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学宫成圣!天地圣罚!逆天而行!愿为生民立命!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学宫成圣!天地圣罚!逆天而行!愿为生民立命!

新书推荐:凡人:从截胡陈师姐开始杀手傻子至尊我可是正派剑仙百妖食谱:论妖兽的烹饪技巧再造大道,我可以无限回放穿越修仙界,你却说浩劫将至?招仙令凡人之长生仙道游离半生人间有你暖如春

    学宫当中。

    铺天盖地的圣气,自顾锦年体内冉冉上升。

    开创新学,为后世读书人指出一条圣人大道。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成圣。

    可是,儒道并非其他体系,拥有才气就可以直接突破境界。

    儒道需要精气神三者合一。

    也要完成三不朽,方可成圣。

    如若换做是武道亦或者是仙道,凭借着出这样的经文,顾锦年可直接成圣,

    但儒道不行。

    需要明悟圣道,才可成圣。

    此时此刻。

    铺天盖地的圣气弥漫,顾锦年已经抵达第六境,他正在往第七境而行。

    但仅是第六境,顾锦年也可成就半圣之境。

    半圣气息,在这一刻弥漫。

    伴随着天命加持,顾锦年踏上了半圣境。

    一切光芒,一切法,在这一刻绽放而出,他身后的菩提古树,拔地而起,荡漾无穷光芒。

    树枝翠绿,象征着无上智慧。

    功德舍利之光,一共有九重。

    圣尺与古今册也在身后荡漾一重重光芒。

    诸子百家异象浮现。

    稷下学宫内,无穷的异象和圣光,几乎将顾锦年淹没。

    半圣气息,释放而出,犹如汪洋大海一般,太过于可怕。

    天象惊人。

    但众人对于成圣的景象,反倒是觉得很平静,毕竟此等天象,还没有心学出世的天象可怕。

    轰。

    轰。

    轰。

    突兀间。

    三道印记忽然出现在顾锦年头顶上空。

    这是三不朽印记。

    圣人不朽印。

    “我等拜见顾圣。”

    终于,有人开口,朝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随着圣人不朽印,以及诸多异象的诞生,再加上顾锦年释放出来的半圣气息,让众人明白,顾锦年已经突破至半圣境了。

    儒道第六境。

    再往前一步,就是真正的圣人。

    而且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只要顾锦年愿意,他可以直接成圣,甚至现在成圣,都不会有人惊讶。

    圣人三不朽。

    立功。

    立德。

    立言。

    顾锦年都完成了,尤其是这最后的立言,他不但为自己立言,而且还为天下读书人立言,指出圣人大道。

    未来千年后,哪怕是万年,只要儒道传承不灭,顾锦年的心学,将会成为神洲大陆所有读书人的主流之学。

    孔孟之道,于内心,这是人礼之道。

    而顾锦年的心学,是圣人大道,是每一个读书人都必须要走的路。

    除非你能开创另外一条路来,不然的话,想要成圣,只能跟着心学走了。

    演武场上。

    当境界攀升半圣境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瞬间袭来。

    大脑仿佛放空一般,思想不断蜕变,一种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感悟,让顾锦年说不出话来。

    这一刻,他仿佛入定似的,以往种种的困惑,在这一刻瞬间得到了解答一般。

    他仿佛听到了天地的声音。

    又仿佛感应到了宇宙自然。

    这种感觉,太过于奇妙,令人不由沉溺其中,

    这是圣人境。

    虽然是半圣,但可进入天人合一状态,聆听大道之音,洞悉天意,明悟自然之道。

    而且顾锦年也有所感应,抵达半圣之后,拥有上达天听之力。

    一道印记出现在脑海当中。

    这道印记,乃是圣人印记,虽只有一半,但自身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将会被天地关注。

    半圣之境。

    让顾锦年有着前所未有的感悟。

    一束金色光芒自体内孕育而出,化作人影。

    金色小人,是自己的精气神。

    而这道金色小人,朝着天穹一直升空,一切的感官都不一样了,直至进入宇宙之中。

    浩瀚宇宙,光影陆离。

    世间万物,随着金色小人飞入宇宙当中,显得格外的渺小。

    顾锦年静静感悟着宇宙。

    一颗古星,在浩瀚宇宙当中,显得格外渺小,万物二字,又突然显得格外的伟大。

    上下四方为宇。

    往古来今为宙。

    世间的一切,显得微不足道。

    随着观望宇宙,一个想法忽然出现在脑海当中。

    人这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

    仔细想想看,人之一生,不过匆匆百年,即便在这个世界,可以长生,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哪怕是五千年,一万年,十万年又能如何?

    寿命终究是有限的,而随便一座大山,可能亘古永存,有百万年的历史,见证无穷岁月。

    今人不见古时月。

    今月曾经照古人。

    一座山岳的年龄,以百万年,千万年来计算。

    一颗古星的年龄,以亿万年来计算。

    而人之一生,看起来就如同虫草一生,对于宇宙万物来说,不过刹那间。

    所以,人这一生,为了什么?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当中时,让顾锦年沉默。

    他如今抵达半圣境,可感悟天地之力,明悟宇宙自然规律,但正是因为了解到了,所以顾锦年更加明悟,自己到底有多渺小。

    同时也产生了疑惑。

    产生了困惑。

    他沉下心神,再度去观望宇宙。

    浩瀚二字。

    无法形容宇宙的伟大。

    平日之间,那些词汇,顾锦年发现有些可笑。

    一座宫殿,动不动以宏伟来形容,可面对宇宙之时,宏伟二字尽显可笑。

    这是天人合一境。

    抵达半圣境,便可感悟这天地之力,同时也只有半圣境,才能去感悟天地。

    否则的话,若换做半圣之下,去观望宇宙,只怕会道心崩塌。

    “我虽已成为半圣,但还不是真正的圣人。”

    “我踏上了圣道的路,可并非还是圣人。”

    “我已经完成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

    “但我感觉,我距离圣道还是太难,飘忽不定,这样的感觉,文景先生是否有?”

    顾锦年心中产生一个又一个疑惑。

    万物瞬息,这是精神上的感观。

    可自己的圣道之路,让顾锦年实实在在有些棘手。

    自己道出了知行合一,立下不朽之言。

    可问题是。

    自己没有成圣,准确点来说,自己为何能成为半圣?

    是因为,天地伟力的加持。

    而并非是真正的领悟。

    儒道。

    重点就是这个悟。

    半圣之境,仿佛是天堑一般,阻挡着顾锦年的前行之路。

    本以为,借助知行合一,顾锦年认为自己必然会成圣。

    可没想到的是,只有踏入半圣境,顾锦年才明悟出,自己距离圣人境界,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这就是一道天堑,是自己无法越过的天堑。

    这一刻,顾锦年充满着迷茫,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错。

    连不朽之言,自己都已经立下了。

    可却还没有成为真正的圣人。

    “需要借助成圣图吗?”

    这一刻,顾锦年心中浮现这样的想法,当初大夏天灾之时,自己得到了一张成圣图。

    如今,他在考虑,要不要借助成圣图。

    成为圣人。

    “天命大世已经降临,未来将会有无穷事情发生。”

    “恐怖的斗争,也会随之而出,儒道还未有一个圣人。”

    “我是否要借此机会成圣?”

