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三章:看他们赚银子,比朕亏银子还要难受啊!!!!!!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三章:看他们赚银子,比朕亏银子还要难受啊!!!!!!

新书推荐:我可是正派剑仙招仙令人间有你暖如春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杀手傻子至尊游离半生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凡人之长生仙道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

    杨府。

    大堂内。

    十几位官员端坐在大堂当中。

    本来数量乐文更多小说,可看到来者不是国公,就是某某侯爷,亦或者各个首要人员。

    品级低的官员,一个个离开了,品级太低,过来的意义不大,而且容易生嫌。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家仆的声音忽然响起。

    “老爷,户部尚书何言,何大人前来求见。”

    听到这话,众人一愣,而后兵部尚书赵益阳的声音响起了。

    “何尚书也来了,果然这天底下还是银子最重要啊。”

    听到何言前来,赵益阳又不蠢,一瞬间就知道何言打着什么主意。

    “哈哈哈,何大人还真是能屈能伸啊。”

    “别的不说,今天何大人可是酸了杨大人和王大人一天,没想到还好意思过来。”

    “哎呀,谁会跟银子过不去?”

    众人开口,一个个笑话何言,当然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让杨开和王启新开心一下。

    也算是给二人出口气。

    “杨大人,自大夏不夜城开始,何言何大人可没有少说风凉话,如今这生意赚钱,他又凑过来了,这种人当真是有些贪得无厌。”

    有人开口,是一位国公,他如此出声,其实就是在告诉杨开,若是不喜欢的话,他可以出面,解决何言。

    “对对对,何大人可没少说风凉话。”

    “他一直在说,大夏不夜城如何如何不好,而且今日在朝堂之上,更是故意缩减礼部与工部的财政,还说要让两位大人前去何府道歉。”

    “当真是有些可恶。”

    众官员也纷纷跟着开口,这户部平日里就惹众人不开心,要点银子就跟干嘛一样。

    如今逮住机会了,朝廷里面出了新的摇钱树,谁还在乎何言啊?

    换句话来说,何言以前多嚣张,今日就得多卑微。

    只是,听着众人开口,杨开内心还是极其舒服的,可他也识大体,稍稍一笑,而后开口道。

    “诸位。”

    “若以私下交情来说,老夫对何大人并没有太多的私交。”

    “可换句话来说,何大人虽然抠门,但也是为了我大夏王朝,这一点何大人没有错。”

    “再者,天命侯也说了,这大夏不夜城,应当要乐文更多小说的人参与进来,一来是能者多劳,二来是集思广益,天底下的银子,赚不完的。”

    “人越多,力量就越大,从而大夏不夜城也就能越来越好。”

    “若因此事,得罪了何大人,往后何大人找些麻烦,哪怕是拖延大夏不夜城的一些事项进展,对我等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诸位觉得如何?”

    杨开出声,他其实明白顾锦年为何让他与王启新炫富。

    其实就是在造势,也是在拉人入伙。

    大夏不夜城,可不仅仅只是开在大夏京都,按照顾锦年的想法,是要开在整个大夏王朝,所有郡都当中。

    甚至等到以后人口多了,百姓多了,还会开在各大府城之中。

    而且大夏不夜城目前最大的盈利点,就是卖商铺,所以就必须要快点建新的出来,建的越多,卖的银子也就越多。

    整个过程,只有天命侯,还有他们二人,以及太子和秦王参与的话,可管辖范围内还好说,有些地方是真的插不进手。

    这样一来的话,事项一但耽误了,进程就慢了,一但慢了,银子可就少了。

    自然而然,要大家一起来吃,这样所有人都开心,事情就能办成。

    这就是官场之道,也是生意之道。

    越大的生意,参与的人必须要多,越多事情就越好办,赚到的银子也就越多。

    所以何言要是想要参与,这是一件好事,而且是一件大好事,有他操心着,很多事情就简单多了。

    “杨大人当真心胸宽阔,如此对比之下,有些人就更显小人啊。”

    “不愧是礼部尚书,光是这心胸,老夫佩服,佩服。”

    “杨大人,曾经朝堂之上,有些地方多有得罪,还望杨大人多多见谅,是老夫的不对。”

    听着杨开如此开口,众人不由纷纷起身,朝着杨开一拜。

    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杨开都笑的合不拢嘴,至于王启新还好,他对这方面没有太大兴趣,反正有银子花就好。

    “请何大人入内。”

    杨开出声,让家仆将何言带进来。

    不多时。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堂之外。

    是何言。

    手中提着一些礼物,穿着青衫,满脸堆笑。

    “杨大人。”

    “深夜来访,多有打扰,还请杨大人多多恕罪。”

    走进大堂内。

    何言用余光扫了一眼两旁坐着的官员,两旁官员神色平静,只是眼神有些异样。

    不过,何言到不觉得有什么尴尬,毕竟只要自己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再说了,自己是来拜访杨开的,又不是拜访他们的,管他们想什么。

    “何大人客气了。”

    “这深夜来访,还送如此厚礼,不知何大人有何贵干?”

