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何言,你阴我?【中秋节快乐!】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何言,你阴我?【中秋节快乐!】

新书推荐:人间有你暖如春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杀手傻子至尊招仙令我可是正派剑仙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游离半生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凡人之长生仙道

    大夏皇宫。

    正殿内。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了长云天身上。

    百官的注视,只会让长云天更加自信。

    大殿的安静,也使得长云天心情更加澎湃。

    当初,顾锦年请命之时,只怕朝堂当中也是如此鸦雀无声吧?

    长云天心中如此想到。

    对于弹劾之人,乃是顾锦年,长云天没有半点畏惧,原因无他,自己有理有据。

    不是空谈,也不是胡说八道。

    虽然这样做,会得罪顾锦年,可那又如何?他顾锦年又不是大夏王朝的天。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满朝文武,多数人只是顾及顾锦年的威望,忌惮顾锦年现在的势力。

    又不是真正害怕顾锦年?

    如若真的害怕顾锦年,何言也就不敢这样做,昨日也不会说出那些话来。

    而且顾家就没有敌人吗?

    整个朝堂之上,都服顾锦年吗?

    刑部?兵部?吏部?还有户部?当真服顾锦年吗?

    当然,长云天知道的是,这些官员一个个都不敢折腾,是因为成为众矢之的,而自己不一样。

    自己乃是大夏王朝的御史,身为御史自然有弹劾之责。

    不过唯一有点小尴尬的就是。

    自己说完话了,怎么没人接话了啊?

    你们为什么不说话啊?

    何大人?

    诸位?

    长云天有些沉默。

    眼看着众人不语,长云天索性再度出声,说的更狠一些。

    朝堂争斗嘛。

    他之前在大道府学过。

    所有的争斗,都必须要先发制人,然后拟一个大罪。

    这样一来,双方开始博弈。

    你的人支持你。

    我的人支持我。

    等到最后,就看皇帝怎么想的了,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证据确凿,皇帝想要保下一个人,就会选择从轻发落。

    如果不想保下这个人,就按照程序走。

    该流放的流放。

    该抓的就抓。

    该抄斩的就抄斩。

    所以,长云天继续开口道。

    “陛下。”

    “如今这大夏不夜城,看似一切繁荣,可实际上却是在毁大夏根基。”

    “其一,这官盐贩卖,导致朝廷盐税难以征收,往后大夏百姓都会聚集不夜城购买,那大夏官盐税收如何处置?”

    “其二,大夏不夜城,喧哗取宠,甚至听闻还要做什么百兽园,吸引百姓去游玩,若百姓天天去游玩,良田该如何处理?使人沉沦,玩物丧志。”

    “其三,礼部尚书杨开,工部尚书王启新,仅仅只是分的一点银两,到处显摆,炫其家产,如今大夏灾区,还未定下,这样的做法,百姓看在眼里,又有如何感想?”

    “臣知晓,今日弹劾之人,为大夏天命侯,也为六部之首,可身为御史,臣不得不弹劾。”

    “恳请陛下,下令关闭不夜城,收回官盐贩卖之权,严惩礼部尚书,工部尚书,以儆效尤。”

    “再拟法令,决不允许任何官员涉及经商之事,而且所赚财产,应当全部充公,进入大夏国库,大夏官员,应当廉洁,以正清风。”

    “若有任何官员涉及商人之事,轻则发配边疆,重则满门抄斩,否则难免会出现官商勾结之事。”

    长云天再度开口。

    而且比之前说的更加严重。

    还要发配边疆,满门抄斩。

    一瞬间,满朝文武再度沉默。

    他们的眼神,更加古怪了。

    尤其是何言,这他娘的要不是在朝堂之上,他已经上前喷了。

    老夫昨天辛辛苦苦,说句不好听的话,就差没跪在地上求人家顾锦年,天命候,顾圣人了。

    好不容易入了一筹,想着以后每年能分个大几千万两白银,甚至一万万两白银。

    伱他娘的在这里玩举报?

    你还是不是个人啊?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你这是要与满朝文武为敌?

    不止是何言,满朝文武现在都有一种杀了这个傻子的心。

    大夏不夜城碍你事了?

    谁嫌吵啊?

    你搁着说你娘呢?

    玛德,就知道这种人没安什么好心情,半天半天闷个坏屁出来。

    我入你娘。

    看着大家都不说话,长云天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陛下,此事,户部尚书知晓,户部尚书更明白大夏不夜城的危害。”

    “前些日子,还是何大人向臣提过一二。”

    长云天实在是没办法了。

    一个人都不说话,这有病吗?

    虽然他知道,弹劾的人是顾锦年,可顾锦年他又不是神。

    没必要这样怕吧?

    何必呢?

    他顾锦年虽然威望高,但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大家团结在一起,为何怕这个顾锦年?

    何大人,您出来说句话。

    长云天将目光看向何言。

    后者顿时一愣。

    刹那间,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看着何言,哪怕是永盛大帝都不由投来目光了。

    他们看长云天,是看傻子的目光。

    可看何言就不一样了。

    这事何言也参与了,要是何言又在背后搞东搞西,大家伙真不会放过何言。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何言真的吓了一跳。

    这群王八蛋可不是什么好货,尤其是武将,现在大家伙都抱团了,连皇帝都参与进来了。

    自己要是敢说大夏不夜城一个不好的词,他能保证,马上武将就有人要跳出来。

    举报自己贪污受贿。

    啥?没证据?

