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五章:儿臣李遂,请父皇赐死!顾锦年悟道,文钟震响【求月票】

正文卷 第二百零五章:儿臣李遂,请父皇赐死!顾锦年悟道,文钟震响【求月票】

新书推荐: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我可是正派剑仙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游离半生人间有你暖如春招仙令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杀手傻子至尊凡人之长生仙道

    东林郡。

    大营内。

    愤怒。

    难以言说的愤怒。

    秦王死死地攥紧手中信封,眼神当中是无法抑制的愤怒。

    朝堂当中有他的人。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

    御史台十二大儒联合弹劾自己,吏部,礼部,兵部,刑部也来弹劾自己。

    这让秦王如何受得了?

    吏部,礼部是太子的人,兵部,刑部虽然不是太子的人,可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他们虽然没有选择太子,也没有选择自己。

    而且御史台十二大儒亲自弹劾,大夏王朝开国至今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可这些,都不是他愤怒的地方。

    而是窝火与委屈。

    这次东林郡,自己几乎是舍身求仁,付出了多少代价?

    虽然,东林郡山火熄灭,是因为顾锦年,可自己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退一万步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秦王都已经准备好了,回京领赏,甚至哪怕不领赏,他也不难受。

    大夏王朝能安定下来,他自然开心。

    再者就是,自己大哥在陇西郡确确实实做的非常好,比自己优秀,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是认。

    可没有想到的是。

    等来的圣旨,不是嘉赏自己,而是一则这样的信。

    让自己回京。

    扣押自己。

    悬灯司,镇府司,宗人府,大理寺一同审查自己。

    他甘心吗?

    他不甘心。

    愤怒吗?

    极其愤怒。

    自己是王爷,大夏的王爷,永盛大帝的亲儿子,年轻时就上战场,浴血杀敌,为大夏王朝镇压内乱。

    虽然自己想要当太子,可也是通过正当手段一步一步去争取。

    凭什么年长几岁,就能决定一切?

    “每日满嘴的仁义道德,兄弟长,兄弟短,却没想到这样对待我。”

    “东林郡之灾,我虽无有功劳,但也不至于如此,你已经在陇西郡得到好处,又为何还要加害于我。”

    “太子,你当真要逼我走上这条路吗?”

    秦王心中怒吼,发生这件事情,他没有理由不怀疑太子。

    御史台十二大儒。

    吏部,礼部,刑部,还有兵部,这么多势力一起加入弹劾自己,谁能左右?

    唯有太子。

    也只有太子能做到。

    “启禀王爷。”

    “刑部派人来了,说是有要事找王爷一趟。”

    此时,一道声音在帐篷外响起。

    告知秦王,朝廷的人已经来了。

    这动作很快。

    比救灾的速度还要快。

    “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秦王开口,声音冰冷无比。

    “王爷,刑部说有旨意。”

    将士开口,提醒秦王一声。

    “本王说了,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秦王强调一句,后者也不敢说什么,连忙去通知。

    而大营内,站在秦王身旁的中年男子,不由皱眉出声。

    “王爷。”

    “眼下这件事情,极为麻烦,如若处理不当,王爷只怕........”

    这是秦王的谋士,他开口望着秦王,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只怕什么?”

    秦王望着对方,直接询问道。

    “只怕,深陷牢狱之灾,被贬庶民。”

    后者叹了口气,但还是实话实说,也不去做过多的解答。

    “牢狱之灾?”

    “凭什么?”

    秦王眼中发狠,望着对方如此问道。

    “王爷。”

    “十二大儒弹劾您三大罪,这三大罪,您......其实都犯了。”

    后者硬着头皮,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秦王直接瞪大了眼睛。

    “本王何时做过这种丧尽天良之事?”

    他有些恼了,也有些不解,自己干没干过这个事,谁不知道?

    “王爷,您自己记一下啊,刚来东林郡的时候,您派遣一百四十名将士,救一对母子,这件事情您还记得吗?”

    对方开口,询问秦王。

    “记得。”

    秦王回答。

    “这一百四十名将士,全军覆没,连同那母子也死于山火当中,这就是事实啊。”

    谋士开口,有些无奈道。

    这话一说,秦王瞬间怒了。

    “你放屁。”

    “其一,当时火势并不凶猛,将士入内后,火势突然变大,而且有山风原因,充其量是我判断失误,再者那对母子中,孩子还在襁褓当中,自然要救。”

    “只可惜我没有第一时间赶到,不然本王就上前了。”

    “这也是罪过?”

    秦王不服了。

    “王爷,您说的话,谁信?”

    “您有理,但谁能为您作证,人都死了。”

    “再者,王爷,其他不说,这最先到的药物,的的确确是咱们的人,抢占药物,这件事情,不好说啊。”

    谋士垂着头说道。

    “可本王第一时间知晓后,立刻阻止,并且分发下去,抢占药物之人,都挨了军棍。”

    秦王继续解释道。

    “可王爷当时心慈手软,没有把他们杀了,一顿军棍,又算的了什么?现在满朝文武拿这个做文章,王爷百口莫辩啊。”

    “还有,那句话王爷的的确确说过,就是要死也要死在东林郡。”

    谋士实在是无奈,对方算是断章取义,但偏偏这断的真好。

    “放屁。”

    “本王说这话的意思,是希望全城百姓相信本王,本王绝对不会临阵脱逃,若大火吞噬东林郡,本王死也会死在东林郡,也希望百姓能如此。”

    “怎么变成了我威胁百姓?”