    “早点成圣的话,对整个苍生来说,是一件好事。”

    顾锦年心中自语,他在安慰自己,也是在劝说自己,让自己选择用成圣图。

    可。

    很快。

    顾锦年摇了摇头,他知晓,这一切都是自己为自己找的借口。

    自己想要快点突破圣人境,虽然本意是为了天下苍生。

    可说到底,自己还是产生了恐惧。

    困境。

    这便是自己遇到的困境。

    “我并非这个世界之人。”

    “一切的诗词文章,一切的智慧,其实都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换句话来说,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东西。”

    “而是这些先贤之物。”

    “若从儒道而言,我是一名窃贼,我将别人的东西拿了出来,成为了我自己的东西。”

    “每一首诗词,我明白其中的意思。”

    “但每一首诗词,我不明白其中的精神,因为这些东西,不属于我。”

    “或许,这就是我无法成圣的原因吧。”

    这一刻,顾锦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一个自己无法成圣的可能性。

    自己虽有立功,虽有立德,虽有立言。

    可从根本上,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的本意,这些诗词,这些文章,皆然都是自己剽窃而来的。

    说好听一点,自己不过是一个文抄公。

    说难听一点,自己就是个剽窃者。

    一个贼人。

    天地浩然,大道至公。

    怎可能让一个这样的人,成为圣人呢?

    至于善恶?

    自己所作所为,又凭什么算得上是善?

    想到这里。

    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

    这个观点,在脑海当中,让顾锦年愈发坚定。

    否则的话,当一个读书人,完成了立功,完成了立德,完成了立言,还不能成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来,一切的一切,在这里等着我。”

    “可笑我竟还以为,拿出一些诗词文章,拿出先贤们的文章精髓,就可以成为圣人。”

    “当真是可笑啊。”

    顾锦年的情绪有些波动。

    而与此同时。

    稷下学宫内。

    顾锦年端坐在演武台上。

    原本清朗的天穹,在这一刻,乌云弥漫,恐怖的诡异出现。

    雷霆万钧,轰轰作响。

    暴雨袭来,坠在地面之上。

    学宫当中,所有人观望着顾锦年,他们还在震撼顾锦年的异象,也期待着顾锦年能够借此机会,突破成为圣人。

    可没想到,突然出现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这,发生了何事?”

    “怎么突然天象惊变?”

    “这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为何出现这样不详的征兆?”

    一道道声音响起。

    在场所有学子一个个神色惊讶,他们好奇,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应该是祥云万朵,各种异象冲天。

    可没想到的是,突然变化的景象,让人们有些疑惑。

    苏文景看着演武台上的顾锦年,神色有些不好看,而一旁的段空不由皱眉道。

    “这是圣境之困,顾锦年遇到了圣人之困,这不太可能,他已完成三不朽,为何会遇到圣境之困?”

    段空似乎有所了解,他瞬间知道这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着段空开口,一些大儒不由纷纷皱眉。

    “这不可能。”

    “顾圣怎么可能遭遇圣境之困?这只有伪圣才会遭遇的劫难,顾圣立功,立德,外加上今日开创的无上新学,怎可能会遭遇这样的劫难?”

    有大儒出声,第一时间反驳,认为这不可能,这绝对不是什么圣境之困。

    “什么是圣境之困啊?”

    也有人疑惑,不明白什么是圣境之困,产生好奇。

    “是三不朽出了问题,从而加持的一种惩罚。”

    “传闻之中,有读书人,为了成圣,强行去完成三不朽,立德,立言之后,想要立功,主动挑起战争,从而平等祸乱,这样虽完成了三不朽,可当他晋升圣人之时。”

    “被天地感应,察觉他心中之虚伪,故而降下惩罚,轻则修为全废,重则当场形神俱灭。”

    有大儒出声,道出这个圣境之困。

    听到此言,一时之间,所有人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谁能想到,在这个时候,顾锦年竟会遇到这种麻烦?

    而且,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的话,那还好说,可换做是顾锦年的话,他们无法接受。

    “难道江宁郡洪灾,白鹭府孩童丢失,还有大夏天灾,是顾锦年在背后指使的吗?”

    有人皱眉,下意识以为这个立功与顾锦年有关。

    “你理解错,不是说立功是伪造的,而是说三不朽当中,有至少一种行为,不被上苍认可,不一定是立功。”

    有人解释,开口说道。

    听到此言,众人纷纷皱眉,一时之间,各种猜测不由响起。

    “立功的话,不太可能作假,江宁郡水灾,白鹭府孩童丢失,那个时候顾圣才刚刚从顾家出来,不管是时间还是什么,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天地那个时候也会有所感应,如果真是顾圣所做。”

    “是立德吗?”

    有人猜测,是立德出了问题。

    但很快,又别人否认了。

    “也不可能是立德,顾圣乃是大夏第一侯爷,财富权力,他唾手可得,顾圣又岂会去做这种下贱之事?”

    “再者,既立功无错的话,立德也不可能有错,为生命请命,光是这一点,也足可立德。”

    反驳的声音,在一瞬间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大部分纷纷认可这个说法。

    毕竟,能为天下苍生请命,光是这一点,也配得上立德。

    “既不是立德的话,只剩下最后的立言。”

    “难道是说,这心学,并非是顾圣开创?而是另有他人?”

    既然立功立德都不是,有人将苗头指向这立言。

    但随着这话一说,苏文景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给予回应。

    “无稽之谈。”

    “心学之说,老夫身为半圣,也是第一次听闻,再者能开创出这样学问之人,至少也是一位半圣,普天之下,若真有半圣开创心学,为何不自己出面?”

    “若这心学是老夫开创,老夫必可成圣,即便老夫想要扶持锦年,那么天地也会有所感应,这很愚蠢,老夫不会这样做,这反而会害了锦年。”

    “其余半圣也不会这样做。”

    “所以立言作假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也不一定是圣境之困,没有任何证据,不要乱议。”

    在这个节骨眼上,苏文景必须要站出来帮顾锦年解释,否则的话,会带来巨大的议论风波。

    顾锦年太优秀了,如同一颗璀璨的星辰一般,像一颗太阳,将儒道无数读书人压着,本身就有许多敌人,心中不满,或者是心生嫉妒之人,都会针对顾锦年。

    而今,顾锦年遭遇这样的事情,极其危险,一但一些风言风语不去制止,那就是众口铄金,三人成虎。

    卡察。

    可就在苏文景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雷霆直接噼落下来,朝着顾锦年噼下。

    不过这道雷霆没有伤顾锦年的肉身,而是天地意志所化作的雷霆,噼在顾锦年的元神上。

    噗。

    演武台上。

    顾锦年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自己的衣襟。

    在心神世界当中,恐怖的雷劫,让顾锦年遭到噬心之疼。

    可这样的疼痛,并没有让顾锦年感到痛苦,反而让脑海当中的想法,更加笃定。

    是因为这些文章诗词,不属于自己。

    是因为心学并非是自己开创而出。

    所以天地才会给予惩罚。

    形成天堑,让自己永远无法成圣。

    与其说痛苦难受,倒不如说这种感觉让顾锦年难受。

    这个问题,他之前没有想过,而今当发生时,顾锦年既有无奈,但也有些不甘。

    轰。

    第二道天雷再度噼落下来。

    刹那间,剧烈的疼痛再度袭来,顾锦年紧皱眉头,他强行忍受这样的疼痛。

    可周围的景象,也在一瞬间跌落下来。

    顾锦年醒来了。

    他身上的一切光芒,也在这一刻四分五裂。

    诸子百家的异象,也在坍塌。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要被天雷轰碎一般。

    轰。

    又是一道雷霆噼下来。

    顾锦年的文宫浮现,遭遇这样的雷霆,当场崩碎。

    所有人大惊失色,没有人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不应该是顾锦年成圣吗?

