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零九章:不夜城开张!万人空巷!人山人海,日进百万【求月票】

正文卷 第二百零九章:不夜城开张!万人空巷!人山人海,日进百万【求月票】

新书推荐:游离半生人间有你暖如春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凡人之长生仙道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招仙令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

    永盛十三年。

    八月十日。

    大夏文宫内。

    随着一枚枚儒道果实被顾锦年吞噬之后,浩瀚的圣人学识,使得顾锦年明白乐文更多小说的道理。

    从儒为圣,这是一个漫长的转变过程,思想上必须要有升华,对天地的理解,对自然的理解,对道的理解,甚至包括对宇宙的理解。

    万物同源,大道归一,唯有寻得这天地之间的运行轨迹,才能更加明悟自身的道。

    众生树上,所有的儒道果实,都被顾锦年摘下。

    每一颗儒道如果,都节省顾锦年数年的思想升华,有先行者试错,才有后来者居上。

    顾锦年感悟着每一种不同思想,自己也迸发出各种想法。

    曾经,顾锦年理解心学,只是粗浅的认为,知道什么是对的,然后去做,朝好的地方去做。

    这就是顾锦年粗浅的想法。

    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感悟,还有对圣道的理解,顾锦年对知行合一,有了三种不同的理解方式。

    其一,便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知道对错,明白事情,就去执行,朝着好的方向去走。

    其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对错如何去分?是站在个人角度,还是站在圣人的角度?亦或者是站在天下苍生的角度?

    如何去执行,是以最直接的方式,还是以利益最大的方式,亦或者是所有人都开心的方式?

    何为良知?怎能判断出,自己的良知,是好还是坏?

    其三,也就是最后一重境界。

    看山依是山,看水依是水。

    对错在我心中,我是意,意与天地自然合二为一,符合天地之道,善是大道,恶也是大道,就如同佛门之言。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当所有果实化作圣人经文,被顾锦年尽数吸收后。

    这一刻,顾锦年的目光,彻底蜕变。

    他的眼神当中,变得清澈,明白了诸多道理。

    “半圣之道。”

    “或许不远了。”

    顾锦年心中喃喃自语,他感觉自己已经接触到了圣道,眼下缺少的就是一个契机。

    成圣的契机。

    稷下学宫,确确实实是一个好地方,立下自己的学问,但想要真正成圣,自己必须要获取质疑与抨击。

    因为自身的学问,还处于一个基础,换句话来说,整理的还不够完善,没有真正去明白心学蕴含着什么。

    想要让心学变得更好,无非就是长达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参悟,亦或者与人争辩,需要诸多有学问的人来抨击自己,来质疑自己的学问。

    说白了,就是挑刺。

    无故挑刺没用,需要真正提出问题,用以抨击自己,毕竟学术之争,就是互相抨击。

    这种抨击,是好的抨击,可以让自己明白错在何处,或者哪方面不足,从而加强,补充完善。

    此时。

    顾锦年站起身来,静静眺望文宫外。

    “接近一个月的沉淀,如若不是依靠儒道果实,我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参悟,否则的话,想要触摸圣道,难如登天啊。”

    “好在有众生树在,节省我大量时间,不然天命降临,我才仅仅只是大儒。”

    “而且这次触碰圣道,我所有修炼的法,似乎可以熔炼为一体,成为一门属于我的法,亦或者是说,属于儒道的法。”

    “可惜,不踏入圣道,还是无法做到这一步。”

    顾锦年心中感慨,对自己目前的情况,掌握的了若指掌。

    成为天地大儒,自然要懂得自身任何情况,唯有对自身了解,才能奋勇上前。

    “这段时间的沉淀,已经够了,眼下需要去接触实,而不是一直在思想上寻求变化。”

    “稷下学宫,将会是我真正的蜕变,而今应当多去接触现实,从而明悟乐文更多小说的道理。”

    顾锦年喃喃自语。

    说完这话,他动身离开,直接前往大夏不夜城。

    他已经与王富贵等人交代好了,算上日子,大夏不夜城明日就要开业,自己身为大夏不夜城的掌柜,也要亲自出面处理一二。

    下一刻。

    顾锦年缓缓走了几步,但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成为天地大儒,顾锦年拥有诸多不可思议的能力,最经典的儒道神通,便是才气化马。

    只不过,天地大儒,已经掌握缩地成寸的部分威能,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大夏不夜城。

