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八章:大夏有钱了!御驾亲征!讨伐匈奴!大夏不夜城开业了!

正文卷 第二百零八章:大夏有钱了!御驾亲征!讨伐匈奴!大夏不夜城开业了!

新书推荐: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之长生仙道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招仙令杀手傻子至尊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人间有你暖如春游离半生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

    第二百零八章:大夏朝有钱了!

    大殿当中。

    陷入一片死寂。

    三万万石粮食,这简直惊世啊。

    更可怕的是,两个月后还有两万万石粮食?

    大夏王朝,眼下最缺的就是粮食。

    如若这粮食送来,对大夏朝廷而言,可就是惊天大喜事啊。

    “杨尚书。”

    “你怕不是被骗了吧?”

    “江中郡甚么时候能有这么多粮税?”

    “整个江中郡,一年种植粮食,只怕也就是三万万石,纳税单是否写的是三千万石粮食,你老眼昏花,以为是三万万石?”

    何言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

    身为户部尚书,江中郡一年交多少税,他心里没点数吗?

    肯定有啊。

    三万万石粮食?你怎么不去抢?

    可听到何言这样开口,杨开不乐意了,自己千辛万苦,大老远跑去江中郡,而且还彻查到底,你居然说我老眼昏花?

    “老夫亲自前往江中郡各地巡查,整个江中郡到处都在丰收,良田之中,堆积的稻谷如山一般,诸公可知,现在整个江中郡百姓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吗?”

    杨开出声,望着大殿百官。

    听到这话,百官也有些好奇了,良田丰收,还有什么烦恼?

    “江中郡百姓最大的烦恼就是,如此之多的粮食,该怎么处理。”

    “粮仓已经满了,粮食堆积如山,家家户户所有的废房都用来装粮食,但依旧不够。”

    杨开出声,说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忍不住颤抖。

    啥子叫做盛世?

    这他娘的才叫盛世啊。

    听着杨开出声,在场众人彻底麻木了。

    这种话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感觉就那么不真实啊。

    别说百官了,永盛大帝也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了。

    “不对,不对,江中郡不是发生大旱灾情吗?”

    “朝廷拨五十万大军镇压,怎么会有这种好事?”

    “杨大人,你是不是中了幻术?”

    这回何言还是不信,他依旧认为杨开是不是有问题。

    他不信啊。

    别说他不信了,这满朝文武谁信?

    “何大人,你要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

    杨开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啊,你不相信,我能理解,可你这样屡屡挑刺,就没意思了吧?

    “不是,不是,杨大人,老夫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并非是挑刺,主要是,这不合理啊。”

    何言连忙开口,他巴不得这是真的,可问题是他难以接受,这不合理啊。

    “行了。”

    就在此时。

    永盛大帝开口,使得众人安静了下来。

    听到永盛大帝开口,百官不由将目光看向永盛大帝。

    这位帝王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看样子是知道隐情啊。

    感受到百官的瞩目,永盛大帝也从震惊中醒来,随后出声道。

    “江中郡之难。”

    “其实早就被天命侯顾锦年解决。”

    “否则,哪里来的天地赐福啊。”

    永盛大帝开口,一句话点醒了在场众人。

    之前的天地赐福,也有人提出江中郡还没有解决灾祸,为何能赐福这种言论。

    但后来经过大家的猜测,一致认为,江中郡的灾情定下来了,这个定下来的意思是,百姓安定,庄稼重新种上,虽然日子苦,但至少没有乱起来。

    而现在,听到永盛大帝这样一说,大家伙也就彻底恍然大悟了。

    看样子这江中郡之难,不仅仅是被定下来那么简单,而且还有超乎寻常的收获。

    “恳请陛下明示啊。”

    此时此刻,何言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永盛大帝,具体是怎么回事。

    不止是何言,满朝文武都充满着疑惑啊。

    “咳。”

    轻轻咳嗽一声,永盛大帝从龙椅上站起身来。

    而后缓缓开口道。

    “此番,大夏天灾,江中郡一夜之间发生大旱,所有庄稼毁坏。”

    “天命侯顾锦年,得天地赐赏,获得大夏龙穗,以此物种植在江中郡内。”

    “大夏龙穗,乃为天地产物,此等稻穗,一来胜过朕大夏稻穗两倍数量,二来四个月成熟一次,三来拥有极高的抗旱之力,四来,种植出来的龙米,内蕴极高气血。”

    “寻常百姓,一天只需要蒸煮二两米,便可精力充沛一整日,而对于寻常将士而言,一天五两米即可。”

    “此事,朕早就知晓,但因此事为大夏最高机密,故而朕与锦年,没有告知诸位爱卿,也恐慌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永盛大帝开口,将这龙米之事,告知文武百官。

    只是此话一说,瞬间引来轩然大波。

    “稻谷数量是大夏稻穗的两倍?”

    “四个月成熟一次?”

    “极高的抗旱之力?”

    “二两米可吃饱一天?”

