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章:新的日月,已经升起!上古人族?有我无敌!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章:新的日月,已经升起!上古人族?有我无敌!

新书推荐:武神图箓三尺长剑荡人间偏你成执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仙路长青栀念晓光家族修仙:开局成为镇族法器我只想好好的修仙剑气长安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

    西漠上空。

    顾锦年正将目光看向广源佛陀时。

    突兀之间,两道恐怖的气息忽然出现。

    是七境的力量。

    顾锦年对这股力量极其敏感,不只是顾锦年,诸多人都感应到了这可怕的七境气息。

    「有人在这一刻成为七境强者了?」

    有六境强者出声,忍不住开口。

    世人震撼,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突然有人踏入第七境了?

    这太古怪了。

    不止如此,但凡突破七境,应当都会有巨大的异象,变化莫测,昭告世人,可人们只察觉到了七境之力,却没有半点异象,端是古怪的很。

    而天穹之上,顾锦年却在一瞬间抓住了这气机,他察觉到是谁。

    将目光看去。

    顾锦年神色不由一变。

    他在遥远之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长云天,他身后出现一张深渊大口,正在吞噬着一道道白色气体。

    他们二人的境界,就在方才的一瞬间内,突破到了第七境。

    顾锦年神色一变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

    长云天他认识,儒道第五境,根本就没有修行过什么仙道,可现在瞬间踏入第七境,这太过于古怪了。

    「蚕食死去的七境强者,掠夺某种气运,从而使自身突破七境吗?」

    顾锦年在一瞬间内便想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步跨越,直接来到他们二人面前。

    只是刚刚抵达时,便发现长云天二人的身影只是虚影,这是某种古怪的秘法。

    的确在蚕食这些气运。

    「与上古五族有关,他们得到了上古秘法,我诛杀的七境强者,给他们做了嫁衣吗?」

    顾锦年瞬间想到怎么回事,故而眼神变得无比冰冷,他将目光投去,气势浓烈攀升。

    他双目睁开,有无穷神光迸裂出来,神奇无比。

    这一刻,顾锦年没有去追杀上清道人,也没有去追杀其他的七境强者。

    而是搜索长云天二人的气息,他要找到这两人,将其缉拿,然后再盘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

    而人们则是好奇,也很惊讶,不知道顾锦年这是要做什么。

    「他在搜索新七境的气息,是想连同他们一起诛杀吗?」

    「难道顾锦年不允许其他人踏入七境吗?想一并诛杀?」

    人们好奇,也带着疑惑,不清楚什么情况,下意识以为顾锦年是想要诛杀一切七境强者。

    「你们可能猜错了,锦年圣人不是想要诛杀一切七境强者,而是新出现的两个七境强者,存在古怪,无声无息突破七境,这本身就很古怪。」

    有人出声,猜测一种可能性,认为顾锦年并不是简单的诛杀。

    听到这话,世人惊讶,神色之中满是疑惑,有些不明白这话,但是又能理解部分。

    「窃取天机,想要通过这种手段突破境界?真当本圣不在?」

    顾锦年的怒吼声响起,冰冷至极,他已经查到了长云天二人所在之地。

    没有任何废话,他手握星辰古树,一斩下去,数十万道星辰剑气杀去,荡漾出无穷光芒,显得格外不凡。

    比起上清道人而言,顾锦年更能发挥出星辰古树的能力。

    而且,顾锦年还没有与星辰古树彻底融合,不然威力会更强。

    轰!

    无数星辰剑气迸裂杀出,如同瀑布倾泻,朝着万里之外劈杀下去。

    这太恐怖了,大杀招落下,直接洞穿一切,朝着长云天二人杀去。

    砰砰砰!

