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以圣人手段,炼制天穹战机,大夏征战,匈奴惊恐!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以圣人手段,炼制天穹战机,大夏征战,匈奴惊恐!

新书推荐:三尺长剑荡人间仙路长青我只想好好的修仙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偏你成执剑气长安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栀念晓光武神图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

    可怕的圣威弥漫。

    顾锦年本身就是儒道圣人,掌握天地之力,而后还有九道天命印记,其中一道就是天威。

    故此,他以圣人之力,给予审判。

    这就是圣人的可怕,通俗一点去说,整个天地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王朝,仙门,佛门,妖族,魔修,无论是谁,都是这个王朝的臣子。

    天道是帝王。

    顾锦年就是御使大夫。

    管你刑部,户部,吏部,工部,礼部。

    也管你什么锦衣卫,还是东厂西厂,地方官员,封疆大吏。

    只要你是这个王朝的臣子,或者是子民,顾锦年就有权利弹劾,而且皇帝必须要受理的那种。

    决定权在皇帝手中,可只要顾锦年说出来的东西,能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那么皇帝就必须要处理。

    上清道人抢夺普元山没有错。

    但霸占就有错。

    普元山妖兽的确是上清道人镇压,但上清道人也得到了相应的好处,星辰古树。

    最大的好处,都被上清道人得到,却不给其他人留下一点东西。

    如果说其余人是坐享其成,那的确不该。

    但很多人都付出了血的代价,扶罗王朝五千精锐葬身在普元山上,但当时可没有分到什么东西。

    即便是后来,太玄仙宗弥补众人,也不过是给扶罗王朝一小部分。

    这已经引起了众怒。

    顾锦年也确实是在借题发挥,所以不可能直接覆灭太玄仙宗,但斩去太玄仙宗一条龙脉,问题还是不大。

    眼下就看上清道人,服不服软。

    看着这可怕的景象,上清道人知道顾锦年就是要给自己一个难堪。

    但没办法。

    谁让自己吃饱没事干招惹顾锦年啊?

    “顾圣,普元山妖兽,是依靠玄黄塔镇压,换句话来说,如若不是太玄仙宗,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而且太玄仙宗后面也将宝物取出,分给众修士。”

    “这怎么成了我太玄仙宗没有道理?”

    上清道人开口,眼下优势不在自己身上,这让他的确难受。

    “有没有道理,我说了不算,天地说了算。”

    “圣道之力,就是可以凝聚民意,修仙之人,也是苍生民众。”

    “我不与你废话,给你最后的机会,你自己选择,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顾锦年澹澹出声。

    他懒得废话这么多。

    道术争斗,自己迎战了,不动用仙器,自己也做到了,现在到了自己的领域,就得老老实实受着。

    听着顾锦年这番话,上清道人面色更加难看。

    “你我同是七境,应当共同为天下苍生造福,方才的切磋,顾圣是心生怨气吗?”

    上清道人开口,还特意激将法。

    “是啊。”

    “有点怨气。”

    “你说的没错。”

    “怎么?圣人不可以有怨气的吗?”

    只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顾锦年直接承认了。

    还真有点怨气。

    怎么了?

    顾锦年率真的回答,实实在在让众人沉默,连上清道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他本来是想要通过这句话,让顾锦年稍稍收敛一二,却没想到顾锦年如此率真直接,根本就不藏私。

    “顾圣,早些年我也算是帮助过你。”

    “这恩情不可能不算吧?”

    此时此刻,上清道人看激将法没用,故而只能拿以前的恩情来了。

    听到这话,顾锦年倒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的确。”

    “上清真人曾经帮过我一二,顾某并非不记恩,但顾某如今成圣,也要为天地行事。”

    “普元山之事,过于恶劣。”

    “虽大世之争降临,以实力为尊,可终究还是要顺从自然天意,上清前辈前往普元山,依靠玄黄塔,明明可以救其他修士,但因星辰古树,变得铁石心肠。”

    “这并非有错,可你斩杀凶兽,得到星辰古树,完全是各有所需,也称不上解救他人。”

    “只是其他仙门修士,一同争夺,付出血的代价,得到宝物,还被太玄仙宗硬抢走了,这个如何解释?”

