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六章:知圣,方知圣路难!大夏征税,江中郡纳粮税!【求保底月票】

正文卷 第二百零六章:知圣,方知圣路难!大夏征税,江中郡纳粮税!【求保底月票】

新书推荐: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栀念晓光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我只想好好的修仙武神图箓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偏你成执三尺长剑荡人间仙路长青剑气长安

    大夏京都。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惊动一切。

    钟声来自文宫。

    京都上下都知道,自获天地赐福后,顾锦年便潜入文宫内悟道。

    所有人都在期待,期待顾锦年悟道成功。

    一但成功的话,顾锦年极有可能踏入半圣境,而后借助大道成圣图,可在短暂时间内,成为近几百年来,第一位儒道圣人。

    虽不是天命圣人,但圣人二字,已经是超乎常人所能想之事了。

    如今文钟响起声音,自然引起一些注意。

    文宫内。

    顾锦年盘坐大殿。

    白玉碉楼细腻,宫殿内有两个盘龙金桂树,一个个蒲团落在地上,这是讲道之地。

    而今。

    顾锦年在此悟道。

    这几天来,顾锦年都在思考七个字。

    知行合一,致良知。

    这是王阳明的心学,也是顾锦年最崇敬的一位存在。

    王阳明在前世,称为半个圣人,之所以是半个圣人,不是因为不够格,而是时间问题。

    只需要再给一定的时间,王阳明必可成为圣人。

    心学的影响,其他不说,前世有一个国家,依靠王阳明心学完成改革,从而跨越提升。

    所谓一生俯首拜阳明,这就是诸多人的观点。

    知行合一,顾锦年自然懂得皮毛。

    而今他以心学为主,去印证自己过往所做的每一件事情。

    知行合一,最大的问题便是,是先知还是先行?

    以及如何合一。

    知道了,才去做。

    可不做又如何知道?

    若做了,万一是错?

    这又怎么办?

    毕竟最后三个字也很重要,致良知。

    阳明先生的意思,是希望心学之人,都能去做善事,而并非是说,我知道了某一件事情,我就要去做,无论对错。

    致良知是最关键的地方,前者则是一种检验。

    “无善无恶心之体。”

    “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

    “为善去恶是格物。”

    文宫内。

    顾锦年喃喃自语,想要真正达到知行合一,就必须要明白这四句话。

    也是四字教真言。

    好在的是,顾锦年曾经看过一个人的言论,这是一位国学大师,他说的观点,顾锦年十分认可。

    你拥有一把菜刀,此乃【无善无恶心之体】

    因为菜刀是死物,不去动他,无善无恶,只是有一个形体罢了。

    而菜刀可以切菜,也可以伤人,此乃【有善有恶意之动】

    明白菜刀的用途,并且根据一定的定律,譬如律法等等,亦或者大家所不喜之事,自然定律等等,从而结论出。

    伤人不对,切菜为善。

    这就是【知善知恶是良知】

    最后的用菜刀切菜而不砍人,这便是【为善去恶是格物】

    这只是一种比喻,真正的意思,更加高明,而且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想法。

    正是因为如此,心学才被誉为圣人之学。

    回首这一年来自己做的事情。

    以大事为主,第一件事情便是江宁郡之难,洪灾席卷千万百姓。

    影响很大,但灾难发生,这是无法阻止的事情,也是无法阻拦的事情,并非是我可以去解决的。

    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情,但我无能为力,而且随着那些商人胡作非为时,灾情越来越严重之时。