    恐怖的爆炸声响起,格外的惊人,也很不凡。

    万里在,长云天二人脸色大变,直接倒退数百里,他们眼中有惊恐,也有愤怒。

    「顾锦年,你当真要招惹天下七境强者?」

    「你不怕有朝一日,你会因此付出惨痛代价吗?」

    恐怖的声音响起,长云天沉着脸,有些愤怒。

    认为顾锦年现在这样做,就是要斩尽一切七境。

    「那我倒要看看,有多惨痛。」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他双手平摊下来,伐神术演化无穷瑞兽,朝着他们二人杀去,这很凶猛,如同一尊太古神魔一般,令人感到震撼与恐怖。

    两人见势不妙,没有硬抗,直接转身离开,一步跨越,便想要脱离此地。

    他们速度很快,已经抵达第七境,自然不俗。

    只是,顾锦年有天命神通,其中包含神速,他的速度,超越一切,几乎是刹那间,就要将他们追赶上。

    不过两人有莫名手段,否则的话,也不敢直接掠夺气运。

    下一刻。

    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他们周围空间扭曲,看起来格外的不可思议。

    但顾锦年依旧可以追踪,他顺着二人的气息,一路追杀而去。

    一直到一处山谷当中。

    两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了。

    这很古怪。

    顾锦年立在山谷之上,静静凝视着,他目光巡视着方圆万里,敏锐的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这片山谷很诡异,诡异的地方是平凡。

    就好像是一座寻常不过的山谷,但问题是这两人的气息在这里消失,这就足以证明一切。

    「这里藏着莫名的东西,或许与上古五族有关系。」

    顾锦年心中有些猜想。

    当下,他抬起手来,再度演化出众生树虚影,朝着山谷内轰击而下。

    刹那间,反馈出现,有绝世大阵在其中。

    山谷这片天地的空间,的确显得怪异无比,这很不寻常。

    「既然来了,那就做一個了断。」

    只是一瞬间内,顾锦年便做出决定了。

    轰!

    他出手,拳芒如龙,虽然不知道这那一处空间,但顾锦年选择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一个个横推而下,破坏这里的空间,总能找到不对劲的地方。

    随着顾锦年出手,这方天地彻底扭曲了,被顾锦年的拳芒摧毁。

    的确,这种办法很普通,但确实是目前而言,最为有效和直接的阵法,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有足够的时间,顾锦年的确能找到空间节点。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突兀之间,一道震荡传来。

    这是在与顾锦年的元神之力碰撞。

    轰。

    如同一座山岳袭来,顾锦年的元神一阵震颤,他虽然做好准备,也处于戒备状态,但这股力量依旧恐怖。

    若不是顾锦年的元神强大无比,差一点就要着道。

    「这并非是个人力量,这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此时此刻,顾锦年有点明白上古五大族有多强大了,仅仅只是一个空间节点,就差点让自己元神受到影响,这个大族内,必然藏有极其强大的存在。

    「大世真正降临,他们若是出世,必要引起血雨腥风,倒不如现在诛杀干净?」

    顾锦年心中暗道。

    虽然元神受到一定影响,但问题不大,顾锦年继续出手,想要彻底揪出他们,让他们出世之前,就将其全部抹杀。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可以和谈吗?」

    声音响起,带着询问。

    突然出现的询问之声,引起无数人惊讶,世人将目光投来,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顾锦年是要做什么?

    之前顾锦年与八位强者,好端端又放下手中的事情,突然来到这里。

    然后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众人完全是看不懂,世人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又不清楚,为何有这样的声音。

    和谈?

    谁在出声?

    和谈什么?令

    人感到匪夷所思。

    「和谈?」

    「如何一个和谈?」

    山谷之上,顾锦年出声,不过他在酝酿杀招,需要时间,正好与他们交流,拖延时间后,再直接出手,一劳永逸。

    「吾等乃上古人族,生来高高在上,加入我们,赐尔上古真血,予一等人族,等到协助我族出世,到时候算你大功,若能真正为我上古人族效劳,等我等真正出世,可考虑赐你王称,一同享受证道成仙之果,如何?」

    对方出声,声音诚恳,他们的确想要拉拢顾锦年。

    不惜给予一等人族之称,甚至还拿出所谓的王称,当做筹码,当然这只是可考虑,当真如何,谁也不清楚。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冷笑,他向前走了一步。