    不夜城外,已经有不少百姓聚集在这里了,整个不夜城只有两个入口,和一个出口,一个入口应对着大夏京都的百姓。

    一个入口应对着外地来的游客。

    此时此刻,朝南的入口,正在运输着大量货物,而不夜城内,目前只搞定了第一期。

    那就是大夏百货,外加上大夏酒楼这两个大地方。

    酒楼足有二十七层,形成圆形,中间的空地,则是酒楼内部娱乐设施。

    相比较传统酒楼,无非就是什么一楼是吃饭的地方,二楼三楼雅间,四楼五楼居住,顾锦年不一样,除了防火层之外,大夏酒楼前面七层各自不同。

    第一层就是大厅,大气恢弘,有不少女子在抚琴,弹奏轻乐,再配合凝神香,让人心旷神怡。

    而且顾锦年还特意整出旗袍款式,让王富贵挑选一批身材高挑,长相不俗的女子迎客。

    说白了,就是按照前世五星级酒店去搞。

    所有的一切都围绕两个词。

    逼格、服务。

    要让过来的住客,感到深深的逼格,产生一种人上人的感觉,以及周全无比的服务,只要您开口,能办的酒楼都帮你办好。

    而且不夜城内,有专门的停马场,占地极大,会有人精心照顾马匹,当然要花银子,还有洗马场,给马儿洗个澡,照样收费。

    二楼是茶馆,文人雅士聚集的地方,三楼四楼则是酒楼,才是正儿八经吃饭的地方,当然茶馆也是正儿八经的茶馆。

    顾锦年拒绝黄赌毒,王富贵之前提议,要不要搞个赌楼,被顾锦年强烈制止,虽然这东西禁不掉,但无论如何,顾锦年不允许别人在自己地盘上搞这个。

    这东西害人害己,他绝不做这种事情。

    君子,有可为,有可不为。

    五楼六楼则是精致按摩桑拿一条龙,上下打通,泡澡的,按摩的,休闲的,娱乐的都有,已经买了四五个戏班子,总而言之,外面能玩到的,只要是正规产业,这两层都有。

    七楼则是员工居住的地方,不可能委屈自己人,顾锦年不是资本家,自己有银子赚,大家都要享受,一同快乐才是王道。

    七楼以上就是酒楼住宿。

    而且为了解决上下楼的问题,顾锦年特意搞了上下梯,用聚灵古阵当做动力,再经过工部详细而缜密的研究下,确保万无一失。

    甚至顾锦年从老爷子手头上调遣了个武王强者坐镇,真发生了任何问题,一尊武王可以解决诸多问题。

    但这酒楼到底能赚多少银子,就要看命了。

    大夏百货楼,才是顾锦年最在乎的。

    来到百货楼。

    所有人统一穿着一样的服装,颜色划分红蓝黑,等级分明,而且也方便百姓寻人。

    大夏百货楼设立九层。

    一二三为日常必需品售卖。

    四五六为女性胭脂水粉服装绸缎为主。

    六层以上就要划分了,会员制开放,不是会员不让上,因为六层以上的东西,都极其昂贵,什么凌楼阁的绸缎,百香园的布匹,还有真丝蚕,等等一些珍贵无比的东西。

    价值不菲,索性会员制。

    “锦年兄。”

    “锦年兄。”

    就在此时,王富贵的身影快速跑来,一脸喜悦。

    “王兄,好些日子不见啊。”

    见到王富贵,顾锦年不由微微一笑。

    “王兄,所有的事情我都办理妥当了,就等明日开业。”

    “您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我立刻让人去办。”

    王富贵开口,这大夏不夜城马上就要开业了,他内心也十分喜悦啊,虽说这生意是从家里要银子开办的,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第一单大生意了。

    “一个事,的确要注意一下。”

    “明日肯定有很多百姓前来,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发生任何踩踏事件,有序排队进出,而且百货楼和酒楼内,如果人满了,就让大家在外面静心等待。”

    “提供水和点心,还有休息的地方也不能少,孩童游玩的地方,也要让人严加看管,防止任何意外。”

    “尤其是孩子走丢的事情,派人一路盯着,免得孩子走丢。”

    “出口一定要牢牢把控,如果发现孩子单独行走,要上前去询问,发现孩子异样,也要去多问问具体情况,倘若发现孩子走丢,出口一律不让人离开。”

    “直到孩子找到为止,准备好马车,如果耽误时辰久了,告知大家,免费马车送回去,工部应该准备十艘龙舟,必要的时候,动用龙舟也不是不可以。”

    “总而言之,一切为大家服务,明白吗?”

