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十二大儒,弹劾秦王,铁证如山,永盛大怒【求月票】

正文卷 第二百零四章:十二大儒,弹劾秦王,铁证如山,永盛大怒【求月票】

新书推荐:招仙令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凡人之长生仙道游离半生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人间有你暖如春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

    望江南。

    百位商会代表坐在酒桌面前。

    当听着吴章义所言,在场众人瞬间哗然一片。

    眼神当中充满着惊愕。

    “吴少,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端端,就是灭顶之灾了?”

    “吴少,话要说清楚啊,这怎么就灭顶之灾了?”

    “我等虽然捐银少,但也不至于灭顶之灾吧?”

    “是啊,这善后工作还不是需要人去?大不了我等捐赠银两多些不就够了?”

    众商人神色有些焦急,他们都是商人,一个个家财万贯,虽然重利但更重的还是命啊。

    听到有灭顶之灾,谁还能镇定?

    而听着这些杂乱之声,吴章义没有说话,只是等到众人逐渐恢复安静后,他才缓缓出声。

    “诸位。”

    “此次大夏天灾,我等捐银合计十三万两白银,这件事情必然惹怒了朝廷。”

    “但这件事情,的确不会引来甚么大麻烦,无非就是惩戒我等一番。”

    “可真正的原因,是此次大夏天灾当中,尔等有人以薄棉充实棉,还有一些劣质药物,以及有人更是胆大包天,将百姓捐赠之物,拿去贩卖兜售。”

    “这才是大问题。”

    “否则,哪怕是捐赠三万两白银,朝廷也没有什么办法指责我等,捐与不捐,看的是心意,无非承担一点骂声罢了。”

    “关键是这些事情。”

    吴章义开口,脸色有些冰冷。

    这次大夏天灾,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都发生了这种事情,陇西郡有人将百姓捐赠物拿去卖,东林郡有人贩卖过期药物,以致于一些受伤严重的将士,死于非命。

    还有南越郡,有人把一些薄棉,当做实棉卖,一个个丧心病狂。

    这才是真正的大难啊。

    不然,捐的少能说什么?无非就是没道德,可商人讲什么道德,赚银子就完事了。

    但这种事情已经不是触犯道德了,触犯的是大夏律法,再加上捐银的事情,一但被查,那就是天大的事情。

    他们所有人都逃不过这劫。

    “嘶。”

    “谁脑子有问题啊?这种生意也做?想赚银子想疯了?”

    “当真是畜生啊。”

    “这种事情都有人做?我本以为我做生意已经够绝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畜生?”

    “想赚银子也不要这样赚啊,这不是害死人吗?”

    “吴少,我们长隆商会可没有这样做过啊,请吴少明鉴。”

    “是啊,吴少,我们商会也没有这样做,吴少您明鉴啊。”

    一瞬间,酒楼内瞬间炸锅了,所有人都惊愕不已,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简直是畜生行为。

    而一个个商会代表连忙开口,表明自己没有这样做,也不会这样做。

    主桌上。

    听着众人的声音,吴章义沉默不语。

    实话实说,他心里清楚的很,别看这帮人骂的这么凶,可实际上不是他们做不了,而是没有门路。

    再者有些人骂的越凶,其实就是做了,无非就是怕挨骂罢了。

    吴章义明白,这帮人就是看大夏王朝天灾降临,可能要亡国了,索性狠下心来,捞一笔银子,只是没想到天灾没有降下来,反而被顾锦年解决了。

    这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

    “行了。”

    吴章义的声音响起,让众人安静下来了。

    他目光冰冷,注视着在场每一个人。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找我澄清有何意义?朝廷会不会相信你们?悬灯司,镇府司,还有刑部,兵部他们会不会相信你们?”

    “就算吴家相信你们,又能如何?”

    “现在是吴家相信不相信的事情吗?”

    吴章义大声怒斥,目光冷冽无比。

    感受到吴章义的目光,众人一个个沉默下来了,因为吴章义说的没错,眼下还真不是解释的事情,吴家肯定相信他们,但相信有什么用?

