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七章:陛下大喜事!江中郡粮税,抵全国税收,满朝文武哗然!

正文卷 第二百零七章:陛下大喜事!江中郡粮税,抵全国税收,满朝文武哗然!

新书推荐:人间有你暖如春招仙令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之长生仙道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游离半生杀手傻子至尊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

    顾锦年出关是一件大事。

    至少对于大夏京都来说,是一件特别大的喜事。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有异象。

    很多不远千里而来的人,就是为了目的异象。

    不过,顾锦年出关之后,第一时间去找了苏文景,这次悟道,他沉淀了内心,可也出现了许多新的思想。

    所以他要去找苏文景,聊些事情,毕竟苏文景乃是半圣,自己找苏文景聊聊肯定是有好处的。

    而京都内。

    随着早朝的结束,百官忧心忡忡的走出皇宫。

    原因无他,今日朝会上,大家依旧是在争,争来争去,还不就是银子的问题。

    大夏王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银子。

    而且还是大量银子。

    记住网址

    所以这次朝会,永盛大帝下了一道旨意,让文武百官彻底麻了。

    俸禄削半。

    凡五品以上官员,俸禄全部削半,包括外放官员的养廉银,以及每个部门每年会有一些补贴银两,今年就别想了。

    这对官员们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啊,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雪上加霜。

    问题是,换做以前,官员们还能找点理由拒绝,可这回不一样。

    灾区的问题摆在这里。

    绿洲迁徙的事情,成为大家心中的一根刺,以上种种问题加在一起,你就算是想拒绝也没用。

    “唉,内忧外患,内忧外患啊,这天地赐福,没想到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件祸事。”

    走出皇宫后,户部尚书何言开口,眼神当中充满着无奈。

    “尚书大人就别说了,你们户部还好,最起码有点银子,我们刑部才倒霉啊,这支出减少一半,活还要全干,当真是麻烦。”

    “往后你们来我刑部,其他不说,茶叶是没了。”

    刑部尚书开口,有些郁闷。

    “你刑部喊什么难受啊,真要难受的该是我们礼部,礼部每年要招待多少国外使者?还有一大堆事情,现在被砍了一半,我们礼部找谁去啊?”

    “可都别说了,你们以为我吏部就没事?本来连年就喊穷,今年更穷啊。”

    众官员你一句我一句,他们对这道圣旨很不满,但没有人敢提,大灾之年,谁敢乱来?

    除非跟百姓对着干。

    “王尚书,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你们工部本身就缺银子,这回被砍了一半,感觉你一句话都不说?怎么?工部还有余银?”

    此时此刻,有人观察到王启新一语不发,忍不住这样开口。

    此话一说,王启新马上皱眉道。

    “你少在这里污蔑人啊,工部没银子,你们可别想把主意打到工部上来。”

    王启新直接开口。

    实际上工部比谁都穷,在外人看来,工部可以去偷工减料,可这玩意谁敢啊?

    尤其是朝廷的工程下来,永盛大帝可不会惯着他,再加上最近大批量的生产这个生产那个,工部恨不得把一文钱当两文钱来用。

    如果真的有人来送银子,王启新立刻答应,然后填补一个个大窟窿。

    “唉,真要说,最难受的只怕还是杨尚书啊,算起时间,杨尚书应该早就到了江中郡,现在估摸着拿到了税单吧?”

    有人出声,提到了杨开。

    前些日子,杨开随着户部的人,前往江中郡征收粮税,这件事情大家都不赞同。

    认为会引来民怨。

    可没想到,永盛大帝一意孤行,就是要征收粮税,在百官看来,他们也能理解。

    毕竟江中郡的粮食占据全国粮税三分之一,永盛大帝放不下也是必然,虽说江中郡遭灾,但朝廷的政令下去了,至少能收个两三千万石粮食上来吧?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引起民怨。

    人家都大旱遭灾了,你还收税,这不是不近人情吗?

