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章:陛下,你他娘打的算盘,老臣在匈奴国都听到了!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章:陛下,你他娘打的算盘,老臣在匈奴国都听到了!

新书推荐:剑气长安仙路长青偏你成执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三尺长剑荡人间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栀念晓光我只想好好的修仙武神图箓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

    大夏京都。

    皇宫内。

    太庙当中。

    顾锦年操控着离阳鼎。

    鼎身变大,弥漫着恐怖的火焰,燃烧着整个巨鼎。

    顾锦年将一块块天外陨金丢入其中。

    很快,顾锦年明白自己老舅为什么不看好自己了。

    因为炼制过程的确很磨人,自己身为圣人,也无法轻松将这天外陨金炼成金液。

    需要时间。

    “需要仙道修行达到第七境,就可以随意炼化。”

    顾锦年心中暗道。

    他估算了一下,如果借助自己目前的境界实力,想要炼制出一架天穹战机,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这还是因为自己成圣了。

    若不是成圣,估计按照老舅的方法,三年都不一定能完成。

    “好在,离阳鼎最大的能力,是淬炼万物,强化才是关键。”

    “仙道境界只是淬炼时间。”

    “若我抵达第六境,一天可打造出一架,若是抵达第七境的话,一天十架都可以。”

    “但正常打造出来的战机,等同于五境巅峰实力,就不知道淬炼之后,能有多强。”

    “如今,大世之争出现,各大仙门争抢宝物,就好比太玄仙宗,借助普元山的宝物,不出十年,太玄仙宗至少能诞生一百位六境强者。”

    “这还是以现在的情况去看,如果未来的神山,宝物越来越多,天材地宝越来越好,那就不一定了。”

    顾锦年心中暗道。

    眼下随着天命降临,大世显露,未来会有惊天变化,王朝也必须要有所提升。

    战机,宝船,陆地战争杀器,这三样东西必须要折腾出来。

    锤炼的过程漫长无聊。

    顾锦年一心三用。

    锤炼天外陨金。

    外加上明悟圣道。

    同时有一件事情,顾锦年没有忘记。

    那就是孔圣当初让自己成圣之后,与他再度相见。

    想到这里。

    顾锦年潜心而入。

    紧接着脑海之中,众生树下,一道孔圣印记环绕在众生树。

    此时此刻。

    当顾锦年进入众生树内。

    刹那间,澎湃的圣人之力,没入了这道印记当中。

    随着圣人之力注入其中,刹那间孔圣印记绽放光芒。

    下一刻。

    众生树内,光芒璀璨。

    很快,孔圣的身影,再度出现在顾锦年面前。

    不同于之前一般,此时此刻的孔圣,没有宝光四射,也没有各种异象,反而显得无比的平静。

    他盘坐在众生树下,眼神清澈,观望着周围。

    “晚辈顾锦年,拜见孔圣。”

    顾锦年朝着孔圣一拜,言语极其恭敬。

    “你已成圣,用了多长时间?”

    再见顾锦年,孔圣面容温和,而众生树震动,坠下一片片桃花瓣,显得格外的神幻。

    “回前辈,大致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顾锦年算了一下时间,给予这个回答。

    “一年半。”

    “天命是否已经降临?”

    孔圣继续问道。

    “已经降临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同时他没有多语,而是将自己的部分记忆,给予了孔圣。

    很快,孔圣明悟顾锦年的经历后,不由点了点头。

    “很好。”

    “你将困境当做一场磨砺,这很不错,以此明悟圣道,知晓善恶真谛,更是道出新学,这很不错。”

    “此等新学,若你能走到极致,将可踏入天命之境。”

    孔圣明悟顾锦年的圣道,不由赞叹顾锦年的不凡之处。

    “圣人言重,若非先贤指路,学生也无法走到这一步。”

    顾锦年出声,显得十分谦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达到了就是达到了。”

    孔圣澹澹开口,随后他神色变得严肃,看向顾锦年出声。

    “天命已显。”

    “最大的动乱,即将要到来了。”

    “你要做好一切准备。”

    此时此刻,孔圣开口,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动乱?”

    “敢问圣人,有何动乱?”