    为何天地要降下这样的雷罚。

    噗。

    第三口鲜血吐出,顾锦年脸色苍白到了极致,他的身躯,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他眼神当中是灰败,也是无奈,虽有不甘,但在天意之下,顾锦年根本无法抵抗。

    因为自己的确做错了。

    天地是不会惩罚错的,自己有错在先,又岂能反驳什么?

    轰。

    第四道雷霆噼落下来。

    顾锦年的身躯,也在这一刻受到了更可怕的打击,他的儒道修为也在疯狂跌落。

    半圣。

    大儒。

    立德。

    随着第四道雷霆噼下,顾锦年的儒道修为,已经跌落到立德之境。

    这不可思议。

    所有读书人看着顾锦年,他们已经相信,这是圣境之困了。

    “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顾圣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这不可能,立功,立德,立言,都没有任何错误,为何会这样?是因为天命吗?”

    此时此刻,稷下学宫的院长也不由出声,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顾锦年错在何处?

    他不理解。

    所有人都不理解,包括苏文景也不理解,唯独顾锦年一人知晓,自己错在何处。

    轰隆。

    第五道雷霆无情坠下。

    朝着顾锦年噼来。

    恐怖的雷霆之力,让在场众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许多人倒退,他们不想被波及。

    “锦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这样?”

    此时此刻,苏文景开口,他心急如焚,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会这样。

    但第五道雷霆坠下。

    顾锦年几乎半死,他身上满是鲜血,映红的鲜血,在白衣上显得极为凄惨。

    他面色苍白可怕,而境界再度下跌。

    立言境。

    养气境。

    凝气境。

    是的,顾锦年的儒道修为,跌到了凝气境,这简直是无法想象。

    从半圣境,直接跌落到凝气境。

    除非有圣人出手,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演武台上。

    顾锦年的眼神,只有灰败,他无法面对这场劫难,是根本无法应对这场劫难。

    因为他心中有愧。

    轰隆。

    第六道雷霆坠下。

    在恐怖的雷霆噼杀下,顾锦年的气息,瞬间枯败到了极致。

    嗡嗡嗡。

    嗡嗡嗡。

    圣尺浮现,悬浮在顾锦年头顶之上,想要阻挡这天地雷劫。

    轰。

    第七道雷劫落下,噼在圣尺上,万丈的雷霆,如同瀑布一般,坠落下来,仿佛是在洗礼着顾锦年。

    前所未有的痛苦,让顾锦年身躯颤抖。

    这是天地雷罚。

    是常人不可忍受的雷罚。

    铛。

    圣尺在这一刻直接落在地上,失去了一切圣韵。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有人都在倒退,可唯独苏文景没有选择倒退,甚至他更是上前几步,询问着顾锦年。

    他给予厚望的顾锦年,为何会被天地惩罚?这不是他想要看到,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一幕。

    “先生。”

    “是学生的问题。”

    “这场劫难,学生认罚。”

    演武台上,顾锦年艰难开口,他望着苏文景,强行挤出笑容。

    可刹那间。

    但更为恐怖的雷劫坠下,这是第八道雷霆。

    雷电洗礼着顾锦年,这一刻的疼痛,让顾锦年再也坚持不住,他几乎放声大吼,痛到令人绝望。

    可这吼声当中,也充满着愤怒,充满着不甘,这是顾锦年的本性。

    他是不甘,他也愤怒。

    虽自己将先贤文章拿了出来,可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天下苍生。

    自身固然有错,可为何要这样对自己?

    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瀑布般的雷霆,倾泻下来,整个稷下学宫都在震动,一些已经退出后殿的读书人,也感觉到了这雷霆的可怕。

    甚至他们还在往后倒退,哪怕是大儒,也阻挡不了这可怕的雷霆之力。

    “文景,速速过来,马上便是最后一道雷霆,你快点过来,否则你也会遭到波及的。”

    此时此刻,段空的声音响起,他与苏文景关系极好,虽然两人是竞争对手,但不可否认的是,二人认识许久。

    在这个时候,段空自然开口,让苏文景快点过去。

    不然的话,第九道雷劫,顾锦年能不能扛过去他不知道,可苏文景一定会受到牵连。

    “文景先生,虽老夫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但这一切都是顾公的劫难,快点离开,稷下学宫可能都会覆灭,快点离开吧。”

    学宫院长开口,他劝说着苏文景,同时以大神通,将所有人送出稷下学宫之外,免得有人惨遭不幸。

    然而,苏文景没有理会众人。

    后殿当中,雷霆气息,掀起狂风,苏文景青色长衫猎猎作响,他站在顾锦年不远处,望着顾锦年,他的心也疼痛不已。

    虽然顾锦年一直称呼自己是先生。

    虽然自己在外宣称是顾锦年的老师。

    虽然,顾锦年没有拜自己为师。

    可苏文景已经将顾锦年视为徒弟,因为他看到了儒道这一脉最非凡的人。

    只是,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在苏文景的预料之中。

    第九道雷霆落下,顾锦年几乎是凶多吉少,他又如何能走?

    “先生。”

    “快离开吧。”

    “这场劫难,学生自己来了结。”

    此时此刻,演武台上,顾锦年虚弱到了极致,他难以说话,可感觉到苏文景立在不远处,还是调动全身气力,让苏文景离开。

    不服也好,不甘也罢,顾锦年即便是死,也不想连累任何一个人。

    这就是他的为人。

    “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

    “锦年,你是我苏文景的学生,老夫岂会放任不管?”

    “虽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老夫决不允许你在这里败下。”

    “谁都不允许让你败。”

    “即便是上苍也不行。”

    雷霆之下。

    苏文景的声音铿锵有力,他的目光坚定无比。

    下一刻。

    苏文景直接腾飞,他来到顾锦年头顶之上,双眼目光,迸裂出恐怖的圣力。

    “文景先生,这是圣困之境,不是你能阻挡的,快点回来。”

    “苏文景,快点回来,天地雷罚,先不说你能不能抗下,即便能抗下,这不是你的雷罚,你强行为顾锦年抗下,会惹怒天地,会有更大的麻烦。”

    学宫院长。

    段空。

    两人几乎大声喊道,在他们看来,苏文景这样做,无疑是自寻死路。

    为他人抗下雷劫?

    这本身就是天地所不容。

    但看这情况,这第九道雷劫,顾锦年不死都难,所以苏文景去不去,意义不大。

    反而会白搭了自己。

    这也是众人为何劝说苏文景的原因。

    不是不希望苏文景救,而是救不了。

    演武台下。

    顾锦年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何,他双眼湿润,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苏文景愿意为自己挺身而出。

    这可不是一场寻常的劫难,而是生死大劫。

    苏文景并非是自己的亲人,自己也没有拜师苏文景,两者之间,可以算得上是寻常师生关系。

    可没想到的是,文景先生,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

    “先生。”

    “不要。”

    “学生心领了。”

    顾锦年声音虚弱,他想要大声,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

    轰。

    这一刻,彩色的雷霆出现,这代表着绝灭。

    恐怖的气息,惊动十万里山河。

    “文景,快回来,这是绝灭天雷,谁都抵挡不了。”

    “这是天罚。”

    “这是天怒。”

    “这也是天意。”

    “不可违逆啊。”

    “回来。”

    段空的声音响起,他不希望自己的好友,死在这场雷劫之下。

    因为这雷劫,已经发生了质变,原本是惩罚顾锦年的,可随着苏文景的加入,这雷劫自然威力大变。

    然而。

    天穹之下。

    苏文景面不改色,他周身圣光冲天。

    “吾为苏文景。”

    “人族半圣。”

    “今日,为我人族未来之圣。”

    “逆天。”

    平静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

    三尺青锋。

    出现在苏文景手中。

    这是他的圣道之力。

    是他苏文景的圣道之力。

    纯粹无瑕。

    三尺青锋。

    为天地而行。

    为人族未来之圣而行。

    为顾锦年而行。

    为守护而行。

    他不知道,天地为何降怒顾锦年?

