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夏天命侯顾锦年,前来借求雨符!【月中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大夏天命侯顾锦年,前来借求雨符!【月中求月票】

新书推荐:三尺长剑荡人间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诸神往事梦蝶成双我只想好好的修仙神灵遗囚武神图箓天地武库逆灵惊神

    永盛十三年。

    七月四。

    一连三日,江中郡十九府各地开始大丰收。

    第一批种下的大夏龙米,也正式得到回报。

    江中郡府城内。

    周满拿着一份名册,声音洪亮如钟。

    “怀平县,麦收三万八千五百石。”

    “永修县,麦收四万九千二百石。”

    “春云县,麦收三万九千八百五十石。”

    随着一道道声音响起,周围聚集的百姓,已经是乐开花了。

    虽然这是其他府县的粮食,可不管如何,这就意味着这次江中郡粮食危机已经彻底解决了。

    所有人都认为,至少要三个月才能收割麦子,却没有想到,这才一个月,就能得到丰收。

    如何不让他们喜悦?

    最终,将各地粮食丰收情况说完后,周满翻到最后一页,缓缓开口道。

    “此次江中郡秋收,共计收获三万万又四千八百六十五万,三千二百五十五石粮食。”

    “去年郡内总粮产,三万万又两千四百万石粮食。”

    周满开口,他将去年一整年的粮产收入和今年一个月收入进行总对比。

    本来大家听着还没有太大感觉,可现在这么一听,感觉不就来了吗?

    “一个月比一年粮收还高,这还是咱们没有完全种上去,要是全部种了,那咱们江中郡一个月,岂不是能种出十几万万石粮食?”

    “那可不,侯爷不是说了吗,以后大夏王朝人人都要吃咱们种的粮食。”

    “人人都吃?那以后这粮价格不得卖便宜?怎么可能卖到五十两银子一石啊?”

    人们议论纷纷,大部分是喜悦的,但也有少部分人追逐利益,物以稀为贵,这道理普通百姓都知道。

    所以听到以后数量会很夸张的时候,自然而然还是会有些失望。

    “你可真是够意思的啊,咱们江中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举国上下,各郡各府来帮咱们,咱们种出这么多粮食,卖大家低价又能如何?”

    《大明第一臣》

    “是啊,现在产量已经翻倍,赚也赚了不少,难不成非要大赚特赚?”

    大部分百姓还是很有良知,其实对顾锦年之前说的,这粮食可以卖五十两银子一石,一开始大家是很开心的,可后面百姓们也明白。

    粮食这东西,其实也卖不到什么天价,现在亩产已经翻倍了,外加上一年能收割好几次,只要比正常的粮米卖的高一点。

    十两银子一石,大家已经很赚了,何必要赚那么多?

    外加上各地的援助,也让江中郡百姓看在眼里,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如此?

    的确,这些话一说,风向瞬间变了,而这些逐利之人,也瞬间不敢多语,生怕被众人讨伐。

    “诸位乡亲父老。”

    “不要急。”

    “本官跟大家说几句。”

    听着大家议论,周满立刻开口,也怕大家的确产生误会。

    “诸位乡亲父老。”

    “侯爷说过了,会让咱们江中郡成为大夏王朝最富饶的郡城。”

    “这大夏龙米,往后价格的确会压下来,可最起码第一批富的还是咱们,当然了,咱们也不要忘记各郡捐助。”

    “侯爷的意思,咱们前面就是认认真真种地,头两年朝廷会以一个均价收咱们手头上的米,帮咱们打造江中龙米的招牌出来。”

    “等以后各地种下龙米,咱们江中龙米绝对不会跌价,而且还能名扬四海,到时候这米就卖给其他王朝。”

    “侯爷说了,那个时候就不是卖五十两那么简单,少说得一百两一石。”

    “首选就是咱们江中龙米,而且只卖这种差的,大家伙种出来的好米,自己吃。”

    周满出声,也算是给大家指出一条明路,外加上给予一些希望。

    一听到这话,百姓们纷纷拍手叫好,卖给自己人,价格高其实打心底还是不舒服,都是老百姓的,谁不知道谁啊?

    可卖给其他王朝的人,管他死活,爱吃就吃,不吃拉倒,又不缺人买。

    所以这个思路一说,江中郡百姓的确开怀大笑。

    “说的好,卖给匈奴国的人,两百两一石。”

    “都说大金王朝的米好,乡亲们,咱们以后认认真真种粮食,好好研究研究,到时候跟大金王朝的米比一比,看看谁的米最好。”

    “是,跟大金王朝比一比,我就不信了,咱们大夏王朝种出来的米,还比不过他们?”