    顾锦年开口,语气稍稍温和一二,之所以如此温和,是因为当年上清道人的确有所帮助,不管如何,自己的仙道启蒙,与太玄仙宗有关。

    这份恩情,顾锦年记着,也会偿还,只是个人的恩情由个人来偿还。

    听到这话,不少人点头,认为顾锦年说的没有问题。

    太玄仙宗太过于霸道了。

    不得不说,顾锦年这番话,赢得了诸多人的好感,至少大世之争,有些不好的苗头已经出来了,谁强谁说话算话,这是大家默认的事情。

    但如果做的太狠,其实很多人还是不愿意。

    而顾锦年所作所为,其实就是在帮底层人,真要没有任何监管,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优胜劣汰,这本身就是天地之理啊。”

    上清道人忍不住开口,想要辩解。

    “那按照这个意思,是否是说,以后妖魔强大了,就可以随意屠杀百姓?随意屠杀修士?”

    “倘若有朝一日,某个仙门得到宝物,一举蜕变,是否可以直接将星辰古树抢夺?”

    “若是这样的话,我现在撤下这天威,联合各大仙门,抢夺你宗的星辰古树,可以还是不可以?”

    顾锦年出声。

    他针对太玄仙宗,其实并不是因为上清道人招惹自己,这只是一个导火线。

    主要是成为圣人之后,顾锦年明悟天地自然之道。

    天地没有指导自己怎么做,而是让顾锦年明白未来会发生什么。

    大世之争下,必然是尸骸如山,而且越到后面,争斗越激烈。

    争斗没有什么大不了。

    堂堂正正的赢,堂堂正正的变强,这合情合理。

    可要是以力量镇压一切,反过来说句难听的话,以后就是弱肉强食,到时候还有伦理道德吗?

    受到委屈,因为境界实力差,就活该?

    被人冤枉,因为境界实力差,就不能伸张?

    人没有道德,没有礼仪,这还叫做人吗?这不就是有智商的走兽?

    顾锦年自然不可能让这种现象发生,他允许大家去争夺,小事情没办法,人家实力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可一切还是要讲点道理。

    最基本的道理,最基本的原则,还是要有,否则的话,就彻底乱套了。

    听着顾锦年开口。

    上清道人沉默。

    论讲大道理,他岂能是顾锦年的对手?

    最终,上清道人叹了口气,望着顾锦年道。

    “大世降临,本身就是争夺。”

    “唉,算了。”

    “敬遵圣人之言。”

    上清道人妥协了,不妥协没办法啊,顾锦年站在大义上,在没有绝对的力量镇压之下,他能做什么?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听从顾锦年的安排。

    当然,上清道人明显是有什么想说出来,但最终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目前的局势,他必须要低头妥协,之前确实是飘了,总觉得得到了星辰古树,外加上自己必然会踏入第七境,所以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这个亏,吃定了。

    听着上清道人的回答,顾锦年虽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可神色依旧平静。

    “无论如何。”

    “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争也好,斗也罢。”

    “只要符合规矩,光明正大,我不会插手。”

    “可若是有谁不顺天意,亦或者强抢豪夺,也别怪本圣出手。”

    顾锦年出声。

    他不知道上清道人有什么秘密,自己身为圣人,有些责任必须要由自己承担。

    上清道人没有啰嗦什么了,他直接化作一道霞光,没入太玄仙宗。

    看到此景。

    顾锦年也将天威收敛,随后直接朝着大夏王朝走去。

    一场大战,在这里落幕。

    没有出任何人意料,很多人都知道,这场大战是打不起来的,大世之争才刚刚开始,总不可能就直接打起来吧?