    我心中的良知唤醒。

    我知道,这件事情并非因我而起,但我有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

    所以当文景先生要让我们出谋画策时,我义无反顾的选择站出来,虽然我知道暗中有人想要影响大夏王朝,牵扯到各大势力。

    可在我知道,受苦的是百姓,我是读书人,读书人便是要为万世开太平。

    书,是为天下苍生而读。

    知,百姓苦,亦知读书风骨,更知心中良知。

    行,救苍生,亦有阻碍,亦有危险。

    致良知,无惧种种困难,不畏任何势力,为江中郡千万百姓,为心中浩然正气,为读书人之风骨,故而携千里饿殍图。

    知行合一,致良知。

    再看白鹭府之事,匈奴和亲,议和之事,孔家,宁王,佛门,道门,大夏天灾。

    这一件件事情,都在顾锦年脑海当中划过,他自己开始印证,也开始思考。

    是否有私心过。

    是否没有做好过。

    当所有事情在脑海当中一一印证过后,顾锦年确实发现了自己有几点不对。

    那就是情绪问题。

    有时候自己的情绪会主导自己,就好比孔家前来拜访自己,自己晾对方三天,虽然说孔家无礼在前,但身为读书人,不应当如此。

    此非君子也。

    虽然自己明知道对方带有目的性,可既来之,则安之,自己故意拖延,惹来是非,最终闹的不可开交。

    这的确是因为情绪问题。

    “若是站在自我角度,可以解释为,我还年轻,有少年之热血,所以做事冲动。”

    “但站在良知的角度,我就是做错了,少年热血并非是我的借口。”

    “倘若那天,我早点到来,虽然孔家必会咄咄逼人,但我方方面面没有做错,孔家即便是想要借题发挥,也不是他说了算。”

    “这便是意动。”

    “很多事情,等过去之后,会发现没有必要,但在当时,情绪上来,处于愤怒阶段,意将主导一切,良知会被压制。”

    “情绪,并非单只愤怒,善念也好,恶念也罢,都是意。”

    “有善有恶意之动。”

    顾锦年心中不断的印证,也在不断的思索很多事情。

    而这样复杂的思考,并没有让顾锦年感到压力很大,相反他很喜悦。

    因为今日的思考,可以让明日的自己变得更好。

    “若我想要成圣,就必须要压制意之动。”

    “这个意,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为圣者,应当有无限的胸怀,包容万象。”

    顾锦年缓缓自语。

    只是很快,他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可若是压制了意,那我还是我吗?”

    “不与人争斗,处处温和,即便是以天下苍生为主,去做一些好事,又能如何?”

    “我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拯救天下苍生吗?”

    “可苍生需要拯救吗?即便需要,为何是我?我凭什么可以去拯救苍生?”

    “倘若天地选择我,让我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这只能算是使命,而并非是圣道,这应当是责任,是心中的良知。”

    “圣人,终究有一个人字啊。”

    “如若毫无情绪,无有任何一点波澜,那岂不是一块石头?”

    一时之间,思想到了这个程度。

    这就是读书人没事不能干坐着,因为一个问题会产生下一个问题,当你认为这个是对的时候,马上就会反驳自己,然后再反驳,再反驳。

    最后就是钻牛角尖。

    当然也不排除找出真谛。

    但这样很难。

    足足数个时辰过去,顾锦年额头满是大汗,他的思绪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难受。

    铛。

    一道钟声响起。

    使得顾锦年逐渐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后,顾锦年睁开眸子,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眼神当中满是迷茫。

    “我进入了误区。”

    “亦或者是说,我并不知道这是不是误区,只因我没有找到解答的方案。”

    “圣人到底是什么。”

    “既有人,那么就有意。”

    “若有意,那么便会被意所主导。”

    “同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无非过程不一样,但结果注定都是一样的。”

    顾锦年喃喃自语。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望着这空阔的大殿。

    “唯有知圣,方知圣道坎坷,圣道难,难于上青天。”

    顾锦年深深的叹了口气。

    都不要说什么圣人不圣人了。

    自己现在连圣人二字都有些搞不懂了,何况是成圣。

    这条路太难了。

    哪怕是自己,都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我不能再往这方面去想了,我踏入儒道才一年半,前面境界,是因诗词才气,使得我提升,这大儒境,更是因为天地赐福,无量的功德,使我走上这一步。”

    “儒道七境,凝气,养气,立言,立德,大儒,半圣,圣人。”

    “这七大境界之中,凝气与养气,可以通过诗词文章,浩然正气所提升,后来我以文尺定儒义,无德之人,不可凝气,可后面的境界并没有得到定义。”

    “毕竟我并非是圣人,随意定义不是一件好事,凝气境是第一关,以德凝气,不算是大过,只是加了一个限制罢了。”

    “而立言立德,则是立自己儒道之言,自身有何等的抱负,何等的思想,通过读圣人经文,再加上自己的感悟,从而立下言行。”

    “至于这个立德,德便是读书人之德,见弱势者被欺负,敢于直言,面对不公之事,也敢于出手,这便是德。”