    顾锦年认真说道,他不是开玩笑,大型商城,最怕的就是踩踏事件,和小孩走丢事件。

    白鹭府的事情,让顾锦年格外关注孩子,无论如何,都不能发生这种事情。

    “顾兄大义,愚弟明白。”

    王富贵点了点头,同时心中对顾锦年充满着敬佩。

    同样是做生意,大部分人做生意围绕的就是赚银子,只要能赚到银子什么都好,而顾锦年考虑的永远是百姓。

    这等胸怀,让他不得不服啊。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顾锦年笑了笑。

    “不辛苦,这不算什么。”

    王富贵腼腆一笑。

    “对了,这回科举你中了吗?”

    顾锦年问道。

    “中了,现在正在翰林院修书,要不是这大夏不夜城的事情,估计我还在修书。”

    王富贵开口道。

    “挺好的,以后想到了去哪里就职吗?”

    顾锦年点了点头。

    “外放就算了,我看情况能不能去户部。”

    王富贵讪笑一声,在外当官,王富贵还是有点拿捏不住,就想着在京都内混个户部官职就好。

    “行,等大夏不夜城稳定后,我去找户部尚书和吏部尚书说一下,看看能不能给伱弄来个员外郎。”

    顾锦年拍了拍王富贵的肩膀道。

    听到这话,王富贵瞬间大喜。

    他虽然中举,但正常来说,应当是要去修书三年,然后等待外面有官职空缺,就能去就任。

    若是选择在京都内的话,就要运作一二,以他们王家的势力,即便是运作,差不多也就是主事。

    这已经算很不错了,主事是七品,可这是京官啊,京官就是要比外面的官大一级。

    现在顾锦年直接帮自己安排一个员外郎,正六品的官员,少奋斗十年夸张了一些,但少奋斗五年没得跑。

    再说了,顾锦年要是开口,意义就不一样,往后官场当中,谁不知道自己是顾锦年的嫡系啊?

    同窗一场没什么大作用,最多礼让一二,但要是让顾锦年出面为自己美言一二,那才是好事。

    “百货楼内,运来了多少粮食?”

    顾锦年开口问道。

    “一百万石粮食。”

    后者开口,告知顾锦年。

    “好,这江中龙米,每人送四两,外加二两细盐,一定要跟百姓说清楚情况,不要让百姓多吃。”

    “工部送来的东西,你查收了吗?”

    顾锦年继续问道。

    这次大夏百货楼,顾锦年主打的是三样东西。

    第一,江中龙米。

    第二,细盐。

    第三,镜子。

    没错,这就是大夏百货楼主打的三件东西,依靠这三样东西来打响口碑。

    江中龙米,自然是无可争议的东西,顾锦年为百姓准备的礼物也是这个,一人四两,外加上二两细盐,虽然不说多,但也算是小礼物。

    而镜子,就是最实用的东西。

    这玩意制作方法简单,工部一下子就搞出来了,这样的东西,才是爆款,即便买不起,最起码也能口口相传。

    现在要的目的,就是热度,要把大夏不夜城的热度搞起来,只有搞起热度,才能吸引乐文更多小说人过来。

    “查收了,锦年兄,那个镜子当真厉害啊,比我们用的黄铜镜清晰不知道多少倍,实话实说,我原来都不知道我长这么俊。”

    王富贵笑着开口。

    “行了,还是稳抓一点情况,别出了大问题。”

    顾锦年笑了笑。

    “行。”

    “对了,锦年兄,我怎么没有看到苏兄啊?”

    “感觉他消失很久了。”

    王富贵开口,提到了苏怀玉。

    “他是吧。”

    顾锦年左右看了一眼,随后看到一位女子正在计算货架上的东西。

    “姑娘。”

    顾锦年喊了一声,随后伸出手,想要拍一拍对方。

    后者听到声音,不由转过身来,待看到顾锦年走来,不由露出惊愕之色。

    她无法想象,堂堂天命侯顾锦年居然会喊自己一句。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不出任何意外的出现了。

    “侯爷。”

    “不可。”

    声音响起,出现在大楼门口,一脸严肃的看向顾锦年。

    “苏兄?”

    这回王富贵有些惊愕了,怎么提到苏怀玉,苏怀玉就出现了?

    有这么神奇的吗?

    大门口。

    苏怀玉的身影出现,一如既往一般,穿着普通,相貌不差,眉宇之间有些冷冽,给人一种生人勿靠的感觉。

    “姑娘,小心一点,免得货架上砸下东西来。”

    顾锦年简单提醒一句,随后将目光看向苏怀玉。

    “苏兄,近来可好。”

    顾锦年面色温和,看向苏怀玉。

    “侯爷。”

    “已经测试结束了,属下在海边,沼泽,良田,以及各种区域进行测试。”

    “这大夏龙穗,在海边可以吸收海水生产,但生产出来的粮食,偏咸一点,味道能接受,但蕴含的气血一般,等同于普通米质的三倍左右。”

    “而在沼泽这种区域,依旧能种植出粮食,而且种植速度很快,色泽亮丽,吃起来口感也极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吃了以后会中毒。”

    苏怀玉开口,十分严肃道。

    “有这种效果?”

