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天命助我,五方神兽镇洪灾!天外陨石显京都!【求月票】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天命助我,五方神兽镇洪灾!天外陨石显京都!【求月票】

新书推荐:游离半生我可是正派剑仙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凡人之长生仙道杀手傻子至尊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人间有你暖如春招仙令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

    宁王府。

    书房。

    望着眼前的面具男,宁王少许沉默,而后出声道。

    “难不成你潜入江中郡内?知晓什么?”

    宁王开口,询问对方。

    “王爷。”

    “学生没有潜入江中郡。”

    “仅凭三点,学生可断定江中郡之灾,早已被顾锦年定下。”

    陆云出声,显得自信无比。

    可此言一出,侯君不由开口。

    “定下江中郡之难?这不可能?”

    侯君直接否决出声。

    “先生不急。”

    “且听陆某慢慢说。”

    陆云出声,而后继续开口。

    “第一,朝廷遣派五十万大军,封锁江中郡,在常人看来,是在镇压百姓,可学生想问王爷,还有侯君先生一句,镇压手无寸铁,而且没有余粮的百姓,需要五十万吗?”

    陆云出声,这是第一个问题。

    听到这话,侯君不由一笑。

    “江中郡占地极大,想要封锁各个出口,控制民意,五十万还真不多。”

    他出声,如此说道。

    “好,第二,为何让镇国公前来镇压江中郡?”

    陆云继续询问,这是第二个问题。

    “这还不简单,顾锦年相信镇国公,换做其他人,顾锦年不相信罢了。”

    侯君下意识回答。

    只不过,这个回答之后,宁王神色有些变化了,因为他逐渐感觉到一些什么,可一时之间抓不到。

    “那学生最后一问。”

    “江中郡内外,可有异动吗?”

    这是陆云最后一问。

    此话一说,侯君有些沉默了,探子无法入内,不知内部情况,可外部的话,的确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异动。

    但稍稍沉默一二,侯君立刻出声道。

    “五十万大军镇压,即便是有异动,也不可能闹出来。”

    这是他最后的辩解。

    但这话说完后,他自己都不信。

    毕竟整个江中郡,总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吧?如果真闹起来的话,至少局部地方会有一些异动啊。

    “说出你的想法。”

    宁王开口,望着陆云如此说道。

    “王爷。”

    “学生认为,江中郡大旱之灾,已经被顾锦年平定下来了。”

    “至于顾锦年用的是什么办法,这一点学生不知。”

    “但其一,镇压百姓,不需要五十万大军,朝廷不傻,顾锦年也不傻,知道王爷在此,怎可能调遣五十万大军来江中郡镇压百姓?”

    “先不说,这样做会惹来民间争议,就说从古至今,也没听说过自国将士封锁百姓之事,即便是防止未来民变,五十万也绝对不够。”

    “其二,退一万步来说,顾锦年头脑发热,江中郡事态严重,那顾锦年也一定不会让自己爷爷亲自出面,戮民可是千古骂名,这种事情,真要做也是让一些替罪羊前来。”

    “更何况顾锦年走的是儒道之路,爱惜羽翼之人,怎可能玷了自己名声?”

    “其三,江中郡控制的再好,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异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平定大旱,百姓有希望,安心农耕,只有这个可能,否则别无其他因素。”

    陆云道出自己的想法。

    此话一说,宁王没有大惊失色,反倒是更加沉默。

    因为陆云说的话没错,但这也只是一个猜想,种种迹象都表现,江中郡已经乱了。

    现在有人说没乱,虽然提出的观点不差,可还是有些强人所难。

    “本王需要一个合理的答复,你说的这些,没有问题,但不足以让本王相信。”

    宁王出声。

    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希望听到江中郡没乱,可身为王爷,能走到这一步,他也不是愚蠢之人。

    不会盲目自大。

    “王爷。”

    “不知伱有没有关注到一个细节。”

    “顾锦年的功德金雨可没有下在江中郡。”

    陆云出声。

    此言一出,宁王脸色在这一瞬间变了,侯君的脸色也变了。

    如果说,前面三个回答,只能说这是一个思路和观点,那么最后这句话,却点醒了二人。

    是啊。

    如果江中郡当真有旱灾,功德金雨为何不下在江中郡?