    秦王听到这话,更是火冒三丈。

    “王爷啊。”

    “还是那句话,现在不是您说了什么,而是人家听到了什么,罪证摆在面前,说上一句铁证如山,也不足为过。”

    后者哭丧着脸,如此说道。

    听到这里,秦王有些冷意。

    “那本王就回京,看看谁敢针对本王。”

    “真金不怕火炼。”

    秦王出声,他心中窝着一团火,回京都闹事去。

    “王爷。”

    “人家已经开始针对了,御史台,礼部,吏部,有些东西属下不好明说,但有人在针对王爷,王爷现在背腹受敌,眼下只有一个办法,才可以解决危机。”

    “否则的话,任凭王爷巧舌如簧,也辩不了欲加之罪。”

    对方开口,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

    “什么办法?”

    秦王沉下气来,等待着对方的计谋。

    “找天命侯。”

    “唯有天命侯,才可化解王爷您这件事情。”

    后者出声。

    这的确是一条出路,找顾锦年。

    听到这话,秦王有些沉默,他一瞬间就认可这个办法,可他知道的是,顾锦年正在文宫参悟圣道,因为自己的事情,去打扰顾锦年,他有些不太好意思。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锦年正在参悟圣道,本王不好去打扰他。”

    秦王出声。

    顾锦年威望越大,他就越不可能让顾锦年帮自己出手,因为这种人的交情,只能帮自己出手一次,而这一次,他想用在最关键的时刻。

    不是现在。

    是往后未来。

    “王爷,如若不找天命侯的话,属下当真不知道该找谁了。”

    对方低着头。

    顾锦年是唯一的希望,因为现在的秦王,可以用深陷泥潭来形容。

    稍稍有一个地方不处理好的话。

    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王爷。”

    “刑部的人,再催了。”

    一道声音在大营外响起。

    扰的秦王心烦意乱。

    “让他们候着。”

    “再敢啰嗦,本王决不轻饶。”

    秦王怒吼,这个时候还在这里罗里吧嗦,催什么催?

    “遵命。”

    后者不敢惹怒秦王,连忙起身离开。

    但过了一会。

    又是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王爷。”

    “有客人来了,说是可以帮您解决麻烦。”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

    让大营内的二人神色微微一变。

    这个节骨眼,有人上门,可以解决自己的麻烦?

    “王爷,要不见一下,既然不找天命侯的话,倒不如看看?”

    秦王谋士出声。

    “这个时候来找本王,只怕心怀不轨吧。”

    秦王显得平静,虽说自己深陷泥潭,可他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了,退一步说,自己当真为了功绩,牺牲将士生命,老爷子无非就是逼迫自己就藩。

    还真杀了亲生儿子?

    自己老爷子又不是圣人,帝王又如何?无非就是明面上严格惩罚,意思意思差不多,就让自己滚去就藩。

    除此之外又能如何?

    再说自己也没有做这种事情,所以并没有病急乱投医。

    “王爷,无论带着什么心思,见一见总是好的。”

    “毕竟天命侯正在参悟圣道,王爷也不好打扰。”

    对方出声,还是劝阻秦王见一见。

    “行吧。”

    “让人进来。”

    秦王也不啰嗦,平息心中的怒火,端坐在椅子上。

    不多时。

    一道身影走来。

    是长云天的身影。

    “学生长云天,见过秦王殿下。”

    长云天开口。

    他一走进来,便十分夺目,光是面相,就让人倍增好感。

    “长云天?”

    “本王记得你,大夏天灾,你好像拿出了半卷天命圣人经文,是吗?”

    长云天这个名字,在百姓心中好像没什么记忆,但各大势力还是记住此人,毕竟半卷天命圣人经文,可不是等闲之物。

    外加上长云天做了好事,也没有留在大夏京都,让人不由敬佩。

    不过长云天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大部分人下意识并没有深究,毕竟吃饱没事干,谁去研究一个毫无相干之人啊。

    更何况那天,顾锦年大放光彩,也没人去关注长云天。

    “王爷夸赞,学生只是尽德。”

    长云天微微一笑。

    “本王没有夸赞你,只是记得这件事情。”

    秦王显得很平静,这长云天虽然优秀,可对比顾锦年来说,算什么东西?

    当然来者是客,也算是个角色,他也不可能这样去说。

    听着秦王的话,长云天有些尴尬,只能硬着头皮笑了笑。

    “说吧,你有什么办法解决本王的困境。”

    秦王开口,也不啰嗦,他对这个长云天好感一般般,毕竟他认识顾锦年,儒道这方面,他只认可顾锦年,其他任何人,他都不认可,尤其是那些可能威胁到顾锦年的人。

    秦王都不在乎。

    看着秦王的反应,长云天倒也显得平静,他拱手一拜,随后出声。

    “王爷。”

    “眼下的局势,想来王爷也已经看到了,有人在暗中针对王爷,是谁学生不清楚。”

    “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王朝算是背腹受敌,御史台,礼部等四部尚书联合弹劾,即便王爷有一百张嘴,也无法做出解答。”

    “最可怕的是,这件事情已经传遍整个大夏王朝,现在对于百姓而言,风评已经形成了,所有人都知道,王爷为了能成为储君,得知太子治理陇西郡良好。”

    “故而气急之下,为了政绩而不惜将士生命,更是囚禁百姓,霸道独行。”

    “此等风评形成,即便是王爷解释清楚了,只怕也没有任何一点作用,于万民而言,王爷已经输了,而且输的彻彻底底。”

    长云天开口,解释着这些事情。

    一听到这话,秦王眼中的怒火,就无法遏制。

    他真正愤怒的点,其实就是这个,什么大理寺,什么御史台,什么宗人府,这些玩意他都不怕,因为身正不怕影子斜。

    自己没做过的事情,那么谁也别想安个罪名给自己。

    但朝廷内部的事情解决了,还自己一个清白也没用,民间的风言风语,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最让人畏惧的。

    风评一但形成了,你怎么去解释都没用,人言可畏,众口铄金,这可不是瞎说的。

    这年头不缺阴谋论的人。

    百姓也是听风就是雨。

    “那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风评?”