    刹那间,在场百官一个比一个震撼,尤其是何言,他细细一算,马上就算出诸多数据出来。

    “大夏百姓,正常来说,一天大约进食八两米算是吃饱。”

    “现在二两米就够了,减少四倍,如此一来的话,这三万万石粮食的作用,岂不是相当于十二万万石粮食?”

    “扣除漕运成本等等,可以将一半的粮食,运输到三大灾区,仅凭这三万万石粮食,可以支撑三郡一年粮耗啊。”

    何言出声,他不同其他人的算法,而是根据食用数据来计算。

    只是此言一出,永盛大帝摇了摇头道。

    “错。”

    “天地赐福之下,工部在大夏境内,发现四处灵晶山,其中灵晶存储量是国库十倍有余,如今大夏王朝百废待兴,这灵晶之物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朕要以灵晶催动所有龙舟宝船,用来运输粮食,正常漕运有一半损耗,若以龙舟宝船来运输,连一成都损耗不了。”

    永盛大帝开口。

    极其霸气。

    嘶。

    满朝文武在这一刻,彻底沸腾了。

    “四座灵晶山?”

    “天佑我大夏,天佑我大夏啊。”

    “如若当真能用龙舟宝船来运输,这漕运损耗当真可不计啊。”

    “也就是说,这三万万石粮食,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损耗,可全部运输到灾区?”

    “不止如此啊,若当真如此的话,这迁徙之事,也好办了啊,粮食划分一下,五大绿洲迁徙之事,也可运作起来。”

    “不是说两个月后还有两万万石粮食吗?这三万万石粮食,平均给予五大绿洲,包括三大灾区,撑上三个月必然没有太大问题,等两个月后,再来两万万石,外加上其他各地粮食送来,可以全面开展复兴计划。”

    一道道声音响起,这些官员,哪一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

    再加上这几十年来,穷成了习惯,做什么事情都恨不得一文钱当两文钱来用,一下子就想到了诸多办法。

    但具体如何去划分,还是需要慢慢商议。

    “不对,不对,你们都想错了,想错了。”

    “江中郡粮食不是堆积如山吗?杨大人刚才说的话,你们难道没听到吗?”

    “朝廷可以花银子买粮食啊,大不了先欠着,反正对于百姓而言,放着也是放着,我们按照一个市场价购买过来,不是有多少要多少吗?”

    突兀之间,有官员出声,想到了这个办法。

    此言一出,瞬间,文武百官瞪大了眼睛。

    倒不是他们想不出这个办法,而是一般来说,他们根本不可能去考虑这种事情。

    赊账买粮,对于朝廷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可现在不一样了啊,百姓的粮食堆积如山,虽然是赊账,但以现在大夏王朝的信用,难不成还会贪墨?

    再加上这粮食放也是放着,不如拿去利用。

    “不对。”

    “陛下,这不对啊。”

    “农家有言,稻谷多而粮杂,速生多而米劣,这天底下哪里有稻穗多,米质好,还能增强气血的稻穗啊?”

    这回何言还是忍不住提出质问。

    他倒不是钻牛角尖,纯粹就是穷了一辈子,突然听到这么一件大喜事,肯定架不住啊。

    反反复复去挑刺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别说他了,这满朝文武当中,除了礼部尚书杨开是千真万确看到了,还有永盛大帝之外,大家都不太相信啊。

    生怕这只是一个美梦,回头被直接戳开。

    “来人。”

    “蒸龙米。”

    永盛大帝早就知道这帮官员不信,但他也没有去指责,这种质疑是好事。

    当下,他让人去蒸龙米,也算是让他们亲眼瞧一瞧。

    如此。

    朝廷官员们开始静心等待了。

    大约两刻钟后。

    魏闲走进大殿内,身后跟着一群宫女,端着一个个琉璃碗,碗不大,里面盛着江中龙米。

    淡红色,散发着浓浓的米香味,仅仅只是端到百官面前,便让百官一个个食指大动。

    主要是这个米香的确不错,再加上百官上朝之前可没有吃饭的习惯。

    毕竟朝会当中,万一不小心做了些不符合规矩的事情,都不用永盛大帝开口,杨开就不会放过。

    眼下大半天没吃了,又闻到这样的香味,自然而然食指大动了。

    等到所有官员都拿着碗勺。

    永盛大帝也拿了一碗,而后开口道。

    “诸位爱卿,品尝一下这江中龙米吧。”

    说完这话,永盛大帝率先吃了一口。

    眼看着皇帝都吃了,百官们也不啰嗦,一个个开始用膳。

    江中龙米入口。

    米粒口感极好,很有嚼劲,而且米香味十足。

    不到三两下,所有人都把这江中龙米吃完,而后开始交头接耳,连连夸赞。

    “好吃,好吃啊。”

    “这米当真好吃啊,比我曾经吃过的胭脂米还要好吃。”

    “胭脂米算个屁啊,这米的口感,简直是无法形容,今天吃了一口,我说实话,我真吃不下我家的米。”

    “这他娘的,打了一辈子仗,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一碗饭都能这么好吃?别的不说,就吃这饭,我都不需要加菜。”

    “好吃啊,好吃啊。”

    大殿内,百官一个个称赞,是由心的称赞啊。

    永盛大帝也将一碗江中龙米吃完,而且一粒都不剩,随后将碗递给身旁的魏闲。

    “陛下,这二两米不够塞牙缝啊,臣吃不饱,臣恳请陛下再来一碗。”

    “是啊,是啊,这饭太少了,臣一口就吃完了,能再来一碗吗?”