    顾锦年做好了准备,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孔圣的表情会如此严肃,这可是天命圣人啊。

    自己只是一位圣人,儒道第七境,说实话已经算是可以镇压这个大世,若自己能成为天命圣人的话,轻而易举解决一切灾乱。

    这是正常人的想法,无论是自己还是其他人。

    可没想到的是,孔圣身为天命圣人,还是第一位天命圣人,居然会有如此反应。

    “上古黑暗。”

    孔圣出声,道出真相。

    说话之间,周围一切景象蜕变,很快周围灵气涌动,瀑布长河,灵山宝地,宛若人间仙境。

    抬头看去,有巨禽掠过天空,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六境的气息,扑面而来。

    随便一头古禽,就是六境,这很可怕。

    但顾锦年知道,这里是上古时期。

    “这是上古时期。”

    “也被称之为黄金盛世。”

    “这个时代,灵气比你所在的时代,浓郁百倍,任何生灵,寿命轻而易举有五百年,若得道者,万年而不朽,比比皆是。”

    “我得道时,这个时代更是达到鼎盛。”

    “可在我逝去之后,上古时代泯灭,几乎死绝一切,经历一段漫长的岁月之后,天地逐渐恢复,从而诞生新的生灵。”

    “你可知为何?”

    孔圣出声,道出上古时代的非凡。

    顾锦年静静看着,也震撼上古时代的不同,灵气决定一切。

    上古时代随便一处地方,就胜过现在百倍。

    如若一些洞天福地,就更不要多说了。

    璀璨而极致,鼎盛而非凡,对于上古时代,顾锦年有所了解,之前阅读书籍之中,找到了一些相关信息。

    只是关于上古时代的没落,就无从得知,虽然有很多猜想,但都是后人的杜撰以及推演。

    没有人能拿出真正的证据出来,说明上古时代是因为什么而消灭。

    最主要的是,上古时代距离中古时代,相差多少年,也没有人知晓。

    如今孔圣解答,顾锦年不由好奇。

    “成仙之祸。”

    孔圣开口,道出真相。

    “成仙?”

    顾锦年微微皱眉,他有些不理解,看向孔圣。

    “上古时代,仙佛妖魔剑术,长存于世,我开创儒道,建立第七体系。”

    “但我未证道天命之前,仙佛二道,是最强存在。”

    “寿元万载的仙佛二道,传承恐怖,统御天下,一名七境修士,一剑斩天,法力无穷。”

    “已经达到了极致,天意不可违之,仙道可违。”

    “实力上,不弱于我,可在那个时代,诸多势力,皆在寻找成仙之道。”

    “他们认为,这天地之上,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即便天赋逆天,体质无敌,终究还是无法跨入真正的成仙之道。”

    “人,终有一死,妖魔也好,仙佛也罢,一万年便是一个极限,达到极限,也不过是一万三千五百年,至此再也无人可以跨越这个限制。”

    “所以,上古时代的修士,开始钻研长生之道。”

    “可随着不断的钻研,最终有绝世者提出新的想法,认为气运,是有限的。”

    “想要成仙,必须要得到天地气运,唯有得到天地气运,便可飞升成仙,跨越至高无上之境。”

    “天地朽而我不朽。”

    “日月灭而我不灭。”

    “与世长存。”

    “而想要获得天地气运,除了本身的天赋资质修行之外,就是将其他人诛灭。”

    “将天地气运,加持在一族之上,即可成仙。”

    “这便是长生之祸。”

    孔圣开口,道出上古真相。

    听到这里,顾锦年不由皱眉道。

    “若按照这个意思的话,上古时代,应当有一族完成掠夺,他成仙了吗?”

    顾锦年大致明白情况了。

    而且这个逻辑,顾锦年还算是认可。

    毕竟回首看去,历史滚滚,儒道也好,仙道也罢,每一个体系都曾经出现过惊艳绝绝之人,而且仿佛的确是被控制一般。

    这就如同天上的明月,当月亮出现后,星辰便会减少,而等月亮消失不见,群星闪烁。

    这个比喻虽然不是特别恰当,但可以说明相应的问题。

    “没有。”

    “长生之祸,被我压制了许久,可最终我顺从天命,在古时逝去,但我临死之前,看到了未来。”

    “长生之祸爆发,万族争夺天地气运,从而互相杀戮。”

    “最可怕的是,通过杀戮,他们的族群,的确诞生了诸多不可思议之人。”

    “仙道之中,一些传说中的修行体质诞生,武道之中,一些被誉为神话般的体质也诞生了。”

    “正是因为如此,各族杀到天地震颤,因为胜利者只有一族甚至只有一人。”

    “到最后,这恐怖的杀戮,引来天罚,可天罚之下,让乐文更多小说人得利。”

    “最终这场争斗持续了万年,打穿了日月山河,破灭了一切龙脉,导致天地大变,凝聚气运而不降,强行制止杀戮,演化中古时代。”

    “也就是你所在的时代。”

    孔圣开口,给予解释。

    “没有一个人是胜利者吗?”

