “还有你,一脸凝重的跑来找朕,非要在朝堂之上找朕做什么?”

    永盛大帝有些愤怒道。

    “陛下,锦年说,他是故意这样的,他就是要让所有人误以为,江中郡要出大事了,这种田的事情,还是需要时间,如果咱们表现的特别开心,岂不是自找麻烦?”

    顾宁涯出声,他给予解释道。

    这话一说,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理还真是这个理。

    确实,现在本来就是多事之秋,如果传来好消息的话,各大势力只怕都要出手了。

    的确,锦年做事还真周到。

    “那五十万大军又是怎么回事?”

    永盛大帝继续问道。

    “哦,陛下,锦年的意思是说,江中郡未来将会成为大夏王朝的粮仓,这地方重中之重,派五十万大军,也是为了稳固江中郡。”

    顾宁涯给予解释道。

    这话一说,永盛大帝是彻底明白了。

    江中郡藏着宝物,使得大夏龙穗能够完美生长,那的确要重兵把守,要是不把守的话,以后就麻烦了。

    而且现在派兵去,时机最成熟。

    说句难听点的话,以后要是派兵去的话,很容易引起注意,这个节骨眼派人去还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不止是合适这么简单啊,还能让各大势力产生误判。

    当真是聪明啊。

    好在朕够聪明,不然的话,差点也上当了。

    永盛大帝心中暗想道。

    “也就是说,江中郡的事情,锦年已经定下来了?”

    永盛大帝询问后者。

    “对。”

    “锦年说,这大夏龙穗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后部分良田会生长出稻谷。”

    “他会借此机会,提高江中郡百姓,而后让老爷子镇守江中郡,基本上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负责耕种就好。”

    “一个月后,江中郡化险为夷,三个月后,江中郡就可以收割第一波粮食,陛下,按锦年的意思是说,江中郡不需要免税,该怎么上交就怎么上交。”

    “他打算用新政上交粮税,具体新政是什么,锦年说到时候会给陛下一个交代。”

    顾宁涯给予回答,这番话里面有两个重要的信息。

    一,一个月后,江中郡彻底化险为夷。

    二,新政推广,收取粮税。

    这个新政是什么,永盛大帝内心还是有点数。

    这敢情好啊,顺势把新政在这里试刀,本身粮税大地,顺带着把新政搞定,大夏王朝想不发达都不可能。

    即便没有新政,算起来看看,一年量产十六万万石粮食,当地十抽二,朝廷十抽一,一年三次。

    一年就是四万万又八千万石粮食,即便是大夏龙米的价格稳定到六两银子一石。

    这也是接近三十万万两白银的收入啊,当然兵部所需要的粮食会很多,外加上各地援助,还有大夏官员俸禄,以及等等一些东西,

    可即便如此,到朝廷手头上,七八万万两白银一年的收入肯定跑不掉。

    这还仅仅只是江中郡,其他地方凑个三万万两白银绝对没太大问题。

    一年收入这么多,可以用来做什么?

    永盛大帝都不敢去想。

    “锦年还说了什么没?”

    永盛大帝咽了口唾沫,继续询问道。

    “其他的?”

    顾宁涯皱眉想了想,而后一拍脑袋道。

    “陛下,锦年还交代了几句话。”

    “让陛下劳累一番,计划一下大夏未来,各地存粮问题,全部记录下来,杀一批人,差不多也要开始扩建官仓,回头各地官仓只怕都要占满,不扩建不行。”

    “还有兵部扩军的事情,陛下也要考虑了,再加上还有什么战马培育,什么兵器锻造,反正一大堆事情,具体臣当真就不清楚了。”

    “大致意思就是说,咱大夏有钱了,可以使劲造,别省着,抠抠搜搜的,岂能彰显大国风范?”

    顾宁涯认真说道。

    这话一说,永盛大帝彻底笑了。

    “哈哈哈哈,知我者锦年也啊,锦年当真是朕的好外甥啊。”

    永盛大帝笑出声来了。

    如果一年真的能生产这么多粮食,再推广新政,那收入简直是爆炸,的确可以扩建兵部了。

    想想他头皮就发麻啊。

    大夏王朝朝会,每天吵来吵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银子吗?不就是粮食问题吗?