    顾锦年心中浮现一些计划,不过没有说什么。

    “苏兄,你怎么突然来了啊?”

    王富贵开口,有些好奇,询问苏怀玉。

    “大夏不夜城开张,我自然要出现。”

    苏怀玉出声,一字一句,认真的很。

    “苏兄说话为何突然变性?怎么如此严肃?”

    看着苏怀玉如此,顾锦年不由开口,有些好奇,这苏怀玉突然变得有些严肃,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侯爷何意?”

    苏怀玉问道。

    “呃就是比以前话少了一些。”

    顾锦年想了想,随后给出一个具体答复。

    苏怀玉现在说话给人的感觉,极其严肃和认真,跟之前有很大的区别。

    “又没有本章说,说那么多话做什么?”

    苏怀玉淡淡开口,望着顾锦年,显得很平静。

    顾锦年:“.”

    王富贵:“????”

    两人沉默,果然这很苏怀玉。

    很快,确定完这些事情后,顾锦年与苏怀玉开始简单巡查一二。

    明日就要开业,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亲自看看,免得出什么差错。

    待一番检查后,确定没有太大问题,就开始等待明日了。

    大夏不夜城明日开业,成为了京都最热门的话题。

    周围几个府城也听闻了这事,一些仰仗顾锦年的读书人,或者商人都跑过来凑热闹。

    如此。

    一直到了翌日。

    天刚刚亮。

    大夏不夜城卯时正式开张。

    然而,寅时一到,整个不夜城入口外,涌入大批百姓,其数量至少一眼望去,有百万之多。

    极其夸张。

    没办法,顾锦年的名望太高了,再加上大夏京都的确没有什么东西。

    如今来了一个新东西,大家自然热情高昂。

    不止如此,一路上还有不少百姓正赶往大夏不夜城。

    很快,到了寅时后,百姓们陆陆续续朝着不夜城内走去。

    虽然不夜城只是完成了一期工程,但一些景观和游玩之地还是有的。

    当然也仅仅只是一些基础景观和游玩地。

    不夜城开放后,长龙般队伍朝内而行。

    等走过一个个长廊之后。

    终于,第一批百姓走进了大夏百货当中。

    大夏百货楼虽然仅仅只有九层高,但每一层都有十丈,也就是三十米,尤其是第一层更是有二十丈高,所以看起来极其夸张。

    房顶之上,雕龙画凤,更是有各种斗拱,显得无比宏伟。

    “你们看啊,这太大气了吧?”

    “这跟大殿有什么区别啊?”

    “皇宫估计就这样了吧?”

    “大夏百货楼,这是什么东西啊?卖东西的吗?”

    百姓们一个个聚集其内,一时之间,已经有上万人入内,从左边进后,有穿蓝衣的女子指路,避免京都百姓走错。

    实际上,这个百货楼内,如同一个巨大的仓库一般,一个个货架摆在上面,每一个货架旁都有人进行介绍。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诸位百姓。”

    “大家听我说。”

    “咱们现在看到的地方,就是百货楼,这货架上的东西,如果大家喜欢,可以直接拿,然后一直往里面走。”

    “出口在里面,价格都标在货架上,如果不懂,有专门的人介绍。”

    “乡亲父老们,有任何不懂的地方,就问一问穿蓝色衣服的伙计。”

    声音响起,让百姓们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哦,这个百货楼,就是杂货铺啊。”

    “看起来这么大,原来是个杂货铺啊。”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没想到是个杂货铺?”

    听到这话,不少百姓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杂货铺。

    如果是其他东西,或许百姓们会有很大的期待感,但知道是杂货铺以后,一时之间,不少人感到无趣。

    但很快,一道惊声响起。

    “是盐。”

    随着这道惊声响起,一时之间,惹来所有百姓聚集而去。

    百姓聚集而来,负责细盐区域的伙计立刻上前笑道。

    “诸位,这些都是大夏细盐,价格公道,但每人限一升,如果家中有人,登记户名,可以额外购买,最多一斗。”

    伙计上前,朝着百姓开口笑道。

    “一个人一升?”

    “这得多少银子啊?”

    “这是不是私盐吗?”