    哪怕下一天,都足够了。

    别说没有功德,东林郡的功德金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但独独没有下在江中郡内。

    这是为何?

    原因无他,那就是江中郡不需要下雨了,江中郡的旱灾,已经被平定下来了。

    这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只是,宁王的面色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即便是江中郡之灾稳定下来了,那又如何?”

    “本王亦有雄心。”

    宁王开口,这是他最后的底气。

    确实,即便是没有发生大夏天灾,他也有意起兵造反,天灾对他来说,只是更好的借口罢了。

    无非是一个良机。

    而并非是必要的东西。

    “天灾之前,王爷可行此道。”

    “可天灾之后,尤其是江中郡之灾被平后,王爷就决不可行此道了。”

    陆云自信无比道。

    “为何?”

    “本王明面上有精锐二十万,私底下有三十万,祁林王亦有三十万精锐,外加上各地诸侯藩王,其数量至少百万,联合起来,不可吗?”

    宁王出声,显得霸气无比。

    “王爷雄心壮志,学生敬佩。”

    “可江中郡平定,大夏天灾一过,百姓们必然心向朝廷,王爷举兵,不得民意,此乃第一阻。”

    “五十万大军,外加上十万铁骑,聚集江中郡,镇国公把守,敢问王爷一声,如若王爷起兵,镇国公率领三十万大军,再加十万铁骑,王爷有几成把握?”

    对方出声,这回说的话,是彻底让宁王沉默了。

    他还真的忽略了这点。

    “五十万大军,是暗下的棋子?”

    宁王皱眉,眼神当中闪过一道惊骇之色。

    “而且,常规作战,王爷想要战胜镇国公,不得民意之下,即便是天命加持王爷,也至少准备一年作战。”

    “这一年来,江中郡可以源源不断为镇国公运输粮食,朝廷解决大夏天灾,从四面派兵,敢问王爷一声,又能阻挡多久?”

    “至于其他诸侯藩王,别的不说,祁林王或许会支持王爷,可其他藩王,只怕不等到王爷击败镇国公,他们断不可能出兵举义。”

    “造反之事,牵扯太大。”

    “甚至,如若王爷有半点损失,您最相信的这批诸侯藩王,会在第一时间,倒戈而向,那个时候便是孤立无援。”

    陆云越说,宁王的脸色变得越难看。

    “那就猛攻,鱼死网破之下,镇国公亦不可阻我。”

    宁王出声,傲然无比。

    “猛攻是对。”

    “可镇国公以江中郡,东林郡,南越郡为防线,朝廷再拨五十万大军前来助阵,守城之战,王爷要多久才能打下?”

    “在王爷没有绝对胜算之下,扶罗王朝,大金王朝,无非就是暗中援助些粮食,而且每一石粮食,两国只怕未来索取的利息会远远超过王爷所能承担之数。”

    “这还得两国愿意,还不起的粮食,两国可不会白借出去,无论如何,都需要王爷取得胜果,可想要在镇国公手下,取得一定胜果,这要付出多少代价?”

    “学生斗胆,姑且细算一二,以二十万精兵伤亡,换取一郡防线,不知王爷觉得值得,还是不值得?”

    陆云算的太死了。

    他这番话还有所保留,毕竟镇国公背靠江中郡运输粮食,东林郡,南越郡作为防线,死守城池,粮食充足,你退我杀,你杀我防。

    此消彼长之下,每天都是无数粮草消耗,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说是说会援助,会帮忙,可他们不蠢,援助帮忙也是有利可图,没有利益图谋的话。

    谁来帮?

    谁愿意帮?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本王之计,就是妄想了?”