    “我也要,我也要。”

    一时之间,这些武将一个个开口,他们体魄强大,气血雄厚,寻常二两米肯定不够他们吃,自然没有饱腹感。

    而这些文臣也一个个跟着喊了两声。

    只是很快,在场所有官员神色忽然一变。

    “嘶。”

    “我怎么感觉有一团火在体内烧起来了啊。”

    “是啊,是啊,我也是有这种感觉,就好像冬天泡泉一般,说不出来的酸爽啊。”

    “的确很爽,说不出来的感觉,而且有一种饱腹感。”

    “当真是又好吃又能饱腹,而且这米粒当中,蕴含气血,吃完以后,感觉浑身舒坦。”

    一道道声音响起。

    这些文臣一个个激动万分,之前他们还不相信,现在不信不行啊。

    “可为什么我还是有点饿啊?”

    文臣们是吃饱了,他们本来就不需要进食太多,可这批武将还是没吃饱。

    一个个喊着要再来一碗。

    “等朝会结束,各自领百斤龙米。”

    永盛大帝开口,一人一人百斤,倒也不算什么。

    “多谢陛下。”

    百官齐齐开口,此时此刻,杨开不由看向何言道。

    “何尚书,现在是否还质疑老夫?”

    杨开出声,望着何言如此问道。

    “不质疑了,不质疑了。”

    “杨大人当真是辛苦啊。”

    “陛下当真是英明。”

    “天命侯乃我大夏之神将也。”

    此时此刻的何言,已经快笑出声来了,朝廷最大的问题,就这样被解决了一半。

    粮食问题解决。

    其他问题就更好解决了。

    银两什么的,慢慢来也不着急。

    眼下只要稳定局势,大夏王朝将会越来越好。

    不过,何言继续开口道。

    “陛下。”

    “既然这大夏龙穗如此厉害,为何不全国推广?一个江中郡,一年可生产五十万万石粮食。”

    “如若推广全国,一年下来,少说两百万万石龙米吧?按照十两银子一石,一年下来光靠这粮食,都是天文数字啊。”

    何言出声,他一下子就算出这大夏龙米带来的价值。

    毕竟大夏王朝现在可是有五大绿洲,这五大绿洲更适合种植龙米吧?

    全面发展的话,大夏王朝的粮食问题不但可以解决,还可以拿到国外去卖。

    毕竟对于大夏王朝而言,两百万万石的粮食,肯定是吃不完的,拿出去卖血赚啊。

    听到两百万万石粮食,满朝文武都沸腾了,他们想都不敢想啊。

    这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恐怖夸张。

    “推广全国,还不急,先稳定江中郡,后面的话,锦年应当会处理,将这大夏龙穗,种植在五大绿洲当中。”

    “主要还是看锦年的意思了。”

    永盛大帝出声。

    这大夏龙穗是顾锦年带来的,如何去种植,怎样去种植,都应当询问顾锦年,换做其他人,一来不放心,二来也怕对方不懂。

    但不管如何的是,大夏龙穗没有让自己失望,也没有让满朝文武失望。

    “陛下。”

    “这等龙米,实在是不可思议,臣感觉大金龙米也比不过咱们的大夏龙米!”

    “如今大金王朝不是正在搞什么龙米宝钞吗?”

    “这龙米宝钞,与龙米挂钩,多少宝钞可兑换多少龙米,现在咱们也可以出一个龙米宝钞啊。”

    “一来可以与之抗衡,二来我大夏龙米,不出五年,其生产之数恐怖无比。”

    “陛下觉得如何?”

    此时此刻,杨开出声,提出这个建议。

    大金王朝搞的龙米宝钞,让大夏有些压力,天下人都知道,一但这龙米宝钞发行,对各国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大金王朝各种许诺,什么不会随意印钞,受到天下人监督,可那又如何?

    中洲王朝有中洲专属的宝钞,所以不在乎这个,随意发行。

    可东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宝钞流通,先不说各大王朝的宝钞本身就极难推广流通。

    即便是流通了,大夏宝钞只能在大夏王朝用,换到别的地方就不行。

    大金王朝算是想到了一个极好的办法,用龙米挂钩,使得百姓放心使用。

    如今大夏王朝也有龙米,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

    这是杨开的想法。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觉得妥当啊。

    可何言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杨尚书,你有这样的想法固然好,但我朝还是无法与大金王朝一般。”

    “其原因有二,其一大金龙米,天下驰名,天下各地谁不知道大金龙米好?哪怕是老百姓都知道大金龙米有多好。”

    “而我朝龙米,即便是打出招牌又如何?天下人相信吗?而且即便是相信,产量上谁又能相信?”