    “大儒境,则是完成前面四境后,获天地认可,分两种情况,其一便是著书传播思想,其二便是明悟自然之道,顺其而行。”

    “前者依靠的是生活积累,知晓民间疾苦,后者依靠的是天赋。”

    顾锦年心中自语。

    针对大儒这个境界,顾锦年现在有很多想法。

    这天下大儒不少,但并非是每一个都德高望重,有不少年轻人也成为了大儒,这个现象就很古怪。

    在常人眼中看来,大儒仿佛就是年老者,心中有良知,做的事情,都是为国为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对抗黑暗势力。

    可实际上随着了解,顾锦年发现。

    凝气养气,如同武者一般,通过才气可以达到。

    立言立德,完全可以私人一点,譬如说以读书改变一村的命运,这也算是立言,当然你也可以立的志向大一点,看个人的。

    还有立德,不是说立德之后,就是成为一个有德行的人,而是达到读书人的正常三观。

    普通人,看见不公的地方,你可以不去管,因为各扫门前雪。

    而立德的读书人,就要挺身而出,但这个挺身而出又有讲究,允许顺从本心。

    换句话来说,一个知县,他立德了,然后他看到宰相欺负人,在这个时候他可以选择挺身而出,但挺身而出的下场就是被针对,影响自己。

    所以他没有选择各扫门前雪,那么他有没有德行?

    依旧是有,因为当他看到一个普通百姓或者是另外一个知县欺负普通人,他会上前制止,挺身而出。

    这就是儒道第四境的立德。

    不然的话,达到第四境,就要完成圣人之立德,那这天下还有坏人吗?

    再者还有一句话。

    什么叫做坏人?

    你看到一头老虎追赶着一个人,你出手相救,打死老虎,你就是好人吗?

    老虎吃人,这是错误的吗?

    在老虎的视角当中,弱肉强食。

    在边境当中,你看到两个将士厮杀,自己国家的将士要杀对方,你能制止吗?

    如若你制止,敌国的将士就要踏平你的国家。

    所以道德这个东西,只能限定几个大类,而不能细致划分,否则的话,根本扯不清楚。

    立德,是拥有超越普通人的德行,而不是达到圣人的德行。

    至于最后的大儒。

    老一辈的大儒,通过著书,传播思想,从而晋升为大儒,但也不是说这种大儒就一定是好人,一定如何如何的。

    儒道思想有很多,有的大儒家庭,儿子吃饭不能上桌,与父亲说话不能直视,家规严格,做错一点都不行,规规矩矩。

    这种大儒好还是坏?

    也有的大儒,放荡不羁,怎么开心怎么来,认为人活在世上就是要开心,只要不损害别人的利益,同时能获得自己的快乐,何乐而不为?

    这种大儒经常去勾栏,开心的起飞。

    那请问,谁好谁坏?

    但到了圣人这个境界就不一样了。

    哪怕是半圣,带有圣字,德行就必须要起到表率作用,需要严格管控自己。

    所以到了半圣,无论他是怎样的半圣,他一定要有一个【中心思想】。

    目前的中心思想,无非就是两个。

    为苍生。

    顺天意。

    只有这两个,大多数是选择第二个,毕竟为苍生你就要付出很多东西,牵扯很多是非,就好比江中郡之难,救还是不救?

    为苍生,一定会救。

    但顺天意就不会,他们认为既然有因,那么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毕竟永盛大帝夺取了江山,如若这江宁郡之灾,是建德皇帝搞的鬼,你该怎么说?

    你救下来了,建德继续搞鬼。

    激化矛盾?事情越来越麻烦?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被偷,就怕被惦记着,敌人在暗,你在明,你防不住敌人的。

    就好像这流言蜚语一般。

    你能控制天下万民的嘴?

    就算是京都内,如果有人要造谣,你能精准到是谁在造谣?