    杨开起身,笑吟吟道,顺手接过何言的礼物。

    别的不说,为官几十年了,他从来没有收到过何言送的礼物,回回来他杨府,不带东西走已经很好了,送礼还是头一回。

    “杨大人。”

    “今日前来,为的是两件事情。”

    “其一,今日朝堂之上,老夫没有细细调查,就请奏陛下,缩减礼部与工部银两拨款,这件事情,完完全全是老夫的错。”

    “老夫回去之后,彻夜难眠,也深感苦恼,悔不该如此开口,故而前来请罪。”

    “还希望杨大人与王大人,千万不要生气,老夫虽言辞犀利,也有些其他原因,但七成本意还是为了三大灾区,如若说有半点假话,天打雷劈,希望两位大人见谅。”

    “其二,老夫听闻,陛下让百官募捐,杨大人豪捐千万两白银,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何言开口,倒也不委婉,反正大家都是因为这件事情来的,索性他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人来了,礼到了,自己该认错也认错了。

    也就没必要委婉,直接说明来意,还能落个落落大方的美称。

    “哎呀,何大人何出此言,何大人为我大夏付出无数辛苦,老夫看在眼里,请何大人放心,区区一件小事,老夫自然不会记在心上。”

    “至于捐银之事,何大人先坐,老夫慢慢说。”

    杨开笑着开口,随后请何言坐下来。

    随着何言落座下来,杨开也就没有继续绕弯子了。

    “诸位今日深夜来访,想来都是为了这捐银之事。”

    “老夫也就索性一些,不与诸位大人藏私,这银子的确是不夜城分账得来。”

    “礼部分账两千万两白银。”

    主座上,杨开淡淡出声,但这一番话却让在场所有人脸色变了。

    诸如兵部尚书,刑部尚书,吏部尚书,户部尚书,这四位尚书的脸色变得最夸张。

    自己身边的同僚,赚了两千万两白银,这让他们如何不难过?

    而且在他们脑海当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倘若自己部门有两千万两白银,那该如何?

    吃香的喝辣的,只怕这都是小意思,可以做太多太多的实事了。

    而其余一些权贵,诸如信国公和李国公,还有三位权势滔天的侯爷,也一个个心中震撼。

    光是一次分账就是两千万两白银?他们这些年偷偷摸摸收下来的银子,只怕也没有两千万两白银吧?

    这还真是恐怖如斯。

    “老夫也得到了两千万两白银分账。”

    末了,王启新也跟着喊了一声,道出自己的情况。

    这下子,众人更加震撼,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工部也有两千万两白银的分账?

    他娘的,简直就是暴利啊。

    “哎哟,我真是愚蠢,当初侯爷可找过我啊,我当真是愚蠢,竟然错过如此良机。

    此时此刻,何言的声音响起,他实在是难受,因为他依稀记得,顾锦年当初第一个来找的就是户部,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有眼无珠,硬生生拒绝了顾锦年。

    他还记得,顾锦年当日前来户部时,自己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可实际上听到顾锦年是要钱的,马上就和和气气的送顾锦年走了。

    现在看来,自己当真是蠢成一头猪啊。

    不止是何言,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懊悔,毕竟顾锦年当初也一一拜访过他们。

    只是那个时候,谁能想到顾锦年真把这个大夏不夜城搞的这般火热?

    这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地方。

    其实也不冤,何言当初也并非是完完全全不在乎顾锦年,只是当顾锦年说出计划之后,何言也稍稍想过。

    你把市面上所有东西聚集在一起贩卖,无非就是大型杂货店,意义在那里?

    你搞酒楼,搞的再好又能如何?

    能赚几个银子啊?

    可谁能知道,顾锦年搞不夜城是假,卖商铺才是真,这个手段简直是直取核心,非常人能想到的。

    倘若那个时候,顾锦年把这一点说出来,何言岂会不理?

    但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能期望还能入个筹,能赚一点是一点。

    看着众人无比难受的面容,杨开与王启新内心爽了,当然也有一些庆幸,因为当初他们二人也打算拒绝顾锦年,不,是已经拒绝了顾锦年。

    后来是太子劝阻之下,他们二人才选择入筹,这还真是庆幸。

    “诸位。”

    “先不要急。”

    “有道是财不外露,这次我与王大人将露财,主要还是因为三大灾区之事。”

    “如若不然的话,我与王大人,省着点用,诸位也察觉不了。”

    杨开昧着良心开口。

    这话一说,众人有些沉默,他娘的,你们这也叫省着点用?

    京都那个酒楼不被伱们两个部门包揽下来了?

    要脸吗?

    当真就一点脸都不要吗?

    只不过,这话不好说,现在是有求于人,只能陪着呵呵笑着,满口都是对对对。

    大人说的好啊。

    大人说的妙啊。

    “的确,两位大人露财,却疏财,此等行为让我等实在是不为不敬佩之。”

    “唉,两位大人,当真是高风亮节,我等甘拜下风。”

    “别的不说,往后谁再敢说两位的不好,老夫第一个不答应。”

    众人开口,你一句我一句的。

    而杨开其实心里也清楚,这些都是场面话,不过还是笑了笑。

    “既然露了财,我们二人也与侯爷商谈过,这大夏不夜城,意义太大,不仅仅只是赚钱这么简单,往后可以改变整个大夏王朝的格局。”

    “所以侯爷的意思,也是希望多纳入一些人,进内分享,当然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这天下的银子,也不是侯爷一个人能赚完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诸位觉得如何?”

    杨开出声,笑吟吟道。

    话说到这份上了,在座各位谁不知道杨开的意思?

    一时之间,所有人纷纷站起身来,看向杨开,显得异常激动。

    “侯爷当真是仁义啊。”

    “原来侯爷还记得我等,侯爷当真是好人啊。”

    “伟大,当真伟大。”

    “好一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杨大人,高,您真是高。”

    众人站起身来,一个个兴奋无比。

    实话实说,如今大夏不夜城赚银子,大家都知道了,当初他们拒绝了顾锦年,现在腆着脸过来,顾锦年完全可以不给他们面子。

    顾锦年现在是大夏第一侯爷,而这大夏不夜城的生意,有秦王有太子殿下,还有礼部和工部,不说势力权倾朝野,但半壁江山没太大问题吧?

    再这样的情况之下。

    顾锦年就算不给他们脸面又能如何?

    现在谁比得过顾家?更何况还加了这么多人?