    如今大夏王朝五大军营,四百万将士,等江中郡稳定一年后,直接扩军四百万,增加到十大军营,然后搭配兵种,搞他娘的百万铁骑出来。

    一百万铁骑,七百万步兵。

    想想看,这得多夸张啊。

    而且随着粮食增加,大夏人口也会增加,经济贸易繁荣起来,到时候就没有什么穷苦之地了。

    直接修路,修桥建路,大肆建造龙舟宝船,百姓吃饱喝足,人人习武,愿意修仙的去修仙,愿意读书的读书,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

    什么?你想念佛?不行。

    为什么不行?因为我外甥不喜欢佛门弟子。

    啥?宁王老哥,你想造反?

    行,直接派两百万将士过去,不跟你打架,就过去扎营吃饭,把你地盘围着,啥事不做,吃喝拉撒,没事军队演习一下。

    你想开打?那没问题啊,五十万铁骑冲锋,别跟朕扯什么技巧不技巧,一力降十会,五十万铁骑冲锋,两百万将士摇旗呐喊,不把你的屎打出来,算你宁王拉的干净。

    匈奴国?

    都那个时候了,还有匈奴国?

    灭干净你们这帮杂碎玩意。

    还是锦年目光长远啊。

    永盛大帝已经开始脑补自己带兵马踏匈奴的画面了。

    啥?为什么不是镇国公带兵?

    他老了啊。

    得颐养天年对不对?身为大夏皇帝,大夏的帝王,应当要让功臣开开心心,舒舒服服过点好日子对不对?

    这种苦事,还是让自己这个当皇帝的来吧,顾老爷子好好休息,在家等朕的喜报就好。

    美滋滋啊美滋滋。

    永盛大帝脸都红了,笑的特别开心,在顾宁涯眼中,却显得格外的那个啥。

    “哦,对了,陛下,锦年还提了一件事情。”

    此时,顾宁涯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什么事,快给朕说说。”

    永盛大帝满脸笑容。

    “锦年说,这件事情,他出力八成,我出力两成,锦年不想要这些功劳,免得乐文更多小说人针对他,不如让我来领功,陛下,您是知道我的,我顾老六从来不喜欢蹭功劳。”

    “我只拿属于我的功劳,两成就行,您看着办。”

    顾宁涯笑嘻嘻道。

    陛下这么开心,自己顺嘴再提一句,加固一下永盛大帝对自己封侯的事情。

    然而下一刻,永盛大帝脸色一变。

    随后一脚踢了过来。

    “滚。”

    “整天就知道蹭功劳,滚蛋。”

    永盛大帝懒得理会顾宁涯,这家伙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可以滚了。

    至于伤心不伤心又如何?

    真难受自己一个人滚去哭吧。

    “陛下,你玩这招?”

    顾宁涯傻了,虽然这话是自己编的,可刚利用完自己,就一脚踹开?

    实在是有点过分吧?

    “好好处理江中郡的事情。”

    “事情定下来了,给你封个候。”

    当然,永盛大帝倒也不是真的无情,如今的确是一个惊天大喜事,他也履行承诺,给顾宁涯封个侯。

    封侯,意义很大。

    并不是随便都能封,理论上应当是给顾锦年封侯,可刚才顾宁涯说的没错,锦年风头太大了,是应当要保护,不能因为喜欢,而无限给予好处。

    一来朝堂上的人会有所针对。

    二来也是让乐文更多小说人视顾锦年为大敌。

    顾宁涯就不错,给他封个侯,让顾宁涯为顾锦年吸引点火力,这很不错。

    大夏的侯爷固然珍贵,可封不封,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听到这话,顾宁涯笑了,笑的特别开心。

    而太庙内。

    永盛大帝也笑了。

    过了一小会,永盛大帝直接来到太祖画像下,插着腰,一扫颓废。

    “老头子。”

    “看到没有?你看到没有?”

    “我说了吧,我才是真正的天命,你这江山交给我,有没有错?你告诉我有没有错?”

    “这皇位就应该让我坐,你传给建德,你传给建德,那个小子有我这么气魄吗?”

    “这要是建德,容得下锦年这种人才吗?”

    “老头子,别的不说,等我把东荒统一了,下去以后,你要是敢骂我一句,你就别怪当儿子的不孝顺了。”

    “瞧瞧,瞧瞧谁才是真正的皇帝。”

    “啧啧,你完成不了的事情,你儿子我来完成,这大夏江山,迟早有一天会在我手上腾飞。”

    “嘿!”