    “若是这样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我已成圣,虽天命不知可不可证,但至少有我在,可使天地千年不变。”

    顾锦年震撼,斗争万年,竟然没有一个人是胜利者,这还真的是有些惊人。

    同样,顾锦年也道出自己的想法,如果没有胜利者,那么这个时代的话,自己可以稳住局面。

    至少自己还年轻,可以压制诸多,以王朝统治。

    只是,孔圣摇了摇头道。

    “非也。”

    “虽没有胜利者,但并非代表所有人都死绝了。”

    “当时,天地封印气运,强行制止这场万年的杀戮。”

    “剩余下来有五大种族,他们以绝世秘法,存活下来,等待着天地复苏。”

    “他们知道,天地无法封存太久,总有一天会降临。”

    “所以,上古时代结束之后,每隔五百年,为何会有天命降临,其实这天命,只不过是无法封存之下,释放出来的气运。”

    “但这些气运,只能改善一点点,谁若是得到,可踏入七境,仅此而已。”

    “直到现在,天命再也无法封存,上古盛况再度显露,世人称之为黄金大世。”

    “换句话来说,随着黄金大世的降临,这五族将会再度出现,进行最后的抉择。”

    孔圣出声,将上古五族的事情告知顾锦年。

    “五族?”

    顾锦年算是明白孔圣让自己警惕的是什么了。

    上古的存在,还没有死绝,活在了当世,等待天命复苏,从而继续争夺。

    “恩,上古有万族林立,数万年的争斗厮杀,最终存活下来了五大族。”

    “上古海族,上古妖族,上古人族,上古魔族,还有上古神族。”

    孔圣出声,道出五大种族。

    “上古神族?”

    顾锦年有些惊讶,还有势力自称神族。

    “恩,上古神族,他们群体不多,但一个个天赋异禀,是天地自然形成,生来便是五境修为,而且每一个神族都拥有传承神通。”

    “不过他们的数量很少,有五万神族,大战结束后,只怕十不存一。”

    孔圣开口,告知神族的信息。

    “还有这样的存在?”

    “生来便拥有五境的修为?”

    顾锦年惊讶。

    不过,顾锦年很快冷静下来,上古厮杀当中,五大种族,神族并没有取得最终胜利,这就意味着,神族也不是无敌的存在。

    而今十不存一,倒不是太恐怖。

    “有上古人族在的话,想来即便他们复苏,我人族应当有人庇护?”

    顾锦年继续开口,提出自己的疑问。

    五大上古种族。

    海族,妖族,魔族,神族,人族。

    并非全部都是敌人。

    可孔圣却摇了摇头。

    “不,杀到最后的五族,没有一个会庇护你们,他们的目标,就是气运。”

    “而且若是五族全部复苏,他们率先会制造大动乱,诛杀后世人。”

    “这次天命显露,有无穷宝物,得宝物者,都是他们针对的目标,没有人是他们的朋友,甚至他们内部也会自相残杀。”

    “成仙之道,只有一个族群可以胜利,甚至这五大族内,有更恐怖的存在,他们想要杀尽天下一切,一人独占天地气运,飞升离开。”

    孔圣给予回答,让顾锦年打消这个念头。

    仔细一想,孔圣说的没错,他们厮杀万年,还真不会在乎天下苍生,上古人族很有可能会对当代人族下手,而且更加狠辣。

    “他们有八境者吗?”

    顾锦年询问最关键的问题,有没有八境存在。

    若是有的话,那的确麻烦。

    “曾经有。”

    “现在应当绝灭。”

    “天命封存,八境强者早已经死绝,即便活到中古时代,也已经被削弱,无八境存在。”

    “这是一定的。”

    孔圣给予肯定的回答,不会有八境存在。

    得到这个回答,顾锦年长长吐出一口气,若有八境,对自己而言,的确是一件麻烦事。

    “若无有八境,学生有自信,镇压一切。”

    顾锦年出声,他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没有八境修士,顾锦年无惧一切。

    这是他的自信,也是属于他的光芒。

    听到这话,孔圣无比满意,他露出欣慰笑容。

    “你有这般的自信,我很满意。”

    “而且你也接触到圣王之道,这很不错。”

    “这是老夫的圣王印记,也算是老夫为天地苍生最后做些事情。”

    孔圣很满意。

    说话之间,他凝聚出一道印记,这是孔圣的圣王印记,内圣外王之道。

    这条路孔圣已经走到了极致,今日给予顾锦年,也算是帮助顾锦年。

    “多谢孔圣。”