    而且当谣言起来的时候,你只能去管控,但不能严格管控,否则反而会引起负面消息。

    冷处理永远是最好的选择。

    古今往来,可没有任何一个王朝,能控制得住天下悠悠之口,哪怕是文字狱,也控制不了。

    除非没有百姓。

    顾锦年一直在升华自己的思想,以往很多事情在这一刻逐渐的想明白了。

    很快。

    转眼之间。

    便过去了三日。

    文钟敲响的声音,让百姓们误以为顾锦年要成圣了,所有百姓都走出来,时不时就讨论文宫的事情,其实就是想看看异象。

    毕竟这异象比烟花表演好看太多了。

    甚至一些外地的读书人,不远千里跑来,就是想要看看异象。

    能亲眼目睹顾锦年成圣,那样的异象,只怕此生无憾。

    只可惜的是,没有如愿。

    而与此同时。

    三件事情,很快吸引着大夏王朝,甚至整个东荒境的目光。

    第一件事情,大理寺,宗人府,刑部,悬灯司,共同审查秦王案,就在今日。

    这件事情是大夏百姓最关心的事情,尤其是京都内,所有人都在翘首以盼,等待着最终结果。

    第二件事情。

    则是稷下学宫再度宣称拖延三个月,有小道消息传,苏文景带人去堵门,还没堵一天,稷下学宫妥协了。

    但妥协的原因,也并非是因为苏文景堵门,更主要的还是,稷下学宫也想等顾锦年前来,学术之争,稷下学宫自然想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说直接一点,顾锦年的面子,比苏文景还要大,并非是向苏文景妥协,而是惜才。

    第三件事情。

    东荒同盟会即将成立。

    由大金王朝,扶罗王朝,仙门,佛门四大势力组建而成,匈奴国以及七十二诸侯国联合加入,这七十二诸侯国,三分之二是东荒境的,西漠当中也有一些国家加入。

    如此恐怖的势力,自然成为最大的热门话题。

    而且,同盟会的形成,是针对两大势力。

    一个是东荒境的大夏王朝,没有邀请大夏王朝,摆明就是排斥。

    第二个便是中洲王朝,毕竟中洲王朝如日中天,如若东荒各大势力,还不组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麻烦。

    对于此事,大夏礼部在第一时间便给予回应。

    不承认同盟会,也不认可同盟会,朝廷会进行针对,有备战准备。

    同时希望有意加入同盟会的诸侯国,自己好好掂量掂量,真惹急了大夏王朝,大家都别想好过。

    反正摆明了就是排斥大夏王朝,自然而然,大夏王朝也不顾及那么多。

    同盟会不能形成。

    至少绝对不能这么顺顺利利让他们组建成功,一但大夏王朝什么都不做,往后同盟会就要开始齐心协力做事。

    随便针对一下大夏王朝,都是让人头疼的麻烦。

    朝廷的意思很简单,阻止的可能性不大,这四股大势力并非是大夏王朝现在能阻绝的。

    可不能不管,一定要敲山震虎,至于用什么手段,礼部的确在想。

    没办法,大国就是如此,必须要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才符合国情。

    而这三件事情,是对外的三件事情。

    对大夏王朝内部而言。

    最大的问题,还是灾区重建和银两问题了。

    户部与工部进行合算后。

    想要在两年内,妥善处理三大灾区麻烦,并且恢复正常水平,前前后后需要十二万万两白银。

    如果想要在一年内妥善处理三大灾区的麻烦,就需要二十万万两白银了。

    算上国库本来有的,再加上之前匈奴国的赔偿,朝廷目前能拿出手就十万万两白银。

    可问题是,这两件事情很难处理。

    其一,天外陨金要打造,这成本很大很大,想要打造出一套重骑兵战甲,人力物力就是五万两银子的成本。

    没听错,就是五万两白银的成本。

    上百个工匠都算是成本最低的东西,各种建设,还有一些抗高温的特殊铁矿,以及各种设备。

    但最主要的还是地火,想要熔炼这玩意,就必须要通过地火来融化。

    这还是因为有一些仙门愿意帮助大夏王朝,他们并非是东荒境的仙门修士,玲珑仙宫,清微圣地,以及其他一些仙门。

    如果没有他们的话,那就不是银两的问题了。

    并且还需要大量的灵晶,可以说要动老本了。

    这太夸张了。

    顾锦年要求是弄出一万套战甲,也就是说五万万两白银要砸进来,以及大量灵晶。

    按照户部的意思,先不搞战甲出来,但永盛大帝执意要锤炼战甲。

    他虽然不知道顾锦年到底打什么主意,可顾锦年一定不会做错,再者就是,永盛大帝毕竟是马上的皇帝。

    对于战争,他很狂热。

    他深深的知道,重骑兵意味着什么,这是无敌之师。

    如果给重骑兵安排这样的重甲,他相信这股力量,可以将十万铁骑冲烂来。

    是十万匈奴铁骑。

    而那个时候,大夏铁骑将闻名于世,成为天下第一铁骑。

    重骑兵无非三点。

    重甲!战马!将士!