    秦王出声,询问后者。

    “回王爷,百姓风评,学生无法去改变。”

    “但可以帮王爷做一件事情,使得王爷能获圣恩。”

    对方回答。

    他说的也是实话,百姓风评没人可以解决,除非一个极其有威望的人站出来说话。

    不然的话,谁来了都没用,毕竟无论你如何去解释,对于百姓而言,一句当爹的还是心疼儿子,就可以瓦解一切解释了。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这个道理放在任何地方都适用。

    “获得圣恩?”

    秦王好奇了。

    长云天也不卖关子,把江南一带的事情,告知了秦王。

    当然,江南一带商人做的那些事情,他肯定不能说,整体表达的意思,就是江南商会比较吝啬,之前捐银不多,现在知道后悔了。

    愿意出手援助大夏王朝赈灾善后之事,想要捐给秦王,由秦王交给大夏朝堂,其他任何人过来募捐或者是借银,他们都不给。

    听完这话,秦王眼中不由一亮。

    他身旁的谋士也是如此。

    救灾不容易。

    善后更不容易。

    尤其身在东林郡,他们更加知道,想要重建家园,所需要的人力物力得多夸张。

    不开玩笑的说,至少需要几百万上千万人援助,才能完成善后工作。

    而其中所需要的钱财,一定是天文数字。

    江南一带的富商,如果真的将捐银或大量物资给自己,由自己交给朝廷,的确是大功一件啊。

    “尔等有什么图谋?”

    秦王的声音响起。

    有些冰冷。

    这么好的事情,对方找到自己,要说没有目的是不可能的。

    身为大夏王爷,秦王也不傻,这种利益交换他最懂了。

    任何生意都可以做,但要看需要自己付出什么,如果付出的东西,远比收获的大,那这生意就没法做。

    “王爷。”

    “学生也就不绕弯子了。”

    “为何选择王爷,无非有三。”

    “其一,太子如日中天,其势力党羽皆是朝中大臣,江南一带商人若是投靠太子,先不说太子愿不愿意,即便太子愿意,这些朝臣也不答应,他们瞧不起这些商人。”

    “其二,若是投靠太子,对于如今的太子而言,无非是锦上添花,甚至如果有需要,太子党羽只怕会把众商人当做功绩牺牲,反而得不偿失。”

    “其三,对于秦王殿下而言,若是投靠秦王殿下,是雪中送炭,也算是赌上一把,若是秦王殿下未来登上大宝,不说从龙之臣,但至少也可更加富裕,商人只要钱,不贪权。”

    “学生相信,秦王殿下,也必然不会在乎这点银两,毕竟几十年后大夏王朝,因这五大绿洲,不知道要多繁荣,区区一点碎银算得了什么?再者他们也是正当做生意,也不会胡乱来,秦王殿下怎可能舍不得?”

    长云天给予回答,道出这三点。

    每一句话都在理。

    可秦王面色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是冷漠无比。

    “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需要本王庇护。”

    “不要拿这些东西来蒙骗本王。”

    “若你还藏藏掖掖,立刻滚出去。”

    秦王开口,对方说的他都信,可他知道这不是江南一带商人的主要原因。

    江南富商,天下闻名,这股势力要说他不馋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如同刚才说的一般,生意看的就是付出多少回报多少。

    如此大的功劳让自己拿,真就想白拿?

    就因为他们捐银捐的少?想要降低影响?糊弄三岁孩童吧。

    听到这话,长云天没有尴尬,而是稍稍沉默。

    很显然,有谋士在,他不好直说。

    “王爷,属下先行告退。”

    后者也意识到了,所以立刻出声。

    “就在这里,不用走。”

    秦王看出对方的意思,但他没有让自己谋士走。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再大的秘密又能如何?

    看着这一幕,谋士心中不由一暖,而长云天却朝着秦王一拜。

    “王爷当真不凡。”

    “那学生直言了。”

    “此次大夏天灾,江南富商已经料定大夏王朝撑不过去,所以与敌国联系了一些,这些事情,若是被传出,必是死罪,所以他们才诚惶诚恐。”

    长云天开口。

    只是他依旧不说实话,他不傻,若是说出实话,秦王一定不会答应的。

    可这话一说。

    秦王直接面无表情道。

    “送客。”

    他神色平静,冷冽至极。

    “王爷?”

    这回长云天有些皱眉了,这个理由绝对合适,但他没想到的是,秦王居然如此果断。

    “你当真把本王当傻子了?”

    “江南商会,想要投靠本王,为的不就是遮掩他们那些丑事?”

    “东林郡送来一批药物,劣质无比,伤员涂抹之后,反而加剧恶化,死了上千人。”

    “陇西郡,南越郡,多多少少也有类似之事,你以为本王不知道?”

    “想要让本王来给他们擦屁股?”