    永盛大帝的笑声爽朗,他指着画像,神气无比,与之前半死不活的样子,完全是变了个样。

    过了一会,永盛大帝也逐渐冷静下来了。

    长长吐出一口气后,永盛大帝不由冷哼。

    “锦年啊锦年,你连朕都骗,差点吓死朕了。”

    “等这次大夏天灾结束后,你看朕要不要教训你一顿。”

    永盛大帝有些没好气,这几天自己都快被吓死了。

    如今得到这个消息,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永盛大帝又笑出声来了。

    门外,魏闲神色有些复杂,他看向一旁的刘言,后者点了点头。

    两人顿时明白,陛下疯了。

    只是过了一会,永盛大帝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传出消息。”

    “就说顾宁涯火速入宫,半个时辰后,朕晕倒在太庙内。”

    “让太医前来。”

    冷漠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

    “遵命。”

    两人立刻出声。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半个时辰后,一则消息从宫内传出。

    顾宁涯十万火急赶往宫内,不知与永盛大帝商谈了什么。

    半个时辰后,永盛大帝在太庙内晕倒,众太医前来,彻查半个时辰,无法查明病情,最终诊断结果为心有焦虑。

    这看似是一件小事,可在许多人眼中,这事情存在太多太多的遐想了。

    一时之间,诸多版本出来。

    有人说,江中郡民乱已经开始,五十万大军开始镇压屠杀百姓。

    也有人说,五十万大军配合顾锦年十万铁骑,坐拥江中郡附近四大郡地,打算自立为王,派顾宁涯前去与永盛大帝谈判,要求永盛大帝封顾锦年为异姓王。

    拥兵自重,故而永盛大帝气急败坏,直接晕了过去。

    还有宫内传出去的消息,永盛大帝怒斥顾宁涯,大发雷霆,至于说什么就不清楚,但这件事情宫内不少人知道。

    总而言之,一定是坏消息。

    永盛大帝是真的遭遇大难,大夏王朝摇摇欲坠了。

    这样的消息太多了,几乎全是负面情况,使得乐文更多小说势力大喜过望,不仅仅是宁王,有些藩王更是趁此机会,拟写奏折,让人送往京中,索要粮草物资,提出一些不应当有的条件。

    翌日。

    大金王朝礼部尚书朝大夏王朝出发,以同盟贸易为由,来访大夏王朝,对外宣称,想要与大夏王朝进行同盟贸易,援助大夏王朝,赈灾救民,稳定内乱。

    扶罗王朝第一时间响应,也派出礼部尚书,带着一帮使臣,赶往大夏王朝。

    至于江中郡内,五十万大军外加上十万铁骑,以及江中郡本身便有三十万兵勇,接近百万之多,把江中郡外部全部封锁。

    官道上都有人严格把守,封锁内外。

    这种行为,的确引来百姓反感,但只是极少部分,因为大部分都去种田耕地了啊,谁没事跑出去?

    更主要的是,江中郡十九府族老,一个个亲自坐在城门口,谁出去,出去做什么,都要问的清清楚楚。

    不但问的清楚,这些族老说话也是极其犀利。

    让一些将士直呼姜还是老的辣。

    有人离开,七八个族老拦着。

    你要出去做什么?

    走亲戚?

    饭都没得吃,你还走亲戚,你亲戚看你就烦,赶紧滚回去种地去。

    你又要出去做什么?

    想出去散散心?

    救你也配去散心?别人看你就膈应,滚回去种田。

    什么?

    你生病了?要去看郎中?

    吃这么好的米,你还会生病?来人,把这人压下去,平时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查清楚,看看他是不是奸细。

    就是这样的对话,这帮族老吃了龙米后,精神抖擞,让他们耕地还是有些不行,所以安排在城门口,或者村口,配上几十个将士帮他们撑腰。

    里里外外,谁敢乱来?

    有没有事,村里的老人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村里的老人不懂?

    顾锦年这招,简直是绝了。

    所以整个江中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外面也不知道里面,里面也不知道外面。

    即便是有一些高手想要混进去,一来人生地不熟,啥都不清楚,而且百姓们现在对顾锦年是无条件相信。

    发现有生面孔,直接就举报给县衙官府。

    镇国公带了几十个大将过来,那个不强?除非是六境高手,不然的话,别想进江中郡内。

    倘若当真是六境高手,顾锦年也能察觉到啊。

    整个江中郡,固若金汤。

    而越是这样,对外而言,更加确定江中郡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程度,否则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

    防止什么?

    之前种植大米不防?

    稻穗生根发芽不防?

    而且生根发芽这种事情,按理说是不是要昭告天下?鼓舞士气?