    装备第一,战马第二,将士第三。

    完成装备上的领先,将横推一切,所以永盛大帝做梦都想搞出一支这样的军队,再加上顾锦年开口了,就更加笃定他的想法。

    大夏内部其二的问题。

    就是迁徙。

    十二万万两白银,只能让灾区重建,耗时两年。

    五大绿洲的迁徙工作也不能落下。

    这工程更加浩荡,毕竟三大灾区只是重建,在原有的基础上重建。

    而迁徙绿洲,就很恐怖,大夏王朝要倾尽全力处理,要规划城池地盘。

    好在的是,大夏百姓都知道绿洲是个好地方,不少人愿意前往,只不过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穷苦之人,想去是想去,可没有足够的盘缠粮食提供他们去。

    户部合算出来的结果就是,建城所需要的银两,差不多要三十万万两白银。

    而其中所需要的粮草更是数不胜数,他们算过,五大绿洲,至少一个绿洲迁徙两千万人口吧?

    这一万万人,想要建设好一个新城,然后种植粮食,前半年只能送粮,不然百姓吃什么?

    一人一天就算吃的不多,五两米要不要?

    这就是要五千万石粮食。

    然后运输成本等等至少是六倍。

    也就是说三万万石粮食,才能解决迁徙问题,而且迁徙人口不多,兵部和户部已经去查看过绿洲情况。

    每一个绿洲相当于半个江中郡,江中郡人口快接近四万万。

    想要让绿洲繁荣昌盛,至少需要迁徙两万万人左右,然后随着时间递增,子子孙孙也就差不多了。

    一石普通粮食是六两,压一压价格,四两半到极限了。

    这里面就要十四万万两的粮食准备,这还不包括良马吃的东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吧?

    总不可能光吃米?

    所以户部最终合算结果。

    五十万万两白银,可以解决一切麻烦。

    大夏王朝有吗?

    没有。

    眼下天灾结束了,还有江宁郡,江陵郡这两个地方是免税,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也免税。

    大夏王朝三分之一的税收被免了。

    江中郡没有免税,但大家根本不抱期望,在他们看来,不免江中郡是怕动摇国本。

    但无论如何,今年肯定不会收税啊。

    至少要等明年过后再说吧。

    大夏王朝一年税收是两万万两白银,扣除杂七杂八,兵部支出,官员支出,还有大大小小你根本看不到的银子支出。

    每年结余也就是三四千万两白银。

    这还不能发生大灾大难。

    五十万万两白银,怎么拿出来?

    一切往好了算,至少五十年才能搞定。

    所以户部给出了一个建议。

    停止绿洲迁徙计划。

    延缓灾区重建时常,也别想着两年了,准备个五年差不多了,不但银子省了,而且还可以分期慢慢给。

    这样一来,还真可以打造战甲,提升提升国力。

    只不过,这天地赐福,咱们就别想了,留给后世之君慢慢折腾吧。

    相当于是留个家底。

    可面对这个选择,永盛大帝明显不乐意。

    身为帝王,他自然知道,若是能解决三大灾区问题,同时完成绿洲迁徙,将会对自己添加一笔浓墨,其功将会超越自己的父亲。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样的荣耀,他不可能放弃。

    可户部也不是不支持,两个字,银子。

    没钱不可能办好事。

    而且还是这么大这么恐怖的事情。

    何言真就没差说上一句,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陛下您可以歇息了,大夏王朝已经开始走向鼎盛,您什么都不做,等个二十年,鼎盛时期便会来临。

    到时候一切的功劳还是您的。

    可这话何言没说。

    不能说啊。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有些沉默,这么一笔天文数字,他真不知道去哪里弄来。

    “实在不行,要不集结大军,把匈奴国灭了?”