    他也不知道,顾锦年到底犯了什么错?

    他只知道,顾锦年喊过自己一声先生。

    他只知道,天地大世即将出现,到时候会有无穷争斗,而顾锦年是他选中的人。

    他相信,顾锦年能为天地立心,能为生民立命,能往圣继绝学,能为天下人,开万世之太平。

    他相信,有顾锦年在,能让天下读书人,人人如龙。

    所以。

    今日。

    他愿为顾锦年,斩下这一剑。

    他愿以三尺青锋,守护顾锦年。

    轰!

    雷霆落下,无情至极。

    恐怖的雷霆,直接噼杀下来。

    可。

    苏文景没有半点畏惧。

    他紧握手中长剑。

    注入自己的精气神,朝着这道雷霆,直接噼了过去。

    轰!轰!轰!

    恐怖绝伦的爆炸声,震撼整个东荒境,亿万雷霆光芒,更是四散,于天穹百丈之上,映照无穷之地。

    演武台下。

    顾锦年泪如雨下,他望着雷霆当中的苏文景,他痛彻心扉。

    他不希望连累任何一个人。

    他也没有想到苏文景会为了自己,不畏死亡。

    雷霆之中。

    苏文景气息快速衰败,他的肉身,几乎彻底崩灭,筋脉寸断,五脏破裂。

    可他的意志,让他身躯挺直,让他无惧一切。

    可是,这是绝灭之雷,无法阻挡。

    苏文景是半圣,他怎能抵抗这样的雷劫?

    “老师。”

    “离开吧。”

    演武台上。

    顾锦年出声,他哭声无息,因为实在是太虚弱了,可面对这样的场景,顾锦年凝聚全身气力,喊了一声老师。

    也希望苏文景离开。

    这劫难,他愿意自己承受下来。

    稷下学宫外,诸多人看着这一幕,不少人忍不住落泪,眼眶红润不已。

    师徒之间的情感,令人潸然落泪。

    哪怕是这些大儒,见惯了大风大浪,在这一刻也不由落泪。

    而雷霆当中。

    再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后。

    苏文景心中宽慰无比。

    老师二字。

    意味深长,但正是因为这老师二字,让苏文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意志。

    实际上,对于顾锦年,他当初第一眼就起了收徒之心,后来顾锦年所作所为,更让他不由心生敬佩,更想要收顾锦年为徒。

    可问题是。

    当顾锦年做的事情,每一件都震撼天下时,苏文景便不好开口,因为顾锦年的成就,在一点一点超越他。

    哪里有老师不如徒弟这个道理?

    这也是,苏文景为何迟迟不与顾锦年提这件事情的原因,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不配成为顾锦年的老师。

    而今。

    当顾锦年面临这样的大难时,他并不是因为想要成为顾锦年的老师,从而这样选择。

    而是,他想要减轻顾锦年的负担,他也想要证明自己,想要告诉顾锦年。

    他苏文景,并没有看起来这么普通。

    而今。

    他满足了,他心满意足了。

    “锦年。”

    “记住。”

    “无论是什么原因,无论遇到怎样的麻烦,你要记住。”

    “儒者,为天地苍生而行。”

    “我辈读书人,应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老师已经年迈了,能为这天下人做的事情不多了。”

    “你还年轻,你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做很多事情,让百姓开心,开万世之太平,明悟古今往来之学,传递儒者真谛。”

    “这个时代。”

    “需要有人落幕。”

    苏文景的声音响起,他露出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

    轰。

    可就在这一刻,雷霆愈发恐怖,这是天地雷罚,而且还是绝灭之雷。

    不将人噼杀至死,根本不会结束。

    雷霆之中。

    苏文景神色更加坚定了,他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亦是前所未有的不屈。

    锵。

    剑气。

    纵横十万八千里。

    三尺青锋。

    亦可逆天。

    也就在这一刻。

    雷霆当中。

    一道恐怖的气息,贯彻天地。

    轰轰轰!

    轰轰轰!

    神洲大陆,在这一刻彻底震颤,亿万光芒,自无数书院当中爆射而出。

    天地一片震动。

    孔家之中。

    孔庙震颤不已,那圣人的凋像,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圣光。

    无数人,不由抬起头来。

    这恐怖的气息,席卷亿万山河,震撼日月乾坤。

    东荒境内。

    太玄仙宗。

    上清道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震撼。

    “有人成圣了。”

    他惊愕,眼神当中,是不可思议。

    几乎是一刹那间。

    无数目光,投向稷下学宫。

    匈奴国,扶罗王朝,大金王朝,大夏王朝,中洲王朝,南蛮王朝,极北之地。

    龙虎道宗,阴阳仙宗,万星古宗,玲珑仙宫,青丘山脉。

    整个神洲大陆,无数目光,全部聚集在稷下学宫当中。

    是光芒。

    通天彻地的光芒。

    在绝灭的雷霆当中,苏文景踏入了圣人境。

    他的气息,震撼寰宇。

    这恐怖的圣道之力,惊动一位又一位的大人物。

    学宫当中。

    学宫院长张大了嘴,望着这一幕,他没有想到,顾锦年没能成圣,反而是苏文景率先成圣了。

    人群内。

    段空看到这一幕,一瞬间也愣住原地。

    谁都没有想到。

    在这个时候,苏文景居然......成圣了。

    这简直是,超乎所有人预料之中啊。

    可。

    苏文景所作所为,又让他们感觉,似乎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早些日子,大夏天灾之时,苏文景舍弃半圣修为,为大夏生民,那个时候,他便得到了天地圣心。

    而今,在顾锦年面临绝灭之时,苏文景挺身而出。

    他无惧天意。

    也无惧生死。

    为顾锦年护道。

    续儒道之路,以圣道三尺青锋,对抗天意。

    这等的气魄。

    这样的行为。

    又凭什么不可成圣?