    可大夏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因为有好东西不愿意拿出来,怕全国百姓笑开花?

    你信吗?

    反正宁王也好,大金王朝,扶罗王朝,中州王朝,匈奴国,各大藩王,统统表示不信。

    但不得不说的是。

    整个大夏王朝的风向变了。

    是的,变了。

    全国上下,所有地方都出现了同一种声音。

    要相信江中郡。

    要相信天命候顾锦年。

    要相信大夏朝廷。

    实话实说,这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的,而且不是朝廷的人。

    至于具体是谁没人知道。

    但可以看得出来,有人在搞事,增强百姓的自信,让百姓们对江中郡产生巨大的期望。

    只要江中郡当真熬过去了,士气暴增。

    可一旦江中郡撑不过去,或者发生任何一点问题,这巨大的期望,会在一瞬间,化作恐怖的民怨,反噬大夏王朝。

    这一招很绝。

    几乎是把大夏王朝往死里逼。

    不给大夏王朝任何容错率。

    江中郡完了,大夏就真的完了。

    而军中大营内。

    顾锦年得知这件事情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果然。

    看来还是要持续封锁消息。

    “若不出意外,下个月就能检验成果了。”

    顾锦年深吸了一口气。

    如此,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陇西郡灾情已经稳定控制下来了,太子威望的确好使,万众一心下,救援已经完成,现在重点考虑的是两个点。

    一个是粮食后勤。

    一个是灾后重建。

    这两个问题,是陇西郡要处理的,但至少没有其他大问题。

    东林郡火灾依旧不理想,火势太勐,已经影响到整个东半部地区,天色血红一片,灰尘滚滚,大量缺少求雨符。

    南越郡救援缓慢,但至少比东林郡好太多了,不过冰雪已经开始有融化的迹象。

    只不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江中郡。

    毕竟谁都知道,这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江中郡要是闹起来了,可就真没了。

    大夏朝堂。

    终于,一些声音响起了。

    针对顾锦年赈灾的事情,进行了强烈的抨击。

    调遣五十万大军,封锁内外消息,外加上江中郡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人知道。

    一些风言风语也传了出来。

    参顾锦年的奏折也不少,朝堂内部还不多,多的是各地藩王以及官员。

    江中郡消息封锁的太过于严密。

    几乎听不到半点消息。

    这些都让人不安,也成为了某些人抨击顾锦年的手段。

    不止如此。

    各地藩王隔三差五上奏,索要粮草,打的是什么主意谁都知道。

    还有一些其他事情。

    有多地官仓粮食减少,之前悬灯司插

    手,还有不少地方老老实实补全,用什么办法先不管,至少粮食补全了。

    可随着江中郡的一些是是非非传出去了,很多地方直接就不补了,杀了两个官员,随便写一封奏折上来,就想了结。

    尤其是江南一带,在这次灾情面前,捐赠最少,存粮最少,杀了四个七品官员,就想要结桉。

    这还真的是厉害。

    很显然,这帮人都认为大夏马上要陷入内乱了,索性直接应付应付。

    而且不是一家。

    是很多地方。

    这群人估计是联起手来,后面不知道又有多少势力在支撑着他们。

    世家!

    藩王!

    厉害啊。

    朝堂内,永盛大帝听着何言的汇报,沉默不语。

    这一切他都记在心上。

    等大夏天灾结束。

    他真的会动刀子。

    到时候,血流成河。

    “陛下,有地方官员来报.......运往东林郡赈灾之物,好像.......少了许多。”

    此时,何言的声音响起。

    道出最后一件事情。

    这一刻,满朝文武动容。

    赈灾物少了?

    这个节骨眼,还敢动赈灾物?

    狂妄到了什么程度?

    这当真是要造反?

    然而,百官动容,而永盛大帝只是澹澹开口。

    “让人查清楚。”

    没有恼怒,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

    引得百官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这种事情,可是大事啊,永盛大帝这个表现,太怪异了?难不成是真的要出事了?

    如此。

    朝堂今日的消息,又被传出去了,永盛大帝的回答以及表现,也被传了出去。

    这让乐文更多小说势力,更加笃定江中郡要出大事。

    而且快了。

    这一两个月内,差不多了。

    如此。

    转眼之间,便是二十多日过去。

    ---

    ---

    本章更新时间2022年8月15日,晚上23.31.请广大书友来起点APP/QQ阅读支持正版!

    兄弟们抱歉,媳妇最近怀孕,事太多了,望理解!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5625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56250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