    百姓们笑着开口,对未来充满着憧憬。

    “乡亲们,你们有这样的想法,侯爷很开心。”

    “不过,有几件事情跟乡亲们说下。”

    “第一,这一次收割的粮食,大家伙自己留三个月的,其余全部卖给官府,一部分官府储存,一部分分给一些没田的穷户人家。”

    “价格呢,按五两银子一石,先把这第一道难关渡过再说,这是侯爷的意思,大家也多多理解。”

    “而且这次收割,不缴税,乡亲们是多少就是多少。”

    “这第二件事情,就是侯爷希望大家能继续努力,四个月后,也到了下半年收取粮税的时候,这粮食还是由官府直接全收,但这个时候要交税了,新政告示已经贴在城门内,大家伙自己可以去看。”

    “侯爷的意思是说,八个月后,咱们屯了两批粮食,就可以赴京了,一来是打响咱们江中龙米这块金字招牌,二来是给咱们江中郡好好争一争脸皮。”

    “一鸣惊人,让朝堂文武百官震惊,也要让天下人震惊,这就是侯爷的意思。”

    “所以,大家伙得憋一口气,咱们憋好了这口气,八个月后,别说大夏了,这东荒诸国那个不要被咱们江中郡震惊?”

    “这第三件事情,就是侯爷已经划了一块地出来,这块地一个月收割一次,收割的龙米适合孩童老人,还有身怀六甲的妇女进食,其余地方,不到四个月,绝不准提前收割。”

    “这是铁律,各位乡亲父老万不可因为一时之快,提前割麦,乡亲们清楚了没?”

    周满宣告这三件事情。

    这都是顾锦年的安排。

    第一次不收税,完全是让江中郡百姓有安全感,大部分都有余粮,也就不害怕后面的事情了。

    只不过也要照顾一些穷户。

    这一点,百姓们非常理解,毕竟遭过难,同情心很足。

    而这第二件事情,才是江中郡百姓上心的事情。

    新政纳税,如今在所有族老的传递下,大家伙都明白了,知道这是好事,按田地交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多多交,地少少交,对很多老百姓都极其友好。

    大家伙也都支持,压根就不难受。

    眼下随着周满这么一说,众人还真是期待满满啊。

    想想看啊,如果真等到八个月后,江中郡的存粮得有多少?

    这要是交税上去,举国都要沸腾啊。

    以后谁见到他们江中郡百姓不得高呼一声威武?

    纳税这玩意,只要不重,百姓都是乐意的,毕竟也是强大国力,如果交完粮税后,还能装一波,那更爽啊。

    想到这里,百姓们都不由傻笑起来了,真想看看满朝文武听到江中郡一口气交纳几万万石粮食的表情。

    一定特别丰富。

    至于最后一件事情,百姓们更加不抵触,四个月一割已经很不错了,以往是五个月一割,半个月农作,半个月重新插秧。

    现在四个月一折腾,相当不错,大家伙也知道,四个月真正成熟后,这龙米才能延年益寿,最重要的是,成熟后的稻谷,能壮阳啊。

    这才是核心中的核心。

    所以对于这三个要求,百姓们都是很乐意,直接同意下来了。

    “这都是小事,种田这事,咱们在行。”

    “是啊,小事,小事。”

    “我看啊,别说八个月后了,周大人,你把给咱们江中郡赠粮的郡府都记下来,等八月后,咱们一人再拿出一部分出来,还给这些郡府。”

    “还双倍,不然别人还真以为咱们江中郡穷的很。”

    有人笑着开口,提议等八个月后,再一人拿一部分粮食,还给这些兄弟郡。

    自个发达了,也不忘穷兄弟。

    这个提议一说,得到一致认可,大部分百姓都很淳朴,自己吃的多了,都会挂记着别人,没有那么多歪心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这个好。”

    “等回头本官好好记下来,到时候咱们抽些人,一府一府的送,这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大家说是不是?”

    周满听到这话,顿时感觉特别不错,显摆一下是小,最主要的是还了恩情,也让大夏百姓知道,他们江中人一个个有骨气,也记恩。

    谁帮了咱们,咱们帮回去。

    不过,就在此时,有人忽然开口。

    “周大人,侯爷为什么不来啊?”