    这一点,是他们最头疼的。

    所以他们认为,杨开若是去了江中郡,只怕会遭遇各种谩骂,实在是委屈啊。

    “拿到税单又如何?老夫虽然不是户部的,但也能算出来,往年江中郡纳税差不多三千五百万石,今年遭灾,三千万石差不多,可税单是税单。”

    “真想要收上来又是一个大问题,最多两千万石粮食,这还是最多的,再加上一路上的耗损等等,到了京都差不多就一千万石了。”

    “可朝廷现在缺的是一千万石粮食吗?没有一万万石粮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吏部官员开口,一番话说的很有道理。

    眼下的情况倒也简单,一万万石粮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至少能解决眼前很多很多问题。

    可想要征收到一万万石粮食,难啊。

    难的很。

    “算了,还是等过几日,杨尚书回来再说吧。”

    何言开口,他比谁都明白,这吏部官员说话虽然难听了一点,但句句属实,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如此。

    百官纷纷离开。

    而江南郡内。

    吴家当中。

    两道身影正在下棋博弈。

    分别是长云天与吴章义二人。

    “当真是长先生高明啊,知晓秦王不会答应,使出这离间之计,使得父子隔阂。”

    “若不是这样,秦王必然不会答应我等的请求。”

    吴章义微微笑道。

    之前,长云天前去寻找秦王,带回来不好的消息,让整个江南郡商人彻底慌张了。

    秦王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却没想到秦王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而今,秦王与皇帝产生隔阂,父子争斗,却给了他们机会。

    如何不让他们喜悦?

    “秦王答应,也并非就是计成,眼下还有两步,才能确定这计是否真成了。”

    长云天落子,如此说道。

    “秦王都已经答应了,也算是上了我们这条船,难不成还不行吗?”

    “长先生难不成怀疑这是永盛大帝与秦王密谋演戏给我等看?”

    吴章义有些惊讶。

    江南富商做的事情,都是杀头的大罪,秦王知道后,同意包庇,按理说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没有理由会发生其它问题啊。

    “倒也不是这个。”

    “如果当真是演戏的话,秦王是不会同意的,如今秦王的名声已经彻底败坏。”

    “明明在东林郡救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遭遇不公之事,换做是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秦王认罪,就代表着他彻底丧失争夺储君之位,他不可能这样做,这对他来说极其不公平。”

    “哪怕是永盛大帝让他这样做,只怕秦王也不服,我见过他,秦王不是等闲之辈,他野心很大,他有一颗当皇帝的心。”

    “所以演戏的可能性不大。”

    “我是怕,秦王拿我等出来,赚取功绩。”

    长云天出声。

    他不相信这是演戏,演这场戏的代价,就是丧失皇位,换做谁,谁愿意?

    至少秦王不会答应。

    他是有野心的王爷,想要当皇帝的王爷,平白无故跟你演这场戏做什么?

    当真吃饱没事干?

    长云天唯一的担心就是,秦王想拿他们当上位的垫脚石。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

    吴章义有些皱眉,忍不住问道。

    “那就只能让他越陷越深了,你告诉这些商人,既然有秦王支持,接下来做生意可以肆无忌惮,当然类似于之前的事情,不要去做,这触犯了底线,秦王也不傻。”

    “可该怎么赚银子就怎么赚银子。”

    “摊丁入亩的事情,再压一压,逼顾锦年出面。”

    长云天开口,如此说道。

    与其防备秦王,不如拉着秦王越陷越深,他就不信,牵扯这么多事情,到时候爆出来,秦王会没事?

    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玉石俱焚,他倒要看看,秦王到底会怎么选择。

    “逼顾锦年出面?”

    “这要是顾锦年来了,岂不是要大开杀戒?”

    吴章义皱眉,他落子都有些胡乱,明显听到顾锦年吓到了。

    顾锦年的威名,可不是渲染出来的,当真是杀出来的,别说他了,就算是那些商人,也视顾锦年为大敌。

    反正听到就怕,这没办法的事情,顾锦年杀了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不怕?