    甚至顾锦年不但可以不让他们加入,还可以指着他们的鼻子骂一句,鼠目寸光。

    他们又能如何?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心胸宽阔,还愿意让他们加入。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啊。

    不说其他,掺和进来了,不仅仅是势力上的抱团,对自己未来有莫大好处,而且还能赚银子,还是正儿八经,光明正大的赚银子。

    换谁谁不喜欢?

    换谁谁不想掺和一下?

    所以众人无比的兴奋,激动的手指头都不由微微颤抖。

    尤其是何言,更是大喜过望啊。

    也就在此时,家仆的身影走来,在杨开耳边不知道说什么了什么。

    当下杨开起身笑道。

    “诸位,侯爷有请,去酒楼一聚吧。”

    随着声音响起,众人纷纷响应,而后朝着大夏不夜城赶去。

    大约不到两刻钟的时间。

    马车一路疾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大夏酒楼。

    酒楼辉煌,而且经过这几天的发酵,酒楼的生意越来越好,游客越来越多,自然入住率也极高。

    也就在此时。

    众官员来到大夏酒楼后。

    直接被安排到了九楼。

    等官员进了九楼,一时之间,连连称奇。

    九楼被顾锦年打造成会议室,而且十分文雅,看起来格外的宁神,其中更是有大量的书籍,亦或者字画。

    而当众人入内后,便看到顾锦年正在煮茶。

    “我等见过侯爷。”

    众人齐齐开口,哪怕是国公,也不得不开口一声,没办法现在是想要入伙,顾锦年掌控主动权。

    别说他们是国公了,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强抢啊。

    “诸位客气了。”

    “来来来,落座。”

    看到众人出现,顾锦年面色温和,他让杨开与王启新炫富,其目的就是吸引这帮人过来。

    随着众人落座下来。

    顾锦年亲自为每个人斟茶,使得一些官员不由起身道。

    “侯爷,还是让我来吧。”

    “侯爷当真是太客气了。”

    众人开口,满是笑容。

    “不用,若论官职,诸位当中有二品大员,若论爵位,也有国公长辈,若论年龄,本侯才刚刚及冠。”

    “怎可能让诸位来。”

    顾锦年温润如玉,给众人斟茶完毕后,他也没有说什么。

    而众人也纷纷喝下。

    倒也不嫌烫。

    “侯爷,请恕何某轻狂之罪啊。”

    “之前侯爷前来找我户部,谈论入筹之事,老夫眼高手低,而后更是贬低大夏不夜城。”

    “犯了轻狂之错,还请侯爷大人有大量,原谅老夫。”

    何言第一个出声说话,他是户部尚书,对于他来说,银两才是王道,什么面子不面子的,统统都不算什么。

    所以,看到顾锦年这般,何言第一个出声,把话说清楚一点,低个头认个错,不算什么大事。

    要还是端着架子,反而是自讨苦吃。

    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人都来了,还有什么脸面不脸面的事情。

    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入筹,分一杯羹才是王道啊。

    “何大人言重了。”

    顾锦年微微笑道,随后出声。

    “诸位当时拒绝,也是合理之中。”

    “本侯不会念在心中。”

    说完这话,顾锦年继续开口。

    “诸位前来的目的,本侯已经知晓。”

    “如今天色已晚,本侯就不绕弯子了。”

    “诸位是否都想要重新入筹?”

    顾锦年开口,到也算是开门见山了。

    话说到这里,众人眉毛一挑,而后纷纷起身,看向顾锦年道。

    “实不相瞒,我等的确想要重新入筹。”

    “既然侄儿如此直接,那老夫也就不绕弯子了。”

    “侯爷仗义啊。”

    众人纷纷开口,话说到这个地步了,的确没必要遮遮掩掩,有事说事。

    听着众人如此开口,顾锦年点了点头。

    “既然诸位都有这个意思,本侯有三件事情先跟诸位说清楚,说完之后,大家再考虑要不要继续入筹。”

    顾锦年淡淡开口。

    “请侯爷直言。”

    “侯爷直言即可。”

    众人点了点头,也很好奇顾锦年想要说什么。

    “其一。”

    “如若诸位入筹,本侯是可以同意的,但入筹的金额以及数量肯定不能多,一部或一族只有一筹。”

    “并且金额是五万两黄金,比之前要多。”

    “大夏不夜城开之前,本侯找过诸位,诸位没有入筹,本侯不介意,但现在大夏不夜城,说是日进斗金,也有些贬低了。”

    “赚钱的时候,诸位想要掺和一下,自然而然不可能如最开始一般,这样的话,对杨大人和王大人不公平,也对太子和秦王来说,不公平。”

    “所以,诸位能否接受?”

    顾锦年开口,说完这话,再看向众人。

    想要入筹没问题,但还想跟之前一样是不可能的,一个部门只能入一筹,这样是保障前面人的利益。

    同时也是一种不满的表达,之前顾锦年客客气气找大家入筹,你嫌弃看不上,现在看到赚钱了,又想要掺和进来,有那么容易吗?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

    “侯爷这话,合情合理。”

    “没错,我支持侯爷。”

    “一筹完全是给我等面子啊,这要换作其他人,只怕不赶我等走都是好事。”

    “侯爷仗义。”

    众人出声,还真没有任何一点抱怨,因为顾锦年说的没错啊。

    这一点,只要脑子不出问题的人,多多少少都不会觉得有问题。

    “好,既然诸位都愿意,那本侯直接说第二条了。”

    “其二,能者居上,诸位千万不要以为,给了银子就没事,如今的大夏不夜城,每日赚的银两,只怕会超乎诸位的想象。”

    “五万两黄金,对大夏不夜城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想来诸位应该明白。”

    “如若不信,这刚好有地契,大夏不夜城所有的店铺,全部卖空,如今还剩下二十个最好的店铺没有卖出。”

    “已经有人叫价三千万两白银一间,可以说随便卖一间,也比诸位给的入筹银多。”

    “本侯拉诸位一同赚银,想来诸位应当知道,目的是什么?”

