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定南越郡灾,宁王之乱,重要棋子,大道府陆云【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定南越郡灾,宁王之乱,重要棋子,大道府陆云【求月票】

新书推荐:栀念晓光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剑气长安武神图箓仙路长青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三尺长剑荡人间偏你成执我只想好好的修仙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

    中洲王朝。

    四海大殿。

    中洲大帝端坐龙椅之上,他黑色的龙袍,更是添上一分沉重,大殿内空荡荡,除了殿粱之外,别无他物。

    他不需要满朝文武来此跪拜朝会,而是单独会见,任何事情由他一一吩咐,下面的人照做即可。

    这看似不可思议,但在中洲王朝,却没有任何一点不可思议。

    这位帝王,前半生是传奇,后半生也是传奇。

    以一己之力,统领中洲王朝,镇压百家,行圣王之道,顺者生,逆者死。

    霸气无双。

    随着太监的声音响起。

    中洲大帝的声音也随之回应。

    “见。”

    很快,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大殿之外。

    此人,八尺身材,龙行虎步,气宇轩昂,面相英俊,头顶麒麟冠,身穿白玉麒麟袍,在中洲王朝内,只有帝王才能着龙袍,即便是皇子,也不允许穿龙袍。

    他很耀眼,出现的一瞬间,便夺人目光,如天骄一般,似天穹之上,无法遮掩的星辰。

    “儿臣赢宁,拜见父皇。”

    赢宁走了过来,他站在四海大殿之外,朝着自己的父皇深深一拜,恭恭敬敬,没有一丝逾越。

    然而,见到自己亲子归来,中洲大帝眼神当中没有半点喜悦,依旧是高高坐在龙椅上。

    “大道府开放了吗?”

    中洲大帝开口,平静询问道。

    “回父皇。”

    “并未。”

    “是府主让儿臣下山一趟。”

    他开口,给予回答。

    “何事?”

    中洲大帝开口,直接询问道。

    “回父皇。”

    “府主让儿臣去大夏王朝,寻一人。”

    赢宁出声回答。

    “是顾锦年吗?”

    中洲大帝问道。

    因为大夏王朝最有名的人,当今也只有顾锦年一人了。

    “回父皇。”

    “不是。”

    后者摇了摇头。

    “那就说清楚,去了大道府以后,连说话都不会了吗?”

    中洲大帝开口,他没有怒意,可这句话,却让后者不由感到恐惧,咽了口唾沫,也不敢乱来,立刻出声道。

    “回父皇。”

    “府主让儿臣寻因陀转世。”

    “大道府,玄机阁长老已推算出因陀转世疑似在大夏王朝之中。”

    “儿臣第一时间赶回宫内,告知父皇,如若父皇需要,儿臣若寻得因陀转世,立刻带来,看看能否为我中洲王朝做些什么。”

    后者如实交代,不敢有半点隐瞒。

    “因陀转世?”

    中洲大帝有些沉默,但过了片刻,他摇了摇头道。

    “朕,不信转世之说,即便当真有转世之说,那自然更好,无需带来,朕一统天下,就是需要强大的对手,敌人越强大,中洲王朝也会越强大。”

    “不朽的王朝,永远需要敌人,没有敌人的王朝,只会腐烂生朽。”

    中洲大帝出声。

    说完这话后,他又淡淡出声。

    “你一路赶来,也辛苦了,赐入殿十步,与朕共食。”