    没有任何利益,也没有任何意义。

    只不过,两尊七境修士,碰撞一下,也很正常,彼此之间看看谁强谁弱。

    对于普通人而言,顾锦年优势很大,把上清道人按在地上摩擦,视觉上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而对于强者而言,这不算什么,顾锦年是强大,但仙门第七境也不弱,这毕竟不是生死大战,孰强孰弱,谁也不知道。

    不过,有一件事情,让他们心生警惕,那就是圣人之力。

    代表着天地意志。

    以后想做点什么事情,还真要收敛着,不要以为大世之争来了,就可以胡作非为。

    对于寻常修士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至少有圣人在,可以让一些人安分守己。

    但对于一些强者而言,这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让他们无法无止境的扩张实力。

    不管如何,世人见到了这圣人之威。

    今日两大七境强者的碰撞,必然会流传开来。

    但同样的,大世之争依旧是最热门话题。

    盘山和天齐山,更加惹人注目。

    人们好奇,这两座神山一但复苏,顾锦年是否会参与其中。

    未来大世,终究会落到谁手中?

    不过,此时此刻。

    顾锦年也回到了大夏京都。

    顾锦年归来,京都百姓皆然欢喜,实际上自顾锦年三个月前成圣,整个大夏京都就已经开始张灯结彩了。

    而今,随着顾锦年回来,自然引起一片欢呼与喜悦。

    顾锦年回归大夏京都。

    第一时间还是去了国公府,去见自己的父母。

    国公府内,显得无比热闹,顾锦年突破困境,成圣归来,这是天大的喜事。

    不止如此。

    京都所有的达官显贵都来了,送来一车车的礼物,可谓是门庭若市。

    一直到深夜。

    国公府安静下来后。

    顾锦年独自一人,在自己的书房当中,思量着一些事情。

    那就是大世之争。

    自己已经成为了圣人。

    按理说,基本上是到顶了,境界上面很难突破,第八境天命圣人,顾锦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毕竟这牵扯到了天命,哪怕是圣人,顾锦年都察觉不到半点天命之意。

    需要时间。

    想要踏入第八境,估计很难。

    “第八境,暂时不能去想,距离有些遥远,越是去想,反而越不可能抵达。”

    “我现在刚刚成为圣人,应当好好稳固一下境界。”

    “儒道不同于其他体系,只需要稳固法力,适应实力即可,乐文更多小说的还是需要明悟天地之道。”

    “弘扬圣道三个月,其实也是在稳固心境,但这远远不够,需要好好内敛,明悟圣道。”

    “如今大世之争,神山复苏,天命之宝诞生,对我而言,亦有帮助,但若是因为这些宝物,让我心神不宁,这反而是错的事情。”

    “我应当抛开一切杂念,认认真真去明悟圣人之法。”

    “我的目标,是横渠四句,而不是天下第一,只有坚定自己的意志,我才能接触到天命圣人之道,否则的话,迷失在变强过程当中,总有一天我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书房当中。

    顾锦年仔仔细细的去理解自己未来。

    眼下,大世之争,神山复苏,有各种宝物孕育诞生,自己成为圣人,按理说应当是去争夺资源。

    可顾锦年明白,这样做不好,反而会害了自己。

    自己是儒道圣人,应当秉持内心的思想而去做事,不是不争,而是争中心思想。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而不是争夺法宝,争夺灵丹妙药,然后变强。

    必须要将圣道稳固下来,夯实根基,才能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这样每一步,都是一个深深的脚印。

    宏观取决于微观。

    细节若是不处理好,未来遇到的麻烦,那就是天大的麻烦,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某一步没有深深踩下,故而全盘皆输。

    明悟这点后。

    顾锦年心情通畅了很多,他之前还在犹豫,是否要去争夺这些宝物,可现在明悟清楚,根本不需要太过于强求。

    圣道,便是天意。

    自己若是争抢,反而落了下乘。

    当然,只是暂时不争,处理好一些事情,再稳定好自己的境界,该争还是要争。

    内圣外王之道。

    顾锦年格外关注,今日与上清道人一战,让顾锦年心中明白,武道有多强。

    “武道一脉,本应当是最强的存在,虽然前期被仙道压制着,可越到后面,实力越强。”