    顾锦年开口,直接将地契摆在众人面前。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惊愕无比。

    所有店铺全部卖空?最后二十间,随便一间卖三千万两白银?

    嘶。

    这他娘的,真的有这么赚钱吗?

    他们震撼,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对于顾锦年说的话,他们心里还是有数的。

    顾锦年这话的意思,他们明白。

    大夏不夜城根本就不缺银子,缺的是他们这伙人,一股强大的势力,有他们在整个大夏王朝,有几个人敢针对大夏不夜城?

    这是利益牵扯,那么他们会形成一股恐怖无比的势力。

    而且这股势力,不仅仅只是利益那么简单,影射到朝堂当中,也是极其恐怖啊。

    国公,王侯,六部,外加上顾家,还有一个顾锦年。

    嘶。

    说实话,如果不是顾锦年是主要人员,但凡有任何一个人,把这些官员聚集在一起,实话实说,全家已经没了。

    可正是因为顾锦年的原因,众人更加明白,这件事情妥了。

    因为永盛大帝防备谁都不会防备顾锦年。

    原因无他。

    顾锦年真想要颠覆大夏王朝,何须如此?直接离开就好,去投奔中洲王朝。

    所以,众人连连点头,答应下来,都不带丝毫犹豫。

    看着众人答应,顾锦年继续开口。

    “其三,也是最后一点。”

    “大夏不夜城一切的事情,都应当以本侯为主,诸位享受分红权,以及提建议,但怎么去做,如何去做,跟谁合作,都由我来。”

    “当需要诸位的时候,诸位必须要按照本侯的意思来做,如若不然的话,也没必要聚在一起。”

    “这生意是生意,其他是其他,本侯也不会难为诸位的。”

    顾锦年继续开口,这是第三件事情。

    统一。

    而且是利益统一。

    想要白赚钱,可以。

    那必须要听自己的话,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然的话,凭什么分钱给大家?

    真当银子没人喜欢?

    大夏不夜城,顾锦年不仅仅只是用来赚银子的,让杨开与王启新去炫富,就是为了吸引他们,等吸引他们之后,就是要做统一。

    他要统一朝政。

    百官臣服。

    这样一来,才能真正方便大夏王朝发展,不然的话,要是像之前一样,一件事情,你有你的说法,我有我的说法。

    那怎么弄?

    大家可以提意见,可抉择必须要由一个人抉择,这个人就是他顾锦年。

    至于这样做,有没有考虑永盛大帝的感受,顾锦年已经有了后招,因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帮自己舅舅完成内部统一。

    说直接点,用什么家国情怀,什么文人风骨,想要束缚一群人,这根本做不到。

    但用利益可以做到,而且是完美做到。

    众人几乎是一瞬间明白顾锦年的意思。

    他们左看右看,说实话之前还好说一点,现在不得不犹豫了,倒不是不相信顾锦年。

    而是总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太好吧。

    “侯爷,倒不是老夫说什么,而是咱们这样做,若是传了出去,被陛下知道了,只怕会产生一些误会吧?”

    有人开口,望着顾锦年,这是他们唯一的担忧,怕陛下想错啊。

    可这话一说,顾锦年微微笑道。

    “若不出意外的话,魏公公应当快回宫中了,想来陛下也会知晓这件事情。”

    “所以诸位前来,真以为能瞒住陛下吗?”

    “再者,问心无愧,为何畏惧?”

    顾锦年缓缓开口。

    他反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所作所为,如果永盛大帝真的怀疑自己。

    那也没意思了。

    其他的不说,这一年来,若不是自己,不敢说大夏王朝就要灭亡,但最起码大夏王朝要毁一半。

    听到这话,众人也算是恍然大悟。

    “既然如此,那老夫答应了。”

    “侯爷,往后有什么吩咐,您只管开口就好。”

    “侯爷,以后需要什么帮忙,您派人来一趟兵部,我老赵一定会帮你解决。”

    众人纷纷开口,兵部,刑部,吏部,户部,就没有不同意的,大家都缺银子啊。

    而且吧,这也是一件好事,由顾锦年带头,指挥着大家去做事,王朝必然兴盛,当然最上面的肯定还是陛下。

    大家都是做臣子的,其实都是为了替君分忧。

    “行,那诸位在这契文之上,签下名字,再把银两送来,从下一个不夜城开始分账。”

    顾锦年出声。

    京都不夜城目前该赚的也已经赚完了,后续就是正常收入,不会一下子蹦出几十万万两白银,主要还是看下一个。

    众人签完字后。

    随后也逐渐离开,时辰不早了,也不能久留。

    只不过,户部尚书何言没有理会,而是继续留下来了。

    显然他还有事找顾锦年。

    大家看得出来,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何言毕竟是户部尚书,有些想法很正常,或许能帮助到大家。

    待众人离开后。

    何言这才出声。

    “侯爷。”

    “您下一步计划,是不是打算搞住宅?”

    何言开口,他知晓大夏不夜城的盈利方式之后,便有了诸多想法,如今入了筹,也算是自己人。

    自然而然,他想提一些自己的看法。

    “不。”

    “住宅还要等等。”

    顾锦年出声,摇了摇头。

    “等等?”

    “之前听杨大人说,五十万万两白银,已经被侯爷花在建设之上。”

    “现在不夜城的盈利,只能依靠百货楼和酒楼,最多再加上这二十间铺子。”

    “倘若去其他地方,再建不夜城的话,就需要一大笔银两,而且如若不出意外,陛下要不了多久,就知道这些事情。”

    “等陛下知道了,其他不说,这三大灾区所需要的银两,陛下肯定会找侯爷要,不建新城,哪里来的银两啊?”