    “这盐怎么看起来,这么精细漂亮啊?说实话,我从来都没看过这样的盐啊。”

    “确实,一颗颗的看起来更雪籽一样。”

    百姓们好奇,一个个围在这里。

    盐这玩意,可不是小东西。

    各大王朝对盐都管控的很严格,这可是朝廷的一笔重要税收。

    官盐价格极其昂贵,大部分百姓都买不起,有句话叫做一两黄金一两盐,虽然没这么夸张,但实际情况还是比较昂贵。

    差不多一两银子一斗官盐,京都内除了正儿八经小康家庭买得起官盐,大部分都是购买私盐。

    但百姓们看向这一桶桶的盐,如雪花一般,极其漂亮,比官盐好看太多了。

    “诸位,一升盐卖二十文。”

    “这可不是私盐,实打实是官盐,这是朝廷的卖盐证,诸位可以看看。”

    “再说了,侯爷开的不夜城,怎可能贩卖私盐?而且真卖私盐,敢这么明目张胆吗?”

    伙计开口,告知百姓这盐的价格。

    只是价格一说,所有人都震惊了。

    “什么?一升这样的盐,才卖二十文?一斗岂不是二百文就够了?”

    “这不是比官盐还便宜?”

    “朝廷的官盐,一斗一两,你这里才卖一斗二百文?给我来一斗。”

    “我要一斗,我要一斗。”

    “这盐是不是有问题啊?这么便宜?”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都响起,有人震惊,有人想要直接买,还有人质疑这盐是不是有问题。

    “诸位乡亲父老,可以尝一尝。”

    “这盐绝对没问题,还是那句话,侯爷的金字招牌,岂会骗人?”

    “至于为何这么便宜,你们也不想想看,这大夏不夜城是谁开的?是咱们侯爷开的啊。”

    “侯爷最看重的是谁?不就是咱们老百姓吗?”

    “一斗盐二百文,大家如果想买,这里已经有准备好的盐包。”

    伙计大声开口。

    这几句话一说,瞬间打消了所有人的怀疑。

    是啊。

    他们怀疑谁都不会怀疑顾锦年,先不说顾锦年是大夏侯爷,即便不是大夏侯爷,顾锦年的招牌摆在这里,谁会质疑?

    刹那间,各种喊声响起,百姓们争先恐后的购买这些细盐。

    甚至一些百姓直接上前品尝一二,顿时点了点头。

    “好,这盐真的好。”

    “这盐比咱们家的官盐也好。”

    “快点买啊,再买就买不到啊。”

    “还是侯爷好,还是侯爷好啊,侯爷知道咱们百姓生活不易,直接以成本价给咱们,各位街坊邻居,你们可要记住侯爷的好啊。”

    这一刻,众人大喜,纷纷掏银子购买,好在之前就有所准备,早就包好了细盐,随着百姓交银,一包包的细盐被售出。

    购买热度瞬间点燃。

    而且后面的百姓,也一个个听闻有细盐卖,二百文一斗,而且品质还好,一时之间,惹来一阵骚乱。

    好在这些伙计之前都被培训过,这边百姓买了,马上就被疏散离开,往里面走,大大缓解了人流量的问题。

    等百姓走进内部后,一个个货架,琳琅满目的货物堆积如山,这其中有各地的土特产,还有一些精致的玩意。

    主要还是以生活起居为主,所以第一层,基本上一排货架的东西,全是一种,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古代本身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新鲜玩意。

    这些还是通过大夏龙舟运输过来的。

    等走到一半路程后,重头戏江中龙米出现了,数十个伙计正在吆喝着。

    向百姓介绍着这江中龙米,把基本功效说出之后,的的确确引来不少百姓关注。

    可听完价格之后,百姓们一个个不说话了。

    二十两一石。

    这是百货楼标的价格。

    普通的粮米,价格是六两银子一石,这江中龙米售价二十两一石,实话实说,对于大部分百姓来说,还是有点小贵。

    当然对于京都百姓而言,其实也不算特别贵。

    无非就是觉得没必要。

    至于江中龙米的功效,说句不好听的话,没吃过谁知道效果如何?

    所以人是多,但多数以为又有便宜捡,发现价格这么贵,索性也就算了,看看就差不多。

    除了一些真不缺银子的人,买了几石回去,大多数都不买,看看就好。

    对比细盐来说,江中龙米的销量,明显没有细盐好,是一点都比不过。

    甚至,一些孩童的小玩意,都被拿走了不少,还有一些书籍,卖的都特别好,比江中龙米好卖多了。

    等到快结束的时候。

    无数百姓又聚集在了一起。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件神物。

    镜子。

    一块八尺高的水晶镜,站在镜子面前,清晰无比,惹来了巨大的争议。

    “这是水晶镜啊,这是传说中的水晶镜啊。”

    “这东西也摆放在这里?不怕被人撞坏吗?”