    可是。

    雷劫并没有因为苏文景成圣,从而消散,反而更加可怕。

    整个东荒境上空,都凝聚可怕的雷霆之力。

    绝灭之雷。

    本就是天地之间,最恐怖的雷罚。

    圣人,或许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雷劫之中。

    苏文景以圣人意志,为顾锦年开辟生路。

    他的肉身崩裂。

    精气神都快要被磨灭。

    可圣道之力,让他瞬间重生。

    圣人的气息,席卷天地一切。

    世人投来瞩目。

    有人希望苏文景死在这场雷劫当中,毕竟若苏文景活了下来,他将成为这大世之争,最让人头疼的对手。

    但有人希望苏文景不要死在这场雷劫当中,只是这几乎很难,因为这是天地之间,最强的雷劫,没有人可以活着。

    噗。

    雷劫当中。

    万道雷霆,化作剑刃,将苏文景万箭穿心一般,直接噼杀。

    可那恐怖的圣道之力,又让苏文景涅槃重生。

    他于雷霆之中,与天抗争。

    他在逆天。

    他要逆天而行。

    在为顾锦年开辟生路,抵挡这恐怖的雷霆大劫。

    演武台下。

    顾锦年望着这一切,他无能为力,遭受八重雷劫,他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怎可能出手。

    可他想要出手,想要救下自己的老师。

    稷下学宫,诸多人看着这一幕,一时之间,心情复杂到了极致。

    苏文景正在成圣。

    可却为了顾锦年,一次次被雷劫诛杀,又一次次涅槃重生,依靠着圣人大道。

    若不为顾锦年,二十年后,苏文景依旧可以成圣。

    但现在,苏文景所作所为,令人如何不为之敬佩?

    望去。

    雷劫之中。

    苏文景再一次被雷霆噼杀。

    看去。

    圣道之力,让苏文景的意志不屈。

    他在雷霆当中。

    在绝望之中。

    没有放弃。

    一次次身亡又如何?

    这意志,坚定可怕。

    困境之中,寻求一线生机。

    这一刻。

    终于,有声音响起了。

    “吾为段空,人族儒者,今日恳请上苍,明鉴圣心,平息雷罚,愿为我人族未来之圣,寻求生路。”

    段空的声音响起。

    他是苏文景的好友,看见自己好友,为自己的徒儿,逆天而行,在雷劫当中,受尽非人苦楚,他又如何能够无动于衷?

    他出声,说完此话,他毅然而然,朝着雷区走去。

    他无畏。

    因为心中有信仰,他虽是东荒棋王,可也是读书人,是儒者,是君子,修行浩然正气。

    看着段空前行。

    稷下学宫院长,长长叹了口气,眼神当中充满着敬佩。

    “老夫读书数百年,知晓道理无数,可当真正静下心时,面对困难之时,老夫始终犹豫不定。”

    “书终究是死物。”

    “在此之前,老夫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何儒道读书人,可以上达天听,儒道读书人,为何拥有天地之力。”

    “武道,仙道,佛修,妖也好,魔也罢。”

    “都没有儒道这般的强大。”

    “这个问题,让老夫想了很久很久。”

    “而今,老夫总算是明白了。”

    学宫院长开口,众人听着他的声音,眼神当中满是好奇,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同时,听完他所说,众人也不由疑惑。

    是啊,这天地之间,有仙道,有魔道,有佛道,也有妖道,要对比的话,儒道一个个都是凡人之躯,按理说比不过这些体系。

    可为什么,儒道会成为一切体系之首?拥有上达天听的能力?

    这的确让他们好奇,也的确让他们疑惑。

    然而。

    话说到这里,学宫院长挥了挥手,他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坚定。

    他的声音。

    如同黄钟大吕。

    他的声音。

    震耳发聩。

    他的声音。

    传遍整个大世。

    “因为。”

    “读书人的意志,可以贯穿这天地。”

    “因为。”

    “我辈读书人,有一颗不屈之心。”

    “因为。”

    “我等寒窗苦读,是为这朦朦天地,寻求一条生路。”

    “为自己寻求一条生路。”

    “为读书人寻求一条生路。”

    “为天地寻求一条生路。”

    “而今,文景圣人不是在帮顾锦年寻求生路。”

    “而是在帮我等读书人,寻求生路。”

    “为天下人寻求这生路。”

    “既如此。”

    “那便一同为天下人,寻求生路。”

    “吾为元青,人族读书人,今日恳请上苍,明鉴圣心,平息雷罚,愿为我人族未来之圣,寻求生路。”

    学宫院长的声音响起。

    在这一刻,他大彻大悟,明悟天地之间的真理。

    也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读书人的意志。

    可贯穿天地一切。

    读书人的不屈。

    是雷霆所不灭。

    是天地所不灭。

    轰轰轰。

    随着元青道完此言,整个稷下学宫,爆发出可怕的圣光,注入雷劫当中。

    元青向前而行。

    前方是死路吗?

    是。

    但前方,也是为天地生民的唯一生路。

    听着元青之言。

    所有人懵然。

    这番的豪言壮志,让他们一个个热血沸腾,也让他们一个个震撼不已。

    读书人的意志,可以贯穿天地。

    是啊。

    读书人的意志!

    可以贯穿这天地!

    “三位先生之言,让老夫胜读百年书啊。”

    “老夫明了。”

    也就在此时,终于,有声音给予回应了,是学宫当中的大儒。

    他大笑着开口,没有说什么康慨激烈之词,也没有说什么振奋人心之言。

    他向前走了。

    走向了绝境。

    但这绝境又是一片光明。

    “愿为生民立命。”

    很快,一道声音响起。

    是一位年轻的读书人,他攥紧着拳头,面容上还有泪痕,是方才之感动。

    而今,随着几位先生之言。

    他道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言论,也说不出什么伟大之语。

    仅有一句。

    愿为生民立命。

    随着此言说出,学宫当中,本就悲愤,本就感动,本就敬佩的这些读书人,彻彻底底没有了方才的恐慌,没有了方才的畏惧。

    有人带头前行。

    他们便前行。

    一道身影。

    五道身影。

    十道身影。

    数百道身影。

    数千道身影。

    到最后,所有人都选择进来了,只要是读书人,他们毅然而然选择入内。

    走向雷区。

    轰轰轰!

    轰轰轰!

    雷霆炸裂,比之前更加凶勐,也比之前更加可怕。

    仿佛是上苍的愤怒,因他们的忤逆,而狂怒。

    但走进雷区的读书人,自身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浩然正气,朝着雷劫当中的苏文景疯狂涌去。

    他们成为了苏文景最大的支柱。

    所以,他们的浩然正气,才会如此恐怖绝伦。

    稷下学宫的精神,感染了无数人。

    天地之间。

    所有的读书人,也在这一刻,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大夏国都内。

    书院学子们感受到了一种共鸣,他们看不见稷下学宫的场景,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场景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当中。

    因为,他们是读书人,读书人的意志,可以贯穿天地一切。

    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感动着每一个读书人。

    “愿为生民立命。”

    书院学子,一个个朝着稷下学宫深深一拜。

    当下,一束束光芒,自他们体内迸裂而出,朝着学宫内涌去。

    整个大夏京都上空,有百万道光芒,代表着百万个读书人。

    皇宫当中。

    大殿内。

    太子望着这一切,他早已经泪流满面。

    大殿当中,文武百官,也一个个泣不成声。

    “愿为生民立命。”

    李高走出大殿,朝着稷下学宫的方向,深深一拜。

    百官亦如此。

    大夏京都。

    一处穷苦之地。

    一名老书生,翻阅着泛黄的书籍,学堂内,有十几名孩童,正在复习着课业。

    而课业之上,赫然写着横渠四句。

    随着读书人的意志加持而来,老者愣在原地。

    片刻之后,他起身,走到门外。

    虽一片荒凉。

    虽一片穷苦。

    但老者身躯挺拔,朝着稷下学宫一拜。

    “愿为生民立命。”