    顾锦年当下作礼,他身为圣人,如今寻觅出圣人大道,自然想要将这条路走到极致。

    只不过,大世降临,对顾锦年而言,他最缺的东西,不是奇珍异宝,而是经验。

    亦或者是说,是时间。

    孔圣乃是天命圣人,他的圣王印记,可以让顾锦年少走百年弯路。

    这不是传承,而是借鉴。

    以孔圣的圣王印记,来观自身武道。

    “锦年。”

    “后世就交给你了。”

    “上古五族,虽有无穷实力,可天命才刚刚显露,大世还未彻底复苏,他们的实力受到压制,越强的存在,受到的压制,也越为强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与他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甚至你是天地认可之人,只要你抓住机会,勇往直前,无惧一切困难。”

    “你不弱于他们。”

    “他们是昔日的火种,而你是当世的光辉。”

    “一定要记住,不可信任他们,也不可投身于黑暗之中。”

    “尤其是神族,他们当中有一种存在,巧言色令,具备蛊惑性,连圣人都难以抵抗,会被不知不觉中扇动。”

    “你要警惕。”

    孔圣开口。

    告戒顾锦年。

    “请先生放心。”

    顾锦年郑重地点了点头。

    随后孔圣消失,化作桃花瓣,最终一切恢复平静。

    待孔圣消失后。

    顾锦年沉默了少许。

    他没想到,未来的大乱,竟然与上古五族有关系,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但顾锦年到没有太大的反响。

    他知道,大世降临,必有祸乱,无非是换了一种自己想不到的方式降临罢了。

    众生树下。

    顾锦年望着这颗古树。

    自成圣之后。

    这颗古树再也没有任何异象,也没有生长出任何果实,这让顾锦年有些好奇。

    之前古树还有些作用,如今作用性很小。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伸出手来,触碰着这颗古树。

    他想看看,能否发现什么端倪,亦或者查找众生树的不同之处。

    随着圣道之力没入古树当中。

    刹那间。

    古树瞬间绽放万道霞光,很快众生树不断缩小,最终消失不见。

    这样的变化,让顾锦年不由咂舌。

    只是。

    下一刻。

    心脏部位,顾锦年察觉众生树居然出现在自己心脏当中,随后生根发芽,树枝化作了自己的筋脉,磅礴无比的生命力,改善着自身。

    每一次心脏跳动,顾锦年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变化,就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吞服灵丹妙药一般。

    “众生树与我融合吗?”

    顾锦年心中惊讶,他感觉得出,自己踏入圣境后,众生树与自己正在融合。

    当下。

    顾锦年也不在啰嗦,他感悟着众生树,也在明悟圣道,同时将孔圣的圣王之道一同领悟。

    一心四用。

    炼器。

    明悟圣道。

    吸收圣王印记。

    与众生树完成融合。

    而与此同时。

    外界。

    转眼之间。

    已经过去三天时间。

    而这三天时间内,整个东荒都在关注大夏王朝和匈奴国。

    大夏王朝调整兵营,这种事情瞒不住天下人的。

    很显然,要打仗了。

    这个讯号释放之后,整个大夏王朝,可以说举国欢呼,自江中龙米出来以后,不说人人吃饱饭,但至少解决了大量的粮食危机。

    百姓至少有口饭吃了,再加上顾锦年成圣,大大的提高了民族自信。

    而今,对于整个大夏王朝百姓而言,有一件事情是他们心中唯一的刺。

    这个事情,就是边境十二城的事情。

    这件事情,只要是个大夏百姓,就不可能忘记。

    眼下,大夏王朝国力鼎盛,国库充盈,皇帝有意发动战争,对于全国百姓而言,这是一件好事。

    但对于匈奴国而言。

    这就不是什么好事啊。

    大夏王朝这半年来,连出两位圣人,而且抵抗了大夏天灾之后,整个大夏王朝进入了鼎盛时期,每天的发展都是翻天覆地的。

    曾经,匈奴国也打不过大夏王朝。

    只不过因为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的限制之下,大夏王朝有气没办法出。

    可现在不一样了。

    顶尖战力,大夏王朝有两尊圣人。

    非顶尖战力,大夏王朝粮食充盈,完全可以全面开战,就算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联手也不行。

    至少以大夏王朝现在的情况,完全可以派两支大军,抵抗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打不打都无所谓,只要拖住就好。

    所以,对于现在的匈奴国而言,大夏王朝如同一座大山。

    而同盟会,也在近期要开展了。

    之前各大王朝势力已经在内部签署同盟会契文,只不过还没有举办相应的大会。

    此时此刻。

    匈奴王庭。

    匈奴王满脸期待着什么。

    在王座上,有些不安。

    很快,一道身影走了进来,脸色喜悦道。

    “王上。”

    “太玄仙宗回话了。”

    一道身影走来,是礼部尚书。

    他来到匈奴王面前,十分激动道。

    “太玄仙宗是何意?”