    「一等人族?」

    「还真是高高在上啊?」

    「是谁给了你们自信?将人族划分三六九等?」

    「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

    顾锦年开口,他言语霸道,听到这些人所说,不由充满着可笑。

    要是其他种族,划分个三六九等,顾锦年没话可说,毕竟大家种族不同。

    可明明是人族,却要划分一等人,二等人,这种思想根本不可取。

    「你太年轻了。」

    叹息声响起。

    「你虽是后世之圣,天资绝绝,可你根本不了解我上古人族的强大。」

    「我等才是这个世界原本的主人。」

    「询问你,是惜才,而不是需求你的帮助。」

    「但我上古人族只给你一次机会。」

    「你不答应,便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

    后者开口,除了一开始有些遗憾之外,后面就是冷漠,很显然他们高傲了太久了,直至今日,他们依旧高傲,认为拉拢就是最大的恩赐。

    可话音落下,一股恐怖的力量镇压而来,顾锦年周围空间仿佛受到了挤压一般,直接破碎,引来巨大的震动。

    「不答应就得死吗?」

    「这就是上古人族?手段还真是够上古的啊。」

    顾锦年开口,他往前走了一步,气血恐怖,阻挡着这股力量,同时他再次踏入圣王极境,与其对抗。

    「并非是不答应就得死,而是因为你的傲慢。」

    后者的声音响起,道出原因。

    「因为傲慢?」

    「我想这只是你们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无非就是恐惧。」

    「你们在害怕我。」

    「在恐惧我。」

    顾锦年抵抗着这股力量,明面上他很平静,展现出自己的强大与自信。

    原因无他。

    顾锦年虽然明白,上古人族很强大,可他更加明白的是,自己几乎是整个人族的希望,这个时代所有人的希望。

    如果自己表现的过于软弱,未来等到五族降世,必然会影响天下人的士气。

    「害怕?」

    「恐惧?」

    「你当真是想多了,我族若全面复苏,诛杀你太简单了。」

    声音再度响起,表现的不屑,显然对于顾锦年的自信,感到可笑。

    「那就显世。」

    「上古时代尔等就应当死去,存活至今,还不是苟且偷生之辈?」

    「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精彩。」

    「新的日月,已经升空。」

    顾锦年出声,他的言语,鼓舞人心,但当顾锦年说完这话后,也确确实实惹来惊天沸腾。

    「什么?他们来自上古时代?」

    「来自上古时代?」

    「顾锦年正在与一群上古时代的强者斗争吗?」

    「这太恐怖了吧?」

    「当世无敌,就与上古宣战?」

    「上古时代,至少距离现在几万年啊,甚至十万年都有可能,这些存在,为何能活到当世?」

    一些声音响起,世人绝大部分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如今被顾锦年直接道出,自然会引起一定的争议与恐慌。

    「好一句新的日月,已经升空,我上古人族本就是天地之间的日月,而你是不是新时代的日月,就拭目以待了。」

    「现在,给你充足的时间,看看你这颗日月,到底会不会升空。」

    上古人族的声音响起。

    在这一刻,一切压力彻底消散,他们没有选择进攻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他们想要等到出世之后,让顾锦年看一看他们

    惊世的手段。

    也或许他们根本无能为力,无法诛杀顾锦年。

    但不管如何,他们选择收手了。

    随着压力消失,空间节点消失,他们所在的小世界,已经消失在这片山谷内。

    逃离了。

    山谷上空。

    顾锦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并非不想出手,而是发现即便自己奔赴全力,只怕也难以留下他们,两者的实力相差很大。