    声音落下,后者立刻向前走了十步。

    这是无上荣誉,这殿外到殿内,一共一百零八步,所有臣子,只能在殿外汇报国事,入十步也算是一种荣耀。

    很快一些黑衣太监走来,端来黑色玉案,摆在赢宁面前,以及中洲大帝面前。

    只不过,这玉案面前的食物,并非是山珍海味,而是米糊糠食,旁边一杯茶,更是树根杂草,光闻都有一股朽木之味,令人不适。

    赢宁沉默,也不敢说什么,直接端起茶饮了一口,茶水苦涩难喝,水质都极差无比,至于这米糊之物,吃进口中,他只能硬生生吞下去,根本没有半点享受之意。

    然而,中洲帝王却细细饮茶,没有半点不悦,吃一口米糊,细嚼慢咽,两者对比显得十分怪异。

    一个仿佛如吃砒霜,一个则如吃山珍一般。

    这是中洲大帝每日的进食物,而且这就是树根杂草茶,糠食米糊,中洲大帝自登基之后,每一顿都是如此,如若有些地方发生灾荒旱情,中洲大帝都会绝食不饮。

    他要与民一般,最底层的百姓吃什么,他就吃什么,对自己无比的苛刻,动辄三五日不眠不休,也正是因为如此恐怖的意志力,让人敬佩。

    因为,整个中洲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帝王自封修为,他的实力没有人知道,但他却将一切实力全部封印,除非是生死存亡之时,否则绝不解封。

    以凡人之躯,统御山河,故而三五日不眠不休,在旁人看来好像不算什么,可了解之后,才会知道此人有多恐怖。

    用膳过后。

    中洲大帝缓缓出声。

    “退下吧。”

    简简单单三个字,让赢宁有些惊讶,他从大道府归来,按理说自己这位父皇应当会问自己关于大道府的信息。

    可没有想到,自己这位父皇只是简简单单与自己一同用膳,然后让自己退下?

    这与他想象中不一样。

    说实话,他都已经做好了问答准备。

    只不过,刹那间的失神之后,赢宁站起身来,道了一句儿臣告退,便离开了四海殿中。

    待赢宁走后,不到片刻钟,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陛下。”

    “鬼谷先生求见。”

    听到这声音,中洲大帝立刻点了点头。

    “见。”

    “入殿二十步。”

    当下,一道黑衣老者,出现在大殿外,老者行动缓慢,朝内走了二十步后便止步。

    “臣,叩见大帝。”

    鬼谷先生开口,朝着中洲大帝跪拜下来。

    “先生客气。”

    “朕说过,先生见朕可免跪拜之礼,还请先生下次不要如此,否则朕不安。”

    中洲大帝出声,面对鬼谷先生,他站起身来,没有端坐在龙椅之上。

    这是最高的荣耀,也是最大的尊重。

    “大帝。”

    “天机台已测算出王朝之天命。”

    “此番东荒魔窟镇压过后,天命提前一年,如若无大事发生,两年之后,天命将落于世间。”

    “这两年时间,需获天意印记,等到天命降临时,将会有天地赏赐,谁掌的天意印记越多,获得的赏赐也会越多。”

    “其中不缺乏长生不死药。”

    鬼谷先生开口,道出天命之秘。

    而他提到长生不死药,中洲大帝终究还是动容一二。

    “好。”

    “这是天意所为。”

    “掌长生不死药,朕就可以开创万世之辉煌。”

    中洲大帝出声,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大帝。”

    “还有三件事情。”

    “其一,中洲王朝售卖灵晶于大夏王朝,却不曾想,大夏王朝并无购买灵晶之意,此事古怪,”

    “其二,天机台测算,顾锦年为掌天命印记数量之多,又获天命眷顾,如若不出意外,两年之后,顾锦年当获最大好处,请大帝下旨,劝降或诛杀。”

    “其三,刑部尚书推行新法,魏武侯之子以及七公子触犯律法,刑部尚书商辛前来求问陛下,该如何处置?”

    鬼谷先生开口,他的语气十分平静,但这番话说完后,却显得格外冷漠。

    听着鬼谷先生之言,中洲大帝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出声道。

    “大夏王朝遭遇天灾,急需灵晶,朕将灵晶以常规价格暗中售卖给大夏王朝,他们不要,这不符合常理。”

    “灵晶或许只是一个幌子,大夏王朝可能发现新的灵晶矿山。”

    “但不管如何,还是要彻查大夏王朝灵晶之事,小心谨慎。”

    中洲大帝针对第一件事情,如此说道。

    实际上,大夏王朝出现天灾之后,大金王朝,扶罗王朝,东荒诸多国家都在落井下石,而中洲王朝正常来说也是要落井下石。

    可这位大帝拒绝了,不但拒绝,而且暗中在帮助大夏王朝,其原因也很简单。

    他不希望大夏王朝亡国,他希望大夏王朝能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唯有这样,才能稳固自己王朝的统治,并且让自己王朝有危机感。