    听到这里,宁王也来了火。

    陆云说的没有错,但战争发动之后,很多事情不可以常理去估算,他亦有自信。

    这种自信,往往可以成就一个人,但往往也能毁掉一个人。

    “若天命倾斜于王爷,或许有几率。”

    “但至少,顾锦年可操控天外火石,王爷能不能操控天外火石,学生就不清楚了。”

    陆云没有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但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全部告知了。

    你要觉得你行,那你就上。

    反正整体看来,是打不过的,而且顾锦年还有杀手锏,你宁王有什么?

    民意?在大夏王朝。

    地盘?在大夏王朝。

    将士?也在大夏王朝。

    大夏天灾安定下来了,民心所向,大夏王朝猛将无数,光一个镇国公就可以与宁王扳一扳手腕,粮草运输,府城更是固若金汤。

    你这里都是一群利益为主的团队,为利而来,也会为利而去。

    你拿什么斗?

    又拿什么打?

    听到这里,后者显得无比沉默。

    “阁下今日前来,就是告知本王这些吗?”

    宁王看向陆云,眼神直勾勾的。

    “王爷。”

    “学生今日前来,是为了助王爷成就宏图霸业。”

    后者出声,道出目的。

    “眼下已是死局,阁下还有什么破局之法?”

    宁王有些好奇了。

    “有。”

    “而且是两个破局之法。”

    陆云出声道。

    “愿闻其详。”

    宁王看着对方,两个破局之法,还真让他无比好奇。

    “其一,大夏天灾,还未结束,南越郡不好说,但天外火石才是真正的重头戏,这天外火石,若是成功坠下,顾锦年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陆云出声,直接点名天外火石的事情。

    “有如此恐怖?”

    宁王感到一些不可思议,大夏五大天灾,地动,大旱,火灾,寒冰,还有天外火石,其中他最不在乎的就是天外火石。

    一来顾锦年拥有操控天外火石的能力,二来这种东西,实在不行请六境巅峰强者出面,也不是做不到。

    自然而然,他不觉得什么。

    “会极其恐怖。”

    “至少一郡之地,将会夷为平地。”

    “整个大夏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

    他出声道。

    刹那间,宁王与侯君脸色大变,尤其是宁王,更是紧皱眉头。

    “一郡之地,都会被夷为平地?”

    “怎会如此恐怖?”

    宁王也惊了,如若是这样的话,死伤得有多少啊,而且这也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对他而言,不会是一件好事。

    那个时候自己即便登基,这个麻烦也难以处置。

    “此乃天命也。”

    “如若顾锦年能解决此难,大夏也会因此获得天地赐福,好处无穷。”

    “所以,王爷还是祈祷顾锦年解决不了吧。”

    “成大事者,不可有妇人之仁。”

    “若不靠这天外火石,并非是学生唱衰,以王爷当前情况,绝对不可能起义成功,至少可能性不大。”

    “而且火石落下之后,也可获得天地赏赐,毕竟只要大夏不灭,待到山河稳定,亦可获天命倾斜,那个时候王爷也算是因祸得福。”

    陆云开口,因为戴着面具,所以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如何。

    但从语气而言,有些激烈了。

    宁王沉默。

    可过了一会,又继续开口道。

    “其二呢?”

    他望着陆云,直接询问道。

    “其二。”

    “若大夏王朝当真解决天外火石,那必然可获天地赐福,平定五大灾难,民心所向,不可抵挡。”

    “起兵造反,无意识螳螂挡车,所以必须要从内部瓦解,寻求机会。”

    陆云开口,道出第二个解决方案。

    “内部瓦解?”

    “怎么一个内部瓦解?”

    宁王看着对方,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王爷只需安安静静,做好自己,不要起义,推举学生几位师弟,前往大夏王朝,任职大夏官吏,在朝堂当中,扎根发芽,关键时刻,内外呼应,既然轻而易举,起义成功。”

    陆云道出自己的计划。

    可听到这话,宁王不由笑了。

    “就这?”