    “我以五境,便压的上清道人无法动弹,虽然是以圣道之力加持武道,但依旧能说明,武道很强。”

    “武道七大境,我修炼盘武至尊功,抵达第五境,因无暇肉身,拥有第六境的战力。”

    “若早点踏入第六境,实力还能增强数倍。”

    “再与上清道人大战,至少能让他受伤,而不是这般简单。”

    “倘若我武道能抵达第七境,那便是真正的内圣外王了。”

    “武道与圣道可完美融合,实力至少是百倍增幅。”

    “上清道人在我手中撑不过一炷香。”

    顾锦年心中暗道。

    武道与圣道之间,可完美融合,相辅相成,二者合一,威力无穷,虽不是八境,但绝对是超越一切七境修士。

    这条路若是走好,有巨大的帮助,对自己而言。

    “明悟圣道之后。”

    “大世之争,也要尽快参与,不争是稳固圣道,为万世而行。”

    “争是为了自身武道,稳定未来大变。”

    顾锦年暗道。

    笃定主意。

    顾锦年有了一条明确之路。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想法,具体如何还是要看未来如何。

    说句不好听的话。

    要是盘山亦或者天齐山有绝世神物,自己不可能坐以待毙。

    还是要看具体情况的。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书房之外。

    “锦年。”

    是自己父亲顾千舟的声音。

    “爹,怎么了?”

    听到父亲呼喊,顾锦年走了出去。

    “宫中来旨,请你去宫内一趟。”

    “陛下出关了。”

    顾千舟开口,告知顾锦年发生何事。

    “出关了?”

    顾锦年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也没有啰嗦,直接动身。

    “今日出关的,听宫里人说,你回来就想喊你去,不过考虑你刚回来家,就没喊你。”

    “估计是关于同盟会的事情,你早点去吧。”

    顾千舟开口。

    “行。”

    “孩儿先行告退。”

    老舅有事,顾锦年也不迟疑。

    这说句实话,好在自己是永盛大帝的外甥,这要不带上一点亲戚关系,圣人可不虚皇帝的。

    到了圣人这个境界,与皇帝平起平坐,虽然没有什么权力,但话语权很高。

    什么?你觉得圣人挑衅你的帝威?想搞点事?

    天下各大王朝都恨不得你搞点事,把圣人气走。

    不过正常来说,圣人也不会去干扰帝王统治,圣人是想要传播自己的思想,相当于礼部听圣人的,基本上问题都不大。

    同时圣人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的思想,帝王做什么都行,不伤天害理,当真要打仗,圣人也不能去说什么。

    除非国家衰败可怜,百姓民不聊生,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要打仗,那肯定是不行的。

    说直接点,做事别太狠,问题都不大,反而相辅相成。

    只不过,顾锦年成圣了,就可以彻底打消所有人的猜忌和顾虑。

    之前还有人使坏,说什么顾家篡位之类的,这种流言蜚语可以死绝了。

    如此。

    大夏皇宫。

    养心殿内。

    此时此刻,永盛大帝有些皱眉,倒不是因为大夏出了什么事,主要原因呢,是纠结称呼。

    顾锦年成圣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顾锦年,是继续叫外甥呢,还是尊称一声圣人?

    儒道第七境,几百年才出一个,世人皆然敬重圣人,到了这个境界,不可以常规伦理去衡量。

    “唉。”

    “魏闲,你说待会锦年来了,朕是叫他锦年圣人呢,还是如往常一般,喊他外甥?”

    永盛大帝开口,神色当中满是忧虑。

    他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纠结这种问题。

    可还不等魏闲开口。

    顾锦年的声音,便在殿外响起。

    “老舅。”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让殿内的永盛大帝不由心头一喜。

    他前脚还在纠结该怎么称呼,没想到顾锦年还能如往常一般称呼自己。

    这外甥没白疼啊。

    永盛大帝满是笑容。

    “锦年好外甥。”

    此时此刻,永盛大帝满脸笑容的走上前来,他看向顾锦年,眼神当中充满着喜悦。

    “老舅。”

    “朝廷又有什么事吗?”