    随着一人开口,一时之间,很多道声音都响起,询问顾锦年为何不来?

    听到这话,周满苦笑一声道。

    “侯爷清晨就走了。”

    周满出声,如此解释道。

    可这话一说,百姓们瞬间安静下来了。

    不过很快,一些声音响起。

    “侯爷走了?”

    “侯爷怎么突然不辞而别啊?”

    “是啊,周大人,您怎么不劝劝啊,咱们江中百姓还没有好好感谢感谢侯爷,怎么就让侯爷走了啊?”

    “哎呀,湖涂啊,周大人,您怎么能让侯爷走?咱们都没正儿八经谢过侯爷,怎么就走了啊?”

    声音纷纷响起,诸多百姓有些难受,顾锦年如今在江中百姓心中,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说是当代圣人都不足为过。

    得知顾锦年不辞而别,众人心情还是十分低落的。

    毕竟他们真的很想好好感谢顾锦年一番。

    看着百姓们眼中的失落。

    周满的声音不由响起。

    “诸位乡亲。”

    “侯爷并非常人,他不同于其他官员,他有一颗为民之心。”

    “江中郡之难,侯爷解决了,可还有乐文更多小说的事情,需要侯爷去解决,他并非是不辞而别,而是留下了这大夏龙穗。”

    “东林郡火灾,死伤无数百姓,整个大夏诸多地方都需要侯爷。”

    “方才本官听闻有人说,还未来得及好好感谢侯爷。”

    “本官有几句肺腑之言,诸位可能会觉得,本官虚情假意。”

    “可这些话的确是本官之意,若我江中百姓,能够好好耕种,养活整个大夏王朝所有百姓,解决大夏王朝的根本问题。”

    “这就是给予侯爷最大的回报,也是最大的感谢。”

    “诸位!”

    这些话,周满的确是发自肺腑,发自内心。

    他彻彻底底被顾锦年这番精神给折服了,实际上大夏天灾这么多,并不是一个人可以解决的。

    顾锦年解决了江中郡之难,按理说换做任何官员都会选择留在这里,这泼天的功劳,谁不想独占?

    不说别人会不会来抢,只要你走了,一切都有可能。

    然而顾锦年没有半点犹豫,他走的很干脆,即便是自己也是后知后觉。

    他不在乎任何名声,只要百姓过好了,一切都不是问题。

    江中郡之难。

    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想象中的矛盾冲突。

    顾锦年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围绕的都是根本。

    他在江中郡最动荡的时候出现,在无数人都不好看的情况下挺身而出,而今他稳定局势,没有任何声张,也没有任何渲染。

    说走就走,实实在在将圣人风范彰显出来。

    想到这里,周满深吸一口气,他望着所有百姓,攥紧拳头道。

    “好好耕地!”

    “八个月后,给大夏一场奇迹,给侯爷一场奇迹,这一次,我们不仅仅要为自己争气,也要为侯爷争气。”

    “让天下人都知道,没有侯爷,江中之难定不下来,也要让侯爷知道,我们没有让他失望。”

    周满出声,他赋予最强烈的情感,说出这样的话。

    这番言论,不扇情,也没有什么情绪渲染,而是一种态度。

    一时之间,在场所有百姓也纷纷攥紧拳头。

    是啊。

    八个月后。

    给大夏王朝一场奇迹。

    给侯爷一场奇迹。

    让天下人看到,这万万江中儿郎。

    没有人会想到,顾锦年这场不辞而别,会给大夏王朝带来怎样的惊喜,谁也无法预料结果是什么,但一定能知道的是,万众之志,可以移山。

    而此时,汜水县内。

    一座平坟面前。

    几道身影出现在此。

    是顾锦年,李基,还有方敬成三人的身影。

    这是王巍的坟前。

    顾锦年亲自上了三炷香,他没有说什么,因为无论说任何,都无法表达自己对王巍之愧疚。

    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是顾宁涯做的,自己的六叔,而且若不是因为自己,王巍也不会死,对于此事,顾锦年记在心中。

    “王兄。”

    “若我成圣,会亲自为你撰写功德碑,让后世之人都知晓此事,江中郡彻底定下,顾某会让吏部为你塑功德身。”

    顾锦年出声,对于王巍他无法回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也算是没有让王巍白白牺牲。

    “王兄,江中郡百姓再也不会担心吃不饱饭了。”