    大夏王朝不相信,大夏朝廷不相信啊。

    “吴少,那您给我们指条生路啊,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是啊,吴少,您给我们指条生路吧。”

    “唉,谁能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吴少,您给支支招吧。”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开口,希望吴章义能支招,给他们指点迷津。

    “行了。”

    吴章义摇了摇头,随后看向长云天,脸色温和了许多,眼神当中也满是敬重。

    后者点了点头。

    吴章义当下开口。

    “本来,这件事情我吴家一定不会管,这件事情与吴家没有任何关系,可若不是尔等与吴家这些年来,关系如此之好,吴家也不忍心看着诸位这样。”

    “所以,吴家请来长云天,长先生,为诸位指点迷津。”

    “一句话,如果各位想要活命的话,长先生说的每一句话,都认认真真听着,吩咐的每一件事情,也必须要认认真真去执行。”

    “谁要是敢阳奉阴违,我吴章义保证,让谁全家不得安宁。”

    吴章义面色凶狠道,这件事情关乎他们的性命,也关乎吴家的性命。

    因为吴家也参与进来了。

    但他没有说,否则的话,这帮商人一听到吴家也参与进来,那就是一丘之貉,回过头一个个躺平,就等着吴家来解决这件事情。

    毕竟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的顶,所以他必须要保密,把压力给他们。

    “吴少您放心,我等一定听您的话。”

    “对对对,长先生,您说,我们按您的事情去做。”

    “对,长先生您开口了,我们就做,但花银子也好,要人也罢,只要您开口,我们马上去做。”

    众人纷纷开口,看着长云天如此说道。

    感受到众人的激情,长云天面上十分温和,他看向众人,语气平静道。

    “诸位。”

    “长某今日前来,也就是为了解决这个大麻烦。”

    “想要解决此事,其实也不难,主要就是各位配合。”

    “眼下,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正忙着善后事务,也算是给各位争取了一些时间,若是大家齐心协力,长某能帮诸位逃过此劫。”

    “可若是谁不听长某的话,或者是乱来的话,方才吴少也说了,会让其全家不得安宁,但长某觉得,吴少这话不妥。”

    “长某可以保证,按照长某的意思来做,也不一定能完全活下来,但要是不按照长某的意思去做,在场各位,满门抄斩都是轻罪,株连九族的概率更大一些。”

    “不要说什么此事与我无关,在座有不少不缺这些银子,可你们家的下人,你们的亲朋好友,你们的兄弟姐妹,可不一定不缺这些银子啊。”

    “再者,只要这件事情与诸位牵扯到,哪怕是诸位的朋友做了,结合前些日子的捐银,朝廷本来就厌恶诸位,抓住这次机会,敢问一声,是放过还是不放过?”

    长云天出声。

    他没有说出计划,而是给他们敲响警钟,顺便提醒他们一些事情。

    刚才他看到,有不少人说自己没有去做。

    通过神态语气等等,他完全相信这些人是真的没错,可问题来了,自己没做,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手下,自己的亲朋好友有没有做?

    如果是亲朋好友做了,那还好说,毕竟这事也不一定能闹到株连九族这个份上。

    可不好意思的是,捐银的事情,朝廷肯定很生气。

    所以查到了,有关联,但关联不大,可大可小的时候,就看之前的表现了。

    所以,长云天这话一说,一下子让在座所有人明白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别觉得没做就没事,要死可都是一起死的。

    的确,这话一说,一些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直接一屁股坐下来了,他们是真的一点都没做,但长云天这话不是吓唬人,身为商人,自然了解官府做事手段。

    你没做?你兄弟做了,你死。

    你没做,你朋友做了,我有理由怀疑你做了,你死。

    总而言之,活下来的希望,还真不大。

    “恳请长先生。”

    “为我等指点迷津。”

    “如若此事度过,我等绝对将长先生奉为上宾啊。”

    这时,有人站起身来,朝着长云天一拜,神态极其认真,也极其诚恳。

    话说到这里,该打压的也打压了,该提醒的也提醒了,长云天也不卖关子。

    “阁下客气。”

    “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长云天微微一笑。

    随后望着众人道。

    “诸位,听我说。”

    “眼下,朝廷正在为三郡之地头疼不已,人力物力也是急缺,最缺的还是银子。”

    “国库当中的银子,肯定不多,所以.”