    “不可能我朝说年产三万万石,那就一定能生产这么多,兑现问题无法解决,而大金龙米,先不说已经深入民心,光说这么多年来,大金王朝也必然存储了大量龙米。”

    “自然而然,不担心挤兑事件。”

    “以上两个问题,才是大金王朝推行大金宝钞的核心竞争,再者如今东荒境搞出同盟会,各大势力都愿意推广大金王朝的大金宝钞。”

    “而我朝被排斥在外,已经错失良机,无法与之抗衡。”

    何言出声,身为户部尚书,对于宝钞这个话题,他是非常敏感的。

    毕竟一但可以发行宝钞,那么就可以解决财政问题。

    简单点来说,就好比江中郡不是有十几万万石龙米吗?大夏王朝可以直接印宝钞。

    就按照一个高于正常水准的价格。

    二十两白银一石。

    那就可以印三百万万两白银宝钞出来,这些宝钞当然也不可能是一口气拿出去,而是一点一点拿出去。

    让市面流通起来,如果发生挤兑事件,直接把江中郡的龙米买过来,然后一家家兑换。

    毕竟宝钞就是兑换龙米,而且粮食是硬通货,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至少你不会饿死,能吃饱喝足。

    以前推广宝钞,是因为宝钞对标的是金银,百姓兑换金银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买粮食,买其他生活必需品。

    现在直接兑换粮食,更加直接一点。

    当然,这只是比喻,如果当真印了三百万万两的宝钞,其实就相当于是预支未来的国税。

    借未来的银子,来解决当下的事情。

    这可不是拆东墙补西墙。

    毕竟现在若是有银子了,一但解决五大绿洲的问题,过个五六年,配合大夏龙穗,看看大夏王朝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而现在没有银子,五大绿洲的事情,只能慢吞吞搞。

    现在拖一天,未来就晚一天成功。

    “同盟会之事,杨爱卿是如何想的?”

    提到了同盟会,永盛大帝不由开口,询问杨开是怎么想的。

    大夏宝钞的事情,永盛大帝不太愿意,之前就干过一回,差一点没把大夏经济体系崩掉。

    现在大金王朝搞,他也第一时间跟何言商议过,明白这宝钞不是想搞就搞出来的。

    反正最起码,大夏王朝搞不出来。

    “陛下,同盟会之事,完完全全是挑衅我大夏王朝,礼部已经在筹备宣文。”

    “如若同盟会成立,礼部将与诸国断绝友邦关系,任何入同盟会者,将不可入我大夏王朝。”

    “在贸易与航易上,也进行强而有力的打击。”

    杨开出声。

    这是他的想法。

    也是众臣的想法。

    同盟会毕竟是仙门,佛门,还有大金王朝以及扶罗王朝联手做的事情,你想要阻止,估计很难。

    只能说去威慑一些诸侯国,给予同盟会阻碍,不然的话,一句话不说,真当大夏好欺负。

    可是,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永盛大帝满意。

    “仅仅只是断绝商贸合作,这起不到什么威慑作用。”

    “朕有一计,不知诸位爱卿觉得如何?”

    永盛大帝开口,说完这话后,在百官的注视下,永盛大帝缓缓开口。

    “征战匈奴。”

    永盛大帝道出这四个字来。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惊愕了。

    征战匈奴?

    这可不是小事啊。

    一但开战的话,那就不是讨伐那么简单,而是要打着灭国的旗号来,不然的话,就过去打一场仗,意义是什么?

    自己家现在一大堆事情没处理,还要对外宣战?

    “陛下,万万不可。”

    “陛下,此时此刻,我大夏经不起大战啊。”

    “三大灾区还未彻底平定,五大绿洲正在缓慢迁徙百姓,这个时候决不可乱来。”

    “请陛下三思。”

    这一刻,文臣们纷纷开口,一个个拒绝,杨开,胡庸,何言,王启新,纷纷开口,哪怕是兵部尚书赵益阳,也不由跟着站出来,他虽然没有拒绝,可态度很明显。

    这个节骨眼,的的确确不能打。

    可文臣们拒绝,武将们一个个激动不已啊,如今得知江中郡有这么多粮食,将士们一个个都起了心思。

    对于武将们来说,只有征战才能提升官位,真要打起来,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陛下,臣认为可以,同盟会之举,完完全全就是瞧不起我大夏王朝,如今江中郡若能年产五十万万石粮食,而且都是这样的龙米,只需要十万万石龙米,臣愿意替陛下,横扫匈奴,马踏王庭。”

    一位侯爷站出来了,直接开口,想要主动请缨。

    可马上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老臣愿意为陛下,横扫匈奴,老臣今年虽八十有三,但老臣依旧体魄健壮,可以为陛下效劳,不需要十万万石粮食,只需要给老臣八万万石粮食即可。”

    一位国公站了出来,他刚才盘算一下,哪里需要十万万石粮食啊,算他百万大军出征。

    一名将士一天消耗一斤米,算上运输消耗,算上战马粮草,算上等等等等的一切,一天也不过消耗五百万斤粮食。

    一年下来也不过消耗一千五百万石粮食。

    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消耗,真要打仗的话,还要犒赏三军,还要发军饷,等等事情。

    一年消耗能控制在一万万石粮食左右。

    算上打三年,外加上各种抚恤金,以及各种损耗,等等一系列的东西。

    三万万石粮食刚好,多要五万万石是用在提高军心,外加上打了胜仗再发点军饷,提高士气上。

    这样一想,信国公内心鬼叫啊。

    这辈子没打过这么富的仗。

    要是陛下审批下来的话,自己带着八万万石粮食,还怕打不过?