    杨开直接当着面从怀中抽出一迭银票,然后塞进自己手中。

    满朝文武立刻指着自己说。

    陛下,你自己看,这是不是受贿?

    啥?强行诬蔑?

    这是给你何言一个面子,要不给你面子,直接让侍卫去通知你家里人,就说在殿上,脑疾发作。

    什么?

    你家里人说你从来没有脑疾?

    那就拟一份告示。

    户部尚书何言染上重病,传染全家,当真可怜。

    回头再发一个告示,朝廷查处何言家中,竟发现有千万两白银。

    百姓一看,我入你娘,贪这么多?活该全家死光。

    三个月后。

    请问何言是谁?

    剧本已经写好了,就看何言现在怎么处理了。

    “陛下!”

    “臣绝对没有说过这种事情。”

    “臣不知道啊。”

    何言走了出来,一脸无辜和懵然,然后又将目光看向长云天道。

    “长御史,你年纪轻轻,已经成为了大儒,好歹也算是个读书人吧?”

    “你为何空口诬人清白?”

    “老夫什么时候说过?”

    “你要是今日拿不出人证物证,可别怪老夫告你诬蔑之罪。”

    何言开口,上来直接把长云天给卖了。

    不卖不行啊。

    这家伙脑子有问题,蠢是真的蠢,不说现在大家现在抱团了。

    就算没有抱团,你这样卖我,我也不想搭理你啊。

    听到何言开口。

    长云天脸色不由一变。

    你卖我?

    长云天望着何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何言居然会玩这招。

    昨日,何言明明让自己注意一下这些事情,潜台词不就是说让自己弹劾举报吗?

    现在自己弹劾举报了。

    你玩这一手?

    “何大人,昨日明明是你说了,大夏不夜城之事,而且让我多多关注,这话是大人说的吧?”

    既然对方这样做,长云天也就不遮遮掩掩了。

    此言一出,何言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而百官的目光更加锐利了。

    “是啊。”

    “这是老夫说的啊,可老夫的意思是什么?”

    “老夫是让你好好看看大夏不夜城的繁荣,好好学一学天命候是如何让大夏京都繁荣起来的。”

    “你怎么理解成让你弹劾举报?”

    “长云天,你这就是自己误会了,还要诬陷老夫?”

    “其一,老夫对天命候敬佩不已。”

    “其二,老夫对大夏不夜城也极感兴趣,此乃大夏酒楼银令,是老夫昨日办下来的,就是想闲暇之时,去大夏酒楼消遣一二。”

    “倘若老夫真有不满,还会办银令?再说了,当真不满,老夫为何不自己出面说?还需要借你之手?”

    “你虽是御史,可也仅仅只是御史,老夫乃是堂堂户部尚书,还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诸位,你们给老夫评评理,是不是这个道理?”

    何言开口,义正言辞。

    骂的长云天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他身为大儒,读了这么多年书,涵养极高,可这一刻,他真的想骂娘啊。

    你他娘的老逼登,你坑老子是吧?

    我他娘的堂堂大儒,大道府最杰出的俊杰之一,我来配合你,帮你忙,你玩这招?

    我可去你娘的。

    长云天是真的有些气急败坏啊,他昨日写这份奏折的时候,写了很久,而且每一个字都深思熟虑。

    并且他想过很多场景,杨开会如何反驳,王启新会如何反驳,陛下的态度会是什么,百官的态度又会是什么。

    可想来想去,都没有想过,你他娘的老逼登,居然摆我一道?

    “陛下。”

    “何大人完全就是顾及天命候之威,所以不敢承认。”

    “这件事情,臣没有撒谎。”

    “请陛下明鉴。”

    长云天气的不行,但他还是没有说脏话,而是看向永盛大帝,希望这位皇帝能给他一个公道。

    他知道,永盛大帝宠溺顾锦年,可那又如何?他只要是一个帝王,就不可能乱来的。

    错就是错。

    对就是对。

    除非这是一个昏君,但很显然,永盛大帝不是一个昏君,是一个昏君的话,他也不可能造反成功。

    听到长云天如此开口。

    龙椅之上,

    永盛大帝倒也直接,伸出手来,望着长云天缓缓开口。

    “将折子取来。”

    “朕看看。”

    永盛大帝出声,说完这话,魏闲立刻走了下来,将这折子取来,而后献给永盛大帝。

    龙椅上,永盛大帝展开奏折,仔仔细细观看着。

    这一刻,百官有些沉默了。

    他们不知道永盛大帝到底是什么想法,毕竟他们并不知道永盛大帝昨日出宫,虽然顾锦年信誓旦旦,相信永盛大帝会去。

    可到底如何,他们不清楚。

    再者就是,这帮人其实也有一个害怕点,那就是皇帝要是真不同意大家参合大夏不夜城的事情,那该如何?