    长云天开口。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人不由打岔。

    “所以我们捐赠银子,这样一来,给朝廷一个好印象,是这个意思吗?”

    有商人开口,提出这个逻辑。

    对于商人而言,他们在乎的是钱,但同样的如果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他们都愿意用银子解决,而不想大费周章。

    只是此话一说,长云天微微一笑。

    “敢问阁下家产多少?”

    长云天好奇,询问对方。

    此言一出,后者稍稍沉默,长云天一旁的吴章义立刻开口。

    “多少直说,不要遮遮掩掩。”

    他出声,让对方说出家产。

    “流银一千四百万两,若是家产店铺良田等等,四千八百万两左右。”

    “不过这些银子,对比在座诸位来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对方开口,但又不能炫耀,还是比较低调说话。

    四千八百万两,长云天没有任何惊讶,而是依旧脸色温和笑道。

    “那敢问一声,阁下愿意捐赠多少。”

    他问道。

    “一百万两白银。”

    “若能保命的话。”

    对方说出一个惊天数字,一百万两白银。

    这的确很夸张,对于朝廷来说,确实夸张。

    “好。”

    “就当一百万两。”

    “诸位不妨自己假设一二,如若诸位是朝廷的人,一个商人,随随便便捐赠一百万两,那这个人得多有钱?”

    长云天也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让他们换位思考,只有让他们明白现在是什么处境,遇到了什么麻烦,才能施展计划。

    否则的话,说再多这些人总是会产生侥幸心理,但这件事情可不能有半点侥幸,一但错了,全部得死。

    “少说几千万两白银吧。”

    “估计说一万万两白银都不足为过。”

    “确实,我们知道老徐流银一千四百万两,但对于常人而言,随随便便拿出一百万两白银,会下意识觉得有几千万两,甚至万万之两也不足为过。”

    “恩,就好比前两年,有个浙富,来相思楼,砸在一位花魁身上二百万两,我等都以为他家产至少有几万万两,甚至是五大商会之一的后人。”

    “却没想到,这二百万两白银,就是他全部家底,产生误解很正常。”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不过这也是事实,到底有多少银子,谁都不知道,唯一的评判方式,就是花销。

    一个人敢随随便便砸一百万两银子,你说他有一万万两别人都信,可若是一个人一毛不拔,你说他有一百两银子,谁都不会信。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

    长云天继续开口。

    “那好。”

    “阁下捐了一百万两白银,朝廷第一时间是惊讶,可能不会立刻找到阁下,而诸位想来也会捐赠不少银两,最起码不会低于一百万两白银。”

    “你凑一点,我凑一点,就破了万万之数。”

    “尔等是不是觉得朝廷看到这万万之数,会十分喜悦,从而饶过诸位?”

    长云天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也逐渐想到了什么。

    “万万之数,朝廷也不放过我等?”

    “捐赠这么多,难不成非要将我等置于死地?”

    有人不解,觉得捐了这么多银子,还不够吗?

    “我明白了,捐银越多,就是在暴露我们的家产,朝廷若是看到我们有这么多银子,想来也不会放过我等。”

    终究还是有人想到了这一层,一下子就明白长云天想要表达什么了。

    此话一说,一时之间,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这个说法很正确。

    一万万两白银啊,随随便便拿出来,那在朝廷眼中这是什么?

    这就是肥羊。

    而且是一群肥羊。

    “阁下所言不错。”

    “若是诸位当真为了自救,捐赠万万两白银,只怕朝廷本来是想要暗中调查,收集证据,现在一看,直接将诸位杀了,甚至都不需要搜罗证据。”

    “随便安些罪名,也要让诸位伤筋动骨,这还是建立在找不到证据的情况下,若能搜罗任何一点证据,哪怕是一点证据,诸位不死,长某反倒觉得古怪。”

    “再者,朝廷是缺一万万两白银吗?这次三大郡地所需要的救灾银,十万万两恐怕都不够,而且还加上迁徙,五大绿洲迁徙,又要花费多少银子?”

    “说句难听点的话,诸位所有家产全部充公,也只能解决一半,此时此刻的大夏朝廷,极其缺银,一文钱都不会放过。”

    “诸位为何敢在这个时候,捐赠银两?而且还是数额惊天?”