    若太无敌,人心就会产生轻视,优秀的敌人,往往能完善自我。

    这就是大帝气魄。

    紧接着,针对第二件事情,中洲大帝继续开口。

    “顾锦年劝降,但不可杀。”

    中洲大帝出声,给予这个回答。

    “遵旨。”

    饶是鬼谷先生,也不可劝说中洲大帝,只能同意。

    “至于新法推行,无视一切,将魏武侯之子,与七公子一同凌迟处死,当着百姓的面,不可姑息。”

    中洲大帝出声,十分无情。

    无论是功臣的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只要违背他的意思,一律斩。

    对此,鬼谷先生没有任何一丝惊讶,因为这位大帝就是如此。

    新法推行,这是至关重要的,他赞同大帝之言。

    只不过,当中洲大帝说完这话后,他还是忍不住询问另外一件事情。

    “大帝。”

    “不杀顾锦年,大帝是为何意?”

    他好奇,忍不住询问,而非是劝说或者是忤逆。

    听到这话,中洲大帝挥了挥长袍道。

    “朕从来不怕敌人,朕只怕敌人不够强。”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鬼谷先生沉默,片刻之后,鬼谷先生没有再提这两件事情。

    而是提起另一件事。

    “大帝。”

    “二公子从大道府归来,大帝有何想法?”

    鬼谷先生开口,如此问道。

    “先生是何意?”

    中洲大帝没有回答,反倒是询问后者是怎么觉得。

    “大帝。”

    “大道府亘古存在,来历神秘,内有经文无穷,强者如云,培养各大体系,各大王朝之中的天骄俊杰。”

    “只不过,这大道府有神力一般,任何人自大道府出来,无论他曾经来自何处,都会有巨大的变化,只认大道府弟子身份,不认可其他身份。”

    “二公子虽是大帝您的亲子,可从大道府出来后,只怕已经变了。”

    鬼谷先生开口,他这番话也不算特别委婉,但也没有那般赤果果的直接。

    的确。

    大道府,这是一个十分神秘的组织,府主是谁无人知晓,大道府在何处也没有人知道,一切有关于大道府的资料都很少。

    人们只知道,大道府非天骄不收,而且必须要在十二岁之前,才能入大道府。

    最多不可超过十四岁。

    无论任何势力,就好比佛门,佛门对思想控制这一块拿捏的炉火纯青,但饶是佛门弟子前往大道府学习之后,回来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六亲不认,只认自己的道理,认可自己是从大道府出来的人,而不会认可佛门。

    所以鬼谷先生的意思也很简单,这个二公子已经变心了。

    中洲大帝听得出对方的意思,但他没有任何波动。

    “大道府。”

    “无非是树立他们无敌的自信罢了。”

    中洲大帝淡淡出声。

    “朕方才与他共膳,看得出来,他比以前自信太多了,虽然依旧在朕面前还有些畏惧,但已经很可贵了。”

    “这是一件好事,朕不希望朕的儿子,畏惧朕,恐惧朕,总有一天这江山是要交到他们手中,若畏惧他人,岂可为帝。”

    中洲大帝傲气无比,不在乎这些。

    “大帝气魄,臣,敬佩不已。”

    鬼谷先生开口,他恭恭敬敬称赞了中洲大帝一声,如此之气魄,当真是世间少有。

    “先生。”

    “墨家灵阵龙舟,预计何时可以生产出来?”

    中洲大帝没有谈论赢宁的事情,而是询问这件事情。

    “回大帝。”

    “如若不出意外,一年之后,工部便可大批生产灵阵龙舟,仙门聚灵阵,墨家巧夺天工之手,配合工部,只需一年。”

    “这等龙舟,可聚集天地灵气,日行千里,无需耗费任何灵晶,等到天命降临,或许会有新的改革,到时候日行万里也不足为过。”

    “到时,这龙舟彻底生产后,用以军用,征战南蛮,也就轻而易举,运输粮草将士,快人一步。”

    “并且再将部分用于中洲境内贸易生产,可使中洲王朝贸易繁荣。”

    鬼谷先生开口,自信无比。

    “好。”

    “一切多谢先生,等待大事定下,朕立新朝,鬼谷先生为朕新朝之国师,封王!”