    “不用担心,用顾锦年试探秦王,如果顾锦年当真大开杀戒。”

    “那就证明秦王根本就没有和我们一条心。”

    “如果顾锦年不大开杀戒,虽然也无法证明秦王与我等一条心,但至少对我等有利。”

    “这只是试探,开了这个开口,秦王就会深陷泥潭,我不信,他会玉石俱焚。”

    长云天淡淡出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缓缓落子道。

    “你已经输了。”

    棋盘之上,黑子形成大龙,的的确确赢了。

    只是吴章义并没有什么表情,一盘棋而已,算不得什么。

    但阿谀奉承还是要说上几句。

    “长先生的棋意,当真是绝世无双,这还让了我三子。”

    “如若不让的话,只怕五十手内,我就已经输了。”

    “长先生有这样的棋术,为何不去稷下学宫,听闻稷下学宫有无上棋道,若能顿悟,可获天命啊。”

    吴章义询问道,这番话既是夸赞也是实话。

    “术有专攻,我最擅长的并非是棋道,而是儒道,我有一位师弟,棋道无双,他让我三子,我也赢不了他,这次稷下学宫,他会前去,屠棋道大龙。”

    长云天出声,如此说道。

    称赞自己的师弟。

    “原来如此。”

    吴章义点了点头。

    而此时此刻,长云天也缓缓起身道。

    “等逼出顾锦年后,我便会入大夏王朝为官,到时候还需要多多仰仗诸位了。”

    长云天如此说道。

    后者立刻作礼。

    “先生客气,先生救我吴家于水火之中,这件事情,吴某没齿难忘。”

    “只要先生开口,吴家一定鼎力相助,这江南郡一带的商人,也一定会全力支持先生。”

    吴章义出声道。

    而此时此刻,长云天也不啰嗦什么,拱了拱手,便离开此地。

    同一时刻。

    大夏书院。

    顾锦年与苏文景也在进行对话。

    顾锦年将自己这段时间的感悟,一一说给苏文景听,也将自己的疑惑,完完全全告知。

    “先生,意动,该如何处置?”

    “若压其意,就不是本我。”

    “若不压其意,意之动,诞生善恶,我的善,并非天下人之善,我的恶,又并非天下人之恶。”

    “还请先生解惑。”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也是现在卡在他面前最大的一个问题。

    意动。

    如何处置。

    听着顾锦年开口,苏文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

    “锦年,你熟读佛经,应当知晓何为心猿意马吧?”

    苏文景出声,找到了解释的方向。

    “明白。”

    “心思如猿猴般跳动。”

    “意识像马在奔跑。”

    “此为心猿意马。”

    顾锦年回答。

    “恩。”苏文景点了点头,随后起身道:“佛门讲究定心,这定心,便是定下心中之猿,你所问的问题,无非是意之动,诞生我之善恶,又无法确定,这善恶于天下如何。”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何要去改变?”

    “为何不让这意,随自身而动,随心而动?”

    苏文景微微笑道,他给顾锦年指出一条明路。

    “随自身而动?”

    “那善恶又如何去分辨?”

    顾锦年若有所思,但也充满着好奇。

    “锦年。”

    “你太在乎善恶之分了。”

    “何为善?”

    “天下读书人几何?人人是善吗?”

    “何为恶?”

    “魔道修士就一定是恶吗?”

    “你非我,怎知道我行善还是恶?”

    “我非你,又岂知你行善还是恶?”

    “善恶如这天地阴阳一般,如若没有光明,谁又知晓阴暗?”

    “你所困扰的是,你的善恶,是否他人的善恶?”

    “这本身就是一个无稽之谈,千人千面,芸芸众生,也难以寻找出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更何况善恶之分?”

    “锦年,你明白了吗?”

    苏文景出声,讲解着善恶之源。

    他以佛门心猿意马来形容,又以阴阳阐述。

    让顾锦年受益匪浅。

    不得不说,半圣就是半圣。

    “学生明悟。”

    “多谢先生赐教。”

    顾锦年感谢。

    苏文景则微微一笑。

    “锦年,你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快接近圣道了。”

    “由此可见,这次悟道对你而言,意义很大。”

    “这很不错。”

    “稷下学宫为你再拖延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你应当能真正触碰圣道,如若在学宫立言,可直接踏入半圣境,借助大道成圣图,将成为这几百年来的圣人。”

    “儒道昌盛啊。”

    苏文景笑着开口,对顾锦年给予厚望。

    “先生客气,先生完全可以提前学生成圣,没必要等待。”