    所以他们有些提心吊胆。

    很快。

    永盛大帝看完了奏折,而后缓缓开口道。

    “写的不错。”

    “下次不要写了。”

    永盛大帝开口,前半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长云天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百官脸色一变。

    可听到后半句以后,长云天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百官彻底松了口气啊。

    好家伙。

    锦年连永盛大帝都摆平了?

    这是大喜事啊。

    “陛下,这.”

    长云天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然而,永盛大帝从龙椅上起身,居高临下的看向长云天道。

    “你身为御史,弹劾是你的职责,可也不能无故弹劾。”

    “你奏折上写,大夏不夜城毁大夏根基。”

    “朕不与你争,就让百官来定夺。”

    “诸位爱卿,对于大夏不夜城,诸位爱卿是怎么一个看法?”

    永盛大帝开口,他岂能不知道长云天是什么人?

    是,长云天有莫大的手段,天子印记感应不出他是奸臣,可一个来路不明之人,通过秦王的举荐,成为了大夏御史。

    别看御史这个职位好像品级不高,可御史这个职位,有莫大的作用。

    要说这个长云天没有半点问题,他根本不信。

    一开始入朝倒也乖巧,知道藏起锋锐。

    可没想到,一开口就想要找顾锦年的麻烦,这还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好就好在,顾锦年这一招太绝了。

    大夏不夜城,以绝对的利益,捆绑朝廷百官,使得百官一条心,这种行为还真是手段通天。

    顾锦年厉害就厉害在,明明是借势,需要百官的支持,但营造出来的感觉就是,百官必须要有求于顾锦年。

    别看大家都分账,可顾锦年不接受官员私自入账,他给六部分筹,银子给的是六部,而不是尚书。

    相当于是部门有了银子,你想花多一点就花多一点,可这银子不是你六部尚书的。

    换了你这个尚书,你一无所有,而六部照样还是六部,下面的官员可不会在乎一个失势的尚书,来了新尚书,继续让大家开心快活。

    那么对他们而言,谁当尚书都一样。

    主动权还是在他手中。

    算是变相的集中权利,并且效果好的不行。

    以往一个政策推下来,这个不肯,哪个不肯,抛开这个政策的确有不少地方存在问题。

    但其根本还不是利益问题。

    就好比扩军。

    要是扩军,兵部肯定喜滋滋,但其他几个部门肯定不答应,这样一来就有争议。

    然而扩军是一件好事,保家卫国,增强朝廷实力,只是因为各方的利益争斗,导致有时候明明是一件好事,可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现在的话,谁还看得上国库那三瓜两枣?每年分账都是大几千万两白银。

    部门上上下下过的滋润,其他的事情,一切好说。

    当然不是说不争,而是不会像以前那样争了,以退为进,大不了慢慢排队。

    尤其是现在多了一个人出来,这个人就是顾锦年,任何极端的事情,或者是矛盾爆发,顾锦年出场,谁不给他面子?

    这就是大夏不夜城的恐怖之处。

    永盛大帝最懂的就是帝王心术,顾锦年所做的一切,为的就是朝廷和谐,自然而然,他才会答应,也愿意答应。

    如果真就是拿钱堵嘴,他第一个不干。

    而随着永盛大帝出声。

    何言第一时间站出来了。

    “启奏陛下。”

    “自大夏不夜城开张之后,臣也多多少少关注。”

    “整个京都百姓,都为之大乐,官盐低卖,得到百姓一致好评,江中龙米,更是让百姓大喜过望。”

    “而对于江中郡百姓来说,他们的粮食,卖出高价,百姓一片叫好,此次三大灾区,江中郡百姓都已经自发募捐银两。”

    “此等行为,任何王朝都没有发生,乃是盛世之举。”

    “再者,杨大人与王大人,也只是体恤部门下属,并非是铺张浪费,显摆炫富,至少臣没有看到。”

    “还请陛下明鉴。”

    何言开口,把大夏不夜城一顿猛吹,顺带着还吹了杨开与王启新。

    随着何言开口。

    兵部尚书赵益阳的声音也不由响起。

    “陛下。”

    “臣认为何大人所言极是。”

    “臣昨日前去军中大营,发现军中和睦一片,仔细询问之下才知晓,这些将士们买了些镜子,送到家中,家中妻子深感欣慰与喜爱。”

    “虽花费几十两银子,可却换来家庭和睦,光是这一条,大夏不夜城简直就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啊。”

    如果说何言是硬吹的话,那赵益阳纯粹就是尬吹了。

    但这并不妨碍赵益阳满脸得意。

    一时之间,刑部尚书也马上走出来了。

    “陛下。”

    “大夏不夜城好啊。”

    “臣前两天还听到有大儒夸赞这不夜城,还写了一首诗。”

    “陛下您听一下啊。”

    刑部尚书咳嗽一声,随后开始念诗了。

    “京都宏伟又辉煌。”

    “不夜城内亮着光。”

    “书生好奇往内去。”

    “隔城之内有笑声。”

    “陛下,这诗还不能彰显大夏不夜城的好?反正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啊。”

    刑部尚书硬着头皮,他不会作诗,可为了附和一下,强行来了一首七言诗,至于韵脚什么的,先丢一边去了。

    反正一句话,吹就完事。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长云天是浑身发麻啊。

    很少能看到如此和谐的一幕,文臣武将都在夸,而且越夸越离谱,越夸越不像样子。

    “陛下,臣等一致认为大夏不夜城,乃为大夏奇景,一来天下无有之,彰显我大夏之大国气象,二来利民利国,百姓以低价购买官盐,龙米等等之物,其三还能赚银,往后给予朝廷税收。”

    “这一举三得之事,普天之下也只有侯爷一人能够想到了。”

    “臣有些好奇,长御史,你为何要抨击弹劾大夏不夜城。”

    “这杨尚书和王尚书虽有些孟浪,但也在合情合理之内,部门属下辛苦不已,尤其是炎炎夏日,赚了银子,让下属们过好一点的生活。”

    “这有错吗?”