    “在这里遮遮掩掩。”

    秦王开口,直接怒斥对方。

    此言一出,长云天面色一变,他真的没有想到,秦王居然猜到了是这件事情。

    这秦王,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啊。

    “王爷。”

    “这件事情,学生不知,他们之前也没有告诉学生。”

    长云天立刻开口,洗脱自己的干系。

    “少在这里装模作样。”

    “如若你方才真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本王还真会对你另眼相看,如今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本王本以为锦年遇到了一个对手,毕竟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大儒,而且器宇不凡,外加上随随便便能拿出半卷天命圣人经文,背后势力必然不小。”

    “却没想到的是,你看低了本王,也高看了你自己,就你这般,压根就不配与锦年去比。”

    “滚吧。”

    “这件事情,本王会告诉锦年的,让江南一带商人,老老实实等着被杀。”

    “本王提醒你,千万别跑,早些年江南一带就已经下了军令,严格控制这些商人,偷偷摸摸跑,被抓到,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再告诉那帮畜生,发国难财,统统去死,本王就算不要这个皇位,也绝不可能让这种蛆虫害我大夏。”

    “我是大夏的王爷,骨子里流淌着皇室血脉,主意打到本王头上,找死。”

    秦王怒斥长云天。

    实际上长云天出现之后,告知自己江南商会愿意无条件支持自己,他就起了疑惑。

    再加上,劣质药物的事情,他早就知道,甚至还跟顾锦年说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为了灭火,为了种种事情,大家都没有时间去管,现在长云天的到来,让他看穿一切。

    而面对这个选择,秦王霸气拒绝,哪怕自己现在深陷泥潭,那又如何?

    自己是大夏皇室,是永盛大帝的儿子。

    依靠江南富商,自己的确又多了底气,可以与太子争,可他不会这样做。

    要争。

    就争个光明磊落。

    要斗。

    就斗个荡气回肠。

    这些阴谋诡计,他看着都恶心。

    “王爷。”

    长云天说话都有些语塞。

    “滚!”

    “你无法给锦年造成什么影响,但本王不介意为锦年铲除一些小障碍。”

    秦王再度开口,眼神冰冷,杀机毕露。

    这一刻,长云天不敢啰嗦,低着头直接离开。

    当下,长云天离开,神色无比难看。

    他本以为自己一番说辞之下,秦王会高高兴兴答应,即便不高高兴兴,也会开心的答应。

    却没想到,落到个这样下场。

    这很丢人。

    极其的丢人。

    但让他脸色最难看的原因还是秦王那番话,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抬高顾锦年。

    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生气,可拿自己跟顾锦年比,他受不了。

    长云天离开了。

    可一路上,他眼神冰冷,杀机毕露,恨的攥紧拳头。

    “今日之耻,我必要让你付出百倍代价。”

    “秦王,这是你自找的。”

    长云天心中喃喃自语。

    而军营内。

    秦王谋士有些沉默,过了半响后,谋士不由出声。

    “王爷。”

    “如若能得到江南所有商人支持,这的确是一件好事,这股势力,不弱于六部之中两部支持啊。”

    他开口,站在理性的角度出声道。

    可此言一说,秦王却深吸了一口气。

    “一来,他们做的事情,本王不认可。”

    “而来,锦年关系与本王极好,他们就是看中这一点,这件事情,如若让锦年知道了,他必然会勃然大怒,从而严惩这些人,那个时候本王该怎么办?”

    “帮助他们,本王就要陷锦年于不仁不义之中,不帮他们,那便是引火上身。”

    秦王开口。

    实际上完完全全就是一点,顾锦年。

    秦王看得出来,他们是因为顾锦年从而找到自己,可身为兄弟,秦王不想让顾锦年沾惹这些麻烦,一点都不想。

    “唉。”

    “如若天命侯知晓王爷如此,想来天命侯也一定会帮助王爷吧。”

    秦王谋士开口,不知该说什么了。

    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刑部右侍郎何卫华,请王爷出营相见,有旨意。”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秦王直接走出大营。

    很快刑部的人出现在眼中。

    看到秦王,何卫华立刻拿出圣旨开口。

    “奉天承运。”

    话音落下,秦王的神色无比平静。

    “本王现在回宫,不要啰嗦。”

    秦王开口,打算亲自回去。

    “王爷,旨意是扣押您入京,还请王爷见谅。”

    何卫华开口,他自然不敢得罪秦王,可旨意是如此,不得不遵守。

    “没有人可以扣押本王。”

    “本王会亲自见圣,把所有事情全部解释清楚。”

    秦王开口,说完此话,他直接骑上自己的战马,朝着京都赶去。

    “王爷。”

    “不可啊,陛下的旨意在这里,王爷这样做,就是抗旨。”

    听到这话,何卫华立刻出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王爷,千万不能抗旨,您不要冲动。”

    就连秦王的谋士也不由开口,这本来就遇到麻烦,秦王若是这样做的话,完全就是火上浇油。

    这不是制造机会,给人家抨击吗?

    然而,秦王没有理会,而是驾驭战马,朝着京都疾驰而去。

    他是王爷。

    有他的傲骨。

    坐囚车?

    他不答应。

    也不会答应。

    看着已经远去的秦王,谋士极其无奈,最后他立刻让人安排战马,追赶上去。

    但不是追赶秦王,而是去文宫内,喊顾锦年出面,眼下秦王憋着一口气。

    如果按照秦王这个性子,真要闹出大事,唯有顾锦年出面,才可以解决此事。

    如此。

    转眼之间。

    四个时辰过去。

    秦王抗旨的事情,也已经传入宫中,御史台和礼部自然第一时间参了一本上来。

    抗旨。

    这不是小事。

    哪怕是秦王,也不能抗旨。

    这是规矩,秦王更应当遵守规矩。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听到秦王抗旨,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

    “逆子!”

    “当真是逆子。”

    永盛大帝大怒,这个节骨眼,秦王居然抗旨,这不是摆明了跟自己唱反调?

    即便他想要包庇,又能怎么包庇?

    这是错上加错啊。

    “陛下息怒,秦王殿下可能是一时气愤,并非是有意抗旨。”

    魏闲立刻开口,跪在地上如此说道。

    “一时气愤就可以抗旨?”

    “大夏国威还要不要?大夏律法还要不要?”

    “反了,当真是反了。”

    “抗旨不尊,这是要杀头的啊,他身为朕的儿子,难道不知道吗?”