    这回何言有些懵了,他本以为顾锦年会建造住宅,然后卖个高价,回笼资金,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居然不建?

    “何大人,想要建新城,需要拿自己的银子吗?”

    顾锦年淡淡出声,望着何言如此说道。

    “哈?”

    “侯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何言是越听越迷糊。

    而顾锦年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道。

    “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大夏不夜城驰名天下,让整个大夏上至权贵,下至百姓都知道不夜城。”

    “无论通过任何手段,要让大夏不夜城越来越火热,京都的不夜城,依靠百姓就已经够了。”

    “但对于我等来说,还是远远不够,要让各府游客前来,满载而归,客人越多,商铺赚的也就越多。”

    “到时候直接在大夏主要的一些郡府当中,放出消息,说要在这里建不夜城。”

    “与当地官员说清楚,让各郡高强度配合,免费给地,都不需要做什么,先做围墙即可。”

    “规划好商铺数量,提前预售,这银子不就来了吗?”

    顾锦年说出自己的想法。

    预售制。

    此言一出,何言顿时愣在原地,他是聪明人,也会做生意,一下子就明白了顾锦年这个预售制有多恐怖了。

    不需要花一文钱,就能收到一大笔银子,然后去建造一个又一个不夜城,而且不夜城可以给各地带来巨大的财政收入。

    故而各地必然会竭尽全力配合,至于这个免费批地,倒不算什么,现在整个朝堂这些大势力,都抱成一团,想要批地,户部开口就行。

    各地岂敢不配合?

    只不过,顾锦年用了更委婉的方式,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让各地郡守,府君主动配合,而不是朝廷下令。

    朝廷下令的话,这些郡守,府君,会觉得被抢了什么东西一样,可过来谈生意,就不一样了,反倒成为了是他们有求于顾锦年。

    因为他们知道,不夜城意味着什么。

    对于自己的政绩而言,是一件好事,对于百姓而言也是一件好事,而对于商人而言这也是一件好事啊。

    大家各有所需,人人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其乐融融。

    高啊。

    这才是真正的高啊。

    “老夫佩服。”

    “当真佩服啊。”

    这回何言是真的佩服了,光是这个预售制,就让何言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花一分钱,却能办大事,还能直接赚钱。

    一环扣一环。

    大夏不夜城看似好像是一个独体,可实际上却留下了诸多伏笔,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顾锦年要用官盐吸引百姓,而且花费银两,搞什么酒楼,搞什么景区,包括各种送礼,让伙计吃好住好,服务好百姓。

    这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名气,名气越大,生意越好,那么带来的潜在价值就越恐怖。

    “何大人,两件事情你的确要处理一下。”

    顾锦年开口,他还真有事找何言。

    “侯爷您开口就好。”

    何言深吸一口气,随后恭敬无比的问道。

    他彻底佩服顾锦年了。

    态度大转变。

    之前是因为想要合作,所以客气一二,而现在他深深的感觉到,顾锦年简直是全能一般的存在。

    儒道,仙道,武道,国事家事,如今连这生意之道,顾锦年都如此熟练,这如何不让他震惊?

    “其一。”

    “这个预售制出来以后,必然会有诸多人模仿,以此牟利,这个坚决不允许,并非是说本侯见不得别人赚钱。”

    “而是如若有人借助这个预售制,空手套白狼,卷银跑路,或者盖楼盖房,连样子都没有,就敢收人银子,这种事情坚决不允许。”

    “其二。”

    “准备好商人税收的事情,大夏不夜城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还牵扯另外一件事情,一旦成功,大夏的商业贸易将会达到顶峰。”

    “而那个时候,临时调整税收,必然错漏百出,现在调整好税收,并且做好取消粮税的准备。”

    顾锦年开口。

    第一件事情,最为重要,预售制一出,想来一些商人必会有模有样的学,商人赚钱顾锦年不拦着,可就怕一些商人,越滚越大,到最后坑的还是百姓。

    别人不敢保证,顾锦年可以保证,只要收了银子,就一定会做到。

    所以这种事情,坚决不允许,强烈打击,不然会带来巨大的麻烦。

    第二件事情,就是税收问题,取消粮食税,这是千古大事,一旦成功,大夏国运必然增加。

    天下人都要为之震撼。

    果然,听到这话以后,何言当场愣在原地了。

    粮食税,这是每一个国家王朝最大的收入来源,顾锦年现在要取消粮食税。

    这是多恐怖的一件事情?

    先不说完成的了,完成不了,就说这样的心胸,让他深深震撼。

    如果顾锦年当真完成了这个壮举。

    仅凭这一点,顾锦年将可成圣啊。

    大夏百姓都要供奉着顾锦年。

    这是无与伦比的事情。

    “顾公。”

    “千古大义。”

    何言深吸一口气,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为民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义。”

    顾锦年摆了摆手。

    然而何言继续出声。

    “有这份心,老夫也敬佩不已。”

    “只是侯爷,并非是老夫唱衰,而是取消粮食税,只怕有些夸张。”

    “毕竟商贸之说,难以稳定,粮食每年都稳定,老夫感觉还是有些冒险了。”

    此时此刻,何言认真说道。

    可顾锦年却摇了摇头。

    “何大人,您知道这大夏不夜城,本侯打算开多少座吗?”

    顾锦年缓缓出声,望着何言道。

    “多少?”

    “七十二郡,七十二座?”

    这回何言有些惊讶了。

    “少了。”

    “仅大夏王朝,预计两百座以内。”

    “对于整个东荒王朝,预计一千座。”

    “京都不夜城,一年光靠租金,以及酒楼,百货楼,百兽园这种收入,预计六万万两白银。”

    “但考虑到整个大夏王朝,预计一座不夜城收入三万万两白银。”

    “二百座的盈利是多少,何大人算得出来。”

    “一千座的盈利又是多少,何大人也应该算得出来。”

    “扣除各种成本,其利润应当有个三成左右。”

    “三千万万两白银的三成,也有一千万万两白银,而这些银子,若是交纳三成给朝廷,何大人想想是多少?”