    “毕竟未来之事谁也不清楚,万一又遇到什么麻烦,还是需要先生的。”

    顾锦年出声。

    这圣道,实话实说,顾锦年真的不敢保证一定能成圣,所需要的时间和感悟,缺一不可。

    苏文景为了自己,强行拖延自己成圣,在顾锦年看来,这不应该。

    至于这些虚名,其实无所谓了,自己的名气已经够大了,多一点和少一点,没有太大关系。

    “非也,非也。”

    苏文景摇了摇头,随后望着顾锦年缓缓出声道。

    “锦年。”

    “你不会真以为老夫是让你吧?”

    苏文景开口,道出了真话。

    圣人啊。

    这是第七境,试问一下谁不想踏入第七境?

    他苏文景虽然是君子。

    但也不至于这么伟大无私吧?

    实实在在是很难上去,即便是得到了天地圣心,想要踏入圣道,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积累。

    成不了圣,说两句漂亮话也合情合理啊。

    而听到这话,顾锦年楞了一下。

    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起身,打算回文宫了。

    众生树内生长那么多果实,现在自己思绪已经通了,应当要借助儒道圣果,来完成最后的蜕变,不说踏入圣道,但至少要抓住。

    “对了。”

    “一直跟在你身边的那个苏怀玉呢?”

    “怎么感觉很久没见到他了?”

    就在顾锦年起身后,苏文景不由好奇,询问苏怀玉去了何处。

    “哦?”

    “这家伙应该还在种地吧。”

    提到苏怀玉,顾锦年差点忘记他了,当初让苏怀玉去种粮食,顾锦年唯一的印象就是,苏怀玉扛着一大袋子的种子离开了。

    具体去了何处,还真不知道。

    不过想要召唤苏怀玉很简单,做点违规的事情就好。

    “种地?”

    “吃饱没事干。”

    “锦年,以后没事少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就是这种人,害得你迟迟没有踏入圣境。”

    苏文景出声,有些没好气。

    “知道了,先生。”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便应付两句,便朝着书院外走去。

    很快。

    等顾锦年走出书院后,一道身影直接拦住了前行之路。

    是工部尚书王启新。

    “侯爷。”

    “启禀侯爷。”

    “大夏不夜城第一期工程,全部完工。”

    王启新的出现,让顾锦年有些惊讶,但听到这话后,顾锦年明白了。

    不夜城的事情已经竣工。

    前前后后四五个月,工部加班加点,这才搞定了第一期工程。

    “好。”

    顾锦年点了点头,提到了大夏不夜城,顾锦年还是有些来精神的。

    以前还比较担心,百姓们不富裕,大夏不夜城只怕很难赚取大量财富,可现在不一样了,江中龙米,五大绿洲,外加上其他地方种植不同的龙米。

    大夏百姓想不富裕都难,京都的不夜城收益越大,往后复制在其他古城,基本上京都收入多少,其他古城上下起伏会在三成左右。

    大差不差,甚至还会超越大夏京都的盛况。

    大夏不夜城,并非仅仅只是一个地方赚银子,而是大夏七十二郡,包括其他国家。

    稳固大夏宝钞的地位。

    “侯爷,这大夏不夜城,什么时候开业啊?”

    看着顾锦年只说了一个好字,王启新忍不住出声,询问开业之事。

    “货物准备,再加上人员的事情,十五日后开业。”

    顾锦年定下一个日子,他之前交代王富贵培养一批人,所以人员上不需要担心,可以迅速填补职位空缺。

    而货物运输需要时间。

    但这个好办,动用大夏宝船和大夏龙舟来运输。

    “明白了。”

    王启新点了点头。

    “怎么?朝廷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锦年有些好奇。

    一听这话,王启新也不啰嗦,直接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顾锦年。

    听到秦王与永盛大帝产生隔阂,顾锦年不由皱眉。

    再加上后面种种事情,使得顾锦年脸色凝重。

    “秦王没有祸害百姓。”

    最终,顾锦年开口,他知道秦王没有祸害百姓,东林郡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

    “侯爷。”

    “现在已经不是秦王到底有没有犯错了,而是天下人觉得或不觉得的问题了。”