    自上古存活至今,要说没有半点能耐,顾锦年是不信的。

    「我将无敌。」

    顾锦年开口,他道出自己的心声,也表决了自己的态度。

    大世之争,他要争出一条无敌之路,为万世开太平。

    声音落下,顾锦年身上绽放无穷光芒,映照天地之间,给世人带来巨大的希望。

    大约半个时辰后。

    顾锦年收回自己的心神,他将目光巡视过去,如今八位七境强者,西漠死了两尊,惠绝佛陀和小缘寺主持。

    仙门死了两位,龙虎掌教,还有太玄仙宗掌教。

    至于上清道人,目前也处于重伤状态,虽然没有死,但也别想折腾起什么浪花了。

    八人死了四个,这数量已经算是很多,令人咂舌。

    剩下活着的七境强者,也只有西漠广源佛陀,以及大音寺主持,还有半死不活的上清道人,以及阴阳掌教了。

    他们各自都有无上器,而今消失逃离,继续追赶下去,也没有太大的必要。

    从头到尾,他们就不是自己的敌人,这一点顾锦年十分清楚,他没有将这批人视为自己的敌人,真正的敌人,藏在暗中。

    解决他们,只是为了扫荡一些不安分的因素。

    稳定天下太平。

    想到这一点,顾锦年也不啰嗦了,开始布置自己的计划。

    「自即日起。」

    「胆敢有害大夏者,一缕杀无赦。」

    顾锦年出声,这句话代表着结束,这场大战争斗的结束。

    先是不可思议的战争,而后便是顾锦年以一抵八,以诛杀四人的结果,让这场大战彻底落幕下来。

    很快。

    一道道声音响起。

    「匈奴国,愿起和谈契文,请大夏王朝降罪。」

    「扶罗王朝,愿起和谈契文。」

    「大金王朝,愿起和谈契文。」

    数道声音响起,东荒诸国,一些声音纷纷响起,是各国国君的声音。

    大战结束,接下来就是大清算了,他们知道,这场斗争之中,大夏王朝再一次获得全面胜利,而且这一次是力压了整个东荒。

    此时此刻。

    匈奴国上上下下都变得有些震撼,他们彻底恐慌与害怕。

    这一次,叫嚣最凶的便是匈奴国。

    没有之一。

    他们援助五十万大军给宁王,就是希望能够押宝成功,期待宁王造反成功,立下新夏国,这样一来,匈奴国借助新夏王朝,可以得到诸多好处。

    可现在一切美梦都破灭了,而接下来要面临的事情,就是大夏王朝的怒火。

    滔天怒火。

    「匈奴国国君,所有王族,参与边境十二城之事主将,全部自刎谢罪。」

    「本圣可饶恕匈奴国之罪。」

    「否则,即刻,马踏王庭,不予任何解释机会。」

    随着冰冷之声响起,这是给予匈奴国的惩罚。

    原因无他,匈奴国所作所为,按理说灭国不算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但顾锦年是圣人,他不想要牵扯无辜之人。

    往小来说,身为大夏子民,国仇恩怨,应当报之,十倍奉还,这完全不过分。

    但往大来说,身为圣人,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好人与坏人,国仇家恨虽然刻骨铭心,可并非是每一个人都是刽子手。

    若不是圣人,顾锦年必行绝灭之道。

    若是圣人,顾锦年要懂得天意,他让匈奴国国君,以及皇室一脉,王族一脉,包括曾经参与过边境十二城之战的将士,全部自刎谢罪。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之人,哪怕是一些王族,没有参与这场战争,可他们是获益者,没有匈奴国的侵略,他们也不会过上这么好的日子。

    得到了享受,就要自食恶果。

    听到这话,匈奴王庭内,匈奴国君脸色瞬间惨白无比,他注视着顾锦年,跪在地上,哭喊恳请道。

    「圣人在上。」

    「小王实在是有些愚昧,故而才会如此,小王知晓,此番所做之事,惹怒大夏王朝,但还请圣人仁慈,放过小王,小王愿意割出一半土地,请圣人高抬贵手,小王立刻退位。」匈奴王再也没有曾经的高高在上。