    中洲大帝霸气开口,直接许诺王位。

    “多谢大帝。”

    后者立刻道谢。

    很快,他逐渐退场。

    四海大殿当中,也只剩下中洲大帝一人。

    如此。

    转眼之间。

    三天时间过去。

    功德金雨在东林郡下了整整三天。

    一来是恢复生机,二来是度化怨魂,三来则是给一些百姓治疗伤势。

    而且东林郡很多良田被毁,如今在功德金雨之下,恢复生机,土地变得肥沃,顾锦年没有拿出大夏龙穗出来。

    毕竟将士人手不足,有一个江中郡暂时已经够了,不能盲目种植粮食。

    基本上大问题已经解决,接下来就是前往南越郡。

    东林郡内。

    府城当中。

    得知顾锦年要前往南越郡后,秦王亲自相送。

    “锦年兄弟。”

    “这回大夏天灾,你这算是天大的头功啊。”

    “说实话,我要是老爷子,这回不给你封个王,当真有些说不过去。”

    秦王护送着顾锦年出城,眼下还有一个南越郡没有处理。

    如若南越郡之事处理完毕。

    那大夏天灾就彻底定下来了,至于这天外陨石,说句实在话,顾锦年能召唤陨石,在很多人眼中,这天外陨石算不得什么。

    “不要。”

    “随便给我加点头衔就好,封王不行,我不要。”

    顾锦年出声,表明自己的心意。

    不管如何,自己不碰王位,这玩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威望足够,即便自己是个侯爷,也不比王爷差。

    “锦年兄弟啊,哥哥我该怎么说伱,以你现在的实力,地位,威望,封王给你又能如何?”

    “你还怕什么这个那个啊?你总不可能担心老爷子算计你吧?”

    秦王有些没好气,他一眼就看穿,顾锦年纯粹就是提防。

    “秦王老哥,你这话就有点不太好了吧,我对陛下敬重的很。”

    “主要是最近太高调了,我想低调一下。”

    顾锦年开口,这话半真半假,当然防备这玩意也不是主要原因,自己现在已经五境了,再往上一步,就是六境强者,无暇肉身的加持下,只怕至少也是准七境的实力吧?

    自己怕什么?别说封王了,当真坐了一字并肩王又能如何?

    只不过,顾锦年管得了自己,不一定能管住后代。

    他不想成为世家,老话说的好,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儿孙我享福。

    保不准后代出个坑货,败坏名声都是小,残害百姓是大。

    所以,侯爷就行,一直这样下去就好,该给的也给了,剩下的靠自己去拼。

    “低调?”

    “锦年,就你还低调?”

    秦王开口,不过还不等他继续说什么,顾锦年便直接加快速度。

    “老哥,我先走了,救灾为主,你好好在这里善后。”

    “等回头结束了,咱们去京城好好喝一杯。”

    顾锦年出声,说完这话,便直奔南越郡。

    “唉。”

    “行了,一路平安。”

    “等回京一定要来我府上好好吃一顿。”

    秦王在后面大声开口。

    顾锦年也只是伸出手来,摇了摇便离开了。

    东林郡距离南越郡也就一千五百里路。

    不算很远。

    正午出发,不到傍晚便赶到了南越郡。

    玉辇内,方敬成依旧在审批一些灾情公文,而李基已经酣畅大睡,这段时间李基没少受苦。

    搬运物资,外加上给人换药,这些脏活累活,秦王可不惯着李基,不做就打。

    李基也不傻,心里清楚自己二叔是在帮自己稍稍树立点皇家威望,无论出于任何目的,李基都心存感激,所以干起活来也勤快。

    如今好不容易休息,自然倒头大睡。

    玉辇内,有夜明珠镶嵌在盖顶之上,光芒柔和。

    方敬成将最后一份公文放在一旁,望着顾锦年道。

    “侯爷。”

    “受东林郡大火的原因,南越郡冰雪已经开始融化,那些灰烬飘到南越郡内,也使得不少百姓感染肺病。”

    “侯爷能否再下一场功德金雨?”