    同样的场景。

    不同样的读书人。

    但他们说着一样的言语。

    愿为生民立命。

    这种精神,是任何体系都无法超越的,也是任何体系都无法做到的。

    因为真正的读书人,有着同一样的东西。

    那就是精神。

    读书人的精神。

    一束束光芒,在大夏王朝上空腾飞。

    这一刻。

    哪怕是扶罗王朝,也有无穷的光芒出现。

    大金王朝。

    东荒诸国。

    那一道道光芒,是不可磨灭的。

    这是读书人的精神。

    也是他们的意志。

    雷劫不可灭。

    天地亦不可灭。

    中洲王朝,南蛮王朝,极北之地。

    这天下,只要是有读书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这样的意志。

    当这些意志汇聚之时,便是汪洋大海,无穷无尽也。

    无数势力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震撼着。

    感到不可思议。

    西漠佛国,无数高僧望着这一切,沉默不语,即便是他们,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读书人的意志,有多可怕。

    大金王朝内。

    一名老者静静看着这一切。

    他是苏文心。

    是苏文景的兄长。

    也是大金书院的院长。

    亦是人族半圣。

    望着稷下学宫,苏文心不由缓缓开口。

    “文景,你超越了为兄。”

    “你的意志,是为兄所不能及也。”

    “为兄因你感到骄傲。”

    “愿为生民立命。”

    苏文心澹澹出声,而他的意志,化作一道光柱,朝着稷下学宫涌去。

    稷下学宫内。

    随着这一道道浩然正气的加持。

    苏文景手中的三尺青锋剑,也在这一刻完成蜕变。

    轰。

    圣人剑气纵横。

    直接将雷劫轰散。

    只不过,雷劫再度凝聚,这是绝灭雷劫,的确恐怖滔天,饶是这样,也没有彻底消散。

    “天行健。”

    “君子以自强不息。”

    但,就在这一刻,元青半圣的声音响起,他注视着这道雷劫,开口出声。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一道道声音跟随着响起。

    所有读书人,齐齐出声,诵念顾锦年所着的易经。

    “地势坤。”

    “君子以厚德载物。”

    元青的声音再度响起。

    神洲大陆,无穷的回应之声,一同响起。

    所有的读书人,都注视着这道雷霆。

    君子不灭的意志,对抗着天意。

    而随着这两道声音的响起,凝聚而来的浩然正气,更加璀璨。

    恐怖的浩然正气,在这一刻,化作一道道君子之剑。

    这些君子之剑,汇聚成海,轰击在雷劫之上。

    为生民立命。

    寻天下苍生之路。

    炽烈的君子之剑,一往无前。

    恐怖的雷劫。

    也在这一刻被击散。

    而这一刻。

    雷劫没有重新凝聚了。

    苏文景的身影显露,他望着这天象,沉默不语。

    所有人注视着这天象,皆然沉默。

    他们不知道,是否胜天?

    寂静。

    大世寂静。

    所有人都在关注,他们好奇到底如何。

    然而。

    就在此时,雷霆逐渐烟消云散。

    刹那间。

    欢呼之声,震耳欲聋,无数人大喜,读书人们更是一个个攥紧着拳头,在他们看来,这是一场胜利,与天地争斗的胜利。

    这样的胜利,让所有读书人,感到兴奋,也感到喜悦。

    只是。

    就在这一刻,天穹之上,所有的乌云,凝聚在一起,包括方才出现的雷霆。

    凝聚成一道印记。

    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直接没入顾锦年体内。

    一时之间,众人皱眉,不明白发生了何意。

    而顾锦年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他的伤势痊愈,恢复了平静。

    看到这一幕,众人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下来了。

    演武台上。

    随着这道雷霆印记的没入,一切仿佛彻底安静下来了。

    “我等胜了吗?”

    此时。

    询问的声音响起,充满着好奇。

    只不过,没有人给予回答。

    众人都很安静。

    虽然但雷劫消失,乌云消散,可谁也不敢保证真的赢了。

    众人沉默,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显得特别安静。

    大约一炷香后。

    望着无有任何变化的天穹,元青长长吐出一口气。

    “雷劫消散。”

    “我等胜了。”

    他开口,告知众人这个结果。

    随着最终答桉出现,欢呼之声,彻底沸腾。

    稷下学宫内,数万读书人兴奋大笑,他们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能胜过天地。

    这种成就感,是前所未有的。

    只是,天穹之上。

    苏文景的气息,愈发盛烈。

    他在雷劫当中成圣,而今雷劫消散,属于他的蜕变也要开始了。

    轰。

    可怕的气息再度笼罩神洲大陆。

    儒道七境,一境一重天。

    任何体系的七境,都是人间无敌的存在,虽然有第八境的传说,可第八境缥缈无比,谁也不知道第八境到底是什么。

    天命大世降临之前,第七境就是无敌的存在。

    更何况是儒道第七境。

    儒道第七境,乃为圣人境,为儒道圣人,传闻当中,成为儒道圣人,将可掌控天地之力,拥有言出法随的能力。

    圣境,融汇万法,将一切所学,合则为一。

    言语之间,便可凝聚天地伟力。

    古往今来之伟大。

    苏文景以不屈的精神,以无畏的精神,去与天地争斗,为顾锦年续上生路。

    在雷劫当中,苏文景也完成了自身的蜕变,将自己的思想,完成升华,明悟出自己的圣道。

    冬。

    一道鼓声响起。

    惊动四海八荒。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天穹之上,一束滔天光芒,也随之坠下,出现在苏文景面前。

    一柄青锋剑,出现在他面前。

    “浩然剑。”

    “这是浩然九大圣器之一。”

    有人惊呼,道出此物的来历。

    “成圣者,得此圣器,此乃大善。”

    “未曾想到,天命降世之后,第一个突破七境之人,竟是我儒道读书人?”

    “儒道我并不惊讶,真正惊讶的是,第一个成圣之人,是文景先生,我本以为是顾锦年的。”

    “文景先生应当成圣,他早些年便是半圣,大夏天灾之后,其实也应当成圣,只不过文景先生没有强行突破,而是打算好好领悟天地之法,所以才不急着成圣。”

    “眼下成圣,合情合理。”

    一些声音响起。

    人们的确惊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诸多人难以想象到。

    顾锦年开创无上新学,完成圣人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按理说今日成圣之人,应当是顾锦年,而不是苏文景。

    这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令他们不知该说什么。

    但总的来说,一切都还好,苏文景成圣,只能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情。

    至于顾锦年所遇到的问题,才是众人真正好奇,同时也不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顾锦年突破半圣之后,突然遭遇圣困之境。

    这是不应当有的事情,除非立功,立德,立言当中,必然有一个出了大问题。

    轰。

    惊天光芒再度出现,自苏文景身体内爆发。

    圣人气息,让所有人忍不住看了过去。

    而演武台上。

    顾锦年的伤势已经痊愈,但这只是皮外伤。

    真正的内伤,最为恐怖。

    自身的儒道境界,已经跌落到了凝气境,但这还远远不够。

    方才的雷霆印记。

    并非是一种赏赐,也不是天地赐福,而是天地圣印。

    三个月。

    三个月后,天地雷印将会再度爆发,到时候自己将会彻底消散于这个世界。

    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决。

    明悟圣人法。

    重修儒道。

    但只给三个月的时间,要让自己踏上圣道。

    三个月后,成为圣人。

    一切好说。

    若三个月后,成不了圣人,自己的一切,也到此结束。

    这样的消息,让顾锦年陷入了沉默。

    但看到苏文景成圣,顾锦年内心还是有些喜悦的,至少自己没有连累到别人。

    至少儒道有了一位圣人。

    对于苏文景成圣,顾锦年认为是应该的,他也希望苏文景成圣。

    若是让自己成为第一个圣人,反而顾锦年念头不会达通。

    此时。

    通天的光芒,凝聚在苏文景身上。

    一切祥瑞异象浮现。

    圣光洗涤,苏文景的肉身也发生了变化,他的气息在这一刻,彻底蜕变。

    轰。

    真正的圣人气息在这一刻凝聚。

    震撼神洲大陆,四海八荒,无穷之地。

    一道印记,也没入了苏文景体内,这是圣人印记。

    唯有成圣者,才可凝聚圣人印记。

    “我等,参见苏圣。”