    “长御史,你到底是有何居心?”

    此时此刻,有国公开口,望着长云天冷冷出声。

    他娘的,想断我等财路?你怕是活腻歪了是吧?

    此言一出,刹那间整个朝堂所有人开始抨击了。

    “长御史,你是何居心?”

    “侯爷为我大夏做了这么多事情,如今搞出一个不夜城,利国利民,怎么在你嘴巴里成了祸害国家的东西?”

    “我看是不是你嫉妒我天命侯,所以才故意抨击?”

    声音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难听,到最后索性就不装了,有武将直接指着长云天的鼻子开始各种打骂

    “你也配弹劾我侯爷?你知道我家侯爷有多努力吗?”

    “真是什么人都有,侯爷你也敢抨击?你信不信这事传出去,大夏百姓会如何抨击你吗?”

    “真是可恶,我侯爷辛辛苦苦,为国为民,在你眼中竟然一文不值?你竟然还敢弹劾我侯爷,他娘的,老子今天不揍你一顿,老子跟你姓。”

    满朝文武越说越激烈,越说越愤怒,甚至已经有武将要动手打了。

    “不可胡闹。”

    也就在此时,何言的声音响起。

    他注视着满朝文武,眼神犀利。

    “朝堂之上,尔等像话吗?”

    “要打等结束了再打。”

    何言前半句话说完,刹那间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只是听到后面半句话,还算是能够接受。

    但对于长云天来说。

    他无法接受啊。

    这世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就是朝堂之争吗?

    怎么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长云天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知道顾锦年威望高,也知道满朝文武有一大部分人会支持顾锦年。

    可他死活都没想到的是,满朝文武全部都支持顾锦年?

    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朝堂上的争斗,完完全全看的就是利益啊,户部,吏部,刑部,兵部,跟顾锦年没有太大的瓜葛吧?

    也就是礼部与工部吃了顾锦年的好处。

    其他人为什么要帮顾锦年吗?

    他可以接受一半的人不帮自己,但接受不了所有人都帮顾锦年啊。

    “好了。”

    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他站在高位,注视着长云天,而后淡淡开口。

    “长云天。”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听着永盛大帝开口,长云天面色难看。

    眼下局势完完全全与自己想的不一样,这次弹劾自己沦为最大的笑话。

    “臣。”

    “无话可说。”

    长云天脸色灰败,他低着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明就是户部尚书何言让自己出面的。

    结果现在何言第一个反水,而且反驳的最厉害,这让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又能说什么?

    何言啊何言,你个老逼登,给我等着,只要等我抓住了机会,我他娘的跟你不死不休。

    这一刻,长云天不恨顾锦年,也不恨满朝文武,他恨的就是这个何言。

    哪怕你何言为了自保,什么话都不说,长云天也不会太生气,只当你何言怂,害怕,位置坐久了,没有半点血性。

    可你他娘的玩这招?让自己出面吸引火力,察觉局势不对,直接卖了自己?

    好啊。

    好啊。

    你当真是够绝。

    听着长云天认错,永盛大帝轻蔑扫了一眼。

    “你乃秦王推举而来,身为御史,你的确拥有弹劾之责,但胡乱弹劾,不明其中真相,凭借生性而来,哪里有一点御史之像?”

    “不过朕念在你当初为大夏王朝,送出半卷天命圣人经文,此次就饶你不查之罪。”

    “可如若在发生这种事情,朕就不客气了。”

    永盛大帝开口。

    这个长云天,到底是什么人,他不清楚,但他知道的是,这个长云天不是什么好东西。

    倒不是天子印记,也不是什么逻辑不逻辑。

    弹劾顾锦年的人,会是个好东西吗?

    这还真不是因为顾锦年是自己的外甥,主要就是顾锦年在大夏王朝,做了这么多事情,每一件事情都可流芳百世。

    说句不好听的话,顾锦年算是掏心掏肺了,就算顾锦年带走百万大军,自立为王,永盛大帝都不会有半点恨意。

    因为顾锦年配。

    就好比这大夏不夜城,这么赚钱,顾锦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联合大家一起赚钱,还分自己五筹,这也就算了,更主要的是有三成是交给朝廷的。

    这样一来,扣除一切的成本,再扣掉大家分的,落到顾锦年手头上有多少?

    再者,顾锦年未来注定是成圣的,他不在乎银两,这一点任何人说,永盛大帝都不信,可唯独顾锦年说他信。

    尤其是昨日顾锦年说的,让大夏王朝所有人都可以读上书,就凭借这样的志气。

    他凭什么不支持自己的外甥?