    我耗都能耗死这帮匈奴狗。

    今天不打仗,犒赏三军。

    明天打仗,什么?我军站了一天,毫无伤亡,赏。

    哈?天气阳光明媚,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吉象啊,赏。

    这样下来,百万大军的气势得多夸张?

    想想看啊,这还没打仗,没赢就给这么多,这要是赢了得给多少?

    古今往来打仗,打的其实就是粮草,有粮草就有士气,有士气就好多了。

    数量堆积之下,就不怕打不过。

    只可惜的是,信国公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人站出来了。

    “陛下,臣认为,国公大人为我大夏浴血奋战前半生,现在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这样的战争,应当让我们后辈人来,臣愿意领军粮六万万石,三年内,攻破匈奴国。”

    一位侯爷出面,如此说道。

    “什么?什么时候打仗要这么多军粮了。”

    “我只要五万万石,陛下,五万万石就好了。”

    “好家伙,十万万石减到五万万石?你们要这样吗?陛下,我四万万石就行了。”

    “都别吵了,老夫三万万石,不够老夫自己变卖家产打,行不行?”

    一瞬间,武将们一个个开始内卷,从十万到三万万石,到后面更是有人开出两万万石粮食出来。

    反正知道大夏不缺粮食了,先喊了再说,真要出去打仗,没有粮食,朝廷能不给吗?

    以前是穷,要节省,没了就是没了。

    现在有这么多粮食,那就不担心了。

    听着武将这样开口,文臣们一个个摇头。

    而永盛大帝眼神有些古怪的看向这帮人。

    这帮人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啊。

    大夏这么富有了,轮得到他们出征?

    这仗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去出征啊。

    不过,这话肯定不能直接说啊。

    “好了。”

    “出征匈奴之事,朕心意已决,不过考虑到如今大夏灾年,也就不好起兵。”

    “赵爱卿,朕着你拟定作战计划,朕这次预算,十五万万石粮食。”

    “不过这出战之人,容朕想想,仗反正一定要打,不过可以拖延一段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等到时候再说吧。”

    永盛大帝开口。

    反正出战是一定要出战,马踏王庭,是每一个大夏帝王都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每一个将士都想要完成的成就。

    只是这泼天的功劳,足矣记录史册中。

    这谁不想要?

    当然,自己御驾出征,必须要找一个理由和借口,而且还要让人来请求自己,不然的话,要是自己站出来说,我要御驾出征。

    估计最大的阻力就是这帮武将了。

    尤其是自己刚才也说了,十五万万石粮食出征。

    这么多粮食啊,这已经不是出去打仗了,这是出去炫富啊。

    说实话,当说完这十五万万石粮食的时候,永盛大帝自己都兴奋的不行,这辈子打一次这样的仗,完全爽了啊。

    不过眼下需要搞定两批人。

    文臣。

    武将。

    “到时候让镇国公开口,帮朕一把,朕对锦年这么好,镇国公应当会给朕一个面子吧?”

    永盛大帝心中暗道。

    “陛下。”

    “臣等还是不答应出征。”

    “请陛下三思。”

    何言继续开口,想要劝阻永盛大帝。

    毕竟好日子总算来了,你这边就要打仗,就不能消停一二吗?

    “退朝。”

    然后永盛大帝没有理会何言,直接挥了挥手说退朝。

    征伐匈奴,是他最大的梦想。

    以前没得选,他没话说。

    现在有得选,他必须要做。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就没得做了。

    当然,这件事情的的确确需要从长计议,反正不管如何,得搞定武将这些人。

    文官没什么好说的。

    他不是询问这帮文官,而是通知。

    武将的话,的确难办,看的出来,都想率兵出征匈奴国。

    随着退朝后。

    文官聚集在一起,商议着这些事情。

    不管如何,打仗也好,不打仗也罢,至少大夏王朝的粮食危机解决了。

    杨开被众大臣包围着,一直询问关于江中郡的事情。

    而武将们也罕见的凑过来听。

    杨开这人实在,也不吹嘘什么,就是把江中郡的事情,一件件给说出来了。

    但也有挑刺的,何言一直在挑刺,当然他挑刺的目的,大家也知道,就是怕这是一场梦。

    如此。

    朝堂上的事情,也逐渐传出去了。

    这种事情瞒不住,别的不说,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的大事抉择后,大夏王朝也是立刻知道。