    “还是侯爷大手笔啊,这一面镜子,价值连城。”

    百姓们开口,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下意识以为是某种用水晶打磨而成的镜子。

    认为极其昂贵,所以特意走远一些,而一些女子,倒也大胆,直接来到镜子面前,稍稍照了一下自己,一些腼腆的女子,则是假装路过,然后快速离开。

    都或多或少怕毁了这镜子。

    甚至一些大人更是死死抓住自家小孩,就生怕不小心撞到了,真要撞到了,卖了他们也赔不起啊。

    “这镜子居然都有,啧啧,我当初在西域一带,参加一位国君的晚宴,人家就拿出了一面水晶镜,那水晶镜几十万两白银都买不到。”

    “而且还不如这块大,也没有这块看的清楚,你们都要小心点,可前往不要撞坏了,否则的话,准备好一百万两银子吧。”

    一位富商开口,他先是炫耀一番自己的见识,随后让众人都小心一点,免得不小心撞到,拿命都赔不起。

    果然,一听这话,百姓纷纷让道,保持跟这面镜子至少两丈左右的距离,生怕搞坏来。

    然而,就在此时,几名伙计站在梯子上,大声吆喝着。

    “诸位乡亲父老,各位街坊邻居啊,快过来看看啊。”

    “此乃大夏镜,是工部最新生产的镜子,大家可以来看看,镜面平滑,清晰可见,一面这样的镜子只需要一百两银子。”

    “小一点的镜子,五十两一面,还有这些梳妆镜,二十两银子一面,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随着伙计吆喝。

    这下子,数万人炸锅了。

    尤其是刚才吹嘘的富商,直接瞪大了眼睛。

    “你说这玩意才一百两银子一面?你是不是说错了?少说了一个万?”

    “你可别乱说话啊,一百两银子一面,我直接全买下来,一万面我都买得起。”

    一些富商开口,他们这次过来,就是看看热闹。

    这镜子他们也见过,不过见到的是水晶镜,价值连城,而且还不如摆放在这里的镜子。

    实话实说,这镜子卖一百万两银子绝对不贵,是真的不贵。

    即便制造的多,卖的价格可以适当便宜一点,十万两银子总要卖掉吧?

    可现在告诉自己,才卖一百两银子一面?

    还有更便宜的,五十两,二十两?这不是唬人吗?

    别说他们了,连这些百姓都一个个忍不住出声。

    “这么大的镜子,才一百两一面?黄铜镜都不止这么点啊。”

    “还有五十两的?你是不是少说了一个万字?”

    “梳妆镜是什么?能让我们看看吗?”

    无数人聚集过来。

    镜子这东西,对于京都百姓而言,其实还真是必需品,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比较注重形象。

    尤其是一些读书人,或者是女子,就生怕自己脸上有点什么东西,亦或者没有抹好妆容,千金小姐有仆人。

    大部分百姓,也就只能让家里人看看。

    虽然有黄铜镜,但不说黄铜镜卖价也不便宜,就光说两者的效果,这黄铜镜比得过这水晶镜?

    所有人都认为,这几个伙计少说了一个万字。

    听着这些话,伙计们也是一个个无奈笑道。

    “各位,当真是一百两银子,我们也反复问了一百遍,昨天侯爷来了,我们也再三确定,用侯爷的话来说,这就是给家人们的福利啊。”

    “不过一人只限买一面,大中小,各自买一面,当然还有更大的镜子,不过更大一点的镜子,价格自然贵一点,要跟咱们的分铺掌柜定制。”

    伙计们开口,同时拍了拍手。

    刹那间,上百人走来,搬来了一面面的镜子,大的镜子,差不多八尺高。

    小一点的镜子,五尺高,这个是悬挂在家中的。

    最小的就是梳妆镜,两个巴掌大,呈圆形,雕刻着一些花纹。

    随着一面面镜子摆放在众人面前,这回所有人都激动了。

    “我要买,我要买。”

    “这个我要,我要。”

    “我要一面梳妆镜。”

    “给我来一面大镜子,我没银子,能不能先预订一个,我现在回家取银子来。”

    一时之间,各种声音响起,这热度比细盐还要高。

    原因无他,这种东西纯纯就是划时代的玩意啊,买一面这东西回去,多有面子啊?