    “你的心愿已了,往后每年我会来这里看你,免得你寂寞,你全家老小,侯爷已经让人妥善照料,你的后人,以后便是我方某的后人,待他懂事一些,我会接来好好教导。”

    方敬成也开口,说完此话,他端起一碗酒,洒在地上。

    而一旁的李基,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待半个时辰后,顾锦年带着二人离开此地。

    他要去东林郡了。

    秦王这几天连发九封军报,凸显东林郡之急。

    如若不是江中郡后事还没有彻底安排妥善,顾锦年也已经去了。

    玉辇当中,这次顾锦年没有带太多人,就带了两百近卫军。

    人少速度要快一些,两百轻骑兵一路疾驰,赶往东林郡。

    江中郡距离东林郡,大约三千四百里路,若是不分昼夜,以这个速度,翌日便可抵达。

    而玉辇内。

    方敬成也在认真观看一些军机情报,这是顾锦年交给他看的。

    也好帮自己分析分析局势,不然依靠一个人的智慧,难免会有很多疏漏。

    王巍的教训,顾锦年吃一吃就好,他绝对不想吃第二次。

    一直到深夜。

    待看完这段时间所有的军机情报后,方敬成长长吐了口气。

    “侯爷。”

    “大夏之灾,远比想象中要麻烦太多了。”

    方敬成开口,神色显得十分凝重。

    “江中郡已经被锦年叔给定下来了,还有什么灾?”

    “陇西郡我父亲也算是稳定下来,正在处理灾后之事,有序而行,这东林郡山火虽然至今没有扑灭,可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东林郡大火蔓延。”

    “无非是损失一些山林树木,影响不到朝廷,至于南越郡,至少部分百姓成功疏散,怎么你给我的感觉,好像麻烦更大似的?”

    李基出声,倒不是别的意思,顾锦年辛辛苦苦把江中郡稳定下来了,按理说大夏天灾已经平定一半了。

    可这方敬成,却还在这里唱反调,这如何让人接受?

    “太孙殿下,并非是我有意唱反调,只是这种种事情,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方敬成温和道。

    “先生有话直说吧。”

    顾锦年看向方敬成,让其解答。

    “侯爷。”

    “这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再加上一个江中郡,四处受灾,看似毫无关联,可现在看来,是有关联的。”

    “先说陇西郡吧,陇西郡地动,房屋倒塌并不是大事,真正麻烦是主路被封,陇西郡有一条官道,是直联东林郡还有南越郡,包括江中郡。”

    “陇西郡一但出了问题,后勤难以保障,即便全国募捐,运输粮食物资,第一批也得给予陇西郡百姓,分到其他地方百姓手中少之又少。”

    “最影响的便是江中郡,好在的是,陛下动用龙舟宝船,也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可方某认为,陇西郡之所以地动,应当是有人想逼迫大夏王朝动用灵晶,这东西用了就真没了。”

    “当然,这只是卑职的猜测,毕竟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卑职不敢妄加猜测。”

    方敬成出声,说清楚陇西郡的影响。

    “先生继续。”

    顾锦年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之前也想到过,如今方敬成提出来,也符合自己的想法。

    “东林郡大火,看似影响的是东林郡百姓,可实际上影响是南越郡以及江中郡。”

    “大火燃烧,树木化灰,这些灰尘漂在天穹之上,若有东南强风,不出意外的话,会全部吹到南越郡以及江中郡。”

    “东林郡的树木,动辄百年千年之树木,这种树木化作的灰,聚集热度,若是全部散落在南越郡,太孙,侯爷,应当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

    方敬成说到这里也就没有往下说了。

    而两人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什么意思。

    这灰尘如若有聚热,落在南越郡,可就是弥天大祸啊,南越郡突然冰封千里。

    看似是最小的影响,可实际上却是最大的影响,一但冰川融化,洪水泛滥,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火灾,至少烧着烧着就没了。

    而水灾恐怖无比,毁坏庄稼,水淹百姓,麻烦的很。

    “那若是扑灭这场大火呢?”

    李基皱眉,如此询问道。

    “扑灭大火,那自然要好不少,只是如若这天灾当真是人为而之,南越郡可是有上百座火山。”

    “火山若是喷发,依旧会造成洪灾。”

    “只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毕竟能让这火山喷涌,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但倘若南越郡当真引发洪灾,受影响的一定是江中郡。”

    方敬成认真道。

    这回李基当真听不明白了。

    “南越郡若是发生洪灾,这水好像也不是流向江中郡吧?”