    “本王还以为是什么妙计,朝廷当中,已经有本王的人,而且他的位置,高到你想象不到。”

    “可那又如何?还不是没有一点作用?”

    宁王笑了。

    是真的笑了,他还真的很期待对方说出什么良策,结果没想到,就这?

    这也算是良策吗?

    听着宁王嘲笑,后者没有半点尴尬,反倒是淡淡开口。

    “王爷所指之人,应当是当朝宰相李善吧?”

    “他已经废掉了。”

    “自然对王爷没用。”

    他开口,言语当中带着平静,可这平静其实意味着就是不屑。

    听得出对方的意思,宁王不由收敛笑容。

    “宰相在你口中都显得没用,那你推举几人,凭什么就有用?”

    宁王问道。

    “回王爷。”

    “学生的几个师弟,一来属大道府,其背景王爷应当知晓大道府的恐怖。”

    “二来,有一位师弟,接近半圣,稷下学宫后,极有可能成当世半圣。”

    “三来,他们师承大儒,名门贵族,亦有惊世之才华,更是大夏之人,背景干净,又有儒道世家保驾护航,朝中也有一些大人物会举荐他们。”

    “王爷只需要在关键时刻,支持他们,那么即可在朝中扎稳根基。”

    “而且若他们入朝,可抑制顾锦年,也可处理多些事情,搅起大夏风云。”

    陆云自信满满道。

    言语之中,对自己那个几个师弟,可谓是推崇到了极致。

    “永盛皇帝,对顾锦年无比信任,而顾锦年又是儒道后世之圣,尔等拿什么与顾锦年斗?”

    宁王皱眉,对方的计划,他并不是很认可,但他说的几个关键点,让他很感兴趣。

    大道府,半圣,儒道世家,出身大夏,这些都很不错,可这些并不能说动他。

    听着宁王的话。

    陆云再度开口。

    “王爷,朝堂当中,李善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而且,自从顾锦年于小溪村写下第一首诗后,大道府就一直在研究他,包括他往后做的每一件事情,我等都会去研究,也以他为假想敌。”

    “最终得出,顾锦年之所以能做这么多事,仿佛无人可挡,其原因在于顾锦年冻得借势,永远站在道理之上,所以想要击败顾锦年,只需要提前一步,占据道理,就可完美进攻。”

    “换句话来说,学生这几位师弟,已经把顾锦年研究彻底。”

    “有十足信心,在朝堂上,压制顾锦年。”

    后者出声,自信满满。

    “压制顾锦年?”

    “那有何用?”

    宁王有些不明白,即便是压制顾锦年,对他而言,有何意义?

    “王爷。”

    “倘若大夏天灾过不去,王爷起兵起义,无须任何人帮助,亦可成大事。”

    “可若是大夏天灾过去了,大夏王朝欣欣向荣,王爷有何计?”

    后者出声,也把话说的绝对。

    大夏天灾没过去,你宁王想造反就造反,那是你宁王自己的事情,而且我也相信你能造反成功。

    可要是过去了呢?

    怎么办?

    大夏欣欣向荣,还有天地赐福,大夏王朝如飞龙腾起,似鱼跃龙门,你宁王还想造反?

    怎么反?没民意,粮草没别人多,将士没别人多,你的敌人可是永盛大帝啊,一位马上的皇帝,他可不是建德,懵懂无知。

    “本王有何好处?”

    宁王沉默一刻后,给予这个询问,他知道对方说的一点没错,可是就让自己这样放弃,他不愿意。

    “王爷,天命最多两年就要降临,那个时候,天地将会大变,王爷若是协助大道府,待天命降临之后,大道府将给予全力,协助王爷成就霸业。”

    “此乃如意金丹,乃是大道府赠于王爷之礼,吞服之后,可延寿三十年。”

    陆云语气温和,同时取出一个丹盒,这丹盒之中,躺着一枚金丹。

    面对这样的丹药,宁王没有太大波澜变化。

    “本王现在很好奇,你们为何要针对顾锦年?”