    方敬成出声,询问着顾锦年。

    “恩,我已经准备好了。”

    “南越郡冰雪之事,我也有办法处理。”

    顾锦年开口。

    相比较之下,南越郡之灾,反倒是最简单的,有先天五行旗在,可以有效解决此地的麻烦。

    “既然如此,那南越郡之事,就可以稍稍放下心来。”

    “眼下只剩下两件事情需要处理了。”

    方敬成开口道。

    “先生请说。”

    顾锦年点了点头,等待着对方出声。

    “其一,天外火石。”

    “其二,宁王之祸。”

    方敬成出声,指出目前最大的两个问题。

    天外火石最为紧要,直到现在,十七颗天外火石都没有出现,若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南越郡之灾结束后,这天外火石才会降下。

    至于宁王之祸,还真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

    “文景先生有信心解决天外火石,等南越郡之灾结束后,想来问题不大。”

    顾锦年沉思一番后,给予这个回答。

    “宁王的话,先生有何感想?”

    顾锦年开口,继续询问道。

    “侯爷,属下认为,宁王一直隐忍不发,显然还是被江中郡迷惑,他一直在等,想等到江中郡爆发,从而起义发兵。”

    “这是好事,至少在宁王等待之时,可以有效稳定去解决南越郡等灾情。”

    “只不过,侯爷前些日子镇压东荒魔窟,这件事情瞒不住天下人,想来宁王也已经知晓。”

    “如此一来的话,宁王很有可能会动了,属下有一策,请侯爷取决。”

    方敬成梳理情况,而后继续开口。

    “以稳为主,继续释放假消息,如今陇西郡,东林郡大灾,已经被灭,也安了大夏百姓之心,宁王只怕也在犹豫,而若是在这个时候,让陛下加派二十万大军,前往西境之地,什么都不做,只需要出现即可。”

    “宁王会认为,这是朝廷开始动手了,知晓江中郡即将爆发,所以派兵过来,那么宁王会继续等待,绝对不会主动出手。”

    “主动,便是造反。”

    “若大夏派兵,在他眼中能成为一个机会,一个造反机会,两者之下,宁王必会静心等待。”

    “不知侯爷觉得如何?”

    方敬成出声,出谋划策道。

    不得不说,方敬成很聪明,让大夏王朝加派二十万大军,前往西境,营造要打仗的感觉,迷惑敌人。

    很不错。

    只是,顾锦年也提出疑问。

    “如若这样,宁王一定会准备迎战,甚至联合其他藩王,包括祁林王在内。”

    “一个不慎,宁王主动出击,对我大夏来说,并非是一件好事啊。”

    顾锦年提出自己的担忧。

    虽然现在各地灾情已经被自己稳定下来了,可顾锦年还是不想继续招惹麻烦,宁王不乱这是最好的,若是宁王乱了,这并非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历经这样的大难,若再出现内乱的话,对于百姓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此话一说,方敬成却摇了摇头。

    “侯爷。”

    “宁王必然会联合祁林王,也会联合其他藩王,祁林王必然在内。”

    “可这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一网打尽。”

    方敬成如此说道。

    一网打尽?

    顾锦年略微沉默。

    “毕竟大灾还未彻底稳定,若真发生这种事情,还是有些不安啊。”

    顾锦年出声。

    并非是他畏手畏脚,而是考虑周全,与宁王厮杀不算什么,可毕竟前面有这么多天灾。

    这天灾刚结束,就开启内战,要是能瞬间制敌,那还好说,但问题是,想要解决宁王,必须要一定的时间。

    他怕人心惶惶。

    然而,方敬成却微微一笑,显得无比自信道。

    “侯爷。”

    “您忘记了,您已经埋下了一颗至关重要的棋子。”

    “有这枚棋子在,宁王就闹不起来。”

    方敬成出声。

    这话一说,顾锦年有些惊讶了,至关重要的棋子?

    看着顾锦年有些疑惑,后者不由微微一笑。

    “侯爷。”

    “国公带着五十万大军,还有十万铁骑,就在江中郡。”

    “三个月内,若宁王敢动,国公只需要牵制即可,等到三个月后,江中郡粮食成熟。”

    “有那么多粮食在,宁王拿什么跟朝廷打?”