    他又凭什么怀疑自己的外甥?

    顾锦年当真要造反,当真要做害自己的事情,直接投奔宁王,再不济投奔中洲王朝,自己又能奈顾锦年如何?

    可顾锦年没有这样做。

    当外甥的已经做到了极致,自己这个当舅舅的,若是有一丁点怀疑。

    那自己这个舅舅就真的不是人。

    可以说,顾锦年根本就不是朝堂百官,也不是他外甥,超越了一切,他与顾锦年之间也不是君臣,而是真正的亲情。

    所以,任何试图弹劾顾锦年,或者是想找顾锦年麻烦的人,在他看来都是坏人。

    天子印记查不出来,没关系。

    他看得到。

    面对这永盛大帝的斥责,长云天即便再高傲,再如何,也只能低着头。

    “臣遵旨。”

    “多谢陛下。”

    低下高傲的头颅,长云天心中难免生起憋屈感。

    他身为大道府的佼佼者,是天才中的天才,是未来天命最强竞争者之一。

    来到大夏王朝,是因为要针对顾锦年,所以他才甘愿前来,同时也是为了图谋大计。

    换句话来说,长云天压根就不在乎大夏王朝,什么御史不御史,哪怕是御史大夫这个职位,他也看不上。

    如果不是为了大计,如果不是为了压制顾锦年,他会来这个地方?

    还会俯首称臣?

    这在场文武百官在他眼中如蝼蚁一般的存在,若不是为了天命之争,自己会一口一个大人?

    憋屈。

    憋屈。

    长云天最大的憋屈就是这个,如若天命降临,这些人算什么东西?

    区区一个大夏王朝。

    区区王朝里面的一些官员。

    都是狗一样的东西。

    长云天将无穷的愤怒与憋屈藏在了心中,现在没有势,他无法说什么。

    “退朝。”

    永盛大帝懒得多说什么,他没有直接针对这个长云天,是有其他想法,还是那句话,明面上的敌人根本就不可怕。

    可怕的是躲在暗中之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开口,朝着永盛大帝一拜,随后如往常一般退朝。

    只不过,今日不同于往日,百官聚集在一起,其乐融融,而且是文武罕见凑在一起。

    “诸位,今日老夫开心,去平江楼喝酒,老夫请客,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老夫有的就是银子。”

    王启新的声音响起。

    使得长云天感到无比的刺耳。

    但长云天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离开这里。

    百官聚集在一起,与他显得格外不同,他就像是一个孤儿,前些日子最起码一些官员愿意与他同行,然后聊几句政题。

    可现在不一样了,就连御史同僚都不愿意跟自己同行,仿佛自己是瘟神一般。

    皇宫内。

    长云天注视着何言,眼神之中,复杂无比。

    “老逼登!”

    “某与你不死不休。”

    长云天心中深吸一口气,如今顾锦年已经不是他的大敌了,何言成为了他头号大敌。

    士可杀,不可辱。

    如此。

    两个时辰后。

    京都一处府宅内。

    长云天坐在大堂内,沉默不语,两道身影则站在他面前。

    这两道身影分别是李若渝和陆成言二人。

    如若说长云天还有一点存在感,李若渝和陆成言二人的存在感几乎为零。

    他们两人一个在户部干活,一个在吏部干活,看起来风光无限,可实际上做的都是一些杂事。

    位置挺高,员外郎,可朝廷不给他们事做啊。

    空有一身才华,却难以发挥,这两人也憋屈的不行。

    “长师兄,你说我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在这里简直是丢人现眼,我们三人乃是大道府的天骄。”

    “来这个地方,不受待见也就算了,还被他们耍了一道。”

    李若渝开口,他心情很复杂。

    本来按照他们的计划,他们二人拿出圣人经文,露个脸就好,等长云天拿出天命圣人经文,拯救大夏苍生,从而超越顾锦年,威望前所未有。

    然后入驻大夏王朝,他们二人以最快速度成为六部尚书之一,而长云天成为大夏宰相。

    这过程当中肯定会有一些阻碍,可他们并不畏惧。

    这是他们的计划。

    可没想到的是,一步错,步步错,现在他们二人仅仅只是一个员外郎,而他们的师兄长云天,也只是一个御史。

    好不容易抓住一次机会,可以弹劾顾锦年,却没想到成为了朝堂上的笑话。

    这如何让他们不憋屈?

    听着李若渝所言,长云天沉默不语,而一旁的陆成言不由开口。

    “这次朝堂文武百官,意见统一,必然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说师兄是弹劾顾锦年,可不至于一个人都不帮。”

    “不过,长师兄,我们当真要留在大夏王朝吗?”