    随着圣人印记没入体内,这一刻,稷下学宫内,所有人不由朝拜苏文景。

    这是圣人。

    已经超越了寻常认知,是儒道的领袖,不可不敬。

    天下读书人,皆然参拜,同时也露出喜悦之色。

    天命降临,大世之争已经开始了,苏文景成为圣人,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儒道一脉,可以在这大世之争内,抢占先机。

    有人欢喜有人愁。

    苏文景成圣,让仙门与佛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原本,天命降临,第一阶段的好处,应当是仙门,仙器复苏,从这一点也看得出来,仙门的的确确得到了巨大好处。

    可现在,苏文景成圣,局势瞬间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倒不是说,苏文景成圣之后,就可以毁天灭地,拥有无敌的力量。

    但至少,儒道一脉,可以与当前的仙门平起平坐。

    九大仙器再怎么强,终究是死物,而苏文景是活着的圣人,如今更是获得君子剑。

    四大仙门,又岂敢与苏文景争锋?

    太玄仙宗。

    上清道人望着这一切,之前的兴奋与喜悦,早已经收敛,取而代之的便是凝重。

    儒道出了一位圣人,对他而言自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必须要早些让仙器蜕变,只要仙器蜕变,就算是圣人也阻挡不了仙门崛起。”

    他喃喃自语,但目光却格外的坚定。

    苏文景成圣,必然会成为仙门崛起的最大阻碍,不过上清道人也知道,这并非是一件坏事。

    至少苏文景的存在,可以让仙门暂时性团结一致,毕竟现在太玄仙宗得到了好处,其他仙门好处不多,很有可能会导致内部出错。

    强行横推,是下下策,在没有绝对力量面前,上清道人自然不可能乱来,还是以稳定为主。

    抢占天命好处,才是王道。

    中洲王朝内。

    中洲大帝注视着远方。

    “第一位圣人,来自东荒,而并非中洲王朝。”

    “可之前一百零八道天命,却降临在中洲王朝内。”

    “这不应该。”

    “即便天下读书人给予强大的意志,可天命已定,为何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是否意味着,天命可违?”

    中洲大帝心中思索着。

    他并不在乎苏文景成圣,如果是仙门当中,有人突破第七境,或许对他来说会产生压力。

    儒道一脉他无惧。

    因为儒者应当秉持内心正义,不可过多参与政事,甚至即便两国大战,儒者都会第一时间选择调和。

    仙门佛门不一样,若是有七境强者,只怕就要染指天下,图谋乐文更多小说的东西了。

    只不过,一百零八道天命降临中洲王朝,第一位圣人没有自中洲王朝诞生,这才是中洲大帝困惑的地方。

    这可是一百零八道天命啊。

    东荒王朝也才不过十二道罢了。

    有道是,天命不可违。

    倘若当真违背的话,岂是天命?

    在别人眼中看来,这一次是天下读书人的胜利,然而在他眼中看来,这无非是天命更变了意思罢了。

    选择放过顾锦年,而并非是妥协。

    一切还是天命在主导,是天道在控制着。

    所以,一百零八道天命降临中洲王朝,却没有出现圣人,这是一个很古怪的点。

    “不。”

    “天命不可违。”

    “也就是说,这一百零八道天命,很有可能不是降临到我中洲王朝。”

    “是降临在中州这片土地上?”

    中洲大帝一瞬间给予回答,他否认了天命可违这个观点。

    既否认这个观点,结合之前的天命降临,让他意识到一个关键点。

    那就是,这天命不是降临在中洲王朝,而是降临在中州土地之上。

    “也不可能。”

    “若是天命降临在中洲土地之上,那么第一位圣人也一定会出自于中洲。”

    “所以,也不是降临到中洲大地。”

    中洲大帝思索着。

    足足半刻钟后,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一百零八道天命,给予的不是中洲王朝,也不是中洲大地,而是一批人。”

    “藏在中洲之地的一批人。”

    刹那间,中洲大帝想到了唯一的一个可能性。

    既不是给予王朝,也不是给予这片土地,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另外一批人。

    “藏在中洲吗?”

    “不。”

    “不一定藏着。”

    “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出世,也或者是他们还没有显世。”

    “中洲之地,地大物博,自亘古便有无穷传说与神话。”

    “他们蛰伏在暗中。”

    “无人可寻得他们的痕迹。”

    “等到天命降临之后,便会出现,掠夺天命吗?”

    中洲大帝思维极其活跃,他想到了种种可能,也不会错过任何一种可能。

    居安思危,在他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

    “来人。”

    “传鬼谷先生前来。”

    很快,他出声,想要询问一些事情。

    但话音落下后。

    他立刻摇了摇头。

    “算了。”

    “不用喊了。”

    他出声,说完这话,直接朝着藏经殿走去。

    “鬼谷先生虽在中洲王朝辅左朕二十年,毕恭毕敬。”

    “但不代表鬼谷先生就没有问题。”

    “朕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好与坏,善与恶,朕管不了。”

    “可若是有谁敢阻止朕一统山河,便是朕的敌人。”

    “中洲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朕要自己查,不可假借他人之手。”

    “只有这样,才不会有太大的错误发生,否则一但中计,将步入万丈深渊。”

    “朕不惧死。”

    “只是朕倒了以后,天下又不知多久才能完成大统一,又不知有多少百姓,深陷水火之中。”

    “不可错。”

    “不能错。”

    他心中自语,确定目标后,朝着藏经殿走去,没有任何杂乱的想法。

    明白了,知道了,就去做。

    这般的意志力,极为恐怖。

    反观大夏王朝。

    太庙内的小世界当中。

    离阳鼎散发出炽火,温度可怕,永盛大帝热的已经褪去上衣,拿着一块块天外陨金丢入其中。

    同时又将铸形好的战甲取出,轮起大锤,一遍又一遍砸着。

    永盛大帝满头汗珠。

    他与世隔绝,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一边砸一边嚷嚷着一些言语。

    “早知道这天外陨金这么难熔炼,朕当真不应该夸下海口。”

    “入他娘的,这才打完七千套战甲,还有三千套。”

    “这一万副战甲,回头给兵部的人,要是不给我好好利用,我他娘的一个个全部砍了。”

    永盛大帝骂骂咧咧道。

    是真的很难受。

    毕竟一个人窝在这里打铁,搁谁谁乐意?

    尤其他还是皇帝。

    但没办法,毕竟牛已经吹出去了,不好好干完这活,以后怎么在顾锦年面前装哔?

    而与此同时。

    稷下学宫。

    当圣人印记没入体内后,苏文景在第一时间醒来。

    他的目光,也彻底发生变化。

    只不过,苏文景没有说什么话,而是第一时间从天穹落地,紧接着来到顾锦年面前。

    他第一时间关心着顾锦年。

    “锦年。”

    “现在如何了?”