    方敬成微微一笑。

    刹那间,顾锦年恍然大悟了。

    他还真的没想到这一点。

    当初让老爷子过来,其目的就是为了营造假象,让宁王误以为江中郡要暴乱了。

    可没想到,自己这无意之中,居然布置下这么一颗棋子。

    如方敬成说的一般。

    这一枚棋子,太重要了。

    只要宁王敢造反,老爷子振臂一呼,抽三十万大军去跟宁王耗时间。

    三个月一过,第一批粮食也熟了,差不多可以收割,如果能拖四个月是最好的。

    那就可以大丰收。

    一旦到了这个时候,谁能阻挡?宁王和祁林王联手都耗不住镇国公。

    完全不需要开战,直接包围,耗死他们都行。

    就比谁的粮食多,谁粮草供应不足,谁就输了。

    不战而胜。

    “好。”

    “此计可以。”

    顾锦年开口,直接认可方敬成此计。

    “先生当真大才。”

    “往后,兵部有先生一席之地。”

    顾锦年开口,感到十分喜悦,同时也认可方敬成的权谋手段。

    此人当真不同凡响。

    “多谢侯爷。”

    方敬成致谢。

    而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写下一封书信,让自己老舅增兵。

    当然,这封信传到朝野上,必然会惹来一些人争议,带走十万铁骑,又要了五十万,现在又来二十万,实话实说,朝廷不吵才奇了怪。

    只不过,顾锦年不管这么多,他不信自己老舅不帮自己。

    如此。

    转眼之间,两个时辰过去。

    “前方可是天命候?”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玉辇停下。

    有人在外面响应,给予回答。

    很快,一支精锐铁骑快速走来。

    “参见侯爷。”

    铁骑在外,顾锦年将帘子掀开,刹那间寒风刺骨,直接灌入玉辇内。

    冻得李基直接打个哆嗦。

    天色昏暗,一眼望去,地面上满是碎冰,看起来十分可怕。

    “侯爷,魏王殿下让属下前来迎接。”

    “还请侯爷跟随属下,地面结冰,要谨慎小心。”

    将士开口,从战马上走了下来,如此说道。

    “好。”

    顾锦年点了点头,而后铁骑在前方开道。

    而远处,一些将士端着热水,泼在地上,化解碎冰,免得马蹄打滑。

    这明显有些多余,毕竟给顾锦年拉车的马,不是凡品,在冰面上也不会打滑。

    一路前行。

    没过多长时间。

    来到府城中大营。

    随着顾锦年走下玉辇,魏王的身影出现了。

    “锦年。”

    “你可算来了。”

    魏王走来,也显得热情,不过魏王与秦王不一样,秦王跟国公关系好,自然而然与顾锦年关系近,但魏王与顾家关系一般般。

    只能说正常关系。

    如此热情,主要还是因为天灾。

    “见过魏王殿下。”

    顾锦年出声,拱了拱手。

    “别殿下了,锦年,快点想办法解决南越郡的事吧,已经有多处地方冰雪融化,形成小范围的到洪灾。”

    “要是再不解决的话,要出大事。”

    魏王有些火急火燎。

    “百姓疏散如何?”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理解魏王心急,只不过百姓疏散的事情,十分重要。

    “差不多已经疏散好了。”

    后者点了点头。

    “行,劳烦魏王殿下标记化雪之地,我直接控水。”

    顾锦年出声道。

    他有先天五行旗在手,控水问题不大,只不过这毕竟是一郡之地,自己即便是拥有六境的法力,可想直接调控一郡之水还是很难,只能一部分一部分去解决。

    还是需要将士们配合。

    “好。”

    “我现在就去给你准备。”

    魏王出声,而后立刻走出军营,大约半刻种后,魏王取来南越郡舆图。

    洪灾之地都被标记处理。

    得到舆图,顾锦年仔细确定后,直接离开军营当中。

    仙王玉辇出现。

    顾锦年赶往洪灾之地。

    与其说是洪灾,倒不如说是即将成为洪灾的地方。

    从上空去看,许多地方的确开始化雪融冰,水流也逐渐湍急。

    根据舆图,顾锦年来到最严重的的几个区域,祭出葵水旗。

    先天葵水旗祭出。

    碧蓝色笼罩周围,很快一头玄武虚影,出现在顾锦年身后。

    “定!”