    匈奴王兴奋不已,满脸的期待。

    “回王上。”

    “太玄仙宗说,此番若大夏进军匈奴国,如若以正常征战,太玄仙宗不会插手。”

    “但若是大夏王朝,以超凡神力出手,太玄仙宗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后者开口,显得异常兴奋。

    听的这话,匈奴王长长吐了口气。

    大夏王朝的动员,让他提心吊胆,不是说打不过大夏王朝,而是怕顾锦年又召唤陨石,同时也担心两位圣人出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百万雄兵,这些都显得很可笑。

    可若是太玄仙宗能解决这件事情的话,那很多事情就简单也方便多了。

    常规作战,匈奴国能拖延一定时间,外加上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也一定会加入其中,协助匈奴国作战。

    大夏王朝即便派兵百万,打肯定是打不过大夏王朝,但也绝对能拖住大夏王朝。

    大世之争降临,大夏王朝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强攻匈奴国吧?

    简单点来说,匈奴王做好了战败的准备,战败分两种,一种是被灭国,一种只是战争失败,大不了赔偿点东西。

    只要不被灭国,大世降临,指不定匈奴国也能得到天命加持。

    所以,太玄仙宗的许诺,对他们而言,意义很大。

    “王上,既然太玄仙宗愿意保护我匈奴国,此番大夏若是要宣战,我等亦有何惧?”

    兵部尚书开口,得知太玄仙宗愿意帮助匈奴国,他自然开心,同时也起了征战的念头。

    “不。”

    “虽然太玄仙宗答应保护我们,可大夏王朝如今国力充沛,没有必要跟他们打。”

    “匈奴国赢不了,即便是赢,也是惨胜。”

    “放在以前没有太大问题,可如今大世之争已经开始,匈奴国还未获得任何好处,天齐山即将复苏,龙虎道长已经许诺我匈奴国诸多好处。”

    “现在按兵不动,胜过一切,如果动了,一但战败,大夏王朝很有可能借此机会,索要天齐山。”

    “若给,我匈奴国再无出头之日。”

    “若不给,大夏王朝当真敢一路袭杀过来,上清道人会不会为了匈奴国,与顾锦年彻底撕破脸,这是一个未知数。”

    “而且,顾锦年当时并没有输给上清道人,再加上大夏王朝可是有两位圣人。”

    “这场仗,绝对不能打。”

    “不过可以派大军驻守,严令三军,决不可轻举妄动。”

    匈奴王出声。

    他瞬间洞悉当下的局势,虽然有太玄仙宗的支持,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打。

    打不过,也打不赢,更不能打。

    听到这话,百官沉默不语,但也明白匈奴王所言无错。

    “那我等只能憋屈吗?”

    兵部尚书有些不服道。

    “憋屈总比错失机会要好。”

    “大世之争,抓到一次,就能一洗前耻。”

    “行了,就按照本王的意思来。”

    “对了,再让礼部写封信,告知东荒天下,匈奴国绝无冒犯之意,大世之下,希望大夏王朝能够为天下苍生着想。”

    匈奴王开口,也不想说那么多。

    一时之间,百官沉默。

    而与此同时。

    大夏王朝内。

    早已经吵的不可开交了。

    朝堂之上。

    武将为了出征之事,已经整整吵了三天三夜。

    所有人都想要带兵出征,为了这事,一些武将私下都打起来了。

    “陛下,您是知老臣的,老臣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征战匈奴,只要陛下能让老臣出征,老臣愿立下军令状,不破王庭势不归来。”

    有国公开口,声音激动,要求永盛大帝让他征战。

    “陛下,齐国公已经年迈,这个年龄就不应该出征,老臣比齐国公年幼三岁。”

    “此次征战匈奴,应当让老臣来。”

    又有一位国公开口,要求征战。

    “我可去你的吧,你还要不要脸啊?你这把老骨头了,你去做什什么?丢人现眼吗?”