    “不如我们离开吧?这大夏王朝毕竟也不是我们的战场,顾锦年已经凝聚气势,现在各方面的局势,对我等来说,极其不利啊。”

    陆成言开口。

    他们本来觉得进入大夏王朝后,可以压制顾锦年,现在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

    长云天摇了摇头,他深吸一口气,随后看向二人道。

    “不管如何,继续待在大夏王朝。”

    “至少无论如何,都要压顾锦年一回。”

    “天命之争还没开始,现在就算是输了,我等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可若是压不了顾锦年一头,我心不甘,再者我等来大夏王朝,也带着任务前来的。”

    “大夏王朝藏有一件神器,如若我等不找出来的话,等到天命之争时,对我等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长云天摇了摇头。

    当然他说了这么多,其核心点就是不服气。

    他是真的不服气。

    这口怨气憋在心中,让他无比难受,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一件事情,那就是压顾锦年一次。

    哪怕一次都行。

    听到这话,另外两人有些沉默了。

    倒不是别的,也不是没有自信,主要就是现在百官抱团,完全把他们三个人排斥在外。

    是不是跟顾锦年一条心不知道,反正跟他们绝对不是一条心。

    这相当于是在敌人内部找麻烦,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说来说去还是一点。

    当初大夏天灾的时候,长云天太自信了,也太自负了,如果当时长云天提早拿出半卷天命圣人经文,那就没有顾锦年什么事情了。

    顾锦年为大夏读书人,增加气运,愿人人如龙,著出天命圣人经文。

    遮盖了一切的光芒。

    否则,长云天拯救大夏苍生,即便大夏皇帝知道他长云天心怀不轨又能如何?即便顾锦年知道,他长云天是敌人又能如何?

    只要长云天不做违背百姓的事情,不做残害百姓的事情,谁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棋差一招,就是满盘皆输。

    所以,面对长云天这般行为,两人是有些不情愿的。

    可毕竟长云天是他们的师兄,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长师兄,这大夏不夜城的事情,无法弹劾顾锦年,接下来该用什么办法解决啊?”

    李若渝开口,望着长云天,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大夏不夜城之事,的确是我欠考虑了。”

    “昨日何言让我弹劾,今日在朝堂之上,他却反水,这种人难成大器。”

    “不过整件事情看来,一定有我等不知道的秘密。”

    “眼下我实在是不知道,百官态度为何突然一下转变,所以下一步计划,很难施行。”

    长云天开口。

    他不傻,百官突然变了性子,前几天都看不好不夜城,突然一下就觉得不夜城好的不行。

    这要是没有什么秘密,他死活不信。

    “长师兄,这样一说的话,我大概可能知道些什么。”

    “陛下昨日不是要求百官捐银吗?”

    “听闻礼部尚书和工部尚书捐银数额极其恐怖,但具体多少就不清楚,只是能让魏闲这种人真经的数字,想来至少是几十万两白银,甚至是百万两白银都不足为过吧?”

    “会不会是这种情况,大夏不夜城当真赚钱,百官得知以后,后悔莫及,而顾锦年为了拉拢百官,分给众人,所以利益挂钩,才会一面倒。”

    “否则的话,这朝堂之上,任何事情,都会有争议,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

    李若渝开口,如此说道。

    此言一出,长云天眉头微微一皱,而陆成言则立刻开口。

    “这个可能性很大,昨日的确有不少官员前往不夜城。”

    陆成言笃定道。

    “那看来真是这样了。”

    “只是这大夏不夜城的盈利,应当不多啊,我仔细算过,光靠龙米以及什么水晶镜,这种东西虽然利润大,但一户人家买一次差不多就够了,龙米三个月购买一次,已经算是人口多。”

    “能赚到一笔银子,可大夏不夜城的维护成本也高,这就很古怪,”

    “到底赚了多少银子?”

    长云天有些想不明白了。

    此言一出,陆成言继续开口。

    “其他的我不知道,我有一好友,就在昨日他来拜访我,提到不夜城,他在不夜城中买了一个商铺,据说花费不少。”

    陆成言出声,想到了这件事情。

    “商铺?”

    “花了多少银子?”

    听到商铺二字,长云天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询问。

    “这个师弟就不清楚了,主要是这朋友对我而言,意义不大,没有太多交集,他过来找我,也只是为了攀附关系,我就没有多问。”

    陆成言开口。

    实际上就是看不起对方,在他眼中这种人算不上什么朋友。

    “成言,你立刻去问一问,他花了多少银子买商铺。”

    长云天开口,让对方跑一趟。

    如此。

    大约半个时辰后。

    陆成言回来了。

    而他脸上却充满着诧异与震撼。

    “长师兄,我总算明白为何百官这样对付你了。”

    他没有直接说出价格,而是恍然大悟,知道长云天为何被针对。

    “为何?”

    长云天皱了皱眉,有些疑惑。

    “大夏不夜城的铺子,最便宜的卖到二百万两白银一间。”

    “好一点的五百万两白银,再好一点的一千万两白银一间,而且短短三天内被抢空了。”

    “现在还有二十间黄金店铺,至少价格三千万两白银一间。”

    “换句话来说,光是卖这些铺子,盈利已经高达五六十万万两白银了。”

    “礼部和工部至少分到数千万两白银,故而满朝文武都按耐不住,昨日晚上前去大夏不夜城,而且据说已经与顾锦年商谈好分配。”

    陆成言开口,道出真相。

    “一个铺子卖二百万两白银?”

    “这不可能。”

    长云天无法接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并非是他鼠目寸光,而是二百万两白银是什么概念他心里清楚。

    二百万两白银,都可以建一个小型王府了。

    只为了买一个店铺?这合理吗?