    “当真以为朕不敢杀吗?”

    “当真以为朕就不会杀吗?”

    永盛大帝也是气急败坏,秦王这样做,完全就是给自己难堪,天下人都看着这件事情。

    本来秦王老老实实归来,不管这件事情到底怎么样,他都已经想好了,让秦王去就藩。

    解决这件事情就算了。

    可没想到,秦王居然敢这样做,这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满朝文武现在就盯着这件事情。

    自己要是纵容秦王,那是不是说,皇室可以随便践踏律法?

    今天是秦王,明天是魏王?后天就是晋王?

    这不仅仅挑战的是大夏律法,这更挑战的是,他的权威,帝王的权威!

    “呼。”

    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吐出一口气。

    永盛大帝直接走出养心殿。

    “去天牢。”

    说完这话。

    两刻钟后。

    天牢深处。

    一阵阵脚步声响起,很快两旁站满悬灯司的人。

    他们手握火把,照亮着天牢。

    而天牢当中,李善静静坐在其中。

    原本午时,他应当会被斩首,可因为永盛大帝临时改了主意,拖了一天的时间。

    天牢打开。

    永盛大帝的身影直接走了进去,而这些悬灯司立刻离开,不敢在这里待着。

    待人全部走后。

    永盛大帝望着盘坐在地上的李善,面无表情道。

    “朕只问你一句。”

    “秦王的事情,是不是你们计划的一环。”

    “如若你如实回答,朕放你一马,给你全家一条生路。”

    永盛大帝开口。

    秦王的事情,他觉得有问题,因为一切都显得那么合理,摆明了就是有人要找秦王麻烦。

    可这件事情,秦王到底有没有做过,他不确定。

    自己这个儿子,他知道,做事激进,不说一定不会做,但也不说一定会做。

    正是因为摇摆不定,所以永盛大帝将目光落在了李善身上。

    有些事情,李善一定比自己知道的多。

    面对永盛大帝询问。

    李善微微沉默。

    过了片刻后,李善缓缓开口道。

    “一朝三龙,早晚会出事,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陷害,有那么重要吗?”

    “难道陛下不知道,秦王不就藩,终究是个祸害吗。”

    李善开口,这是他的回答,没有明确告诉永盛大帝,但他说的没有错。

    如果秦王不就藩,那他时时刻刻就在威胁太子的地位,如此一来,朝堂当中就会有人害怕,就会有人想尽办法去针对秦王。

    从而也会连累太子。

    除非自己真的想立秦王为储君,不然的话,让秦王去就藩,是一件好事,对朝堂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朕问你。”

    “你就给朕回答。”

    永盛大帝目光凶狠,他懒得听这些,他只要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他们的计划。

    其他不管。

    “陛下。”

    “欠下的,总要还。”

    李善开口,语气平静。

    “来人。”

    “将李善拖去菜市口,满门抄斩!”

    永盛大帝直接起身离开。

    既然李善不说,他就送李善上路,也算是了断恩情。

    他不欠李善的。

    从来不欠。

    他做到了一位君王该做的一切。

    “陛下。”

    “有怎样的父亲,就会有怎样的儿子,这江山想要坐稳,就必须要是孤家寡人。”

    李善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这句话可谓是大逆不道。

    但那又如何?

    李善是一个将死之人。

    他无惧一切。

    而且这番话也算是一种提醒,只是永盛大帝现在极其愤怒。

    很快。

    他从天牢出来。

    悬灯司副指挥使,也在第一时间来到永盛大帝面前。

    “陛下,太子回来了,在养心殿候着。”

    “秦王还有半个时辰,就要抵达京都,刑部兵部已经派人去拦了,不过抵不过秦王凶猛,伤了不少人。”

    后者开口,告知永盛大帝这件事情。

    秦王抗旨,一路入京,兵部和刑部不可能不派兵镇压,只是他们也不敢伤了秦王,只能象征性阻拦。

    “传朕旨意,将他给扣押入京,但不得伤其。”

    永盛大帝冷着脸开口。

    说完这话,直接朝着养心殿走去。

    很快。

    回到养心殿。

    太子早早的便站在养心殿殿外,看到永盛大帝回来,太子李高第一时间上前。

    “父皇。”

    “儿臣请父皇开恩,二弟只是一时糊涂,这才抗旨,绝无异心,还请父皇法外开恩,儿臣愿意替二弟受罚。”

    李高开口。

    他在陇西郡听完有人弹劾秦王后,第一时间就赶回京都。

    尤其是得知秦王抗旨,他更是马不停蹄来找永盛大帝。

    他知道眼下的事情有多棘手。

    大夏皇室的家事,可不是小事,处理不当,很有可能会越演越烈,最主要的是,一家人不和睦,才是大事啊。

    “少在这里唱白脸。”

    “这么多人同时弹劾老二,你这个做太子的,当真就一点干系都没有?”

    看到太子求情,永盛大帝直接怒骂,他就不信这件事情,太子一点都不知道。

    听到这话,太子脸色惨白,随后跪在地上,望着永盛大帝道。

    “父皇。”

    “儿臣冤枉啊。”

    “儿臣当真什么都不知道,儿臣再愚蠢,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人去陷害二弟啊。”

    “请父皇明鉴。”

    李高在这一瞬间哭出声来,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父皇竟然怀疑是自己在背后搞鬼。

    如此大的冤屈,让他如何受得了?