    不但有面子,而且很实用啊。

    所以热度极高。

    而一些富商更是跑去跟分铺掌柜定制更好的镜子。

    如此。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从卯时开张。

    一直到戌时,足足八个时辰,大夏不夜城这才逐渐安静下来了。

    整个过程,大夏酒楼送来了凉茶以及一些糕点,送给百姓免费品尝,免得百姓等待时间过长。

    同时还提供围棋,象棋,以及戏班子,让百姓能在排队的过程中,不至于那么无聊。

    而出城的地方,有专门的人派发一包江中龙米,还有二两细盐。

    一人一包。

    赠送给百姓,免费赠送,一文钱不收。

    这让百姓们兴奋的不得了啊。

    开张第一天,除了购买细盐之外,一半的百姓没有花银子,纯粹就是过来看看热闹,剩下购买东西,也就是买点小玩意。

    即便是镜子这东西,也只有两成左右的百姓购买,价格摆在那里。

    最低的也要二十两银子一面。

    一些百姓也只能看看,二十两白银可以买三石粮食,四百多斤的粮食,一家五口吃两个月。

    买一面镜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舍不得。

    除非家里有女儿,有女儿的,还真买了。

    眼下走了还送一份礼品,还真的让不少百姓有些不好意思。

    如此。

    到了翌日。

    丑时。

    不夜城内。

    顾锦年,苏怀玉,王富贵,还有工部尚书王启新和礼部尚书杨开。五个人聚集在酒楼内。

    王富贵拿着一份账薄,认真无比道。

    “光是今日,大夏百货楼,收账四百万两白银。”

    “其中官盐占六成,大夏镜占据接近三成,其余一些东西占据一成左右。”

    “官盐的价格,扣除人力,漕运费,成本费,毫无利润。”

    “镜子卖出一百四十万两,利润一百三十五万两白银,至于其他物件,利润五万两银子。”

    “合计利润一百四十万两。”

    “大夏酒楼,收账九万两白银,只有不到一成人入驻,扣除成本等等,实亏三万两白银。”

    “一共盈利一百三十七万两。”

    王富贵开口,说完这个数字后,一时之间,王启新,杨开等人脸色纷纷有些凝重。

    盈利一百三十七万两,听起来很夸张,可大部分的盈利点,都是镜子。

    而镜子这玩意,复购率太低了啊,买了一面,基本上不会买第二面。

    并且该买的人,这几天买完之后,就很难卖了。

    除非外省的人过来卖。

    可这样做的话,那还不如直接改名大夏镜楼,专卖镜子就够了。

    如果能一直卖的话,也不是一件坏事,但问题是,这镜子也需要时间和材料去做,而今又要搞龙舟,宝船,还要锤炼天外陨金,哪里可能去全力搞镜子啊。

    所以,这个数字听起来没问题。

    但对比他们的预期来说,意义不大啊。

    “锦年哥,这镜子的价格,咱们要不要抬高一下。”

    “不然的话,过不了几天,镜子估计就难卖出去了,而且有不少商人问咱们能不能大批卖,价格只要合适,他们都能接受。”

    “还有盐的价格能不能提高?外加上龙米价格其实可以降低一点,都没多少人买。”

    王富贵开口,询问顾锦年。

    按理说,官盐是用来吸引百姓的,利润最大的应该是江中龙米。

    可没想到的是,利润最大的居然是镜子。

    不是一件好事啊。

    “告诉那些商人,不批卖,限制一人一面,而且跟悬灯司说一声,严禁私自贩卖镜子,超过五面以上贩卖,严查到底。”

    “这官盐价格不变。”

    “龙米的价格也不变,不过贴出告示,限价一个月,一个月后龙米价格增长至二十五两一石。”

    顾锦年开口,进行了一些变动。

    而听到这话,王富贵不由郁闷了。

    “锦年哥。”

    “这官盐价格不变,我明白,可龙米卖不出去,为何还要提高价格啊?”

    “这不是更卖不出去吗?”

    王富贵有些好奇,觉得顾锦年这样做,不是让生意变得更差吗?

    然而,就在此时,工部尚书王启新的声音响起了。

    “这里就不懂了。”

    “大夏龙米之所以卖不出去,并非是因为这米不好,而是百姓不识货。”

    “他们没有吃过这龙米,二十两银子一石,他们觉得很贵,这很正常,但侯爷特意给每个人准备了四两米,这些百姓回去之后,也必然会蒸煮做饭。”

    “等吃了以后,就不怕他们不买了。”

    “如今再贴一个这样的告示,百姓也就不会顾前顾后了。”

    王启新如此说道。

    让王富贵顿时明白了。

    只不过,话是这样说的,但到底如何,就真没人知道了。

    一切的一切,还是要等几个时辰后,看看情况再说。

    “侯爷,明日还有朝会,老夫就先行告退了。”

    “如若有什么需求,让人传个话即可。”

    此时此刻,王启新站起身来告退。

    “两位慢走。”

    “本侯就不远送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

    待两人离开后,顾锦年拍了拍王富贵的肩膀道。

    “王兄。”

    “再招一批工,数量是现在的五倍,不然的话,过不了几天,人手只怕不够。”

    说完这话,顾锦年离开。

    看着顾锦年离开,苏怀玉也跟着离开。

    留下满脸懵的王富贵,还要招五倍的人?