    “方先生,你这不能强行扯问题啊?”

    李基稍稍还是有点脑子,直接指出问题。

    只是这回不等方敬成回答,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了。

    “李基。”

    “南越郡若有洪灾,影响两江之水,到时候一路泄洪,即便到最后稳定下灾情,这两江之水受到影响,来年必然水流稀缺。”

    “江中郡以南的稻田,七成都是依靠这两江之水,你难道还想不明白吗?”

    顾锦年出声,澹澹开口道。

    “这.......”

    李基沉默了。

    四大郡地,突然发生灾情,所有人下意识都觉得这灾情互不相干,如今一看,可谓是连环控啊。

    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江中郡无法孕育出粮食,又是地动,又是火灾,又是洪灾。

    一环扣一环,错了一环都不行。

    “不过好在的是,侯爷已经稳定江中郡之难,陇西郡有太子在,的确稳定许多,眼下就是这东林郡与南越郡。”

    “处理妥当,算是功德圆满,若是处理不妥当,却无法动摇大夏根本了,这是万幸的。”

    方敬成出声,他点明了四大郡地的问题,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江中郡。

    不过万幸,顾锦年以谁都不知道的手段,稳定了江中郡灾情,对方的如意算盘也彻底落空。

    撑死不过就是让大夏遭到点打击。

    然而,面对方敬成这般万幸,顾锦年却摇了摇头。

    “方先生,你方才之言,本侯完全认可,只是有些东西你忽略了。”

    “陇西郡地动,不管是否影响到江中郡,陇西郡房屋倒塌,百姓没有住所,想要重建,需举国之力,至少三年才能帮助陇西郡百姓重建家园。”

    “东林郡火灾,更加可怕,一来东林郡百姓本身便是靠山吃山,树木尽毁,即便百姓活下来了,只怕往后生存无比艰难,依旧需要大夏王朝扶持。”

    “而且秦王来信,佛门的身影又出现了,佛门出现,就意味着东林郡有怨魂所在,这个问题若不解决,凡火烧之地,都将成为孤魂野鬼聚集之地,阴气极重,彻底沦为废墟之地。”

    “南越郡洪灾发生,两江百姓苦不堪言,但最可怕的还是后续影响,良田被毁,百姓即便重新耕种,来年水源缺少,又如何解决?”

    “换句话来说,这四处地方挑的极好,一定是深思熟虑过的,既可连成一条线,针对江中郡,又逐个击破,每一处地方,都可拖延大夏王朝数年发展。”

    说到这里,顾锦年神色愈发严肃。

    “这场天灾,如若不出意外,应当是针对大夏国运,任何一地出了问题,都会拖延大夏步伐,这国运之争已经开始。”

    “我大夏不说一定能获取国运龙珠,但至少有机会去争。”

    “可现在,就是有人想要拖住我大夏后腿。”

    顾锦年洞悉明白,道出自己的理解。

    “侯爷所言不错。”

    方敬成点了点头,但也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没有任何办法去解决。

    想要解决这几个问题,已经不是靠智慧就能解决的。

    “锦年叔,那怎么办啊?”

    这回李基是真的有点慌了,好说歹说自己未来可是大夏的皇帝,这要是搞不定的话,自然影响自己。

    “既来之,则安之。”

    “东林郡最大的麻烦,眼下还是火灾,我与仙门关系还算可以,亲自去借求雨符,或许有一定转机。”

    “再者,佛门既然可以出手,就证明佛门有办法解决,如今佛门一斗气运在我身上,佛门有办法解决,我为何没有?”

    “真正让我头疼的,是南越郡。”

    对于东林郡,顾锦年还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

    东林郡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求雨符,仙门之所以不帮忙,顾锦年也明白,不就是想要隔岸观火,看准时机出手?

    若是大夏王朝挺过一重重难关,仙门必然会出手,他们也不想与大夏王朝结仇。

    可若是大夏王朝当真不行了,仙门也会毫不犹豫支持另外一批人,他们躲在仙门之中,难不成还真是与世隔绝?