    看着李高如此,永盛大帝更气,他走进大殿,直接怒吼道。

    “待会你二弟来了,朕倒要看看,你这个二弟会不会认你这个大哥。”

    永盛大帝坐上龙椅,脸色阴沉可怕。

    他内心当真有一座火山要喷发似的。

    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挑拨离间,他不敢确定,可种种迹象都表现的出,有人故意在搞秦王。

    而且秦王所做的事情,到底属不属实又是一个问题。

    刑部,兵部,礼部,吏部。

    御史台联合弹劾,罪证摆在面前,这是铁证如山,一方是有铁证,一方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没有做这些事情。

    他又如何判断?

    可秦王的行为,明显就是愤怒不已,如若秦王当真做了,他又岂敢如此?

    但话又说回来,会不会是秦王故意为之?

    再者就是太子到底有没有参与?

    如果有的话。

    他的心,当真会寒啊。

    自己的儿子内斗,这是任何一个父亲都不想看到的。

    尤其是,如若当真是太子的话,那太子得有多狠啊,要把自己的亲弟弟置于死地?

    可若不是的话。

    针对秦王的事情,谁最有利?

    还不是太子最有利?

    无缘无故,谁来找秦王麻烦?

    还能收集到这么多罪证?

    也只有朝廷的人才能做到,换做是大金王朝,扶罗王朝派奸细来做,都做不到啊。

    这也是为何他要去天牢询问李善的原因。

    这一刻。

    永盛大帝心烦意乱,也是窝着一团火。

    而后。

    快半个时辰时。

    一道身影出现。

    “陛下,秦王已在京都外抓获,被扣押至宫外,是否带入殿内?”

    “带来。”

    永盛大帝开口。

    大约一刻钟后。

    咆哮声已经响起,人还没出现,这声音震耳发聩。

    “凭什么抓本王?”

    “尔等凭什么?”

    “我不服!”

    “我不服啊。”

    秦王的怒吼声响起。

    很快,被五花大绑的秦王出现在大殿之外。

    他披头散发,身上还有一些血迹,不过都是别人的。

    此时此刻的秦王眼神当中都是怒火。

    辛辛苦苦在东林郡做事,换来的不是奖赏,而是诬陷是罪名。

    要让囚车送自己回京,他不受此辱。

    所以直接骑马入京,却没想到被抓,而且五花大绑,整个京都百姓都看到了。

    原本的怒火,也随之越来越旺盛,越来越可怕。

    如今在养心殿外,看到太子跪在地上时,秦王的怒吼声不由响起。

    “你跪在这里做什么?”

    “猫哭耗子假慈悲吗?”

    “你无非就是想要来看我的笑话。”

    “太子。”

    “你了不起。”

    “你清高。”

    “这个时候,你还要来看我笑话,还要来装的一副慈悲模样,想要让老爷子认可你,想要洗脱你的罪名?”

    “佩服,弟弟佩服你啊。”

    秦王几乎是目呲欲裂,他本来是委屈,后来是愤怒,被当成犯人一般,抓入京都后,他就是滔天愤怒了。

    百姓的眼神,在他脑海当中无法挥去。

    如长云天说的一般,自己完完全全坐实了残害百姓,为求功绩,不顾将士生命的王爷。

    这种风评,就算是改,他也改不了。

    他心中的怒火,几乎要把他整个人燃烧干净。

    “二弟。”

    “我........”

    感受到秦王噬人一般的眼神,李高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心中当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给朕闭嘴。”

    就在这一刻,养心殿内,永盛大帝的怒吼声响起。

    他直接走了出来,眼神死死地看着秦王。

    刹那间,秦王稍稍冷静下来了,心中的畏惧,还是被激发。

    面对自己的父亲,秦王实在是提不起凶意。

    “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像王爷吗?像大夏皇室吗?”

    “你就像是一个疯子。”

    “朕问你,你有什么可气的?”

    “你有什么可怒的?”

    “东林郡的事情,你办好了吗?你自己看看这些罪证,人证物证都有,口供都摆在这里,一个个签字画押了。”

    “你在看看你大哥,你拿什么跟他比,你有什么资格跟他比?陇西郡至少平安无事。”

    “让你回京,是朕给你的面子,你不但不领情,你敢抗旨,你这是反了天?”

    永盛大帝几乎是怒吼咆哮出来,盯着秦王如此说道。

    听着这些咆哮。

    秦王低着头,他只是喘气,大口大口的喘气,他心里憋屈,太憋屈了。

    可面对自己的父皇,他不说话,只是沉默。

    “朕问你,死也要死在东林郡,是不是你说的?”

    永盛大帝出声,望着秦王问道。

    “这句话的本意是。”

    秦王开口,想要解释清楚。

    “朕问你是还不是?你有没有说过这句话?”

    永盛大帝直接打断秦王的话。

    直接问,是还是不是。

    “是!”

    秦王怒吼,怒吼着回答。

    得到这个回答后,永盛大帝深吸了一口气。

    “那再问你,你的手下,是不是抢占药物?是还是不是?”

    他问道。

    “是。”

    秦王咬着牙,依旧回答。

    “你当真是个畜生。”

    “朕要打死你。”

    下一刻,永盛大帝直接一脚踹在秦王身上,重重一脚,踹的秦王直接倒地。

    “陛下不可啊。”

    “陛下,秦王殿下只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啊,您千万不可如此。”

    这一刻,魏闲与刘言立刻跪在地上,抱住永盛大帝的双腿,哭着喊着求永盛大帝不要这样。

    而太子也在第一时间,跪在永盛大帝面前。

    “父皇。”

    “这些事情,可能不是二弟的本意,还请父皇彻查清楚,二弟不是这样的,不会是这样的。”

    太子开口,满脸泪水道。

    而永盛大帝心火旺盛,看着秦王怒吼道。

    “就你这样的人,还当皇帝?”

    “你当什么皇帝?你要脸吗?”

    “做事凶残,不动脑子,跟你大哥比起来,你连他一成都不如。”

    “朕怎么生了你这种畜生来。”

    “还监国?”