    东荒境内,匈奴国的地位本身就极其尴尬,论战力,匈奴国仅次于三大王朝,但因为各种原因,匈奴国只能依靠其他王朝才能变强。

    所以匈奴国成为了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针对大夏的一把刀。

    正是因为如此,匈奴国一直仇视大夏王朝。

    而今,大夏王朝出了顾锦年这种妖孽,让他们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对匈奴王的询问,天穹之上,顾锦年面色冰冷,他俯视这一切,望着匈奴王,显得格外平静。

    「不允。」

    顾锦年开口,这就是他的回答,也是他的态度。

    这次大战,输赢决定一切,顾锦年不给他们任何一点反抗机会。

    免得以后再起什么风波。

    有些事情,是时候要做一些了结。

    听到顾锦年的声音,匈奴国国君眼中彻底一片灰败,他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即便自己想要拼死抵抗,可那又如何?

    大夏龙舟正在天上注视着自己,凝望一切。

    只要大夏帝王一声令下,匈奴国当场会变成焦土,谁来了都没用,之前还有同盟会,现在什么都没了。

    这还是顾锦年不出手的情况下,如果顾锦年出手的话,那就更别说了,当世谁能抵挡顾锦年?

    王庭内。

    匈奴国国君颤颤巍巍,他真的不想死啊,他好不容易成为匈奴国国君,又好不容易等到了大世降临。

    却没想到,如今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他不甘心啊。

    可他知道的是,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也无力去抵抗。

    甚至,他很想大骂顾锦年一声。

    然而,他骂不出来,一但自己骂了顾锦年,所带来的一切影响,都要由自己承担,到时候大夏王朝采取任何激烈的措施,百姓们只会恨自己。

    对于一位君王来说,他太懂明白什么叫做史书了。

    人们不会记住这段历史,他们只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恶事。

    「愿圣人放过匈奴国百姓,小王甘愿赴死。」

    匈奴国君开口,他临死之前,道出一句善言。

    可此言一说,顾锦年的冷笑之声不由响起。

    「少在这里假惺惺,若你当真为匈奴国百姓,当初为何主动侵略边境十二城?」

    「在这里说些可笑的话,临死之前,就开始悲怜世人?」

    「你心中之善,是因为畏惧死亡之善,而并非是真正的善言。」

    「速速赴死。」

    顾锦年神色冰冷,让其赴死。

    此话一说,匈奴国国君一句话都不敢啰嗦,只能低着头,现在说什么都显得可笑。

    「啊!」

    惨叫声响起,匈奴国国君抽出佩剑,当场自刎。

    不再有任何幻想与犹豫了。

    他死了。

    匈奴国国君自刎了。

    王庭内。

    满朝文武嚎啕大哭,不是因为匈奴国国君之死而哭,而是因为他们自己而哭。

    国君都死了。

    顾锦年是不可能放过他们,再加上边境之战,他们的身影可没有少出现。

    自然而然,他们感到悲伤,在这里哭喊着。

    随着国君自刎,顾锦年没有啰嗦,直接将目光看向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

    匈奴国解决完了,剩下的就是这些人。

    「大夏内乱,宁王造反,东荒诸国,连同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一同援助宁王,助纣为虐。」

    「若不是本圣念在上苍有好生之德,早已主动出手,覆灭诸国。」

    「今日,给诸国十二时辰时间考虑清楚,为防止天下大乱,本圣有十大条约,若答应,十二个时辰后,国君亲往大夏王朝京都,签署谈和契文。」

    顾锦年开口,借助这次机会,他打算彻底处理完东荒王朝的事情。

    而随着顾锦年这样开口,诸国不由松了口气,原因无他,至少顾锦年还给他们机会,他们是真的害怕,顾锦年狠下心,将他们一同覆灭。

    现在只要答应十个条件即可。

    至少比他们预想要好太多。

    「请圣人开口。」

    大金国君开口,十个条件,让他心中长长吐了口气,毕竟这个结果还是他能接受的。

    「其一,各国皆可设立宝钞,但由大夏王朝统一划分价值,一切以大夏宝钞为主,大夏宝钞可直接于钱庄换取等额金银,大夏龙米,包括天外陨金,东荒诸国皆得承认,违令者,诸国灭之。」