    一切都是利益为主。

    “的确,侯爷既然这么说的话,东林郡的确不成太大问题。”

    “这南越郡确实是最大的隐患。”

    “若是能解决南越郡,此次天灾,将彻底结束,侯爷功德无量。”

    “大夏王朝也必然会因此,而获得天地气运加持。”

    方敬成认真的点了点头。

    “先不说了,算下时辰,差不多还有几个时辰左右,就能抵达东林郡。”

    “等到了东林郡再说吧。”

    “基儿,回头见到你二叔,嘴巴要甜点,你二叔最近心烦意乱,保不准找你撒气。”

    顾锦年提醒李基一声,说完也就闭目休神了。

    而听到二叔这个称呼,李基还是有些畏惧。

    如此三个半时辰过去。

    顾锦年的玉辇,也的确抵达东林郡。

    实际上还没有抵达东林郡的时候,几人便差不多有了感觉,一来是温度明显有所提高,二来是天色暗红。

    越往东林郡走,这天色就愈发血红。

    直至入了东林郡,城内百姓也没剩多少,全部被迁移到五百里外,留下来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工匠能人,需要他们协助,共同灭火。

    而入了东林郡首府,天穹血红,低沉可怕,抬头望去,许多灰尽如同蝙蝠一般,在天穹划过,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这些灰尘其实更加可怕。

    在空中解体,会没入空气之中,百姓吸了这种气,肺里全是脏东西,轻则咳嗽不止,重则头晕眼花,甚至会染上一些肺病,而且是终生的。

    故而城内百姓脸上都会蒙着面纱,阻绝这样的灰尘,长久待在这里还是会出问题,只能说应急之法。

    望着这般场景,顾锦年心中明白,依靠将士砍伐隔火带是没有用的,火势当真灭了,这灰尘的问题解决不了,方圆一千五百里,还是住不了人。

    只能说不会继续恶化下去。

    “锦年。”

    “你总算是来了。”

    而就在顾锦年入城没多久,一道声音自外响起。

    是秦王李遂。

    “兄长。”

    听到李遂的声音,顾锦年立刻从玉辇内起身,他显得很热情。

    “不用出来,就在玉辇里谈。”

    下一刻,李遂直接跳到玉辇上,拉着顾锦年入内。

    只是当进了玉辇后,入眼的便是方敬成与李基,对于李基,李遂没什么好脸色,而对于方敬成,李遂却不由看向顾锦年。

    “这是我的幕僚,兄长有事可直说。”

    顾锦年点了点头,免得李遂多想。

    “好。”

    “锦年,哥哥我就不啰嗦了。”

    “这回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

    “五处火势,我已经灭了两处,剩下三处怎么都灭不了,现在东南各有一处山火,相隔已经不到三十里,现在还没刮什么大风,可就算不刮风,最多三天。”

    “三天之后,这两处山火必然会碰撞在一起,到时候火势再强,就真的没辙了。”

    秦王出声,他真的很急,说的都是实话,没有防备方敬成。

    也不在乎李基在内。

    “两处山火若是碰撞,并不是坏事。”

    顾锦年出声,两团山火遭遇在一起,还真不一定是坏事,至少烧的东西都没了。

    “不。”

    秦王摇了摇头,他脸色难看,望着顾锦年道。

    “这山火起初还没什么,可后面愈发古怪,火焰热度就算是人龙境的武者,都无法承受一刻钟。”

    “是怨魂!东林郡内有无数精怪,而且树木有灵,这些精怪树木被大火烧死,产生怨气,加持在山火当中。”

    “若是寻常山火,那里会这样,也不需要锦年你来了。”

    “这两团山火碰撞在一起,很有可能会衍生出更可怕的火焰,到时候就真的有大麻烦了。”

    “真在这东林郡烧,那就让它烧,大不了真就不要东林郡了,可怕就怕这火势朝着南越郡烧去,一但烧了过去,冰石融化,化为洪水,那就是无妄之灾啊。”

    秦王出声,道出东林郡山火的秘密。

    “人龙境都抵挡不住?”

    这回顾锦年有些皱眉了。

    山火的热度,可以达到一千度,但人龙境强者,真气护体之下,应当是可以抵挡。

    抵挡不住,那这火焰温度就恐怖的很了。

    “挡不住。”

    “眼下我认为想要真正解决,就必须要借助大量的求雨符,先使得两团山火不能融合,然后再逐一击破。”

    “我算过,一百张求雨符,足够灭火。”

    秦王道出自己的计划,以及自己的需求品。

    “一百张求雨符?”