    几个国公你争我斗,在朝堂之上,根本没有半点顾忌,毕竟谁都知道,如今大夏王朝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粮食有粮食。

    在这种情况之下,谁能出战,谁就能立下不朽之功,流芳百世。

    搁谁谁不想去?

    抢到就是赚到啊。

    看着群臣如此。

    永盛大帝面色平静,宛若再看一群小丑争吵一般

    想带兵出征?

    吃屁吧。

    也就在此时,一道洪亮之声响起,让大殿彻底安静下来了。

    “陛下,镇国公来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所有人皱眉了。

    一个个不由看向永盛大帝,他们最不想见到的人来了。

    镇国公。

    若是镇国公来了,这次出征匈奴,还真有些不好说了。

    再看看永盛大帝,众人顿时明白,永盛大帝早已经选好了人是吧?

    逗大家开心是吧?

    “宣。”

    听到镇国公来了,永盛大帝顿时大喜。

    自己的救星总算来了。

    而与此同时。

    皇宫外。

    镇国公顾元,顾老爷子正满脸春风。

    他原本镇守江中郡,如今被一道圣旨,秘宣进宫。

    这个节骨眼上,秘宣进宫。

    这是何意?

    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永盛大帝想要让自己出征匈奴国。

    让自己担当大将军,马踏王庭。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意思吗?

    想到这里,顾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越盛,笑容也无法遮掩。

    “宣镇国公入殿。”

    也就在此时,随着一道宣令响起。

    镇国公迈着无比自信和嚣张的步伐,朝着大殿走去。

    他步伐坚定,龙行虎步,心中也已经想好了说辞。

    待会永盛大帝开口,任职自己为征匈大将军,自己一定要说点感人肺腑之话。

    什么死而后已,什么不破匈奴誓不回,总而言之,一定要让皇帝明白自己的心意。

    “殿内是何情况?”

    想到这里,镇国公不由看向一旁的太监,随意询问道。

    “回国公,殿内吵的不可开交,诸位大人都在争抢出征之职。”

    太监开口,倒也实话实说。

    “哼。”

    “一群废物,也敢求出征之职?”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镇国公开口,霸气无比。

    可一旁的太监低头了。

    这话镇国公说没事,他可不敢附议。

    “你知道为何陛下迟迟不选大将军吗?”

    “那是因为陛下知道,这帮人都是废物,唯有老夫,才有资格。”

    镇国公开口,言语当中除了狂妄之外,就是狂妄。

    太监低头不语。

    如此。

    他镇国公也来到了大殿之下。

    抖了抖自己的衣袍,镇国公朝着大殿走去。

    很快。

    声音响起。

    “臣,顾元,拜见陛下。”

    “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当中,镇国公开口。

    朝着永盛大帝一拜。

    “国公言重。”

    “赐座。”

    看到镇国公到来,永盛大帝大喜,直接让人赐座。

    “不必。”

    然而,镇国公挥了挥手,直接拒绝。

    这样子,是真的很嚣张。

    文臣们不说话,这件事情是武将之间的斗争,跟他们没有太大的关系,好好看戏就行。

    “既然镇国公也已入朝。”

    “那有些话,朕就直接明说了,诸位爱卿。”

    “大夏王朝开国至今,遭遇无数苦难。”

    “而,边境十二城,乃是朕大夏永不磨灭之伤痛。”

    “十二城百姓,遭遇屠杀,血流成河,尸骸如山。”

    “匈奴国之恶,罄竹难书,朕身为帝王,更是无法忘怀。”

    “如今大夏王朝,兵强马壮,粮草充沛,朕的确有意,宣战匈奴国。”

    “但这些日子,朕一直思考,该有谁来担任主帅之职,领百万大军,携带一千万石粮食,出征匈奴。”

    永盛大帝开口,先说一下前因后果,紧接着才说到正题上。

    只是这话一说,众人的声音纷纷响起。

    算得上你争我抢了。

    “诸位爱卿稍安勿躁。”

    “让朕说完。”

    永盛大帝开口,安抚群臣一番后,紧接着继续开口。

    “此番出征匈奴国。”

    “不可儿戏,任大将军也不可随意胡来。”

    “所以设下三个要求。”

    “其一,一定要有经验,与匈奴国交战过。”

    “其二,必须要有威望,能震慑群臣。”

    “其三,年龄不可低于七十。”

    “满足以上三点,朕任其为征匈大将军。”

    永盛大帝开口,同时目光也落在了镇国公身上了。

    此话一说,镇国公当下欣喜无比。

    看到没。

    看到没。

    瞧瞧。

    瞧瞧。

    什么叫做帝王?