    长云天开口。

    捐银,就是在找死,而且是倒大霉。

    知道人家缺,你直接大手一挥,这不就是自找苦吃吗?先不说你到底有没有做错事。

    就算当真没有,人家查一查可不可以?查出来了,确实没有,回头禀告皇帝,给你一点名声好处。

    确实有,那你就可以等死了。

    人家图的可不是一点点银子,而是你的全部。

    话说到这里。

    所有人彻彻底底沉默。

    他们彻底明白了。

    “敢问长先生,那我等该怎么办啊?总不可能不捐吧?”

    “之前不捐,已经惹来朝廷注意,这要是再不捐,不也是引火上身?”

    “是啊,捐也不是,不捐也不是,该如何是好啊。”

    “请长先生为我等解惑。”

    众人这回是彻底麻了,实实在在不知道该怎么做,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让人绝望。

    “捐。”

    “想要自救,必须要捐。”

    “但捐的不是银子。”

    “而是新的物资。”

    长云天开口,望着众人。

    这话一说,众人感到有些惊讶了,有点不太理解,但又有些理解。

    “五大绿洲开荒,需要什么?农具,耕牛,这些东西,诸位有多少买多少,若是有铁矿或铁铺,那就打造多少。”

    “陇西郡需要是工匠,花银子请人去。”

    “东林郡需要的是粮食物资,买来送去。”

    “南越郡需要的是帐篷棉被一类,全部送去。”

    “但银子不捐,只捐物资,而且都要好的,对朝廷宣称,银子的确没了,但东西有,所有的商铺,所有的工人,全部都动用起来。”

    “如此一来,朝廷不会生气,而有了这些东西,朝廷就必须要派兵去护送,也要派人派工匠去处理,那么就无法腾出手来调查诸位所做的事情。”

    “而在这段时间内,前往各大灾区,将所做的事情,该处理的处理掉,一些不稳定的人,该让他们消失,也必须要让他们消失。”

    “如此一来,神不知,鬼不觉。”

    “这件事情,就定下来了。”

    长云天开口,这是他的计划。

    此言说完,在场众人彻底不说话了,一个个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这计划听起来还真的很可以啊。

    不捐银,但捐物,让朝廷空不出手来针对自己。

    这还真行啊。

    “长先生,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毕竟朝廷要的是银子,我们捐赠物资,一来是需要时间,二来这会不会惹来朝廷生气啊?”

    有人开口,望着长云天如此说道。

    倒也不是别的意思,虽然这个计划听起来可以,可终究还是有些不妥啊。

    “朝廷现在没时间与诸位置气,解决麻烦,才是朝廷要做的事情。”

    “而且,这物质捐赠,也是有说法的。”

    长云天开口,又提到了一个关键点。

    “有说法?是什么说法?”

    “长先生是什么意思?”

    他们好奇,望着长云天。

    “捐给谁,也是有讲究的,这东西若是直接捐给朝廷,诸位的担忧是必然,毕竟朝廷也不蠢。”

    “可若是捐给秦王殿下,诸位觉得如何呢?”

    长云天微微一笑,提到了一个关键人物。

    秦王殿下!

    他们不傻,一瞬间就知道这是何意,捐赠给秦王,那么对于秦王而言,这就是巨大的政绩。

    同时也算是捆绑了秦王,毕竟承了这么大的恩情,秦王不可能见死不救。

    这个方法还真是好啊。

    完全解决了后顾之忧。

    毕竟朝廷查不查他们,取决于一件事情,那就是有没有人来查。

    知道是秦王的人,谁还敢查。

    “那为何不去找太子?”

    有人好奇,询问长云天,毕竟如此之大的功绩,为什么不给大夏太子。

    “诸位还是没有想明白。”

    “太子现在,可谓是如日中天,陇西郡之事,太子处理妥当,深得陛下圣恩宠爱。”

    “再者,大夏王朝,有多少官员想要依附太子?诸位虽然家财万贯,但那又如何?”

    “太子看得上吗?”