    “悠悠之口已经定下,秦王没有祸害百姓,也没用了。”

    “不过这件事情,陛下也已经处理好了,至少秦王没有继续闹下去了,等过些日子,也就没人关注此事。”

    王启新开口,他说的很对。

    但顾锦年觉得还是有必要去找一趟秦王。

    “王尚书,这是悬灯司指挥使的令牌,派个人,让悬灯司去贴告示。”

    “就说,大夏不夜城十五日后开业,货物齐全,并且每个前往不夜城的百姓,都可送一份礼品。”

    顾锦年开口,让王启新去做这件事情。

    “好,侯爷您放心。”

    王启新点了点头。

    而顾锦年直奔秦王府。

    这件事情,他真不知道,如今知晓了,也想找秦王好好聊聊。

    只是等顾锦年抵达秦王府后。

    秦王却显得很平静,依旧在府内看歌姬表演,喝酒吃饭,没有任何异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秦王明显心事重重。

    “秦王老哥。”

    见到秦王,顾锦年呼喊一声,而秦王满是笑容。

    “锦年老弟。”

    “悟道怎么样了?”

    “有没有什么收获?”

    “需要老哥帮你什么吗?”

    看到顾锦年,秦王很开心,这种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没有任何做作。

    “不用。”

    “老弟这回来,就是跟老哥报个喜讯。”

    “咱们的大夏不夜城要开张了。”

    顾锦年笑呵呵道。

    听到这话,秦王倒不是特别开心,他一直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倒也不是其他,就是觉得自己这个老弟,儒道绝对是杠杠的,做生意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为了支持自己老弟,他直接支银子,根本就不考虑回本之类的事情。

    反正锦年开心就好。

    两人落座,闲聊了几句以后,顾锦年有意无意还是提起东林郡的事情。

    但随着顾锦年提出要帮秦王证明清白时,却被秦王拒绝了。

    “风评已经形成了。”

    “去帮我解释,反倒会害了你,老哥现在就这样了,也没啥指望。”

    “行了,锦年老弟,你有这份心,当哥哥的很开心,也很感动,这事你就不要掺和了。”

    秦王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说的也很直接。

    听到这话,顾锦年的确没有多说什么了。

    毕竟,这确确实实是人家的家事,自己掺和也没意义。

    如此。

    大约半个时辰后,顾锦年告退,他需要进一步的悟道。

    将众生树上的儒道果实,全部摘取下来,完成真正的蜕变。

    如苏文景说的一般,自己确实可以在稷下学宫,完成不朽立言,蜕变成半圣。

    至于成圣这一块,再看吧。

    顾锦年走了。

    而同一时刻。

    大夏王朝。

    江中郡,府城内。

    杨开与户部几个官员正痴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税单。

    这税单前前后后他们看了七八遍了。

    但依旧还在反复观看。

    江中郡郡守周满,站在杨开面前,显得十分恭敬,他虽是郡守,可对比杨开而言,还是低了两级。

    “杨大人,这税单有何不妥吗?”

    周满脸色温和道。

    毕竟这几人愣了很久,总感觉有些问题。

    听到这话。

    杨开从惊愕中醒来,可依旧忍不住再看一眼税单。

    江中郡本次纳税粮食,三万万石又一千四百五十六万,三千二百一十二石。

    三万万石粮食啊。

    江中郡纳税巅峰的时候,也才不过五千五百万石粮食,现在经历大旱之灾,你告诉我有三万万石粮税?

    你在唬我?

    “周大人,这税单是不是出错了啊?”

    “是三千万石粮食吧?”

    杨开出声,询问周满道。

    后者接过税单,直接摇了摇头道。

    “没有出错啊,就是三万万石粮税啊,按照新政来收取的,十取一,不过江中郡之前不是少交了一次税吗?江中郡百姓纷纷要求补上。”

    “按照新政来补,不然的话,应该是一万万又六千万石粮食。”

    “没错的,大人。”

    周满开口,有些疑惑的看向杨开。

    嘶!

    嘶!

    嘶!

    刹那间,三道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杨开,户部右侍郎,外加上户部一位员外郎,彻彻底底麻了。

    这他娘的还是十取一?