    这才叫做帝王,这三个要求,不是完美与自己契合?

    哈哈哈哈哈。

    镇国公内心大喜,第一时间,半跪在大殿当中,看向永盛大帝道。

    “陛下,老臣愿请缨。”

    镇国公强忍住内心的喜悦,主动请缨。

    而此时,大殿内也安静无比。

    因为镇国公的确是不二人选,他们虽然互相争斗,可面对镇国公还是起不了争意。

    一来是镇国公的确战功赫赫,二来顾家出了个圣人。

    这谁比得过?

    “好。”

    “既然镇国公主动请缨,那朕就将征匈大将军之职,交由镇国公。”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

    只是还不等镇国公领职之时,永盛大帝的声音又响起了。

    “此次,朕为提高三军士气。”

    “御驾亲征,为兵马大元帅,统御三军。”

    “国公驻守大夏王朝,入驻兵部,为征匈大军稳定后勤。”

    永盛大帝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对。

    给镇国公征匈大将军之职,让他安安心心在大夏京都待着,稳固朝廷局势,自己就勉为其难拿个三军兵马大元帅的职位,御驾亲征。

    此话一说。

    大殿内,瞬间鸦雀无声。

    镇国公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僵硬了。

    所有人怔怔地看向永盛大帝。

    有一种听错了的感觉。

    啥玩意?

    三军兵马大元帅?

    御驾亲征?

    好家伙。

    陛下,你搁这里等着我们啊?

    你这算盘打的,我在匈奴国都听见了。

    搞来搞去,折腾来折腾去,原来是你想出征啊?

    感受到百官的注视,永盛大帝有些不自在了。

    他娘的。

    看着朕干什么?朕脸上有花吗?

    啥意思?朕就不可以御驾亲征?

    不过永盛大帝没说什么,而是看向镇国公温和笑道。

    “国公觉得如何?”

    永盛大帝开口。

    他设计这么多东西,就是为了得到镇国公的支持啊。

    还特意给了镇国公征匈大将军之职,说句不好听的话,这面子里子都给了,就看镇国公怎么回答了。

    而此时此刻。

    镇国公却愣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家伙。

    他娘的,给自己一个征匈大将军名称,让自己镇守大夏京都?

    这叫什么征匈大将军?这他娘的不就是后勤官?

    “陛下。”

    “老臣不同意。”

    “您是万金之躯,御驾亲征怎么行?”

    “这脏活累活,老臣来做。”

    刹那间,镇国公站起身来了,直接拒绝,不过他还是委婉一些。

    可一听这话,永盛大帝却摆了摆手道。

    “不。”

    “锦年成圣,感触到朕,锦年为大夏王朝做了这么多事情,朕身为帝王,若不能去为大夏百姓征战,朕愧对?

    ?祖列宗。”

    “这件事情,朕心意已决,朕也知道,诸位爱卿担心朕。”

    “可朕一定不会辜负大夏子民。”

    “此次征战,朕也一定会马踏王庭,使大夏旗帜,插在匈奴国上。”

    永盛大帝言语康慨道。

    而且态度坚决。

    看到这一幕。

    所有人彻底明白,永盛大帝这盘棋只怕早就下好了,就等着今天收网。

    “不可。”

    “请陛下三思。”

    “御驾亲征,太危险了。”

    镇国公继续开口。

    还是不答应。

    同时,他将目光看向这帮文臣。

    感受到镇国公的目光,文臣们也意识到了什么,当下一个个站出身来道。

    “陛下,御驾亲征,万不可以。”

    “请陛下收回成命。”

    “是啊,望陛下收回成命。”

    刹那间,百官齐齐开口,劝阻着永盛大帝这个危险想法。

    看到这一幕。

    永盛大帝不由皱眉了。

    “镇国公。”

    “朕不是安排你当征匈大将军了吗?你为何不同意朕御驾亲征?”

    永盛大帝有些皱眉问道。

    可不提征匈大将军,镇国公还没事,一提,镇国公直接开口,有些没好气了。

    “陛下,万金之躯,决不可御驾亲征。”

    “征战匈奴,老臣处理即可。”

    镇国公压着怒火道。

    他娘的,让自己当后勤?他死都不愿意啊。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也有些不爽了。

    他娘的,给你安排了个征匈大将军,你还不够?要这么贪?

    好啊。

    好啊。

    怪朕瞎了眼,看错了人,没想到镇国公你如此爱慕虚荣。

    “那若是朕不答应呢?”