    “给朕滚去就藩,监什么国啊,这国家被你监着,早晚要灭亡。”

    “看到你,朕就恶心,朕就厌恶。”

    永盛大帝也是气急败坏,他开口一句话比一句话狠。

    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刀,狠狠地插在秦王心上。

    是每一个字。

    字字诛心。

    或许就是如此吧。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一阵笑声响起,大笑声自秦王传来。

    他躺在地上,望着蔚蓝色的天,发出大笑。

    所有人都看向秦王,他们不理解,秦王这是笑什么。

    “你笑什么?你还有脸笑吗?”

    “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听着秦王的笑声,永盛大帝不由怒吼。

    “我笑什么?我笑我自己。”

    “我笑我自己就是一个蠢蛋,就是一个傻子。”

    “父皇,你骗了我多少年?”

    “这些年来,你让我勤勉,你放权于我,你甚至让我监国,我真的以为,你是想要让我当储君,哪怕不是储君,也想让我争一争。”

    “我天真的以为,你想让我好好表现,如若我有能力,你会选我当储君。”

    “我现在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骗我的。”

    “是,我是做事凶残,我是做事不动脑,我就是个畜生。”

    “既然儿臣这么让您讨厌。”

    秦王说到这里,而后他用尽全身气力,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儿臣请父皇。”

    “请大夏皇帝。”

    “请永盛大帝。”

    “请您这位至高无上的主宰。”

    “赐儿臣死罪。”

    “儿臣作恶多端,残暴不仁,为求政绩,不顾将士生死。”

    “还请圣上。”

    “赐死。”

    冷漠的声音响起。

    带着怒意,带着恨意,带着彻彻底底的死心。

    他看出来了。

    自己这位父皇,从来就没有想传位给自己,从来都没有。

    他不怕打,也不怕罚。

    可他怕。

    怕自己父皇这些话。

    这一个又一个的字,就像一把刀,插在他的心上。

    这些年所有的努力。

    这些年所有的期望。

    全部烟消云散。

    他知道自己父皇想要证明自己,所以他付出无穷的努力,就是想要帮自己父皇证明自己。

    可他也想证明自己啊。

    证明自己可以当皇帝。

    证明自己能当皇帝。

    即便当不了又能如何?

    至少自己得到了父亲的认可。

    可现在看来。

    哈哈哈哈哈,是一场笑话,原来自己在父亲眼中,竟然是如此的不堪,如此的令人作呕。

    那不如。

    去死算了。

    秦王的声音,传遍整个宫中,甚至传到了宫外。

    这凶狠的声音,这嚣张的声音。

    一时之间,惹来无穷争议。

    而养心殿内,永盛大帝几乎要气晕来。

    秦王这样开口,这就是在逼自己啊。

    而且还说的这么大声音,这是要做什么?真的要造反吗?

    “畜生。”

    永盛大帝直接推开魏闲二人,直接将一旁侍卫的带刀抽出,眼神当中是杀意,是凶意。

    要杀了秦王。

    “父皇。”

    可下一刻,太子出现在秦王面前,他伸出手,直接挡住这一刀,手掌上瞬间鲜血直流,眼眶红润。

    “求父皇,原谅二弟。”

    “儿臣愿退下太子之位,请父皇开恩啊。”

    “虎毒不食子,父皇又岂能这般。”

    太子跪在地上,他是真的伤心欲绝,父亲的不相信,弟弟的不认可,他真的不想要这个太子之位了。

    而面对着这一切。

    秦王面无表情,他现在已经是心死莫大于哀了。

    看着太子如此。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

    心中又气又悲。

    “来人。”

    “将秦王扣押天牢,削王位,贬为庶人。”

    “由大理寺,悬灯司,刑部,宗人府彻查秦王案,如若属实。”

    “律法处置,斩立决。”

    永盛大帝开口。

    他将刀放下,缓缓转过身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后,淡淡开口。

    “父皇。”

    太子再度开口,可永盛大帝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囚禁太子于府内,秦王案结束之前,太子不可出府。”

    永盛大帝说完这话,便朝着养心殿走去。

    但走了两步后,秦王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父皇。”

    “今日之后,父子恩断义绝。”

    “削此发立誓。”

    淡淡的声音响起。

    这是秦王的言语。

    此言大逆不道,可现在所有人都当做秦王气话,即便如此。再听到这样的言论,永盛大帝还是一愣,但他一语不发,朝着养心殿继续走去。

    魏闲连忙跟了过去,而刘言则不断劝说着秦王。

    可此时此刻的秦王,彻彻底底麻木,一句话都不说。

    太子看到这一幕幕,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很快,秦王被押走了,太子也被带走了。

    “刘公公,派人去文宫,找锦年,眼下唯有他可以化解这件事情了。”

    太子开口。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不听自己,自己的父亲近期时间也不会理会自己,而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只有顾锦年一人。

    “老奴明白。”

    “请太子放心。”

    刘言开口,立刻答应下来了。

    如此。

    不到半个时辰,宫内的事情,瞬间传开。

    但传出去的消息,却显得十分诡异,一开始还好,可逐渐的变成了,秦王理亏,死不承认,最终铁证之下,秦王愤怒,失去理智,也承认自己的罪行。

    永盛大帝大义灭亲,为求公正。

    无论是任何谣言,基本上都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秦王的确作恶多端。

    恐怖的风评,原本就已经有了,现在无非是多了一个更有力的证据。

    根本洗不干净。

    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很古怪的议论。

    准确点来说是一个争议。

    秦王到底会不会死。

    有人认为,皇帝公正,可能会大义灭亲,但乐文更多小说人会认为,小惩大诫差不多了。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这天下当父亲的有几个会大义灭亲?