    唯独中洲王朝不一样,毕竟中洲王朝朝会很少,基本上都是中洲帝王一个一个吩咐出去。

    倘若传出去流言蜚语,就方便直接针对了。

    其他王朝也想学这招,可学不会,一来是帝王的威信问题,二来是这样做很危险。

    所有事情,都由帝王一个人来处理,出了事也是帝王一个人负责。

    这不成规矩,也不好。

    这也是为何中洲帝王被称之为传奇的原因。

    江中龙米。

    征战匈奴。

    这两件事情以最快速度传了出去。

    反响最大的就是镇国公。

    江中郡内。

    镇国公听闻这个消息后,在大营内笑了很久。

    “果然如老夫猜想的一般,陛下一定会讨伐匈奴的。”

    “这满朝武将,居然一个个恬不知耻,还想要主动请缨征战?他们就看不出来吗?这次征战匈奴,陛下早已经内定好人选了。”

    “老夫就是不二人选。”

    “哈哈哈哈。”

    镇国公大笑着,他听闻陛下有意讨伐匈奴国,笑的无比开心,而听闻满朝文武居然主动请缨,被陛下拒绝后,镇国公就更加开心了。

    为什么?

    因为这摆明就是让他上啊。

    整个大夏王朝,他不上谁上?

    “老爷子,你别笑的这么开心啊,万一真不选您去呢?”

    “再说了,您一把年龄了,还嚷嚷着去战场,有必要吗?”

    大营内,顾宁涯开口道。

    听到这话,顾老爷子皱了皱眉。

    “老六。”

    “你过来。”

    他喊了一声。

    顾宁涯微微皱眉。

    “老爷子,你不会想打我吧?”

    顾宁涯问道。

    “你过来,爹有事跟你说。”

    顾老爷子笑了笑。

    “爹,你别骗我啊。”

    顾宁涯想了想,也就凑了上前。

    紧接着顾老爷子一脚直接踹了过来。

    嘭。

    后者摔倒在地,喊疼不已。

    “我一把年龄?”

    “我这个年龄还想着上战场,你这个年龄整天想着怎么去阿谀奉承,想着上位。”

    “你也不瞅瞅你这个怂样,要不是你爹我当年立下赫赫功勋,今天这悬灯司指挥使,轮得到你来?”

    “你可真搞笑。”

    “再说了,这征匈大将军,不选你爹我选谁?”

    “你自己想想看,这满朝武将,那个比的过你爹?”

    “都是一群废物东西,你信不信,我要是去了朝堂,谁敢请缨?一个个屁话都不敢说。”

    顾老爷子谩骂道。

    听到这话,顾宁涯有些郁闷,他就知道要挨抽。

    但仔细想想吧,自己老爷子说的也没错。

    “爹,话虽然没错。”

    “可打不打还是一个未知数,以前也不是天天喊着要打,结果呢?还不是没了动静?”

    “户部,吏部,工部,礼部,答应吗?”

    “再说了,匈奴国这次参加同盟会,真要打,大金王朝,扶罗王朝,他们难道会坐以待毙?”

    顾宁涯开口,挨了一脚后倒也老实了。

    “这次不一样。”

    “就是因为匈奴国加入同盟会,才有可能会打。”

    顾老爷子摇了摇头。

    但顾宁涯说的话,其实他也明白。

    打仗不是儿戏,不是粮食够了,就可以打,要师出有名,还要士气高昂,最主要的是有战争利益。

    缺一不可。

    否则的话,就为了一口气开战?那脑子真就被驴踢了。

    “算了,你说的也对,我得给锦年写一封信。”

    “其实要解决的就是户部,户部只要没什么大问题,这仗就有希望。”

    “现在江中郡的粮税,是锦年搞出来的,得让锦年出个面,让他去游说六部,户部应该会给锦年这个面子。”

    “而且杨开跟锦年关系好,礼部的事情也解决了。”

    顾老爷子喃喃自语。

    文官这边,他不好去解决,唯独要让顾锦年去。

    “再让锦年举荐下,爹,这次出征,肯定很多人盯着,要是锦年能帮您说上两句,不就稳了吗?”

    顾宁涯开口,提醒老爷子一声。

    可顾老爷子直接摇了摇头。

    “何须让锦年出面,这位置,陛下已经内定给老夫了,舍我其谁?再说了,老夫要争,谁敢不给老夫面子?陛下也得给我三分薄面。”

    顾老爷子很霸气。

    倒不是盲目自信。

    实际上也是如此啊,满朝文武,谁比自己合适?挑一个出来?

    “那可不一定啊。”

    顾宁涯还是觉得自己老爹年龄到了,不争一下,希望不大。

    “闭嘴。”

    “你给老子睁大眼睛好好看,等我请缨的时候,你看谁敢跟老夫争,谁争一下,我一巴掌扇过去,你别不信,到时候不扇,你爹我倒着姓。”

    顾老爷子开口,豪迈无比。

    此时此刻,他脑海当中已经浮现了作战计划。

    如此,确定心思,顾老爷子立刻写信给顾锦年。

    同样。

    随着消息传到各国时。

    匈奴王庭内。

    匈奴王的脸色最难看。

    “大夏王朝当真是不愿意安宁吗?”