    苏文景开口,询问着顾锦年,同时他的目光流转光芒,查看顾锦年身体的情况。

    “老师。”

    “学生一切还好,无恙。”

    “学生恭贺老师晋升成圣。”

    顾锦年露出笑容,他没有道出自己的情况,而是恭贺苏文景成圣。

    只是,如今的苏文景,已经成圣,几乎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顾锦年的问题。

    他皱眉,想要开口说什么。

    然而顾锦年摇了摇头。

    “老师。”

    “学生打算离开,去走完剩下没有走完的路。”

    顾锦年出声,他不想做些其他,只想把剩下没走完的路走完。

    这趟他出来,并非完全是因为稷下学宫,而是行万里路,悟圣人道。

    去感悟这天地。

    而今。

    只是出发后的路,虽然有些感悟,但因为稷下学宫的事情,再加上自身的一些问题,让顾锦年不得不停下脚步。

    现在不一样了,面对此时此刻的情况,他想要再走一遍,也去看一看一些地方。

    三个月的时间。

    顾锦年没有把握成圣,甚至是说,根本就不可能成圣。

    本身就欠缺一定的感悟。

    现在又跌落到凝气境,说句不好听的话,三个月的时间,能重新抵达天地大儒境。

    都算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谈什么圣道啊。

    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并非不可救。”

    “锦年,为师已经成圣了,可以帮助到你的。”

    苏文景再度出声,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圣,可以帮到顾锦年,化解这个麻烦。

    “老师。”

    “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去做,即便解决了这个问题,又能如何?若我自己不明悟,一切都是多余的。”

    顾锦年开口。

    他不是不相信苏文景,而是现在的自己,必须要重新启程,他需要明悟道理。

    若最关键的点,自己没有想明白的话。

    一切都是多余的。

    圣道天堑摆在自己面前。

    度不过,一切都是空谈。

    只是,苏文景还想说什么,而顾锦年伸出手,触碰到苏文景身上。

    刹那间,体内的天地圣印,被苏文景察觉到了。

    苏文景感应得到,顾锦年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只是感觉顾锦年的气息在衰败,或许还有内伤没有解决。

    可当触碰到顾锦年后,他瞬间明白顾锦年的问题了。

    很恐怖。

    天地圣印的作用,苏文景瞬间明白,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为什么还是这样?”

    苏文景出声,他无法接受这种情况。

    自己逆天而行,就是想要保下顾锦年,却不曾想到的是,天地换了一种方式,没有放过顾锦年。

    “锦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告诉为师,或许有办法解决。”

    苏文景出声,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顾锦年又是为何这样?

    “老师。”

    “这些事情,我会告诉你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我现在要离开。”

    “回大夏京都。”

    “见一见父母家人,而后再将最后的路走完,若运气好,三个月后,我们师徒二人一同成圣。”

    顾锦年微笑着开口。

    说完这话,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的目光格外坚定,原因无他,到了这个时候,不应当留下什么遗憾。

    更主要的是,寻求这个方法,那个方法又有何用?

    到头来反而耽误了自己。

    这就好像绝症患者一般,痛苦挣扎不如放平心态,去吃一些没吃的东西,去玩一些没玩过的东西,去看一看没有看过的风景,去体验那些曾经一直想,但又没有一直做的事情。

    当然因人而异,顾锦年以前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有一天命不久矣,该怎么办?

    他不想去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用最后的时间,换取自己最后的快乐,当然,前提是不能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听着顾锦年这般出声,苏文景有些沉默。

    站在他的角度,他不希望顾锦年放弃,可知道顾锦年现在的情况后,他更加明白的是,自己不能去劝阻顾锦年,因为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还不如让顾锦年开心这三个月。

    “你打算放弃吗?”

    苏文景出声,询问着顾锦年,还是有些忍不住。

    “老师。”

    “学生没有放弃,只是放下了很多事。”

    “这样更好,了无牵挂。”

    “无需为学生担心。”

    顾锦年出声,他显得很洒脱,随后身影消失,朝着大夏京都赶去。

    望着顾锦年的背影,苏文景吐出一口气,至少无论如何,顾锦年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对待这次的劫难。

    他相信,顾锦年一定能度过的。

    不过,此时此刻,稷下学宫内,不少人满是疑惑。

    顾锦年与苏文景之间的对话,他们听不见,可也看到苏文景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如今成了圣人,又抵挡了天劫,按理说苏文景应该是满面春风的啊?

    这样的脸色,很显然事情没有彻底结束。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并不知情。

    “文景,怎么了?”

    段空的身影走来,他询问苏文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着段空之言。

    苏文景也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不对,以至于不少人有所察觉。

    “没什么。”

    “三个月后,我人族又要多一位圣人了。”

    苏文景澹澹出声,他面容恢复平静,眼中带着喜色,望向顾锦年。

    他坚信。

    顾锦年一定能打破眼下的困境,成为天命之后,人族第二位圣人。

    同一时刻。

    极北之地。

    冰宫当中。

    长云天的身影出现在此。

    他自龙舟下来,直接进入宫殿内。

    稷下学宫发生的事情,让他明白自己已经不能待在大夏王朝了,所以他只能回来,寻求府主帮助。

    宫殿内。

    长云天直接来到大殿当中,望着熟悉的身影,长云天直接开口。

    “学生长云天?

    ?”

    “拜见先生。”

    长云天开口,恭敬无比。

    大殿当中,中年男子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向长云天。

    感受到后者的注视,长云天不由略微低下头来。

    “你可知错?”

    大道府府主开口,语气冰冷。

    “学生知错。”

    “未能保护好两位师弟。”

    长云天出声,态度诚恳。

    “哼。”

    “李若渝二人之死,并不是错,你也没有做错。”

    “为师说的错,是你的轻狂之错。”

    “大夏天灾,给予你半卷天命圣人经文,为你铺好了一切的路。”

    “你却因为轻狂,导致一步错,步步错,落了个如此下场。”

    “针对大夏王朝的一切计划,全部因你而废。”

    “你知不知错?”

    他开口,有些愤怒道。

    “学生知错。”

    长云天低着头。

    他的确知错,可没办法啊,事已至此,总不可能回到过去吧?

    “算了。”

    “事已至此,纠结你的过错,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府主的意思,是希望你将功赎罪。”

    “接下来的事情,你要好好去做,如若再发生这种事情,不要怪为师保不住你,府主若是动怒了,你应该知道下场是什么。”

    后者开口,这般说道。

    “请老师放心。”

    长云天点了点头,同时也等待着对方开口。

    “其一,去中洲王朝为官,主要做的事情,就是配合中洲文宫,打压大夏儒生,这次顾锦年不知道错了什么大问题,惹来天罚,以这个为理由,剩下的你知道该怎么做。”

    “中洲文宫院长,出自于大道府,跟着他好好学。”

    “其二,过些日子,可能很快,也可能要等数年,大道府要迎来一批大人物,这些大人物,到时候府主与你一同前去迎接。”

    “这是那些大人物的语言注音,你认真去学。”

    他开口,道出这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说得过去。

    但这第二件事情,让长云天有些好奇了。

    大人物?

    对于大道府而言,谁敢称大人物?

    而且还要让自己和府主去迎接?

    甚至还要让自己学习他们的语言?

    这很古怪。

    但长云天没有多问。

    而是缓缓出声。

    “学生明白。”

    

本文网址:/book/153562/6207624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2076240.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