    此时,永盛大帝开口,他想到了一个捞钱的办法。

    灭匈奴国。

    匈奴国的银子绝对不少,五十万万两白银肯定没有,但十万万两跑不掉,而且如果真的攻占下匈奴国,把所有东西全部变卖,再把匈奴将士抓来当奴隶。

    至少解决一大半的事情,甚至全部解决都不足为国。

    匈奴王庭银子不多,但匈奴国可是有不少商人的,打起仗来,这些银子全部得充公,还真不失为一个办法。

    “陛下,您就别想了。”

    “先不说匈奴国能不能打下来,当真能打下来了,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可不是吃素的。”

    “再者,我们这边缺银子,陛下您又要打仗,您觉得合适吗?”

    “而且,咱们拿什么理由开战?同盟会算是一个理由,可这理由也不好啊。”

    何言无奈着开口。

    打仗赚银子的确不是一件坏事,可问题现在的局势,打不成的。

    理由没理由。

    国家还处理百废待兴的状态。

    何必呢?

    现在大夏王朝什么都不做,就越变越强,为什么要去打仗?

    说实在话,要不是永盛大帝心急,非想着在短暂时间内解决所有问题,完全可以无为而治。

    但这点吧,其实朝廷上下都能理解永盛大帝。

    灾区解决不了,心烦意乱,什么工作都不好开展。

    五大绿洲不迁人过去,也看着心烦,这就好像有一座金山摆在面前,自己的工具不多,人手不足,开采进度慢的很。

    明明可以成为最富有的人,但因为种种原因,都僵持下来了。

    很烦。

    非常的烦人啊。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陛下。”

    “大理寺传来消息,秦王已认罪,故而刑部判秦王十年俸禄,削王位,贬其为侯,就藩西南苦寒之地,为大夏王朝镇守西南边境,非有诏终生不可回京。”

    随着外面的声音响起。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有些沉默。

    但过了一会,永盛大帝缓缓开口道。

    “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殿内的何言不由低头。

    如朝廷百官猜想的一般,当父亲的不可能真会杀了儿子,秦王就藩才是永盛大帝的目的。

    贬为侯不算什么,他是秦王,即便被贬为侯,那又如何?

    谁真敢把他当做侯爵看?

    依旧是王爷,等到未来太子上位,若是秦王老老实实,依旧会恢复王位。

    这个结果,并不出人意料。

    “行了。”

    “无论如何,先解决陇西郡灾区之事。”

    “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永盛大帝开口。

    他现在有些心烦意乱,被这笔天文数字搞的。

    “臣,领旨。”

    何言点了点头,但并没有离开,而是看向永盛大帝道。

    “陛下,再过几天,就是征收国税之时。”

    “臣认为,江中郡的粮税,今年还是不征为好,当真征收,一来怕是引起百姓反感,二来臣认为,江中郡也拿不出多少粮食,倒不如缓上一年,如何?”

    何言开口,提到了江中郡的事情。

    这征收江中郡粮税的事情,是户部比较头疼的事情。

    人家江中郡刚刚大旱遭灾,虽然被顾锦年稳定下来了,但估计没多少粮食可以征收,这要是派人过去征收粮食。

    那就真的有点不要脸了。

    回头激起民怨,就麻烦了。

    朝廷内部也是这个意思,大家都支持户部的想法,缓和一年吧。

    “不用。”

    “正常征收即可。”

    可别人不知道江中郡什么情况,永盛大帝心里清楚。

    按照锦年的意思,过几天江中郡的粮税上来,只怕要震惊朝野上下。

    永盛大帝算过,不出意外的话,保底五千万石粮食,可能会高达八千万石。

    他不奢求八千万石。

    六千万石就好。

    至少可以解决三大灾区粮食问题,而且还是完美解决,想到这件事情,永盛大帝内心还是比较开心的。

    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

    “陛下。”

    “这不太好吧。”

    何言听到这话,有些绷不住了,他本以为永盛大帝会答应,却没想到还是直接征收?

    这不是把户部架在火上烤吗?

    “按朕的旨意去做。”

    永盛大帝开口,面色平静。

    “遵旨。”

    何言没说什么了,转身就走。

    而随着何言离开后。

    不多时,一道身影快速入内。

    将厚厚一份卷宗递来。

    是魏闲的身影。

    “陛下。”

    “已经查明情况,东林郡内,秦王所做之事的确没错,可每一件事情都事出有因,并非是秦王主意,是有人断章取义,陷害秦王。”

    魏闲开口,将厚厚的卷宗,摆在永盛大帝面前。

    “御史台,吏部,礼部,刑部,还有兵部,是如何得知卷宗的?”