    “这好端端的,打我匈奴作甚?”

    “这段时间,我匈奴国又招惹大夏什么了?”

    王座上。

    匈奴王气急败坏,大夏天灾这才刚刚过去,不要赈灾吗?不要善后吗?

    就突然之间,平白无故就说要打自己?

    这不是有病吗?

    吃饱没事干了?

    听着匈奴王愤怒,大殿当中,百官一个个沉默不语。

    而随着匈奴王宣泄愤怒之后。

    终于,匈奴国的户部尚书开口了。

    “王上。”

    “臣认为,此次大夏王朝,应当不会进犯我匈奴国。”

    随着户部尚书开口,一时之间,满朝文武不由看向对方。

    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

    “这是为何?”

    匈奴王眼中满是疑惑,如此询问道。

    听到这话,户部尚书微微咳嗽,紧接着缓缓出声。

    “有三点,大夏王朝无进犯之意。”

    “其一,大夏天灾刚刚结束,虽有天地赐福,但臣知晓,大夏陇西郡,东林郡,南越郡,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善后,五大绿洲也需要迁徙,其中耗费的粮草,数不胜数,说句难听点的话,除非是大金王朝,扶罗王朝,以及我匈奴国竭尽全力援助。”

    “否则的话,大夏王朝绝不可能安然无事度过此关,而这个节骨眼上,大夏王朝又有何意进犯我匈奴国?”

    他开口,自信满满。

    只是话音落下,马上就有不同的声音响起。

    “不对。”

    “有消息称,大夏王朝最新生产出一种龙米,与大金龙米品质相同,甚至比大金龙米更好,而且这种粮食数不胜数,就出自于江中郡,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夏才起了进军之意啊。”

    有人开口,反驳对方。

    听到这话,匈奴国户部尚书不由哈哈大笑。

    这一笑,使得不少人皱眉。

    “哈尤大人,你何故发笑?”

    有人开口,皱着眉头。

    “我笑大夏王朝无谋。”

    “这种骗局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天下人都知道,大金王朝有龙米,而且大金王朝最近准备推行龙米宝钞。”

    “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夏王朝也出现了龙米?这意味着什么呢?”

    “诸位不如好好想想,大夏王朝这摆明了就是想要对抗大金龙米,所以编造出一种谎言,只怕也想发行大夏宝钞,只可惜啊,大夏王朝太过于自傲了。”

    “把天下人当做蠢货,真以为拿出一部分优质粮米,就想要充当龙米?”

    “这也是大夏王朝不会进攻的第二点。”

    哈尤冷笑不已,同时目光当中满是倨傲之色。

    “充当龙米?”

    “龙米宝钞?”

    “你这么一说,老夫明白了。”

    众臣纷纷醒悟,觉得哈尤说的很对啊。

    “不对啊,如果当真是如此,那随便找大夏王朝拿一点龙米,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大夏王朝岂能这么愚蠢?”

    有人皱眉,觉得这不太可能。

    “这正是大夏王朝唯一有智慧的地方,天地赐福,自然而然会诞生一些奇景。”

    “江中郡派五十万大军镇守,证明江中郡的的确确发生暴乱,这一点解释不清楚。”

    “不过随着天地赐福之后,江中郡或许因为此次天地赐福,的的确确得到了升华,这些粮食蜕变。”

    “换句话来说,江中郡现在的确有不少优质粮米,其效果只怕不弱于大金龙米,毕竟这可是天地赐福。”

    “所以大夏王朝起了此意,假意要进攻我匈奴国,其实就是想做两件事情。”

    “威慑我匈奴国不得加入同盟会,以及打响大夏龙米的威名,从而抵抗大金龙米。”

    他出声,显得自信无比。

    刹那间,众人彻底明悟,因为这个逻辑行得通,而且非常有道理。

    “本王明白了。”

    “爱卿的意思是说,大夏王朝进犯我匈奴国是假,其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对抗大金宝钞,说要进犯,也是为了面子?”

    匈奴王也明悟了,不由松了口气。

    这个节骨眼,若是大夏王朝真的进攻过来,那对匈奴国而言,真不是一件好事。

    “是的。”

    “王上英明。”

    哈尤认真的点了点头,使得匈奴王不由深深松了口气。

    “不过,按照爱卿这个意思的话,我匈奴国还要不要加入同盟会啊?”

    匈奴王有些担忧。

    既然大夏王朝是想要阻止匈奴国加入同盟会,起到威慑作用,主意是对抗大金宝钞,如果匈奴国执意加入同盟会,会不会惹来麻烦?

    “要。”

    “王上,加入同盟会,才是长久的稳定。”

    “此次,大夏王朝为的是抵抗大金宝钞,那大金王朝必然要给予援手,再说了,加入同盟会,大家便是盟友,大夏王朝真敢率兵进攻,身为同盟国,岂会袖手旁观?”