    「其二,东荒诸国,一切海域皆由大夏王朝掌控,上空领域,必须也必须要有大夏王朝掌控,如若违令者,诸国灭之。」

    「其三,大夏不夜城,设于诸国之中,一切成本由诸国自付,但缴纳两成收益为税收,没入国库之中,并设一切保护。」

    「其四,诸国皆设立东荒大理寺,但凡任何他国之人遇到问题,由东荒大理寺处理,东荒大理寺客卿必须要由大夏王朝官员任职,且拥有调动诸国刑部之权。」

    顾锦年开口,他将一条条契文道出。

    顾锦年没有索要土地,没有索要赔偿,甚至都没有要求他们交出部分人来。

    而是提出一些要求。

    对于世人而言,他们觉得这些要求好像有些稀奇古怪。

    大部分都觉得,直接让他们割地不是最好的吗?

    把地赔来,再让自己的人去掌控,让他国之人沦为奴隶,这样不是最直接吗?

    可对于一些真正聪明的人,他们几乎一瞬间便明白顾锦年这是在做什么了。

    顾锦年这是在用另外一种手段,去控制诸国。

    控制的方法其核心无非就是军事和金钱。

    龙舟制空,看似是巡逻权力,可实际上就是在监控,包括未来战略布局,但凡发现你有点问题,就直接送你一发雷暴弹。

    海域控制他们不理解,但想到是顾锦年说出来的事情,肯定有其他深藏的秘密。

    再者,仔细回想一下,割让土地的意义是什么?

    真就给你一块地,你要不要百姓迁徙?

    迁徙过去,耗费的国力成本也很大,再加上又有多少人愿意背井离乡?

    这需要大量的时间。

    而保留人口,那就不好管理,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

    强行去征服,很容易惹来麻烦与是非。

    古今往来,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就刚好了。

    用金钱银两来解决这些问题,大世之争降临不降临,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影响是很大,但这个大无非还是围绕,吃饱喝足这四个点上。

    大部分百姓,这一生追求的东西,也就是吃饱喝足,稍微出色点的人,就是享受更好的生活,其他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

    真正影响的是上面人,越上面的存在,才是大世之争的核心人物。

    顾锦年这一招,不但可以让大夏王朝成为东荒王朝当中最强的国家,而且还可以牢牢死死地控制其他王朝。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去。

    这句话一定是没错的。

    不用武力征服,用最实在也是最实惠的东西去征服东荒百姓,这手段太高明了。

    这样还不会引起什么冲突,毕竟曾经的十国,为何会发生多次战争?

    无非就是今天这个国家打赢了那个国家,然后发现控制不了,索性就杀干净,可杀着杀着,发现这些百姓起义了。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跟随起义,最终在某个人的带领之下,一统诸国,建立新的王朝。

    然后等到这个国家逐渐腐朽,同样的事情,会上演第二次,无非是换了一个主角。

    这就是武力统治带来的恶果。

    杀是杀不干净的。

    也杀不完的。

    经济制霸,虽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最终还是会发生穷的穷死,富的富死,但要比武力统治温和许多,可掌控性很高。

    这就是顾锦年的想法。

    大世之争已经开始了,今日诛杀四个七境强者,那么有些事情就要彻底解决。

    东荒不能继续乱下去了。

    自身也不可能一直围绕这个方向去走,那样的话,耽误时间是小事,若是让敌人抓住机会,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随着十条条款说出,东荒大部分小国国君都纷纷答应,不让他们割地,这还不是好事啊?