    “也就是说,江中郡现在一次能生产十六万万石粮食?”

    户部右侍郎直接抓住周满,惊愕无比的问道。

    被抓住的周满,顿时有些无奈。

    “大人,大人,别激动啊,侯爷难道没有跟你们说吗?”

    周满实在是有些无奈,他还以为这些人知道呢。

    “侯爷?”

    “等等,江中郡不是遭遇大旱吗?为何有这么多粮食?”

    “周满,你不会为了政绩,强行收刮百姓粮食吗?”

    “这可是株连九族的罪啊。”

    杨开出声,下意识以为周满在乱来。

    “大人,您若是不信,您直接驾车,去各地查看。”

    “而且,江中郡是遭遇大旱啊,可被侯爷直接解决了。”

    “侯爷拿出了一种龙穗,种植在江中郡,其产量是寻常粮食的两倍,而且一人一天吃二两米就能吃饱喝足,还能补充气血。”

    “前些日子,不是有功德吗?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月,又能收割一部分,不过那个时候,充其量只能交这些的一半。”

    “哦,不对,功德金光落在咱们江中郡,改善了诸多良田,现在江中郡没有普通的耕地,基本上都是良田,外加上百姓们开荒的速度有点快。”

    “两个月后,基本上能交两万万石粮食上去,再过几个月就得稳定下来,反正以后不出大问题的话,四个月一交,一次两万万石粮食。”

    “大人,您要是不信,可以去看看,下官就不跟过去,免得大人误会。”

    周满出声。

    反正你要是不信,你自己去看。

    听到这话,杨开顿时就明白了,周满说的话基本上是真,毕竟一般官员下来巡视,都会有当地官员陪同,而且官员陪同的越多,其实存在很多猫腻。

    可周满都敢这样说话了,完全就是不怕啊。

    “哈哈哈哈。”

    “瞧你这话说的,老夫岂能不相信郡守大人。”

    杨开笑了笑,随后开口。

    “不过,老夫从来没来过江中郡,也想看看百姓的生活,走!”

    说完这话,杨开直接带着人走。

    走出雅间后。

    杨开一挥手,顿时一匹马出现在他面前,紧接着驾驭文马,以最快速度消失在江中郡郡府。

    直奔其他地方,而且是一些穷乡僻壤。

    他相信周满不错。

    可有些事情,还是眼见为实啊。

    如此。

    五个时辰后。

    周满与户部的人回来了,三人眼神错愕无比。

    因为这一路上看,他们发现农田里面全部都是粮食,百姓忙得不可开交,而且一个个喜悦无比。

    就基本上没有看到百姓谩骂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结果人一过去。

    却发现是村里的老人家在骂。

    骂的内容,也让三人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什么瞧瞧隔壁村,今年收成八万石,再瞧瞧你们,才六万石,丢人现眼之类的话。

    一个几百户人口的小村,一次丰收有两万就算是大丰收了,这里动不动八万石,六万石,震惊他们三观啊。

    而且他们一路询问,不但发现周满所言无虚,更主要的是,他们发现百姓们居然还想要多交点税。

    没办法啊。

    粮食实在是太多了,存地窖也好,放粮仓也罢,反正就是没地方存了,想着不如多交点上去。

    但当地官府都不要,原因无他,真的满了。

    而且规矩就是规矩,说好十取一就得十取一,所以各个村子居然要赠送给周围几个郡府,他们觉得这次江中郡大旱,八方支援,也到他们还恩情的时候。

    这件事情,得到了不少人认可,下至村庄,上至府城,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在一起议论,商谈如何运送,并且以谁的名字。

    这他娘的,简直是让杨开三人彻彻底底服了。

    真服了。

    “杨大人,查询情况如何?”

    府城内。

    周满开口,笑吟吟的看向杨开。

    “好。”

    “当真是好。”

    “这是大功一件。”

    “周满,老夫现在就回京,将这喜事告知陛下。”

    “这件事你必立大功。”

    杨开激动开口,他心中有无法抑制的喜悦啊。

    现在的大夏王朝,百废待兴,缺银子缺粮食,其实银子还好,没有银子,大不了就不继续建设呗。

    可粮食是最重要的东西。

    灾民吃什么?