    顾锦年淡淡出声。

    虽然达到这个程度有些夸张,需要大量的人力和时间,可至少能做到,而且希望很大。

    大夏不夜城的作用,是集娱乐与游玩一体,而且朝廷给予各种便利。

    解除宵禁,官盐,龙米,等等各种东西,用最低的价格,保证客流量,属于降维打击了。

    “一千万万两白银?”

    “朝廷每年收三百万万两银子。”

    一瞬间,何言愣在原地了。

    粮税的收入他算过,有江中龙米的话,每年税收估计二十万万两白银,而且越往后其实越低。

    因为粮食越来越多,你的价格必然会降下来。

    物以稀为贵。

    可对比一下,这大夏不夜城的收入,高达三百万万两白银。

    这就太夸张了啊。

    “老夫明白了。”

    “侯爷,您当真是奇才啊。”

    这回何言彻底明白了。

    顾锦年的想法,是常人不敢想象的,令人震撼不已。

    “既然明白。”

    “就劳烦何大人了。”

    顾锦年拱手。

    而后朝着顾锦年一拜。

    “请侯爷放心。”

    “往后如若有任何是是非非,老夫一定会为侯爷解决这些麻烦,确保侯爷之大计成功。”

    何言激动无比道。

    这次,为的不是自己,也不是户部,而是整个大夏王朝。

    “慢走。”

    顾锦年不啰嗦什么。

    何言就此告退。

    待何言走后,顾锦年也舒展了一下筋骨,直接前往浴池放松放松。

    这几天他做了不少计划,几乎没有休息一刻钟。

    此时此刻。

    皇宫。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喝着一碗清水,因为要缩减财政,他都舍不得加茶。

    “唉。”

    “不知这次募捐之数,能否到百万。”

    “朕不奢求其他,只要不让朕排名榜首即可。”

    看完了公文,永盛大帝起身,缓缓开口。

    听到这话,身旁的刘言立刻出声。

    “陛下如此节省,百官应当明白圣意,想来不会捐少,还请陛下放心。”

    “算上时间,魏公公应当回来了。”

    刘言出声,谄媚着笑道。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没有开口,而是保持着沉默。

    也就在此时。

    魏闲的身影出现了。

    “陛下。”

    “陛下。”

    在养心殿外,魏闲跑的极快,甚至有些跌跌撞撞,直接奔向大殿当中。

    他来到永盛大帝面前,将募捐名单呈上,激动万分道。

    “陛下,大喜事,大喜事啊。”

    他兴奋无比,但半天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让永盛大帝有些皱眉,这魏闲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

    一般来说不会如此失态的啊?

    一时之间,永盛大帝走了过去,直接将他手中的募捐名单取了过来。

    随后低头一看。

    刹那间。

    永盛大帝沉默了。

    只因榜首之上,赫然出现杨开的名字,但数额让他不得不沉默。

    一千万两。

    第二名,则是王启新,数额也是一千万两。

    第三名是秦王,还是一千万两。

    第四名是太子,也是一千万两。

    第五名才是自己。

    对于这个结果,永盛大帝觉得还好。

    自己排第五,是一件好事。

    可他娘的,怎么捐这么多银子啊?

    四千万两啊。

    自己内库的银子,也才不过七十万两白银,这帮人去抢劫国库了?

    “魏闲,这名单属实吗?”

    永盛大帝强忍着心中的震惊,询问对方。

    “回陛下,银票都带来了。”

    魏闲抬头回答,兴奋无比。

    银票都带来了?

    嘶。

    永盛大帝有点麻了。

    “他们哪里来的银子?”

    永盛大帝搞不懂了。

    按照他们的俸禄,银子从何而来?

    一千万两白银,他们一千年都赚不到啊。

    贪赃枉法吗?

    这不是有病?贪出来的银子,拿出来捐掉?

    脑子多少有点吧?

    “回陛下,是大夏不夜城分账。”

    “大夏不夜城最近几天,进账总额五十万万两白银。”

    魏闲开口,给予了解答。

    “不可能。”

    “这是假的,江中龙米就算是卖百两银子一石,也卖不出这个价格。”

    永盛大帝直接否决。

    然而魏闲深吸一口气,把他知道的来龙去脉,一点一点告知永盛大帝。

    关键就是这个商铺的事情。

    待永盛大帝听完之后。

    他整个人不由坐在龙椅上了。

    他想找一百种理由否决,可问题是,他否决不了啊。

    “入他娘的。”

    “这帮人联合起来,瞒着朕啊。”

    永盛大帝开口,他是真的忍不住爆粗口。

    自己在这里省吃俭用,可没想到这帮人赚了这么多银子?

    而且还瞒住自己?

    这。

    这。

    我入他娘啊。

    也就在此时,声音自宫殿外响起。

    “陛下。”

    “太后听闻朝廷有难,为朝廷募捐银两,共计五千一百四十五万两白银。”

    宫女的声音在外响起。

    随着此言一出,永盛大帝更加沉默了。

    连太后他们都参与进来了。

    不对,他早就知道太后,皇后,包括太子,秦王都参与进来了。

    只是没想到,真的都赚钱了?

    嘶。

    也就是说,满朝文武,就自己一个人穷的不行?