    “有为何一定要入大夏朝堂?”

    宁王十分好奇,按理说大道府与顾锦年无冤无仇吧?

    为何要找顾锦年麻烦?

    “我师弟,要以顾锦年为试练金,锤炼自身道理思想,寻出圣路,也争夺顾锦年的天命。”

    “王爷,未来之天命,争的不仅仅是天命印记,也争的是个人气运。”

    陆云出声道。

    “若大夏天灾就此过去,本王答应你。”

    宁王开口,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多谢王爷。”

    “请王爷放心,相信大道府,是王爷最正确的选择。”

    “学生告退。”

    后者道谢一声,随后离开书房。

    待陆云离开后。

    侯君的声音不由响起。

    “王爷。”

    “您是如何觉得”

    侯君开口,询问宁王。

    听着侯君的询问,宁王有些沉默。

    片刻后,他给予回答。

    “若天灾之下,朝廷抵挡不住,本王再起兵也不晚。”

    “若朝廷挡住了这天灾,他说的一点没错,无法造势。”

    “静观其变,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宁王开口,这是他的想法。

    “王爷英明。”

    侯君也点了点头,认可这番话。

    如此。

    一个时辰后。

    一片山脉当中。

    陆云的身影,出现在一座孤山上。

    “告诉府主,宁王已同意计划。”

    陆云开口,语气平静道。

    而此时,一道声音也给予回应。

    “遵命。”

    “师兄的纵横之术,当真是高深莫测,三言两语,使得宁王信任师兄。”

    那声音响起,带着夸赞。

    只是陆云没有任何得意,反倒是平静自若道。

    “这不算什么,我还没有用上大煽动神通,纵横之术,为天下第一术也。”

    陆云出声,并没有自得,似乎不觉得自己有多强。

    后者不语,消失原地。

    过了片刻,一道自言自语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苍茫大地,龙蛇并起,天命大世,谁主沉浮。”

    而与此同时。

    南越郡内。

    不好的事情,也在这一刻发生。

    顾锦年以先天葵水旗控制水流。

    原本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可突然之间,南越郡各地爆发洪灾,冰雪融化,形成可怕的洪水。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洪灾爆发半个时辰后,顾锦年这才知晓。

    是有人前来传信。

    “侯爷。”

    “魏王殿下来报,南越郡各地发生突变,冰川融化,形成洪水,伤亡不少。”

    “请侯爷速速援助。”

    洪亮之声响起。

    天穹上。

    顾锦年刚刚恢复部分法力,再听到这话后,神色不由一变。

    唰。

    几乎是瞬间,顾锦年从天穹上飞了下来。

    “怎么好端端发生这种事情?”

    “舆图带来了没有?”

    顾锦年有些皱眉道。

    “侯爷,舆图在此。”

    后者将舆图交给顾锦年,十六处洪灾爆发地点全部在其中。

    同时也开口解释。

    “这不清楚,大约半个时辰前,这些地方的冰雪直接融化,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而且好几处洪水已经汇合。”

    “影响极大,魏王已经加派十五万将士,前去各地援助了。”

    将士开口,显得无比焦急。

    得知此事,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

    十六处地方突然爆发,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继续作乱吗?”

    顾锦年皱紧眉头。

    不过他没有耽误,将舆图拿在手中,直接赶往洪灾之地。

    天穹上。

    洪水猛如虎。

    由上而下去观望,这洪水恐怖无比,直接淹没一地,不给任何一丝生还的机会。

    而且这种洪水是冰雪融化而成,刺骨发寒,寻常百姓掉落其中,不需要十个呼吸,就会失去知觉,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哪怕是武者,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骨之寒。

    “定。”