    随着法力涌入先天葵水旗内。

    刹那间,湍急的河流,瞬间安静下来,紧接着河水跟随着顾锦年的意念之下,逐渐汇合,亦或者直接洒落在土地上。

    分流,疏通,改道。

    这就是顾锦年要做的事情。

    想要解决南越郡之灾,只能通过这些方式来解决。

    有先天葵水旗在,问题不会很大。

    如若没有先天葵水旗,这南越郡将会成为最大的麻烦。

    南越郡内。

    诸多人看到顾锦年以神力更改河道,一时之间,引来百姓喜极而泣。

    军营当中。

    魏王也是长长松了口气,好在顾锦年神通广大啊,不然的话,南越郡就彻底麻烦了。

    然而。

    也就在此时。

    五千里外。

    一处地方。

    一名黑衣僧人,盘坐在法阵当中,法阵周围放置十六枚玉石。

    随着黑衣僧人双手合十,刹那间一道黑气没入这十六枚玉石之中。

    黑衣僧人脸上也渗出一些汗珠。

    “王爷,法阵已经布置好了。”

    “六个时辰后,南越郡十六处冰封之地,将直接融为河水,顾锦年虽有先天葵水旗,也难以控制。”

    “他境界还是太低,无法发挥先天葵水旗全部威能。”

    黑衣僧人起身,缓缓开口道。

    “好。”

    暗中,一道声音给予回应。

    而黑衣僧人继续开口。

    “王爷,府主安排的事情,我已做完,府主希望王爷也会履行承诺。”

    他继续开口,强调某件事情。

    “告诉府主。”

    “本王会履行承诺,只不过还希望府主能多给予本王一些帮助。”

    “李善已经彻底暴露,大夏天灾过后,他必死无疑,朝堂当中,也没有什么人支持本王。”

    “若不派人来的话,很多事情本王也无法越权,尤其是顾锦年在的话。”

    暗中的声音继续响起。

    道出困境。

    听到这话,黑衣僧人有些沉默,过了片刻,才缓缓出声。

    “请王爷放心,府主必然会想到这点。”

    “只是时机不成熟,很多天骄无法出府,不过非要说的话,可能近期会有一个人,前往大夏王朝,辅佐王爷。”

    黑衣僧人开口,提到这件事情。

    “谁?”

    后者直接询问。

    “王爷不急,等到稷下学宫开启之时,他自然会出现,此人是大道府排名前十的天骄,而且是儒道天骄,十年前便踏入大儒境,稷下学宫过后,极有可能成就半圣。”

    “他会去大夏王朝辅助王爷的。”

    “有他在,王爷也不会束手束脚。”

    对方出声,没有告知具体是谁,但却显得十分自信。

    “半圣?”

    “若真有此人,对本王而言,的确是好。”

    “替本王谢过府主。”

    后者出声,也有些惊讶。

    “王爷客气了。”

    “我先离开,若王爷有事,焚香即可。”

    黑衣僧人也不啰嗦,说完此话,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待他走后。

    暗处。

    一道身影也缓缓走了出来。

    男子三十岁出头,穿着锦衣,相貌英俊,气质温和,如玉一般。

    是晋王。

    永盛大帝第四子。

    望着法阵,晋王沉默不语,而后抬起头来,注视着远方。

    如此。

    四个时辰过后。

    天地大亮。

    宁王府内。

    书房当中。

    气氛无比压抑。

    侯君站在宁王面前,沉默不语。

    宁王负手而立,脸色平静。

    因为就在半个时辰前,他截取情报,顾锦年向朝廷增兵二十万,但这二十万不是增到江中郡。

    而是增兵到了西境。

    这个消息意味着太多东西了。

    “陇西郡已定,东林郡也定下来了,听闻顾锦年以仙器,稳定控制南越郡之灾。”

    “眼下江中郡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五十万大军压制之下,当真有暴乱,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朝廷增兵二十万,要来西境,我等到底动手还是不动手?”