    如今成圣了,顾锦年也就没那么拘谨,率性真我,有事说事。

    “好外甥。”

    “老舅主要是四件事情跟你商量一下。”

    “第一就是一万金甲已经打造好了。”

    “第二,就是这同盟会的事情。”

    “你怎么看?”

    永盛大帝开口,面上满是笑容,以前还端着一点,自称朕,现在嘛,顾锦年成圣了,还热情无比的叫着自己老舅,自己要是还自称朕的话,多多少少有点不近人情。

    “还有剩下两件事情呢?”

    顾锦年有些好奇,不是说四件事情吗?怎么才说两件?

    “剩下两件事情,回头再说。”

    “先说这两件,你怎么看?”

    永盛大帝摆了摆手道。

    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不假

    “金甲打造好了?”

    “老舅,有没有测试?”

    顾锦年问道。

    “测了,很强。”

    永盛大帝开口,认真无比道。

    “具体呢?”

    顾锦年想要得到直面情况。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稍稍沉默,随后思考一番出声。

    “就这样说吧。”

    “大夏王朝的战刀,不如其百一。”

    “用天外陨金打造出来的战刀,可以轻而易举将咱们大夏战刀斩断。”

    “大夏战刀在陨金战刀面前,就如豆腐一般。”

    “要不是老舅亲自测试,实话实说,老舅自己都不相信有这么强。”

    “而且最可怕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提到陨金战刀,永盛大帝也不由露出震惊之色。

    “是什么?”

    顾锦年好奇问道。

    “这天外陨金可以吸收武道真气,注入武道真气在内,可以让战刀变得更加锋利,能够增强武道真气的威力。”

    “朕这样说吧,咱们大夏将士,不按骑兵来说,就是正常的步兵。”

    “大夏精锐,在整个东荒排名第三,第一是大金王朝,差就差在护甲战刀上,与匈奴国比,是体魄和护甲,毕竟大金王朝私下里给扶罗王朝打了不少护甲。”

    《控卫在此》

    “一个大金步兵,等同四个大夏步兵。”

    “一个匈奴步兵,等同两个大夏步兵。”

    “而现在若是我大夏将士拥有这样的战甲,不出任何意外,一个大夏步兵,胜过几十个大金步兵,上百个匈奴步兵。”

    永盛大帝开口,将战甲的威力说出。

    “有这么夸张?”

    顾锦年有点咂舌了,他知道天外陨金强大,这是武器材质的改革,还真没想到,竟然是几百倍的增强?

    “武器压制太强了,一百个匈奴兵在面前,同境界之下,对方的刀剑,根本刺不穿,刀剑碰撞之下,削铁如泥,自然轻而易举诛杀。”

    “这还是老舅保守一点,如果是实际战场,一个身穿黄金战甲的将士,斩杀个四五百将士轻而易举。”

    永盛大帝兴奋说道。

    说话之间,他将战刀取出。

    只见一把通体金色的战刀出现在永盛大帝手中,这战刀金灿灿,周围有一缕缕的金光缠绕,虽然看起来很弱,但对于寻常的战刀而言,极其不凡。

    顾锦年捏着这把战刀,他注入武道真气在内。

    他在尝试这战刀能承受多大的真气。

    最终测试出来,武道第四境,神通境。

    神通境就到了极限,不过也可以注入武王真气在其中,但这样会伤战刀的品质,用几次就会爆裂。

    而随着不断注入武道真气。

    刹那间,战刀嗡嗡作响,随后顾锦年走出大殿之外,一刀斩出。

    他没有动用太强的威力,

    轰。

    一道百丈的刀气划破天穹。

    刹那间,顾锦年与永盛大帝都咂舌了。

    “极限可承受武王真气。”

    “但最好是神通武者的真气更好一些。”

    “神通武者拥有这样的战刀,可发挥出准武王的战力。”

    “确实强。”

    顾锦年出声,一瞬间明悟这玩意有多强了。

    “战甲呢?老舅?”