    “而秦王不一样,他想要争夺太子之位,这是天下人都共睹的事情,迟迟不就藩,就意味着秦王有这样的打算。”

    “对于太子而言,诸位是锦上添花,但若是冒着危险,太子不一定会答应,甚至还会直接出卖诸位。”

    “但对于秦王而言,诸位就是雪中送炭,有这么一股势力支持他,相反的这件事情,秦王也会竭尽全力压下来。”

    “更主要的是,秦王可是与顾锦年关系极好,整件事情,诸位最担心的人,应该是顾锦年,他是什么脾气,相信各位应该明白。”

    长云天道出核心。

    使得众人恍然大悟。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秦王可是与顾锦年关系极好,换句话来说,真要闹大了,秦王还是有底牌的,让顾锦年出面,大不了就是罚钱,撑到死也就是充公。

    顾锦年的面子,大夏皇帝不可能不给。

    “此计妙也。”

    “当真是妙啊。”

    “明白了,明白了,这下子彻底明白了。”

    “全力支持秦王,将所有物资都交给秦王,这样一来,我等立刻去收拾干净,退一步而言,被发现了,有秦王,再退一步而言,朝廷当真严查,秦王找一趟顾锦年,这所有的事情,就可轻易解决了。”

    “高,实在是高啊。”

    “哈哈哈哈,长先生当真大才。”

    众人纷纷开口,一个个兴高采烈。

    “先生大才。”

    吴章义开口,也感谢长云天为众人解惑。

    然而,就在此时,有一道声音忽然响起了。

    “长先生,还有一个事要问您,就是前些日子,朝廷来了几个官员,推行新政,摊丁入亩,这件事情,该如何是好?”

    突兀之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众人纷纷点头。

    实话实说,他们一开始以为聚集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商议这件事情。

    早在大夏天灾之前,朝廷就派人过来推行新政,不过因为一些配合原因等等,一直拖延到现在,具体还没有施行。

    但朝廷的态度很坚定,以致于他们每日苦恼。

    这摊丁入亩一但施行成功,对他们而言,可是巨大的冲击。

    “同意。”

    长云天开口,直接回答。

    “朝廷的新政,不可能不同意,尤其是这个节骨眼上。”

    “只不过,还是如方才一般,这份功绩也是看着给的。”

    “诸位,今日前来,为大家解惑,长某也是有目的,朝廷推广新政,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一但新政推广下来,必然给大夏王朝带来巨大的好处。”

    “也算是一笔政绩,只是如此政绩,长某想要拿到,有人会推举长某入官,所以这件事情,若是长某得到,一来也算是稳固自己的地位,二来也是方便与吴兄沟通,也免得以后再出什么事情,诸位后知后觉。”

    长云天开口。

    朝廷的新政,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即便是没有这些事情,新政推广下来,当地若是敢不配合,也是死路一条。

    但如此的泼天功劳,给谁也有讲究。

    长云天现在就是想要获得这些政绩,一但得到这些政绩的话,他便可以在朝堂当中,站稳脚根。

    听到这话,众人有些沉默。

    长云天的想法他们认同,这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长云天愿意献计,肯定是有所图谋,但是吧,朝廷的新政,实在是让他们难受。

    所以他们有些沉默,不太愿意。

    看到众人这个样子,长云天面色不变,但内心却充满着厌恶。

    商人就是这样的,前一脚还要死要活,生怕刀子砍下来,现在解决了麻烦,就盯着一点银两之利不放手。

    说句难听点的话,这新政是他们能阻碍的吗?

    这帮人当真是贪得无厌。

    是该杀。

    而且要狠狠的杀。

    只不过,现在当真需要这帮人,不然的话,管他们死活。

    “新政之推广,是朝廷的意思,你们当真是贪得无厌。”

    “当真就不怕悬灯司的刀落下来?”

    这一刻,吴章义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纠结新政。

    这是朝廷的意思。

    朝廷要做一件事情,铁了心的话,下面人敢说什么吗?