    “若拒绝加入同盟会,一来使我匈奴国士气下降,二来让大夏阴谋得逞,三来各大王朝也不会理会我匈奴国,倘若大夏王朝准备就绪,当真进犯,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绝不会答应。”

    他出声道,认真分析眼下的局势。

    这说的一点没错。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报。”

    “大金使臣,万里加急信件。”

    “请王上观阅。”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众人不由纷纷将目光看去。

    匈奴王第一时间接过这信件。

    展开一阅,随后不由大喜。

    “好。”

    “哈尤,果然如你说的一般。”

    “大金王朝也识破大夏的阴谋,大夏王朝就是想要阻碍大金宝钞的发展。”

    “同盟会于两个月后正式举行,就在匈奴国,到时候各大势力都会齐聚,大金帝王信中说了,若大夏王朝敢有任何一丝进犯,东荒举国,一并灭之。”

    “哈哈哈哈。”

    “本王倒要看看,这大夏王朝,还有什么手段。”

    匈奴王大喜。

    虽然哈尤说的很多,逻辑上也是通的。

    可他还是不放心。

    现在不一样了,大金王朝发来了信件,这话里话外,就是无条件支持,而且同盟会举办大会,还定在了匈奴国。

    这就是在告诉大夏王朝,他们不怕,想要动匈奴国,就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鼎盛时期的大夏王朝,都不一定能灭掉匈奴国,更何况现在大夏王朝还有这么多事情?

    外加上还有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直接援助,到时候指不定还有仙门和佛门支持。

    这回他一点都不害怕。

    要不是怕影响太大,他都想去叫嚣一二。

    “既如此,那就按照这个意思来吧。”

    匈奴王开口。

    让满朝文武退下。

    待满朝文武退下之后,一道身影出现在此地。

    是孔家大儒。

    “先生,所有罪证都干净了吗?”

    匈奴王开口,有些急迫。

    “回王上,想要彻底解决,还是有些麻烦,再给臣三个月的时间,一定干净。”

    他开口,认真说道。

    “尽快吧。”

    “劳烦先生了。”

    匈奴王叹了口气,他也有些急,但也不好催。

    “请王上放心。”

    后者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他心里明白,因为这件事情要是被发现了,可不是一件小事。

    “对了。”

    “处理此事的人,到时候一个都不要留活口。”

    匈奴王继续开口。

    “这接近十万人,全杀了吗?”

    孔家大儒咽了口唾沫,有些惊愕。

    “不是我匈奴人,杀了就杀了。”

    “记住,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匈奴王出声。

    “明白了。”

    后者点了点头。

    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大夏王朝龙米的事情,以及进攻匈奴国的事情,东荒王朝保持很平静。

    唯一发生的事情就是,大金王朝直接说出,认定大夏王朝根本没有龙米。

    除此之外,其他没有说什么了。

    大夏百姓则是士气高昂,打仗这东西吧,不管打不打,士气得要有,尤其是天地赐福过后,百姓不清楚大夏具体是什么情况。

    可总感觉大夏强盛无敌,自然而然,朝廷要打仗,大家都是支持的。

    至于大夏京都。

    最热门的话题不是这个。

    而是大夏不夜城。

    百姓们压根就不清楚什么是大夏不夜城,只知道城口外建了一座小城,是什么的都不知道,之前还猜测是顾锦年的侯府。

    现在当消息传出后,百姓这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之所以能迅速霸占话题的原因是,只要去大夏不夜城,就送一份礼品。

    这对百姓而言,可是好事啊。

    最主要的是,这大夏不夜城是顾锦年开的,更加吸引无数百姓前去观看。

    这段时间内。

    一艘艘龙舟,一趟趟商车送往大夏不夜城内,大多数是粮食。

    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被遮住了。

    谁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

    但越是如此,越吸引人。

    对于京都百姓而言,每天的日子,无非就是吃完饭去闲聊,闲聊完了喝口小酒,然后听个小曲,有银子的去勾栏玩一玩,没银子的就乐呵乐呵。

    有钱人也最多就是一直在园子流连忘返。

    除此之外,其实没什么娱乐活动,至于什么骑马射箭,这些东西都是特别有钱的人才能玩。

    如今,突然多了一个东西,自然而然吸引人啊。

    这十来天,整个大夏不夜城每天都很忙碌。

    就连朝廷也关注到了。

    知道是顾锦年搞出来的,朝廷上上下下都很疑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太子府内。

    望着大夏不夜城的告示,李高也算是稍稍松了口气,这些日子来,他心情都很不好。

    如今看到这一幕,稍稍宽了点心。

    而皇宫内。

    永盛大帝看着告示,又将目光看向不夜城。

    最终叹了口气。

    “唉。”

    “准备点银子,过几天送给太子,就说是锦年退给他的银子。”

    “真带太子亏本了,可就麻烦了。”

    永盛大帝开口,吩咐魏闲。

    同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根本就不看好这个什么大夏不夜城。

    很快,永盛大帝转身回到玉桌面前,继续研究征伐大事。

    他要御驾亲征!!!

    ——

    ——

    ——

    感谢大小黑白上下盟主打赏!

    谢谢老板三个盟主!!!!!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8376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837678.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