    这根本就不合理啊。

    “长师兄,我也不信啊,可事实如此。”

    “师弟不仅仅问了他,也找了几人去问,事实当真如此。”

    “而且师兄想想看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礼部与工部为何如此嚣张?”

    “再者满朝文武又为何统一战线?”

    “说句不好听的话,仅仅只是几百万两白银,哪怕是几千万两白银,只怕也喂不饱整个朝堂百官啊。”

    “唯独巨额财富,才可让他们这般。”

    陆成言出声,说实在话,他也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可问题这就是事实啊。

    你就算是再怎么不想承认顾锦年优秀,这回也要承认了。

    刹那间。

    长云天一屁股坐在位置上,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他根本就不在乎的大夏不夜城,竟然能赚这么多银子。

    随后,陆成言继续开口,说清楚这商铺为何能卖出如此天价。

    等陆成言说完之后。

    长云天不由皱眉。

    “你的意思是说,一个商铺一天之内,靠卖糖水都能获利五千两白银?”

    长云天出声,如此询问道。

    “回师兄,是的。”

    对方开口,点了点头道。

    听到这话,长云天恍然大悟了。

    “原来如此。”

    长云天明悟,而后露出自信的笑容。

    “师兄何故发笑?”

    这回两人有些疑惑,不明白长云天突然笑什么,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我笑这些商人愚蠢不堪,连这个都看不明白。”

    “这大夏不夜城,完全就是顾锦年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

    “现在百姓的确聚集不夜城内,看起来无比热闹,可实际上呢?要不了几天就不会有多少百姓前去游玩,生意必然惨淡。”

    “现在是人多,可过段时间呢?顾锦年营造大夏不夜城日进斗金,就是为了骗钱。”

    “倒霉的是这些商人,但商人是最听话的,他们可不敢跟朝廷叫板。”

    “而用这些蝇头小利,欺骗百官,给百官绘画美好未来。”

    “这手段的确厉害,对人心拿捏的太好了。”

    “不过,利益这种东西永远无法稳固人心。”

    长云天开口,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在他眼中这个不夜城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两人听后,觉得有些古怪,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长师兄,我们接下来还有什么手段啊?”

    “不管顾锦年是骗局也好,不是骗局也罢,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对我等终究是不利啊。”

    李若渝开口,有些皱眉。

    管他是不是骗局,现在人家百官抱团,那么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你解决不了这个情况啊。

    “宰相。”

    “银两再多,也比不上官位。”

    “大夏宰相李善已经被斩立决了,眼下这个宰相之位,一直空缺着。”

    “吏部尚书可是一直盯着这个位置,而且其余几个尚书难道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长云天开口。

    他自信满满。

    “宰相之位。”

    “我明白了。”

    二人瞬间明白长云天想要做什么了。

    让他们内讧起来。

    毕竟宰相这个位置,可不是银两可以换取的,多少钱都换不到。

    “那师兄是打算怎么做?”

    他们二人好奇,询问着长云天。

    “什么都不做就够了,吏部尚书自己会争取。”

    “而且不要以为大夏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同盟会的事情摆在面前,这件事情不解决,大夏王朝寝食难安。”

    长云天开口道。

    无为而治,反而效果最好。

    “你们二人只需要竭尽全力,去支持胡庸即可,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今日朝堂之上,他是唯一一个没有抨击我的人。”

    “看的出来,他不想得罪我,知道我背后有人,想要来拉拢我。”

    “如若有机会的话,你们二人安排,我去拜见一下他,到时候给予他信心即可。”

    长云天开口。

    同时特意提到朝堂上的一些事情。

    因为今日朝堂上,的的确确,吏部尚书没怎么说话,无非就是说了一句,大夏不夜城是好,但这不算什么。

    大势之下,胡庸说点违心话,不算什么。

    “我等明白了,请师兄放心。”

    二人点了点头。

    而此时此刻。

    平江楼内。

    六部尚书以及诸位国公侯爷齐聚一堂。

    不过大堂内显得无比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吏部尚书身上。

    “说!”

    “今日朝堂之上,你为什么没有抨击这个长云天?”

    “你是不是跟他有勾结?”

    信国公恶狠狠地盯着胡庸,其余官员也一个个目露凶光,他们聚集在这里,就是秋后算账。

    朝堂上的事情,有些话不好直接说,现在聚集在此地,众人自然不会放过每一个叛徒。

    听着信国公如此开口,胡庸满脸苦涩道。

    “哎呀,你们冤枉老夫了。”

    “老夫不是不说,是插不上嘴啊。”

    “再者说了,你们一个比一个骂的凶,老夫骂不骂有什么区别?”

    胡庸站起身来,感到莫大的委屈。

    不是他不骂,也不是他不说,完全是插不上嘴,这朝堂上这帮人一个比一个凶,语速一个比一个快,他就算是想要插嘴也没用。

    可没想到的是,居然被他们误以为是自己心怀不轨。

    然而,这番话说完,在场众人没有一个相信。

    “我在这里对天发誓,如果我与这家伙有半点勾结,我天打五雷轰。”

    “你们是知道我的为人,我怎么可能跟他同流合污。”

    胡庸是真的憋屈。

    就因为少骂了两句,结果被针对,这还真是让人难受。

    “我告诉你胡庸,不管你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既然我们跟侯爷合作了,那就必须要一条心,咱们天天在朝堂上你争我斗,为的不就是这点银子?”