    顾锦年开口,让永盛大帝拿出战甲出来。

    “这里这里。”

    永盛大帝马上拿出战甲。

    当下,顾锦年测试战甲的承受能力。

    很快,结果出来。

    武王需要全力以赴三击,才能将战甲损坏,而想要彻底伤人,至少需要五击。

    得到结果。

    两人大眼瞪小眼。

    实在是被震撼住了。

    “他娘的。”

    “一万步兵,带着这一万战刀,战甲,等同于一万尊准武王强者。”

    “别说什么匈奴国了,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都能一起干一架啊。”

    永盛大帝不愧是马上的皇帝,看到装备这么强,第一时间就想到统一东荒。

    “那得找一万个神通武者,凑齐一支这样的队伍,本身就强。”

    “不过遇到一个六境巅峰的武者,还是不行。”

    顾锦年第一时间泼冷水。

    想法固然好,可问题是人家不蠢啊,第一回合可能上当,第二回合肯定不会再派出同等实力的将士出场,一定会请六境巅峰的武者出面。

    “那就继续打铁。”

    “搞个一百万套战甲,组建一支无敌之师,准六境巅峰又如何?大夏又不是没有。”

    永盛大帝摇了摇头,以数量决定一切。

    这个想法好。

    可顾锦年还是摇了摇头。

    “老舅。”

    “你忘了吗?”

    “这天外陨金的真正用处,可不是这玩意。”

    顾锦年开口,提醒永盛大帝,天外陨金的作用性。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恍然大悟了。

    “对对对。”

    “是老舅搞湖涂了。”

    永盛大帝出声,他没忘记顾锦年之前提出的天穹龙舟,还有远洋宝船的事情。

    “不过,这陨金炼制过程太折磨人了。”

    “实话实说,一副战甲,重达百斤,外加上战马,差不多三百斤,还有战刀五十斤,差不多五百斤一个人。”

    “想要炼制出来,耗费的时间很长。”

    “如果是一架天穹龙舟,至少得两千斤天外陨金吧?”

    永盛大帝出声。

    倒不是他瞧不起天穹龙舟,主要是顾锦年提出来的东西,所需要的天外陨金不说是个天文数字,光是炼制麻烦啊。

    陨金还好说,大夏王朝的陨金太多了,之前顾锦年折腾一大堆,至少百万万斤是有的,完全够消耗。

    更别说顾锦年现在成圣了,想要弄点陨金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炼制麻烦?”

    顾锦年微微皱眉,随后望着自己老舅道。

    “老舅,你相不相信我?”

    顾锦年出声。

    未来大世,必有巨大的变化,说句不好听的话,依靠正常的常规作战,根本没什么作用。

    就好比现在,上清道人已经突破第七境了,相信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一个个修士,突破第七境。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百万大军,装备了天外陨金打造的战甲,战刀。

    说难听点,上清道人一掌就可以覆灭。

    因为第七境,不可思议。

    顾锦年可以与之对抗,但问题是,如果对方铁了心要覆灭这百万大军,顾锦年还真拦不住。

    大不了挨自己一掌,或者是挨自己一套拳法。

    可那又如何?

    又杀不死上清道人。

    最多就是重创,人家稍稍凝聚一下星辰之力,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伤势。

    而你呢?

    百万大军覆灭,这价值无法估量,人死了,这些天外陨金也得被毁。

    所以。

    天穹龙舟。

    远洋宝船。

    还有战争杀器,也就是坦克,必须要尽快弄出来。

    有了这些东西,上清道人即便是有心也无力。

    毕竟天穹龙舟分散开来,摧毁肯定是能轻而易举摧毁,但耗费的时间太长。

    真敢动手?

    顾锦年抓住三次以上的机会,不可能搞不死上清道人的。

    “什么话?”

    “这叫什么话?”

    “锦年。”

    “你把你老舅当什么了?”

    “瞧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老舅岂会不信任你?”

    “这天底下,还有谁比你更让老舅值得相信的?”