    顾锦年操控葵水旗,直接将洪水控制出,但法力几乎要被耗空。

    这一处洪水,过于可怕。

    定下洪水后,以葵水旗操控,划分两处,朝着一旁树木田地洒去。

    足足小半个时辰,第一处灾情才被顾锦年控制下来。

    仅这一处洪水,宽度至少千米,奔腾汹涌,无比可怕。

    解决完一处灾情后。

    顾锦年马不停蹄,直接奔赴第二灾区。

    期间顾锦年用灵晶补充自己损失的法力,也算是奢侈,但为了定住灾情,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足足三个时辰。

    十六处洪灾,已经被顾锦年稳定五处。

    还有十一处洪灾,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四股极其恐怖的灾地。

    万幸的是,百姓早就有所预料,也加上做了一些防范准备,让顾锦年有时间去处理。

    否则的话,洪水若是一路向下,其速度之快,令人绝望。

    十五万将士,已经在百里外,抵抗洪灾。

    顾锦年只能先从源头上去解决。

    他竭尽全力,不惜灵晶成本,外加上葵水旗的帮助之下,以最快速度疏通水道,改变洪水分支。

    洪灾最恐怖的地方是叠加,席卷的东西越多,面积范围越大,带来的冲击力也会越强。

    想要一口气解决四处洪灾是不可能的事情,顾锦年的想法也很直接,左右两旁的水流,全部引到中间范围。

    让四股洪流汇聚在一起,然后一口气解决。

    这样做固然有些危险,但只有这样做,才能减少伤亡。

    如此,一个时辰后。

    两旁洪流逐渐汇聚,形成一股恐怖的景象,朝着下河流奔腾而去。

    随后顾锦年驾驭仙王玉辇,直接朝着下河流赶去。

    好在有葵水旗。

    若无葵水旗的话,这南越郡之灾,的确难以控制。

    天灾人祸之中。

    火灾与洪灾是顾锦年最不想面对的。

    非凡力智慧可解。

    一路向下。

    洪流汇聚成一股,虽有减少灾情,但依旧有不少百姓受灾。

    顾锦年更是看到,有一处桥梁断裂,一批批将士踏进冰河之中,硬生生将破碎的桥梁撑起,使得百姓快速逃亡。

    冰河之下,将士们一个个冷到浑身发颤,脸色铁青,而且深水之地,更是四五人在下轮番替换。

    这是多大的毅力。

    也是多大的信仰才会这样做。

    有人在冰冷的河流之中永远闭上眼睛。

    也有人不顾伤痛,为百姓撑起求生之路。

    一路逃窜的百姓,望着这一幕,他们忍不住哭泣,伤痛无比。

    再往下。

    有部分洪流分支,将一些百姓直接席卷而走,连头都没有抬上来,就淹没在洪流之中了。

    顾锦年想要去营救,可已经来不及了。

    岸上,有将士系着铁索,一个又一个去营救水流中的百姓。

    到处都是灾难。

    但到处都有大夏将士。

    顾锦年没有迟疑,他并非是见死不救,而是赶紧抵达水坝地,如若水坝地被毁,那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两刻钟后。

    顾锦年抵达水坝地,魏王也在此镇守,见到顾锦年后,魏王立刻出声。

    “锦年。”

    “怎么说?”

    魏王上前询问,十六处洪灾发生后,他第一时间率领大部队赶往下水坝,洪水源头在上,距离这里差不多有接近百里之地。

    上游地带的百姓,全被安置走了,这是之前的准备。

    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万幸的是,南越郡修建了水坝防御工程,否则的话,一点办法都没有。

    “十六处洪灾,大部分都被我分流解决,剩下四股洪灾,被我汇成一处。”

    “不出意外,一个时辰后,便会席卷过来。”

    “魏王殿下,立刻安排将士,在重要节点,层层防御,不求挡住这洪灾,只要阻挡部分冲力就好,我会在此,解决洪灾。”

    顾锦年开口。

    “我已经安排将士去做了。”

    “这点你放心,不过这么凶猛的洪流,你不一定能撑得住。”