    永盛大帝出声,有些火气道。

    这话一说,镇国公直接炸毛了。

    “那就都别打。”

    “反正老臣死也不会同意陛下御驾亲征。”

    镇国公脾气也上来了。

    我出征不了,那就都别出征,反正不打仗也是好事,国家休养生息,百姓还能安居乐业。

    “嘶。”

    “镇国公,你大胆。”

    “朕没有想到,你年纪一大把,居然还这么爱慕虚荣,此次出征匈奴国,是为了报仇雪恨,你把它当什么了?当做你扬名立万的机会吗?”

    永盛大帝开口,气得胸脯起伏很大。

    好家伙,都别打了?有这么跟皇帝说话的吗?

    要造反是不是?

    “反正老臣不管。”

    “老臣打不了,就都别想打了。”

    顾老爷子是谁?武将之首。

    大夏着名**子,滚刀肉,他话一说完,直接坐在地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

    都别打了。

    摆烂。

    哎,我就摆烂。

    “嘶!好你个镇国公。”

    “你太让朕失望了。”

    “瞧瞧朕外甥,再瞧瞧你,你们顾家除了朕外甥以外,全是这德行啊?”

    “朕,还非要御驾亲征,你能奈朕何?”

    “你总不可能还敢束缚朕?”

    永盛大帝脾气也上来了。

    就要打,就要打,气死你,气死你。

    一听这话,镇国公站起来了。

    “陛下,臣不可逆君。”

    “陛下当真要打,臣拦不住,但臣立刻去找我孙子锦年,让他写一篇文章,主张休战。”

    “陛下可别忘记,臣的孙子是圣人。”

    镇国公谁啊?

    老滚刀肉了,跟他玩无赖的?镇国公还真不怕。

    你打啊。

    你敢打,前脚出去,他以死相逼,让顾锦年写一篇文章,主张休战,看你是要名声还是要打仗。

    果然,这话一说,永盛大帝差点气晕了。

    他娘的,你个老毕登,玩阴招是吧?

    可您还别说,这招真有用。

    “朕当真是看走眼了。”

    “你不会以为朕这趟出去,是为了显摆吧?”

    “朕这番出去,用心良苦,你知不知道?”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指着镇国公鼻子骂道。

    “我孙儿是圣人。”

    镇国公没有理会,就是一句话。

    反正陛下你看着办。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脑淤血都要气出来了。

    “你知道朕有多辛苦吗?日理万机,每日批阅奏折三千封。”

    “朕就想出去打仗,洗刷大夏耻辱,这也不行吗?”

    “你当真是小人之心。”

    永盛大帝继续开口。

    “我孙儿是圣人。”

    镇国公懒得听这么多,就是一句话。

    反正你自己看着办。

    “朕外甥是圣人,还你孙子是圣人,朕外甥也是圣人啊。”

    永盛大帝气的没话说了,直接摆烂,也跟着说这句话。

    “我孙儿是圣人。”

    镇国公继续重复着这句话。

    “朕外甥也是圣人。”

    永盛大帝懒得废话了,直接学习。

    “我孙儿是圣人。”

    “朕外甥也是圣人。”

    “我孙儿是圣人。”

    “朕外甥也是圣人。”

    朝堂上。

    一君一臣,如同顽童斗嘴一般,你一句我一句,让众人沉默不语。

    想插嘴吧,又怕惹火上身。

    不插嘴吧。

    这两人多少有点问题啊。

    很尴尬。

    最终,一直到了傍晚。

    两人吵出了火气,说实话,要不是君臣身份太敏感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镇国公真想做点什么。

    而永盛大帝也想做点什么。

    不过好在,最终太后出面,制止了这场闹剧,文武百官拉走镇国公,太后和皇后拉走了永盛大帝,才平息了这场闹剧。

    但所有人都知道。

    这件事情,肯定没完,找不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吵几个月都有可能。

    然而。

    就在今日深夜。

    十处地方,突然爆发出神光。

    大夏王朝有一处。

    匈奴国有一处。

    大金王朝有一处。

    中洲王朝三处。

    南蛮与西漠两地,各有两座神山绽放光芒。

    如之前的普元山一般。

    天命凝聚。

    而与此同时。

    中洲。

    一处古老的山脉当中。

    一群人缓缓出现。

    是大道府的人。

    而为首之人,则是鬼谷先生。

    身后跟随着数十人,其中长云天站在前列。

    ---

    ---

    推荐一本书。

    《修仙:我能在诸天轮回》作者:黑心师尊

    

本文网址:/book/153562/621529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215292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莫求仙缘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