    他很生气。

    但面对如此之多的银子,永盛大帝依旧深吸一口气道。

    “告诉太后,朕替大夏苍生,多谢太后疏财。”

    生气归生气,可永盛大帝深深的知道一个道理,没必要跟银子过不去。

    算上这五千万两银子,这加起来就是一万万两白银了。

    这一笔银子。

    足够解决不少麻烦。

    永盛大帝愣在原地。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怪不得太子死活不要自己的退银。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大夏不夜城进账五十万万两白银,他娘的,国库的收入都没这么多啊。

    这一刻,永盛大帝脸都红了。

    尤其是想到之前如何贬低顾锦年做生意的事情。

    这还真是丢人现眼啊。

    “走。”

    “去找锦年。”

    永盛大帝不啰嗦了,这么好的事情,他岂能错过?

    当下,永盛大帝动身,直接去找顾锦年。

    大约小半个时辰。

    夜色正浓。

    永盛大帝坐在龙辇之上,心情有些复杂。

    之前是震撼,所以不觉得什么。

    等冷静下来以后,永盛大帝有些尴尬啊。

    因为他依稀还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有那么一点小尴尬。

    “魏闲。”

    “你说锦年这个大夏不夜城这么赚钱,朕现在去找他,会不会有些不好?”

    永盛大帝开口,询问魏闲。

    “陛下,这怎么会不好?大夏不夜城赚银子,这是好事啊,陛下您怎么会觉得不好?您又不是过去要分侯爷的银子。”

    魏闲笑呵呵道。

    可这话一说,永盛大帝沉默了。

    魏闲笑着笑着也沉默了。

    一旁的刘言更加沉默。

    好家伙,敢情您是去分人家银子的?

    这就有些不妥了吧?

    说实话,他们二人还以为永盛大帝是过去祝贺的。

    没想到是看中了人家银子。

    “刘言。”

    “你说,朕要分点利润,不算什么大事吧?锦年应该不会生气吧?”

    永盛大帝开口,望着刘言如此问道。

    “不会,不会。”

    “陛下您想多了。”

    “先不说其他的,这大夏不夜城是陛下批给侯爷的,退一步说,陛下您也出资了啊。”

    “再者,陛下您是顾锦年的舅舅,在奴婢家那边有句话叫做,外甥发财,舅舅享福。”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而且陛下您能要多少?不就是要那么一点点吗?整个大夏都是陛下您的,您总不可能要太多吧?”

    刘言呵呵笑道。

    夸赞着永盛大帝。

    然而这话一说,永盛大帝再度沉默。

    刘言笑着笑着也不笑了。

    好家伙。

    这没必要吧?

    当初人家搞生意的时候,你唱衰。

    现在人家生意红红火火,你想掺和。

    而且掺和就掺和,你是皇帝,给你点面子,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你这么贪?

    车内很安静。

    永盛大帝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可没办法啊。

    五十万万两白银,这利润多恐怖?还仅仅只是卖店铺的利润,其他利润呢?

    这么多银子,他岂能不贪?

    不对,岂能不要?

    大家都有份,就自己没份?

    传出去多难听。

    钱不钱都是小事,主要是面子问题。

    “你们两个说,待会见到锦年,朕应该怎么说,才能让他心甘情愿将银子分给朕啊。”

    永盛大帝继续开口,询问两人。

    一听这话,两人再度闭嘴。

    这话可不兴说,得罪人啊。

    看着两人不语,永盛大帝不由来气了。

    一路上都在嘟囔着什么锦年不厚道,什么赚了银子不想到舅舅,朕要的也不会太多啊。

    如此。

    大夏酒楼。

    第九楼。

    顾锦年浸泡在舒服的浴池内,爽的不行。

    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在古代这样泡澡,爽的起飞啊。

    浴池内雾气腾腾。

    也就在此时。

    脚步声响起。

    抬头看去。

    是永盛大帝,站在自己面前。

    “老舅。”

    顾锦年开口,望着永盛大帝。

    “你可真是朕的好外甥啊。”

    永盛大帝开口,看起来有些生气,随后扫了一眼这浴池,不由开口道。

    “他娘的,比朕过得还舒服。”

    说完这话,永盛大帝脱掉外衣袜子,直接走进浴池内,舒服的喊了一声。

    “老舅,怎么突然来了?”

    顾锦年明知故问道。

    “突然?”

    “锦年啊,你当真把朕当傻子吗?”

    “这大夏不夜城赚了这么多银子,要不是杨开和王启新暴露出来,朕还真要被你蒙在鼓里。”

    永盛大帝没好气道。

    “老舅,外甥之前跟您说了啊,是您自己不愿意加进来。”

    “这怎么又怪外甥我啊。”

    顾锦年满脸无辜道。

    “朕不听,朕不听。”

    “反正赚了银子,你多多少少分朕一点。”

    永盛大帝不管,在澡堂子里耍起无赖。

    “陛下,你要多少,开个口吧。”

    顾锦年显得平静,似乎做好了准备。

    “三成。”

    “不过分吧?”

    永盛大帝淡淡开口。

    不对,是淡淡的狮子大张口。

    “三成?”

    “老舅,你还真会开口啊,人家都是一筹两筹,您直接要三成?”

    顾锦年知道自己这个老舅贪,但没想到自己老舅这么贪啊。

    “朕是大夏皇帝,多要点又能如何?再说了,这土地也是朕给你批的。”

    “真要说入筹,这土地不止三成吧?”

    永盛大帝开口,明显就是耍无赖。

    “三成不可能。”

    “老舅,您别看这不夜城赚银子,可大部分银子我还是有用的,再说了,等以后交税了,有三成会交到国库内。”

    “您要这么多做什么?”

    顾锦年摇了摇头,三成太多了。

    抢啊?

    “三成交给国库?”

    “哈哈哈,朕就说了,咱外甥还是向着朕的。”

    永盛大帝开口,笑的合不拢嘴,三成税收交给大夏王朝,这可是大好事啊。

    “不过老舅,为了大夏不夜城的繁荣,前期还是免税,等他们赚够了,赚爽了再收。”

    顾锦年开口道。

    此言一出,永盛大帝点了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你打算给你舅舅多少?”