    本来争议的好端端,可随着一种猜测响起,引来了诸多的认可。

    那就是,大夏皇室发生这种事情,秦王肯定不能死,但眼下根本无法下台阶,所以必须要找一个人出来,给双方台阶下。

    而这个人,就是顾锦年。

    顾锦年与秦王关系好,而且还是皇室,虽然是儒道之人,可终究不是圣人,会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低,从而小惩大诫。

    顾锦年再出面澄清一下,秦王做的事情,其实并非这个意思,亦或者找几个替罪羊出来,让他们背锅,然后恢复秦王的王位,再让秦王就藩。

    远离京都,等个十年二十年,差不多就结束了。

    毕竟一件这样的事情,不会有这么多人记着,当真记着,朝廷也会让人控制言论。

    再者顾锦年现在威望极大,也确实有巨大的影响力,百姓们也会给顾锦年这个面子。

    这个猜测出来后,居然瞬间得到了无数人的认可。

    认为合情合理。

    但马上,新的争议出现。

    那就是,顾锦年的确不是圣人,可现在乃是天地大儒,做事应当秉持良心,如若顾锦年袒护秦王,是否意味着顾锦年没有圣人德行?

    所以大量读书人出现,认为顾锦年一定不会袒护,秦王必死无疑。

    可百姓们却认为,这些读书人太傻了,毕竟事关朝政,而且这么大的事情,总不可能皇帝真的杀了自己儿子?

    品德是品德,可也要根据实际情况而来。

    这个争论的可怕点,不在于谁对谁错。

    而是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不在是秦王到底有没有做。

    反倒是变成了。

    如果顾锦年出面帮了秦王,秦王不死,那么顾锦年就是违背品德,非圣人也。

    如果顾锦年没有出面,或者秦王死了,顾锦年依旧是圣人品质。

    也就是说,经过这些言论的发酵,不断猜测之下。

    所有人都有一个下意识的共识。

    那就是秦王的的确确做了这些事情,他没有被冤枉。

    只是朝廷会怎么处理而已。

    这就是谣言的可怕,这也是风评的可怕。

    一个人的风评不好,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都会产生恶观想法。

    没有人在乎真相。

    因为他们只相信自己觉得的真相。

    当然两个主要原因决定这一切,一来是不可能空穴来风,十二大儒,外加上礼部等四大部联合弹劾,就证明有这么一件事情。

    二来就是秦王认罪。

    没人知道秦王是什么心态,他们只知道秦王认罪了。

    经过一些渲染之后,让这个认罪变得合理,那么他就认罪了。

    而京都内。

    秦王谋士已经来到文宫。

    大夏文宫。

    宏伟无比。

    但文宫无法入内,有侍卫把守,哪怕秦王谋士说明自己的身份,侍卫也不让其通行。

    顾锦年已经说了,没有天大的事情,不要喊他。

    想要入内,除非是皇帝,或者太子亦或者秦王亲自过来,甚至就算是太子和秦王过来,也没有用。

    没有陛下的圣旨,他们绝不放行。

    免得有人去打扰顾锦年悟道。

    顾锦年悟道不是一件小事,没人敢承担这样的责任。

    故而,秦王谋士想尽一切办法,都进不去。

    而皇宫当中。

    养心殿内。

    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永盛大帝站在养心殿当中,一个人,静静站着一个时辰。

    秦王方才的话,历历在目。

    实话实说,身为父亲,看到自己儿子那麻木和绝望的眼神,永盛大帝怎可能不动容?

    他已经有些相信,秦王没有做这些事情。

    但帝王的尊严,让他不可能低头。

    身为父亲的尊严,让他不可能认错。

    尤其是,秦王说的最后一句话,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这让他愤怒,也让他伤心欲绝。

    父子之间,闹到这个地步。

    这是当父亲的失败。

    自己儿子让自己赐死。

    这也是当父亲的失败。

    泪水落下。

    永盛大帝终究是凡人,他不是神,面对这种事情,他也痛苦。

    可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这样做。

    因为李善说的没错。

    秦王必须要就藩。

    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他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

    自己这个儿子,对自己彻底失望了,不抱有任何期望。

    不说两人是仇人,但往后也绝不是父子关系。

    破裂了终究破裂,是如何都无法弥补的。

    他只希望,等到以后,秦王能够明白自己的用意。

    当父亲的难处。

    当帝王的难处。

    未来的皇帝只有一个,那个人只能是太子。

    “传朕旨意。”

    “让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御史台十二大儒,进宫见朕。”

    光影灰暗。

    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显得空洞且有低沉。

    “奴婢遵旨。”

    刘言开口,说完起身。

    然而永盛大帝继续开口道。

    “不要惊动锦年。”

    “这件事情,朕有定夺。”

    他的声音平静。

    他刚才听到了太子的声音,也知道太子想要做什么。

    这个时候,他不想惊动顾锦年。

    这是他们的家事,也不需要顾锦年来处理。

    “遵旨。”

    后者一愣,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而与此同时。

    天牢当中。

    秦王坐在草堆上,他目光呆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且披头散发,宛若一个疯子。

    “王爷。”

    “您就低头认个错吧。”

    此时,他的谋士出现,借助关系,得以见到秦王。

    他落着泪,劝说秦王。

    只是秦王没有回答,而是咬破手指,但麻木不已的在墙上写下三个字。

    【长云天】

    随后又将这三个字涂抹掉。

    一语不发。

    身后的谋士一愣。

    但也彻底明白秦王的意思了。

    如此。

    翌日。

    天还未亮。

    一道钟声,突兀响起。

    自大夏京都。

    文宫内响起。

    7017k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7931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79315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