    “只怕有难度。”

    顾锦年眉头更加紧锁。

    “别说一百张了。”

    “一张仙门都不给。”

    “我算是看透这群仙门修士了,不过你来了就好,你是仙灵根,又是儒道后世之圣,不同于我,我就是大夏一个寻常王爷,他们瞧不得我倒也正常。”

    “可你,他们不敢怠慢,锦年,我这里有一艘龙舟,你现在抓紧时间,去找仙门索要一些,至少现在压制一下,鬼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有强风。”

    秦王显得有些焦急。

    他让顾锦年过来,其目的就是希望借助顾锦年一些特殊身份,去借来求雨符。

    其他没有别的。

    “好。”

    “我待会就去。”

    “不过兄长,佛门是什么情况?”

    顾锦年点了点头,求雨符他自然会去借。

    只不过想问问佛门的事情。

    “有个佛门高僧来找我,说可以解决这火灾,他说这山火当中蕴藏着怨魂,求雨符的效果不会太大。”

    “唯独佛门功德金雨,才能彻底解决这火势。”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他应该不会骗我。”

    秦王出声,告知顾锦年佛门的情况。

    “功德金雨?”

    顾锦年皱了皱眉,他还真不知道这种东西。

    “你答应了没?”

    顾锦年出声问道。

    “肯定没有。”

    “他们想让佛门入驻大夏,之前你费尽千辛万苦,拒绝佛门入驻大夏,我怎么可能答应?”

    “佛门是什么性子,我也知晓一二,让他们做事,必然要付出更大代价,除非万不得已,不然我不会答应。”

    “你若是再晚来三天,那估计真就悬了。”

    秦王摇了摇头。

    “恩。”

    “如今是什么情况了?”

    顾锦年继续询问道。

    “情况很不好。”

    “光是救火。”

    “已经有九千多将士死于山火之中,还有一万多弟兄伤势各一,朝廷的龙舟,主要去了江中郡和南越郡,援助这里的数量不多。”

    “花重金买了一些烧伤油和药材,勉强撑着,其他只能看命了。”

    提到这个,秦王神色并不是特别好看。

    接近一万兄弟死于山火。

    还有一万多的兄弟,更是伤势不一,这还仅仅只是现在,如果接下来处理不好的话,麻烦更大。

    “我明白了。”

    “兄长莫急,我去一趟仙门吧。”

    既然得不到什么消息,顾锦年也不想坐以待毙。

    他打算前往仙门,借求雨符,

    “好。”

    “好老弟,东林郡火势若能镇压下来,等回京后,我一定设宴。”

    秦王大喜道。

    只不过,顾锦年没有回答。

    直接从玉辇走出,运转法力,直接飞行,刹那间,天穹之上,仙王玉辇出现,绽放无数光彩,带着顾锦年直接消失在天际之中。

    仙王玉辇的速度,不比龙舟差,甚至比龙舟还要快上一些。

    望着离开的顾锦年,秦王也长长吐了口气。

    但很快,秦王收回目光,看着玉辇内的李基和方敬成,方敬成他没什么好说的。

    李基就有说法了。

    感受到秦王的目光,李基脖子一缩,随后讪笑道。

    “二叔。”

    他呲牙一笑。

    然而秦王一把抓着李基的脖子。

    “你小子,过来,后勤伤员缺人手,滚过去给人包扎。”

    “想不干活捞功,别做梦。”

    说完这话,他直接拎着李基,前往军营之处,让他去干活,给伤员包扎。

    而这一切,都被方敬成看在眼里。

    虽说这是累活。

    可他也瞬间看得出来,说到底还是一家人,哪里真会互相算计什么?

    不过,眼下就是要看顾锦年能不能借到求雨符了。

    如此。

    五个时辰后。

    太玄仙宗。

    青山瀑布之外。

    虹桥四起。

    仙鹤飞舞。

    与东林郡之惨状对比,这里宛若人间仙境。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打破了?

    ?玄仙宗的安宁。

    “大夏天命侯顾锦年,前来借求雨符!”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无数目光不由在第一时间,望向外面。

    -----

    -----

    -----

    今天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很麻烦~媳妇的事情~

    处理完了肯定写不完,索性熬夜写完,然后睡两个小时。

    兄弟们,的的确确这段时间受到影响,但每天还是坚持更新一万字。

    心意是送到了!

    这一章是今天的,后面没了。

    求月票了!

    月中!

    !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们的支持!

    本章更新时间:2020/8/17/5/19分,正版阅读请下载起点读书APP/QQ阅读!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5827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58272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