    你说阻碍一段时间倒不是不可以,但能阻碍多久?无非就是半年,可一旦你敢阻碍,朝廷就会发现,这帮商人居然这么不听话。

    那行,等我空出手了,一个个解决。

    老老实实答应,这才好,大家都有银子赚,无非是少赚一点,又不是不让赚。

    果然,随着吴章义开口,众商不敢再啰嗦了,一个个表态。

    “请吴少莫要生气,我等同意。”

    “我等只是在思考上件事情,新政之事,自然同意。”

    “对对对,同意,同意。”

    众人开口,不敢多说什么了。

    “总而言之。”

    “这一次,无论如何,还是希望诸位能够配合,我还是那句话,如若配合的好,什么事都没有,大家安安心心度过此劫。”

    “如果谁有异心,被我发现,或者是被人抓住马脚,全家消失,不要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谁乱来,谁第一个死。”

    “吴家的分量,诸位应当是知道的。”

    吴章义开口,虽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可该说的狠话,还是要说。

    “我等明白。”

    众人起身,纷纷答应下来了。

    就如此,吴章义一挥手,让众人用膳,只不过经历了这么一遭,没有几个人有心思吃饭,都是应付应付,装个样子。

    而吴章义也看向长云天,满脸笑容,请对方离开。

    两人更上一层楼,来到望江南最上面的雅间,也唯独他吴章义才能上来。

    到了雅间内。

    吴章义长长吐了口气,望着长云天道。

    “长先生,这样做,当真能解决我吴家麻烦吗?”

    吴章义出声。

    言语当中充满着一些惆怅。

    这次大夏天灾,吴家做了一些错事,陇西郡,东林郡,还有南越郡,这三件事情吴家都参与了,但并非是吴家之意,而是他的两个弟弟。

    为了证明自己,所以趁此机会,想要狠捞一笔银子。

    却不曾想到,大夏王朝解决了天灾,而且如此迅速。

    哪怕用一年的时间去解决天灾,他们吴家都可以慢慢处理影响,可两个月就解决了天灾,那批货还在三大灾区啊。

    所以吴家不得不慌,也不得不提心吊胆。

    这事一但暴露出去,吴家上上下下,只怕没有一人能够逃过劫难。

    发国难财。

    而且还害死将士。

    这可不是小罪,诛灭九族都不过分。

    “吴兄放心。”

    “只要牢牢抓住秦王这根稻草,同时让我在朝堂当中稳住根底,再加上吴家的势力,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长云天开口,自信满满。

    而后者并没有露出喜悦之色,而是叹了口气道。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顾锦年,好在他现在正在闭关悟道,如若这件事情,当真被顾锦年知道了,那才是大麻烦。”

    吴章义出声,这是他最大的担忧。

    “所以要牢牢抓住秦王,秦王与顾锦年关系极好,而且这件事情顾锦年怎会发现?当真发现了,秦王第一时间制止,如若顾锦年不卖秦王面子,那便是与秦王闹翻。”

    “当真闹翻了,秦王也不会因为顾锦年,从而舍弃江南如此之多的富商支持,这股力量,对秦王而言,不容小视,是秦王与太子争斗最大的底气之一。”

    “到时候,秦王一定会想尽办法,解决此事。”

    “再不行!秦王当真发狠起来,谁做错了事,杀谁,也合情合理,至少不会连累到整个吴家,而那个时候,秦王与顾锦年之间的关系,必然决裂。”

    长云天出声,这是他的想法。

    听着这话,吴章义点了点头,他完全认可。

    “可万一万一,秦王不理会我等呢?”

    吴章义好奇问道。

    提到这个,长云天微微一笑,他站在楼顶,望着这江南美景,一片繁荣。

    “明日,你就会知道,秦王会不会答应了。”

    长云天没有解释,而是让吴章义等到明日。

    如此。

    转眼之间。

    便到了翌日。

    大夏天灾的事情,依旧是眼下最热门的话题,但宰相李善被满门抄斩的事情,也传到了各郡各府,一时之间,话题热度不亚于大夏天灾。

    堂堂宰相被抓入大牢,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过李善的罪名,惹来了无数百姓唾骂。

    只是一些世家权贵清楚,这件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而对于大夏京都而言,他们早早的便知道李善被抓,故而大夏京都百姓,一直在议论着此事。

    本以为这件事情应当是最近几日最火的话题,却没想到,一则新的消息,使得大夏京都沸腾。

    御史台,十二位大儒,联合上奏,抨击秦王,为求政绩,不顾将士,白白牺牲上万人。

    这件事情直接引得大夏朝堂一片哗然。

    秦王前往东林郡救灾,如今灾情定下来了,虽然完全是靠顾锦年,但秦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不曾想到的是,如今被人弹劾,而且还是御史台十二位大儒亲自出面,这可不是小事。