    迁徙百姓吃什么?

    之前不是算过吗?户部想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要多少粮食?

    一万万石粮食。

    可现在光一个江中郡能上交三万万石粮食啊,算上运输消耗个一万万石粮食,这也有两万万石啊。

    问题是!

    周满说,过两个月还有。

    差不多两万万石。

    这他娘的。

    芜湖。

    起飞啊。

    “多谢杨大人。”

    周满开口,还来不及说别的,就看到杨开等人直接骑马回去了。

    尤其是杨开,他毕竟是大儒,浩然正气化作烈马,速度最快,赶往京都,要将这个喜讯告知京都官员啊。

    “顾锦年啊顾锦年。”

    “原来你已经将江中郡的麻烦解决了。”

    “我就说,这江中郡怎么好端端没事了?”

    “五十万大军,原来是为了封锁秘密,哈哈哈哈哈,这回要给全天下人一个惊喜啊。”

    “大夏朝有粮了,有钱了啊!!!”

    杨开兴奋的心中自言自语。

    他虽然不是户部尚书,可整个王朝运行,其实说来说去,不就是民生大计和国家强盛两个方向吗?

    而这两个方向,围绕的核心就是两个点。

    银子和粮食。

    解决粮食,老百姓安居乐业,银子就来了。

    四个月十六万万石粮食。

    一年就是接近五十万万石粮食啊。

    大夏王朝人口翻三倍也吃不完啊。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缺粮食了。

    再也不会了。

    想到这里,杨开就兴奋的笑起来了。

    只是跑着跑着。

    突然之间,杨开想到了一件事情。

    “江中龙米。”

    “大夏不夜城?”

    大夏不夜城完工的事情前几天王启新跟自己说过,但因为很多事情堆在面前,他暂时没有关注。

    可现在得知这江中龙米的事情,他忽然想到,顾锦年的商业版图了。

    “江中龙米拿去卖,十两一石,对于百姓而言,简直是物超所值。”

    “光是卖米这一项,只怕进账就是天文数字吧。”

    “入他娘的。”

    “我要发了。”

    “我礼部要发了。”

    杨开后知后觉,醒悟之后,他忍不住鬼叫一声。

    礼部穷了多少年?

    这回是真的要发了。

    对于顾锦年的大夏不夜城,完全是两个原因自己才投银的,一个是太子亲口说了,一个是顾锦年的商业计划的确不错。

    但到底能不能赚银子,还是一个未知数。

    万一计划很美好,效果很拉跨呢?

    可现在,杨开是彻底明白,这计划有多好了。

    这简直是白送银子给自己啊。

    哈哈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杨开骑马的速度更快了。

    如此。

    一直到卯时。

    大夏京都内。

    皇宫大殿。

    百官一如既往的开朝会。

    最近事情太多了,只能每天开朝会。

    但朝会的内容,始终离不开银子和粮食。

    “陛下,陇西郡善后工作已经在有序布置。”

    “但东林郡百姓已经被召回,也确定迁移人数,两郡之地,可凑一千万人,前往绿洲,只是目前急需粮食,一为救灾,二为稳定民心。”

    “大致需要两千万石粮食,关平郡粮食税收一千四百万石,南河郡粮食税收一千一百万石,恳请陛下,将两郡粮食分拨给东林郡。”

    户部左侍郎开口,第一个启奏。

    但还不等永盛大帝开口。

    马上,兵部左侍郎站出来了,大致说出跟户部左侍郎一样的话,不过针对是南越郡。

    而且也针对关平郡以及南河郡的粮食。

    因为这两个地方距离灾区近,自然要争。

    很快,口水战再度开始。

    基本上没什么很大营养,就是各有各的苦楚,各有各的理由,反正这两个地方的粮食税收,都想拿下来去救灾。

    这就是大夏王朝最近的状态。

    上朝就是吵架。

    吵架内容就是粮食或者银子的问题。

    一个开口比一个大,一个胃口比一个大。

    最让永盛大帝沉默的是。

    双方说的还都没错。

    各有各的道理啊。

    都是为了救灾,就看当皇帝的怎么选了。

    “够了。”

    永盛大帝喊了一声,随后一番训斥。

    朝堂也彻底安静下来。

    不过安静归安静,不爽还是不爽。

    反正就是要争。

    都要参与进来,个个喊穷。

    而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报!”