    “外甥,你也不想你舅舅每天苦巴巴的过日子吧?”

    得知三成税收,永盛大帝很开心,但自己的私库还是要有点银子进账吧?

    等以后有钱了,给自己盖几个大殿不过分吧?

    或者以后外邦来朝拜,自己大手一挥,也不用看礼部脸色吧?

    此言一出。

    顾锦年想了想道。

    “五筹,行不行?”

    顾锦年出声道。

    “十筹,洒脱点。”

    永盛大帝笑呵呵道。

    “老舅。”

    顾锦年有些无奈。

    “行行行,五筹就五筹,你可真抠门,跟你娘一样,这点根本不像我们老李家。”

    永盛大帝也算是见好就收。

    “不过锦年,这生意这么赚钱,你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永盛大帝有点好奇。

    顾锦年赚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真没必要啊。

    “老舅,我打算拿以后赚的银子,开学堂,让人人有书读。”

    “再拿银子去修桥建路。”

    “还有种种事情,这理由够吗?”

    顾锦年开口道。

    “人人有书读?”

    “真他娘的不愧有李家血脉。”

    永盛大帝有些震撼,他还真没想到顾锦年有如此伟大的抱负。

    好。

    不愧是李家的种。

    “那陛下能少要点吗?”

    顾锦年笑呵呵的看着永盛大帝。

    “不行。”

    “朕不是圣人,你是圣人,这些事情,让给你来做。”

    “朕就想着解决完匈奴后,安安心心当个太上皇。”

    永盛大帝开口,倒也直接,不玩虚的。

    够真实。

    “行了,朕走了,回头你拿银子,给朕在宫内也搞个这样的浴池。”

    “锦年,过些日子祭祖,你要来参加。”

    永盛大帝起身,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随后用真气蒸发身上的水。

    然后大步离开。

    眉开眼笑的。

    随着永盛大帝离开。

    顾锦年不由一笑。

    解决了自己的老舅,接下来很多事情,就真的好办多了。

    内部统一。

    有些朝政就可以安安心心下放,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大问题了。

    很快。

    大夏不夜城外。

    永盛大帝坐在龙辇上,快活无比。

    “陛下,刚才有人来报,六部尚书,外加上几位国公侯爷,都来过大夏酒楼。”

    “不知在商议什么。”

    魏闲开口,说出一则这样的信息。

    “知道了。”

    永盛大帝淡淡开口。

    不以为然道。

    他其实看得出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这是好事。

    完成了自己一直想要完成,但很难完成的事情。

    虽然办法不怎么好,用利益牵扯朝堂所有人,可结局是好的,那就没太大问题了。

    “往后有人想要在朝堂上针对锦年,可就麻烦了。”

    永盛大帝开口,说了一句让两人不理解的话。

    如此。

    到了翌日。

    天刚刚亮起。

    勤劳的长云天早已经在宫外等候了许久。

    一直等到了卯时。

    终于,百官笑吟吟的聚集而来。

    不知道为什么,百官的笑容很浓,而且聚集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日之间的勾心斗角。

    但这些都无所谓。

    一直等到户部尚书何言到来。

    长云天看向对方,然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似乎在表达着什么意思。

    何言心情很好,看着长云天对自己一笑,一下子何言有点搞不懂了。

    但还是回以微笑。

    没别的,就是因为心情好啊。

    可就在长云天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兀之间,几个尚书走来,与何言打招呼。

    几人你笑我笑,倒也让长云天不好出面说什么。

    也就作罢。

    如此。

    大约过了两刻钟后。

    宣百官入朝的声音不由响起。

    很快,所有官员齐齐如往常一般站好,并列着前行。

    过了一会。

    大殿当中。

    随着一阵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之后。

    常规国事话题依旧开始。

    雷打不动的前半段内容。

    半个时辰后。

    国事解决完了。

    终于,到了后半段启奏阶段。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到了这个时候,基本上立刻有人会出面。

    可这回,大家好像没什么事一样。

    文臣后方。

    长云天看着众人不语,当下出列。

    走在大殿中心地带。

    百官的目光不由纷纷投来。

    而长云天看了一眼户部尚书何言。

    然后拿出奏折道。

    “臣,御史长云天,有事启奏。”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永盛大帝瞥了一眼,而后开口道。

    “奏。”

    话音落下。

    长云天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缓缓开口。

    “臣弹劾大夏天命侯顾锦年,礼部尚书杨开,工部尚书王启新。”

    “天命侯建大夏不夜城,扰百姓民生,不夜禁,以致于京都百姓苦不堪言,违法乱纪。”

    “礼部尚书杨开,因获大夏不夜城分账之银,胡作为非,不顾朝廷脸面,大肆炫富,惹来争议。”

    “工部尚书王启新,也得其分账,包下大夏京都所有酒楼,嚣张跋扈,惹来百姓争议,抹黑朝廷。”

    “请陛下降罪。”

    “臣恳请陛下。”

    “罚大夏不夜城停业整顿。”

    “罚杨开分账之银充公。”

    “罚王尚书分账之银充公。”

    “杜绝官员入商之事,严厉打击。”

    长云天正气十足。

    满脸的正义。

    然而。

    大殿在这一刻,彻底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静静地看着他。

    这般的注视。

    让长云天更加感到正义加持。

    “想来此事过后,我将进入户部尚书的党派之中。”

    长云天心中自语。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的是。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

    一个个看着我做什么啊?

    何大人,事我已经做好了。

    你说啊。

    说话啊。

    我的错!

    我的错!

    我的错!

    对不起大家,拖了这么久!!!

    实在是忙啊!!!

    呜呜呜呜!!!对不起!!!

    (本章完)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9223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92239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