    十二位大儒亲自出面,永盛大帝就必须要立刻处理此事。

    不仅仅十二位大儒出面了,很快,吏部尚书,刑部尚书,礼部尚书,还有兵部尚书都多多少少收到了一些罪证。

    关于秦王的罪证,有将士口供,有百姓口供,大体意思就是,秦王做事激进,完全不顾百姓安危,也不顾将士死活。

    为救一人,让数百位将士冲入死地,人没有救回来,数百位将士只有三人逃生,全身上下大面积烧伤,而秦王不管不顾,甚至因为伤员救援问题。

    怕影响军心,也怕影响救援速度,直接不管,任其自生自灭。

    二来是,秦王自己的将士兄弟在后勤处理事情,天羽军去送命,一些药物也被秦王护卫抢走,天羽军还要排队,哪怕伤势严重,也必须要等。

    因为这件事情,使得一些将士白白牺牲,错过最佳治疗。

    再有,山火发生,一些百姓想要逃离东林郡,都被秦王拦下,霸道无比,也不管这些百姓饿不饿,有没有饭吃,就是不允许对方离开东林郡。

    甚至亲口说出,死也要死在东林郡,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而最恐怖的是,以上所有的事情,有人证物证,算得上是铁证如山啊。

    不过也是,若无这样铁证,御史台十二位大儒,又怎敢去弹劾一位王爷?

    一位亲王?

    此时此刻。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望着堆在面前的罪证,他的脸色冰冷,他的目光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这些罪证,绝对不可能造假,落款也好,名字也罢,层层审查,最终递交上来,如果有人敢造假,先不说弹劾的是秦王,就算是造假,把人喊过来对峙一二就清楚了。

    而且,身为秦王的父亲,永盛大帝岂能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什么性格?

    自幼跟随自己,而后跟随镇国公,七八岁就在军营混,性格凶狠,做事也激进,这样的人,很像自己。

    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是真的。

    为了立功。

    为了政绩。

    为了想当皇帝。

    这些都是他相信的理由。

    砰!

    下一刻,永盛大帝一拍玉案,几乎是怒吼。

    “传朕旨意。”

    “将秦王给朕押送京都,让大理寺,悬灯司,御史台,宗人府,亲自审查此案。”

    “如若罪证确凿,严格处理,不可姑息。”

    永盛大帝怒吼道。

    身为帝王,他最在乎的就是名声,自己这个儿子,做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这些都是真的。

    他一定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这个儿子的。

    这简直是不为人子。

    不过,等怒气消除过后。

    永盛大帝又深吸一口气,看着一旁的魏闲道。

    “立刻暗中调查,吏部,刑部,兵部,礼部,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罪证,还有御史台,他们又是什么地方得到的证明。”

    “再去暗中调查这些事情是否属实。”

    “十二个时辰内,朕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永盛大帝开口。

    他气归气,毕竟御史台十二大儒亲自弹劾,这件事情必然要传出去,对皇家声誉极其不好。

    可身为帝王,他岂能看不到其他东西。

    秦王好端端为何被弹劾?

    这么多罪证,为何不直接给刑部即可?这么多股势力都能知道?而且都能拿出来?

    这背后到底有没有太子的身影?

    亦或者这背后是不是有其他人。

    但综合以上种种。

    永盛大帝知道的是,有人要针对秦王。

    当然,也不排除一个可能性,那就是秦王做的事情,实在是太狠了,以致于惹来如此民怨。

    这个可能性,他希望不大。

    他更希望的是,有人想要针对秦王。

    仅此而已。

    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为了这个皇位,去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是为人父母对自己儿子最后的底线,也是最后的要求。

    不求你才华横溢,只要秉正良心即可。

    如此。

    随着朝廷内的消息传出去后。

    一时之间,这件事情,仿佛一团火星坠落野草堆一般。

    瞬间蔓延。

    短短不到半天时间,整个大夏王朝,都在讨论这件事情。

    而东林郡。

    军营当中。

    一道沉闷低吼声响起。

    “太子!”

    “你害我!”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7887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78877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