    “启奏陛下,礼部尚书杨开杨大人有十万火急之事求见。”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大殿瞬间更加安静。

    五大尚书在这一刻,不由纷纷叹了口气。

    杨开十万火急?

    那估计是江中郡出了大事。

    而且一定是收税收的。

    “入。”

    永盛大帝出声,坐在龙椅上,也稍稍松了口气。

    杨开回来了,这是一件好事,可以解决这燃眉之急了。

    很快。

    一道身影快速入殿。

    跑的很快,差一点就要摔倒。

    “陛下!”

    “臣杨开,有惊天大喜事汇报。”

    杨开说话都有些哆嗦,兴奋的满脸红润。

    这一刻。

    满朝文武都愣了。

    大喜事?

    你确定你没说错?

    你要说江中郡民变我都信,你跟我说大喜事?

    而看到杨开这样的表情,永盛大帝不由皱眉道。

    “慌慌张张的。”

    “身为一部尚书,说话如此不着体统。”

    “江中郡粮税惊人是不是?”

    “直接说吧。”

    “是五千万还是八千万石?”

    永盛大帝开口,他早就知道江中郡的情况,如今看到满朝文武惊愕。

    这可不能错过啊。

    肯定要摆出一副淡定的样子,维持帝王威严。

    然而听到这话。

    百官彻底懵了,不明白永盛大帝这是再说什么?

    胡话吗?

    “不是。”

    “陛下,不是八千万石,也不是五千万石。”

    杨开出声,他不知道永盛大帝为什么会说出这个数字。

    而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也愣了。

    不是五千万石?

    也不是八千万石?

    难不成出了状况?

    这回永盛大帝有些紧张起来了。

    “那具体多少,直接说。”

    永盛大帝让杨开出声道。

    “回陛下。”

    “江中郡税收总额,是三万万石。”

    杨开有些疑惑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税单,然后认真回答。

    刹那间。

    朝廷安静了。

    何言瞪大了眼睛。

    死死地看向杨开。

    文武百官也彻底傻眼。

    看着杨开。

    整个大殿,安静可怕。

    也可以说是,落针可闻。

    哪怕是永盛大帝。

    这回也说不出话来了。

    嘶!

    嘶!

    嘶!

    最先倒抽冷气的是何言。

    户部尚书何言。

    他对粮税这玩意自然敏感,国家税收是他统计的,怎可能不敏感?

    整个大夏王朝,一年下来,差不多也就是三万万石粮食的税收。

    现在一个江中郡,居然能交三万万石粮税?

    你他娘的把我当三岁孩童,你唬我?

    而后倒抽冷气的是百官。

    尤其是户部左侍郎和兵部右侍郎。

    这两兄弟刚才为了争夺几千万石粮食,差一点就在这大殿当中打起来了。

    结果现在一听,江中郡可以纳税三万万石粮食?

    你这不是害的我们兄弟两个像小丑吗?

    但最震撼的是永盛大帝。

    他真没想到,是三万万石?

    自己还是保守了?

    可就在此时。

    杨开又默默出声。

    “呃.......启奏陛下,江中郡郡守周满说,两个月后,还能再交一笔两万万石的粮税上来。”

    他开口。

    话音落下。

    就彻底安静下来了。

    这回连呼吸声都没了。

    ---

    ---

    ---

    兄弟们,这一章是一号的,一号累积更新2.2W字。

    还是老话,七月有状态,能写多少写多少,这一章完全可以过两分钟后更新,算明天的。

    但不喜欢存稿,也没有存稿的习惯,所以发了就发了。

    真的,希望大家能体谅七月!二号的更新估计要晚了。

    然后跪求一波月票!!!!急求!!!!有能力的读者老爷,来点打赏支持!!!

    更新多的时候,就夸几句吧,别一直骂啊,骂的心态都崩,哭惹~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8248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82486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