    “锦年,若没有把握的话,该放手就放手,陇西郡,东林郡解决就好,南越郡这一难,也是命。”

    魏王出声。

    这洪灾有多恐怖他心里有数,顾锦年不一定挡得住。

    差不多就行了。

    命更重要。

    “我知道。”

    “让其余将士立刻四散离开,去下河处,做好坝毁的准备。”

    顾锦年出声。

    魏王的话,他不苟同,但对方说的意思,他能明白。

    只不过,南越郡若是爆发洪灾,一路下去,影响的就不是一郡之地了,两江百姓都会遭遇巨大的麻烦。

    到时候江宁郡之难,将会在大夏王朝重演,而且绝对不是一个地方,而是多个地方。

    正常来说,南越郡即便冰雪融化,也是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缓慢浮现的。

    十六处地方,冰雪突然融化,摆明了就是在针对大夏王朝。

    想要增加点难度。

    顾锦年站在水坝上,等待着洪流袭来。

    而其余将士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这场大难,不能靠顾锦年一个人解决。

    救灾。

    抗洪。

    一路而下,顾锦年看到太多太多了。

    洪水之中。

    大夏将士忘却一切,他们立身于冰河之中,用生命搭起希望的桥梁。

    洪流面前。

    更是有数百将士,舍生忘死,将落难百姓救回来。

    洪水无情。

    将他们淹没。

    被救的百姓,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

    想到这些。

    一股说不出来的情绪在心中浮现。

    前前后后两个月。

    看似以神速解决大灾,但这背后牺牲了多少人。

    陇西郡,地动之下,宛若灭世,多少人葬身石堆之下?

    东林郡,山火凶猛,无情可怕,烈火焚身,是怎样的痛苦?

    南越郡,恐怖绝伦的洪流,冰冷刺骨的河水,无助的哭声,不甘的怒吼。

    这一幕幕,在脑海当中闪过。

    原本,在此之前,顾锦年有庆幸感,可现在这种感觉荡然无存。

    大夏天灾。

    自己没有赢。

    无非是挽救了大部分人的命,可还是有人牺牲。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抬头看向天穹。

    大夏天灾,绝非是天命而为。

    到底是谁,顾锦年不清楚,但不要让自己发现,如若让自己知晓,是谁引发的大夏天灾,顾锦年一定会让他挫骨扬灰。

    而就在此时,恐怖的声音响起。

    轰轰轰!

    轰轰轰!

    山洪奔腾,如同海啸一般,席卷一切树木,恐怖绝伦。

    “祭。”

    顾锦年一抬手,先天五行旗在这一刻全部被他祭出。

    灵晶也在这一刻,被顾锦年全部消耗完毕,灌入先天五行旗中。

    玄武身影,出现在水坝之下,一道吼声,震的山洪卷起百丈水浪。

    戌土旗掀起周围数座小山,化作土墙,层层阻挡着山洪。

    先天五行旗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但山洪之力过于可怕,撞碎一重重的土墙,即便是在调控之下。

    最终山洪也涌入水坝上。

    砰。

    水坝震颤,诸多地方已经破裂。

    顾锦年以戌土旗操控山石,稳固水坝。

    砰。

    又是一次恐怖的撞击。

    但好在,有先天五行旗的情况下,再一次被顾锦年稳定下来了。

    这是仙器。

    拥有非凡的力量。

    可是,真正恐怖的洪水出现了。

    自上而下。

    携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朝着顾锦年前来。

    如此恐怖的洪水,比第一波至少强了十倍有余。

    “锦年,快跑。”

    魏王的声音响起,他知道以顾锦年的实力,已经无法阻挡这么恐怖的山洪了。

    这并非是人力可以解决的。

    然而,水坝之上。

    顾锦年面无表情。

    所有山洪被他汇聚在一起,自然会形成这样恐怖的景观。

    但他并不在乎。

    “天命助我。”