    “你这话,寒了老舅的心啊。”

    一听顾锦年这样说,永盛大帝直接站起身来,指着顾锦年,情绪波动很大。

    虽然顾锦年不明白,自己老舅为什么如此敏感。

    但听到这话,顾锦年还是心头一暖。

    “老舅。”

    “我不是那意思,我有个想法。”

    “我这段时间要明悟圣道。”

    “差不多三四个月。”

    “你要相信我,我来掌离阳鼎,锤炼天外陨金,打造天穹战机。”

    顾锦年出声,说出自己的想法。

    “天穹战机?”

    “这名字好听啊,比天穹龙舟好听。”

    “不过,锦年,这炼制过程很复杂,而且很累很累,不是老舅不相信你。”

    “三个月,只怕你炼不出来。”

    “如果你有信心,老舅直接让你掌离阳鼎,本身你就有大夏国运,老舅还怕你这个?”

    永盛大帝是真的一点都不防备顾锦年,只不过得提醒两句。

    他打铁半年有没有?

    一万副战甲,还是有点缩小比例,之前要是按照顾锦年的想法,估计要打铁一年。

    不是离阳鼎不是,而是他不行。

    “我成了圣人,应当问题不大。”

    “要不试一试?”

    顾锦年开口,这事他也没太大信心,毕竟离阳鼎炼制需要的是仙道境界,而不是儒道。

    只不过抵达第七境,终究是强一些。

    “可以试试。”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道。

    “那同盟会的事情,怎么说?”

    永盛大帝好奇道。

    这件事情解决了,接下来就是第二件事情了。

    “打啊。”

    “还能怎么说。”

    “不过打是小事,重点是展现装备武器。”

    “老舅,挑选一万将士,得精锐中的精锐,打造一支一万人的黄金铁骑,然后在边境跟匈奴国打。”

    “宣告天下,六境,七境不得插手,纯王朝之间的战争。”

    “大夏王朝复仇。”

    “要是六境或者七境,有人敢插手这件事情,我直接出面。”

    顾锦年开口。

    虽然成为了圣人,但国家经济依旧是顾锦年最看重的东西。

    经济永远是最重要的事情,不扯天下苍生,就光说大夏百姓。

    自己成圣了,大夏百姓固然开心,但开心一段时间也就正常生活,想要让百姓真正开心,就必须要得让百姓吃香的喝辣的。

    搞经济才是王道。

    民意。

    很重要。

    当时成圣之时,顾锦年就有所察觉,未来的天命,与民意有极大的关系。

    所以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天命是倾斜儒道的。

    因为儒道可以真正救苍生于水火之中。

    金本位,现在差不多要拿出来了。

    与匈奴国的一战,就是金本位显世的最佳时机。

    “行。”

    “那老舅明天就把这件事情处理好来。”

    永盛大帝虽然不知道顾锦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打仗这种事情他乐意。

    尤其是装备得到百倍增强,这要不出去打一架,那就真没意思了。

    “好,那就不啰嗦,老舅,我现在开始炼制战机看看。”

    “其他的事情,另说。”

    顾锦年开口。

    “行,其他的事情,再说。”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来,凝聚一道古令。

    “锦年,拿着这块令牌,可以进入太庙空间。”

    “不过你也别太累着,差不多就行了,实在锤炼的累,就等一等,不急着一时。”

    “再者,大世之争开始,不要把太多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永盛大帝还是比较担心。

    怕顾锦年花费时间太久,影响大世之争。

    “搞定这个,大世之争就不怕了。”

    “对了,老舅,新军的事情,你也要着手折腾一下了。”

    “别到时候天穹战机,远洋宝船搞好了,没人能操控,那就麻烦。”

    顾锦年开口道。

    “兵部已经扩军,老舅明天再仔细划分一下。”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恩,这是相应的军策,包括地点外甥也已经选好了。”

    “老舅你看看就好,有问题的话,你圈出来,等我炼完战机后,再出来对一下。”

    顾锦年开口道。

    之前遭遇困境,悟圣道的时候,顾锦年就抽出数日的时间,部署好了新军。

    海陆空三军,顾锦年都做好了详细的计划,包括地点,如何培训,培训方法,等等都在其中。

    “咱们老李家有你真好啊。”

    永盛大帝满是笑容,他接过这军策,显得无比喜悦。

    这玩意正常来说,肯定要耗费大量时间。

    顾锦年写出来的东西,他放一百二十个心。

    “对了,老舅,剩下两件事情,是什么事啊?”