    听到这个答案,永盛大帝内心长舒了一口气。

    同时询问第二件事情。

    “根据调查,是提供罪证之人,亲自送来,不过老奴暗中也一一调查,这些人并没有撒谎,根据大儒问心,发现他们也的确没有说谎,但大儒回答,很有可能是偏差问题。”

    “他们知晓的信息不多,产生了误会,所以才一口咬定秦王之罪。”

    后者回答,如此说道。

    “误会?”

    “能利用误会,陷害老二,这批人还真是厉害啊。”

    “若不是朕心存疑惑,只怕当真要被蒙混过去。”

    永盛大帝喃喃自语。

    但过了一会,他摇了摇头道。

    “不。”

    “他猜得到朕会调查到这一步,他们的目的不是这个,而是要让朕与老二,父子隔阂。”

    永盛大帝开口,一刹那间,他想明白了诸多事情。

    “陛下。”

    “既然已经调查清楚,不如还秦王一个清白,想来这几日牢狱之苦,秦王也冷静下来了,这世上哪里有记恨父亲的人啊。”

    魏闲开口,如此问道。

    “不用。”

    “朕亲自走一趟吧。”

    永盛大帝没有多说。

    实际上,他的确对秦王有所怀疑,可当父亲的,怎可能看不起自己的儿子?

    打心底,永盛大帝是不认为秦王会做出这些事情。

    可情势所迫。

    再加上,他需要这样做,所以让秦王吃了这个苦头。

    因为他需要借助这次机会,将一些人揪出来。

    这批人不揪出来,对大夏王朝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对顾锦年而言,也不是一件好事,对谁来说,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如今,他要去化解这段父子隔阂。

    大约两刻钟后。

    天牢内。

    昏暗无比。

    秦王依旧披头散发,但他眉宇之间的霸气,无法遮掩。

    吱嘎。

    牢门开启。

    永盛大帝穿着黑衣,缓缓走进这天牢当中。

    他手中拿着一个糕点盒,直接便放在秦王面前。

    看着自己的父亲出现,秦王面色平静,眼神依旧是麻木。

    永盛大帝没有说话。

    而是静静坐着。

    过了一刻钟后,缓缓将糕点盒打开。

    “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糕点。”

    “爹知道,有些事情是爹做的不对。”

    “但坐在这个位置上,考虑的事情会很多。”

    永盛大帝淡淡开口。

    他知道,那天自己的话,太过于绝情了,字字如刀,扎在秦王心上。

    可有时候,身为帝王,也有帝王的无奈。

    秦王不语。

    依旧沉默无比。

    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继续响起。

    “大夏天灾,火石坠京。”

    “李若渝和陆成言二人持两卷圣人经文。”

    “还有一个叫做长云天的人,更是拿出半卷天命圣人经文。”

    “你说奇怪不奇怪啊。”

    “陇西郡出了事,他们没来。”

    “江中郡出了事,他们也没来。”

    “这东林郡山火,不知道死了多少将士,都不要什么天命圣人经文,哪怕是一卷圣人经文,都可以解决一半的问题。”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现。”

    永盛大帝没有说什么肺腑之言,而是与秦王谈论这件事情。

    “江南郡捐银十七万两,按理说这帮商人应该慌张的很,可朕派人去,这些商人还在那里拖延。”

    “朕有时候就在想啊,是朕没有威严了,还是说这些商人都一个个见钱眼开,连命都不要了?”

    “一年前,锦年溺水。”

    “随后江宁郡洪灾,然后便是江陵郡孩童失踪。”

    “这回又是天灾。”

    “今天又是你一个堂堂王爷,被人陷害。”

    “你不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

    自我疑惑。

    只是,秦王目光依旧麻木。

    永盛大帝没有停下来。

    而是继续开口。

    “大夏王朝如今正在走向鼎盛。”

    “有顾锦年在,稳若金汤。”

    “想要阻碍大夏王朝,唯有从内部破坏。”

    “有人想要入朝为官,想要成为第二个李善。”

    “手握大权,去针对锦年,去影响朝廷,这个人背后有诸多势力的加持。”

    “尤其是朝廷内,一定有一个人,是他最强的后盾。”

    “但整个人不能出面,所以他想要让人去举荐,举荐之人无非两个,一个是太子,一个就是你。”