    关键时刻。

    顾锦年体内六道天命印记,自体内腾飞而出。

    这六道天命印记,

    全部没入先天五行旗内。

    刹那间。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麒麟。

    五方神兽虚影出现。

    千丈青龙没入山洪之中,翻江倒海。

    白虎怒吼,爆发无量光芒,硬生生将山洪阻在面前。

    朱雀自上而下,喷出炽烈火焰,海量的水雾蒸发。

    玄武踏浪而来,定住山洪爆发。

    麒麟行走在洪水周围,顿时之间,周围水坝瞬间得到巨大的增强,原本水坝有三十丈高,而今有足足百丈之高,硬生生扩充了十倍有余。

    坚固无比。

    这都是神力。

    天命加持之下。

    伴随着山洪不断冲击,最终恐怖无比的山洪,彻底平静下来了。

    但这并没有结束。

    五大神兽饮下这些山水,硬生生抽干一半,而后朝着干旱之地,降下甘露。

    天大的危机。

    在天命加持之下,再一次被顾锦年解决了。

    “呼。”

    这一刻,顾锦年长长吐出一口气,他缓缓落地,站在水坝上。

    心神交瘁。

    先天五行旗抽干了他所有的法力真气,整个人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已经衰弱到极致。

    不过好在的是,南越郡之灾,被自己定下来了。

    依靠天命定了下来。

    “锦年!”

    “你当真是好样的。”

    魏王第一时间赶来,眼神当中满是震撼。

    “还有分支洪水无法解决。”

    “好好处理后面的事情。”

    “大夏天灾。”

    “结束了。”

    顾锦年开口,说完这话直接昏倒下来。

    魏王第一时间托住,脸色有些难看,查了查情况,发现并无大碍后,这才松了口气,而后让人速速将顾锦年送走。

    如此。

    南越郡内。

    军机情报快马加鞭,朝着京都送去。

    陇西郡。

    东林郡。

    南越郡。

    江中郡。

    四郡的灾情,接二连三的捷报,前后送往大夏京都。

    翌日。

    天还未亮。

    皇宫大殿内,已经聚集文武百官。

    昨日夜晚,南越郡爆发十六处洪灾之事,已经送到京都内。

    这一晚上,没有一个官员睡得着,全部在大殿内等待最新消息。

    南越郡的洪灾,影响极大,主要是涉及到两江百姓。

    相比较之下,陇西郡和东林郡,其实是比不了南越郡的重要性。

    如果非要选的话,百官宁可东林郡大火不灭,也不希望南越郡出大事。

    而今。

    就在寅时三刻。

    一道喜悦之声,自殿外响起。

    “捷报。”

    “捷报。”

    “天命候,已定南越郡洪灾。”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大殿之中,瞬间哗然一片。

    “又定下来了吗?”

    “天命候,当真是我大夏福星啊。”

    “好!好!好!此郡定下,我大夏再无后顾之忧啊”

    “大夏天灾,总算是没了。”

    “天命候,当真为我大夏第一功臣啊。”

    朝堂内,一片喧哗,百官们更是一个个激动开口,夸赞着顾锦年。

    “锦年现在如何?”

    龙椅上。

    永盛大帝长长松了口气,同时他看向报信将士,询问顾锦年的情况。

    “回陛下,侯爷心神交瘁,昏死过去,不过魏王殿下正在照顾侯爷。”

    对方开口,告知永盛大帝具体情况。

    然而听到这话,这话一说,永盛大帝不由显得心疼无比。

    “锦年昏死过去了?”

    “来人,立刻拍太医院所有太医,赶往南越郡,照顾好锦年,再准备各类药材。”

    永盛大帝开口,听到顾锦年心神交瘁昏死过去。

    自然而然,心疼无比。

    不过。

    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快速奔袭而来。

    “报。”

    “陛下。”

    “京都上空,出现七颗火球。”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朝堂瞬间安静下来了。

    月底求月票。

    估计明后天要有一个大高潮了。

    大家应该想不到会是什么高潮。

    (本章完)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6772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67720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