    而此时,马车当中,王启新与杨开坐在马车内,彼此的眼神,都充满着担忧。

    “唉,就不知道老夫的预测准不准了,如若准的话,这个大夏不夜城当真要日进斗金。”

    “若是不准的话,就麻烦了。”

    王启新对大夏不夜城是给予厚望,如今有点情势不对,虽然自己能解释清楚,可还是有些难受啊。

    “放心,江中龙米,必然能成为最热销的东西。”

    “再说了,以目前的收益来说,也差不多回本了,真就光卖这镜子,也绝对不会亏本,无非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杨开出声,给予王启新信心。

    “如果当真不太好的话,只能卖镜子了,回本了就算了,这镜子也不能一直做,毕竟耽误工部的事,让其他人知道了,还要参老夫一本。”

    王启新出声。

    镜子这东西,的确给了他一点安慰,有这东西,这次生意,亏肯定是不会亏的。

    就是盈利不大。

    毕竟大夏不夜城的投入成本,已经有三十万两黄金了,这其中还没算上人工成本,以及占地成本,全是朝廷出的。

    不然的话,换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三十万两黄金打造一个这样的地方。

    而且这才仅仅只是第一期。

    光是这第一期工程,就有一万人干活,方方面面,每个细节都有人在干活。

    而这一万人的工钱,每个月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自然担心啊。

    只是。

    他们不知道的是。

    此时此刻,整个大夏京都,灯火通明啊。

    如王启明猜测的一般。

    百姓们领到了江中龙米,直接就回家蒸煮这米。

    一家人吃完以后,彻底睡不着了。

    先不说口感有多美好,就光说这种感觉,就让整个京都沸腾了。

    吃完以后,气血翻涌,生龙活虎不说,而且还感觉有一种使不完的力气。

    很爽,极其的爽。

    长达一个多时辰,身体都是暖烘烘的,有些老人吃完以后,气色都红润了不少。

    联想起百货楼内,那些推销江中龙米的伙计所言。

    这下子,百姓们那里还坐得住啊。

    有人还记得那些伙计怎么推销的,当下把这些话传了出去。

    “这米,吃了以后,延年益寿,百病不侵,稳固气血,男人吃了以后,体魄健壮,女人吃了以后,可以滋阴养颜,男娃娃吃了以后能变聪明,以后个个八尺身高,女娃娃吃了以后,亭亭玉立,白净漂亮。”

    “老人吃了以后,比吃一根千年人参还要好啊。”

    “而且听说,这米是皇室特供,如果不是天命侯,顾锦年,顾侯爷亲自出面,皇室根本舍不得拿出来卖。”

    这是第一版传言,还算没什么大问题,无非就是吹嘘了一下。

    第二版就直接了,把这东西吹成灵丹妙药。

    但最后第三版,彻底让京都沸腾,那就是这玩意壮阳。

    这下子,整个京都百姓彻彻底底坐不住了,你说延年益寿,我不信,你说百病不侵,我也不信。

    可你说壮阳,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万一真有用呢?

    可以说,今天整个大夏京都热闹的不行,去过大夏不夜城的百姓,给大家讲述着里面有多好玩。

    有多少好东西。

    官盐是一种,龙米是一种,镜子也是一种,而且还有礼物送。

    于是乎,去过一次的百姓,斩钉截铁说等天亮开城了还要去。

    而没去的百姓,一个个起了心思啊。

    有便宜的官盐,还有这种什么江中龙米,再加上还有镜子。

    即便过去不买,还送东西,还能免费看戏,还有凉茶喝,欣赏一点景色。

    绝对是不亏的事情啊。

    就如此。

    一直到了翌日。

    天刚亮。

    北城门口。

    北门统领望着乌央乌央的百姓,不由咽了口唾沫。

    “快点通知上面,出事了。”

    北门统领内心发憷,因为他一眼眺望过去,出城的队伍,至少排了几十条街啊。

    这谁顶得住?

    (本章完)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8499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84995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