    “现在好不容易有银子赚了,你要是想搞些是非出来,老夫第一个不答应。”

    信国公开口。

    他说的话也在理。

    大家斗来斗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银子。

    现在有银子了,还要搞事,那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哎哟。”

    “我真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那家伙是傻子,我有病吗?再说了,他能给我什么好处?”

    “如若诸位不信,老夫拿全家发誓可不可以?”

    胡庸是真被气到没话说,心中对长云天这个傻子更加痛恨了。

    “行了,行了。”

    “胡大人平日里也的确不怎么说话。”

    “我等既然现在有共同目标,也就不要起内讧了。”

    此时此刻,礼部尚书杨开出声,他也看得出来,胡庸没有撒谎。

    当然众人的反应也合情合理。

    毕竟都是为了银子。

    “别的不说。”

    “老夫就说一句话,大家伙认真听着。”

    “现在侯爷把银子给咱们了,咱们就好好干活。”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总而言之,一切以侯爷为主,任何阻碍大夏不夜城发展,亦或者阻碍侯爷的人,就是咱们的共同敌人。”

    “谁要是敢乱来,何某定不会放过谁。”

    何言站出声来开口。

    这一番话,得到众人的一致认可。

    “不过,胡大人,这长云天明显是有问题的。”

    “眼下你确实有些嫌疑,但为了洗清嫌疑,你觉得这样行不行,这长云天只怕会来找你,至于找你做什么,老夫就不清楚。”

    “但如若他真的找你,无论任何事情,你要第一时间告知我等。”

    “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陛下今日也没有严惩他,主要还是因为他献出半卷天命圣人经文。”

    “可若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侯爷麻烦,陛下也不会放过他。”

    “所以咱们也要设个计,让他自己跳进来,不说弄死他,但至少也要让他身败名裂,诸位觉得如何?”

    何言继续开口,提出了一个主意。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眼中亮起光来。

    “这个可以啊。”

    “没错,这家伙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何大人之言,老夫认同。”

    “行,可以,这事可以。”

    众人点头,认可这个计划。

    “我完全没有问题。”

    “如若有任何消息的话,我第一时间通知诸位。”

    胡庸开口,如果能洗清自己的嫌疑,他完全赞同。

    而后,众人开始出谋划策,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精明,故而说出来的计划,一个比一个狠毒。

    什么故意行贿,让刑部和兵部的人在外等着。

    只要长云天收下银子,刑部当场抓拿,人赃并获,兵部执刑,马上人头落地。

    亦或者什么派他去外地做事,做一件根本完成不了的事情,完不成就押回京,然后各种挑刺,让他每日生不如死,要是完成了,那就完成了呗,再换一件不就够了。

    总而言之,长云天死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满朝文武最大的敌人。

    而与此同时。

    大夏不夜城内。

    顾锦年正在书写奏折。

    纵观大夏不夜城的发展,盈利进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那么全面推进大夏不夜城的计划,就必须要赶紧弄出来。

    之前顾锦年认为至少要半年的时间,然而且低估了古代娱乐水平到底有多低下。

    大夏不夜城的成功,让顾锦年看到了诸多希望。

    京都不夜城盈利总和到目前为止,差不多有六十万万两白银,之前五十万万两白银已经完美利用好了。

    剩下的银子,顾锦年打算拿去建设乐文更多小说的不夜城。

    他的目的可不是赚一点小钱,他要以最快速度,赚到一笔巨额银子。

    而这一切的目的。

    则是为了四件事情。

    【教育】

    【军事】

    【贸易】

    【工部】

    教育这一点很简单,就是要让整个大夏百姓人人都有书读,让每一个新生儿都可以去识字读书。

    知识就是力量,即便是放在这种仙武世界,也没有任何问题。

    只要全民知识教育普及,那么对国家的发展将会有巨大提升。

    而想要普及整个大夏王朝,这当中所需要花费的银两,可以说是天文数字。

    也唯独大夏不夜城才能填这个无底洞。

    但明明知道是一个无底洞,可顾锦年还是要做,因为他知晓的是,如若自己能成圣,这件事情会对自己有巨大的帮助。

    同样,自己也可以达成立下的横渠四句之一,为往圣继绝学。

    至于军事方面的话,

    也是顾锦年最看重的一点。

    不是单纯的增加兵种,也不是单纯的提升将士实力。

    而是改变作战方式。

    借助聚灵古阵,借助大夏龙舟,大夏宝船,大夏龙炮,完成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要打造一支无敌之师。

    这支军队,具备海陆空三大要素。

    换句话来说。

    如果当真打造出来的话。

    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大战,一个时辰内解决,震惊整个神洲大陆。

    这就是他的目的。

    现代化战争改革。

    而这一切,也需要天文数字来支撑。

    但若是真的做到了,大夏王朝在未来,将会成为无敌的王朝。

    普通的作战方式。

    怎可能打得过现代化战争?

    这个灵感,是因为前世的一场战争,那一场战争,震惊了整个世界。

    这是一个极其宏伟的计划。

    而顾锦年现在已经开始在思考和准备了。

    

本文网址:/book/153562/619363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1936304.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