    “他来找过你,为你拉来了一股强大的势力,但爹知道你的性格,你一定不会同意。”

    “尤其是这个人会威胁到锦年。”

    “但你的拒绝,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他们做好了两手准备,其中一手,就是诬陷你,让你我父子产生隔阂,你对朕产生了怨意。”

    “他们知道,朕会借此机会,让你就藩,而你心存不服,必然不愿就藩,故而他们便会出现,与你达成协议,从而让你成为他们的棋子,而他们会扶持你登基。”

    永盛大帝说到这里。

    很快,他将目光看向秦王道。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

    “我李宴的儿子,就算再如何,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等下作之事。”

    “但爹知道,你一定会答应他们,因为你想将计就计,你会包庇他们一切的罪过,只为了深入其中,从而发动一场政变,让他们全部冒出。”

    “这个时候,你会告知锦年,让锦年做好一切准备,将他们全部诛杀。”

    “对吗?”

    永盛大帝说到这里的时候。

    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秦王。

    而后者依旧保持沉默。

    但他的气息已经有些乱了。

    因为自己的父亲,猜的很准,唯独缺少一个环节。

    最后一个环节。

    “老二。”

    “爹知道,你不容易。”

    “可手心手背都是肉。”

    “自登基之后,这无数个日日夜夜,爹其实想过很多次易储之事。”

    “但错就错在,你晚生了几年。”

    “这辈子,爹亏欠你太多了。”

    “下辈子若还是父子,爹一定会还给你的。”

    永盛大帝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忍不住落泪。

    这些话,都是肺腑之言。

    他知道秦王付出了多少,当年跟随自己造反的时候,实实在在吃了不少苦头。

    每一次冲锋陷阵,都是自己这个儿子上前的。

    为什么?

    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想要提高士气,就必须要让他上去。

    否则,将士们岂能服?

    可每一次冲锋,他都提心吊胆。

    生怕听到噩耗。

    此时。

    秦王眼眶红润,他低着头,泪珠打湿前发,可依旧一语不发。

    “老二。”

    “锦年为咱们李家做了太多。”

    “有些事情,也该咱们家出手解决了,不可能事事都让锦年来做。”

    “等这些事情结束后。”

    “爹带你去征战,我们父子一同,打到匈奴王庭,打到瀚海之地。”

    永盛大帝说到这里。

    不由深吸一口气,而后起身离开了。

    待永盛大帝离开后。

    过了一会。

    秦王噙着泪,拿起糕点,缓缓咬下,混着眼泪咀嚼。

    并非是永盛大帝的肺腑之言感动了他。

    而是自己父亲猜测的一切,跟他想的一模一样。

    这就意味着。

    自己这位父亲,是知道自己的,也相信自己。

    而此时。

    户部当中。

    朝廷不少官员也聚集此地。

    为的自然是江中郡粮食税收之事。

    众官员讨论。

    一个多时辰后,最终讨论的结果就是,由吏部尚书和礼部尚书还有户部尚书,一同再入宫,请求永盛大帝开恩,免除江中郡今年税收。

    只是,结果很显然,依旧不改。

    这让整个户部彻底沉默了。

    最终,无奈之下,户部派数名官员跟随礼部尚书杨开亲自去一趟江中郡。

    让杨开去的原因很简单。

    稍稍降低一些影响,免得发生什么矛盾。

    而如此。

    转眼之间。

    又是三日时间过去。

    秦王已经回府了,近期就藩。

    但这个近期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反正永盛大帝没有下旨。

    而各地的粮食税收,也在陆陆续续运来。

    与此同时,一则好消息也传来。

    江南郡的消息。

    募捐银两达到五千万两,并且江南郡各地商人,愿意捐赠粮食,农具,耕牛,以及大量木材,帮助三大灾区重建家园。

    这件事情,是秦王府说出来的,只因秦王王妃的远房亲戚,就是江南郡富商之一,主动号召,出了很大力。

    没人在乎王妃这名远房亲戚是谁。

    对于户部来说。

    江南郡募捐的银两和各类物资,才是他们真正需求的东西。

    缓解了一大口气。

    而后。

    又过去三日。

    平静的大夏京都内,在这一刻,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

    顾锦年出关了。

    第二。

    江中郡完成麦收,杨开拿到江中郡今年税收总计。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8079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80799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莫求仙缘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