    宁王出声,他真的有些心烦意乱。

    眼下各种局势都能看出来,江中郡是的确开始乱了,不然为何突然又增兵二十万?

    而且针对的目标是西境,这西北二境,不就是他宁王的地盘吗?

    顾锦年已经开始在防备自己。

    自己若是还坐以待毙的话,岂不是坐着等死?

    “王爷。”

    “朝廷增兵,不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江中郡麻烦越来越大。”

    “眼下,只需要再等三个月,江中郡必然暴乱,那个时候,就是出兵之时,天时地利人和皆占,对王爷而言,如有神助啊。”

    侯君开口,虽然前些日子他判断失误,可终究是宁王第一幕僚。

    所以关键时刻,还是劝阻宁王沉下心来。

    “再等下去,本王担心,夜长梦多啊。”

    宁王叹了口气。

    侯君说的,是实话。

    可他还是等不及。

    “王爷,动还是不能动,不过王爷可以拟信多封,诸位藩王可以准备了。”

    “这两三个月,也好给诸位王爷一点时间准备。”

    侯君出声,说出自己的想法。

    而宁王有些沉默。

    但也认可这话。

    “去拟信吧。”

    宁王出声,点了点头。

    不过,就在他话音落下没多久,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王爷。”

    “府外来了个客人,说是冷心公子的挚友,想要来拜访王爷您。”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书房当中,宁王与侯君皆然有些好奇。

    冷心公子的挚友?

    他的儿子他知道,是个彻头彻尾的败类,能跟自己儿子关系好的人,基本上也是一路货色。

    只不过这些人,可不敢来拜访自己。

    “让他来。”

    宁王出声。

    淡淡开口。

    不多时。

    一道身影随着宁王仆人走到书房外,而后声音响起。

    “学生陆云,见过王爷。”

    声音温和,不卑不亢。

    “进。”

    宁王开口,心中也有些好奇。

    如此,一位身着儒袍男子,走进书房内。

    此人,身高七尺,玉树临风,脸上戴着一张面具,颇为古怪,不过即便是戴着面具,依旧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一眼望去,就感觉不凡。

    “你不是冷心挚友。”

    宁王开口,直接出声。

    自己儿子什么样子自己知道,这种人不可能与自己儿子是好友。

    “王爷聪慧。”

    对方没有半点慌张,而是夸赞一句。

    “你是谁?”

    宁王目光平静。

    “学生陆云,自大道府前来。”

    后者朝着宁王微微作礼。

    “大道府?”

    听到这个名头,侯君脸色不由一变,宁王眼中也闪过惊讶之色。

    “你找本王,有何事?”

    宁王出声,不过语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为王爷指出唯一生路。”

    陆云轻声道。

    此话一说,宁王与侯君皆然皱眉,这话有些嚣张了。

    指出唯一生路?

    “好大的口气啊。”

    侯君出声,不由这般开口,注视着对方。

    然而,后者一语不发,丝毫不理会侯君。

    “说说看。”

    “什么叫做为本王指出唯一生路?”

    “本王遇到了什么危险?”

    宁王饶有兴趣看向后者,如此问道。

    “王爷。”

    “您当真认为,江中郡百姓要暴乱了吗?”

    陆云出声。

    仅仅只是一句话,瞬间让书房二人直接沉默,尤其是宁王。

    他对江中郡极其敏感。

    虽然种种痕迹都表示,江中郡要乱,无论是各种消息,还是朝廷的举措,都营造得出,江中郡要乱。

    可人就是这样的,一件事情,内心是希望能成,但时不时又担心成不了,忧心忡忡。

    宁王为何如此急不可待?

    其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发兵他就觉得会有危险。

    不坐上龙椅,一切都有变化。

    眼下,这个来自大道府的人,戳中了他内心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自然而然,让他有些紧张起来了。

    也让他不得不重视起,眼前之人。

    ——

    本章更新时间2022年/8/22/21点/50分

    (本章完)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6623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66235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莫求仙缘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