    说完一切后,顾锦年有些好奇。

    自己老舅刚才说有四件事情。

    剩下两件呢?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顿时一脸严肃。

    “锦年。”

    “第三件事情,你如实回答啊。”

    “你的棋道,是不是学老舅的?”

    永盛大帝极其认真严肃。

    顾锦年:“.......”

    就这?

    “第四件事呢?”

    顾锦年有些无奈,他直接询问第四件事情。

    “你先回答,是不是。”

    永盛大帝满脸期待。

    “是是是。”

    顾锦年点了点头。

    “嘿,我就说,你的棋道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哈哈哈哈哈。”

    永盛大帝大喜,别的事情,永盛大帝知道自己是在蹭。

    可这件事情,还真不是蹭了。

    “第四件事情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回头大世之争,你给老舅找点好东西,其实老舅也想感觉一下七境有多强。”

    “当然,不强求。”

    “看你心意。”

    永盛大帝厚着脸皮道。

    顾锦年:“.......”

    “老舅,时辰不早了,你先洗洗睡吧。”

    “我走了。”

    如此。

    顾锦年没有多留,直接前往陨金山。

    看着离开的顾锦年,永盛大帝有些无奈,但过了会,他看向手中的战刀,不由喃喃自语道。

    “朕这回出征,一定要让天下人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大夏铁骑!”

    说完这话,永盛大帝笑容更甚。

    很快,永盛大帝朝着养心殿走去。

    直接开口。

    “魏闲,密令传镇国公归来。”

    “此番出征,朝中必有大臣不服,阻止朕御驾亲征。”

    “让国公来,有国公的支持,看谁还敢阻扰朕御驾亲征。”

    永盛大帝开口。

    马上要御驾亲征,他第一时间就想到镇国公。

    得让镇国公赶紧回来,震住朝廷武将,一来可以帮自己解决竞争对手,二来可以稳固朝廷局势。

    让太子监国,镇国公辅左,自己就能安安心心出去打仗了。

    想到这里,永盛大帝便不由笑出声来了。

    尤其是想到过些日子,自己带大军征战,想想都美滋滋啊。

    “哼,想要阻扰朕御驾亲征?等朕把国公喊来,让你们吃尽苦头。”

    “唉,朕真聪明,国公一来,谁敢阻朕?”

    养心殿内。

    永盛大帝满脸乐开花。

    而与此同时。

    顾锦年已经来到陨金山。

    直接以圣人大神通,搬走一万万斤天外陨金,随后前往太庙。

    以国运之力,以及圣人之力,激活离阳鼎。

    轰!

    注入圣人之力后,离阳鼎顿时暴涨百倍,化作一口恐怖的烘炉。

    顾锦年也不啰嗦,斩下十万斤天外陨金,开始打造天穹战机。

    而与此同时。

    皇宫当中。

    一道道密令传出。

    兵部尚书第一时间赶来宫内。

    一直到寅时。

    一道道军令自兵部传出。

    而且一批批的战甲战刀,也以龙舟秘密护送。

    送往边境之地。

    同时大夏扩军的事情,再度开始,整个朝廷瞬间忙碌起来了。

    三天过后。

    一道道情报消息,也传遍整个东荒王朝。

    大夏有开战之意。

    成为了东荒众人最瞩目的事情。

    但对于匈奴国而言。

    这个消息。

    让他们不得不惊恐万分。

    --

    --

    推荐一本好书《影帝:我在电影抽技能》,不好看不收钱。

    我平时就喜欢看点娱乐文,这本书很有意思。

    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不是友情,是真的好看,才章推。

    没有恰钱!

    

本文网址:/book/153562/621529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215292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莫求仙缘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