    再说了,他们也没有任何话语权,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同意下来。

    最大的麻烦,对他们而言就是要自建不夜城,以及每隔三年要上一部分岁贡,但比起匈奴国君的下场,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好太多了。

    只是,大金国君与扶罗两位帝王却不由皱紧眉头。

    他们一瞬间就知道,顾锦年这条款有多可怕,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

    若是答应下来,问题的确没什么大问题,至少不会发生什么流血事件,也不会起冲突,甚至如果真的答应下来,各国都将会进入和平年代,那么那个时候,东荒将会无比繁荣。

    这的确是一件好事。

    贸易增加,诸国之间没有隔阂,甚至有任何事情都会有人来调节。

    可两国国君也在第一时间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大夏王朝将会以一种根本看不到的手段,彻底控制东荒诸国,到时候东荒越强势,大夏王朝便会越强大。

    顾锦年的十条条款,其实跟同盟会没有太大区别。

    制定规矩。

    划分利益。

    掌握主动权。

    这比割地赔偿要恐怖的多。

    「圣人,可否换一种方式,大金王朝愿意割地赔偿,也愿意弥补大夏王朝一切损失。」

    大金帝王开口,虽然他做好了顾锦年狮子大张口的准备,但这十条条款还是让他们心中一颤。

    听到这话,顾锦年很平静,只是望着大金帝王道。

    「弱国无争议。」

    顾锦年开口,道出核心。

    「此番内战,我大夏王朝是以绝对力量战胜,而并非是依靠我。」

    「七境之间的战斗,从核心上来说,没有左右最终结果,大夏依靠的是自身实力。」

    「你们败是败给了大夏王朝,而不是我身上。」

    「记住,我现在提出的条件,并没有得到陛下认可,我顾某身为圣人,取和平为主,你可以拒绝,也可以讨价还价,但不是跟我讨价还价,而是跟大夏王朝去说。」

    顾锦年出声。

    他将这件事情的核心道出。

    这话说的没错,现在强大的是大夏王朝,顾锦年针对的人,则是七境的超凡之力。

    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不由响起。

    「朕给圣人一个面子。」

    「可以同意。」

    「如若诸国拒绝。」

    「直接宣战,不到血流成河那一刻,朕绝不停手。」

    「还有,朕不同意十二时辰,就是现在,圣人仁慈,朕身为大夏帝王,不懂得对外仁慈。」

    永盛大帝在第一时间响应了顾锦年这番话,不过永盛大帝更懂得人心拿捏,他可不给什么十二个时辰不十二个时辰的。

    现在优势在我,那还不是漫天要价?

    反正不答应就是死。

    随便他们怎么选择。

    当然,顾锦年这不是仁慈,而是圣人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顾锦年因为利益,因为好处,从而做出一些违背圣人之道的事情,这也是不行的。

    圣人,受天地监视着,一举一动,天听天视。

    听到这话,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的帝王心情更为沉重。

    的确,顾锦年开口还好,至少顾锦年是圣人,做起事来不会那么直接。

    手段温和。

    要按照永盛大帝来做,说句不好听的话,都不需要开战,直接扶持他们国家另外一批势力登基上位,胜过一切。

    罗里吧嗦那么多做什么?

    顾锦年还算是留给他们一些仁慈。

    换位思考的话,他们只怕做的比顾锦年会狠乐文更多小说。

    「大金愿意签署。」

    在永盛大帝的压迫之下,最终大金王朝犹豫了一炷香的时间,给予了回答。

    不答应,现在就宣战。

    答应,至少是缓兵之计,还有时间去做点其他事情。

    「扶罗愿意签署。」

    看大金王朝同意了,扶罗王朝也就没有那么多废话了。

    听到这些回答。

    顾锦年倒也没有什么表情,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老舅,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

    「我有其他事情要做。」

    顾锦年开口,事情解决了,他打算离开,去找雷族的人,商谈一些事情。

    上古人族的强大,远超自己的想象。

    未来大世争斗之下,只怕会超越自己的认知。

    而自己对于上古五族,还存在诸多疑惑,他需要询问雷族解答。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尤其是现在的自己,得罪了上古人族,等到人族登场出世,必然少不了摩擦与争斗。

    真正的血雨腥风,只怕即将到来。

    这一点,顾锦年心里明白。

    「好!」

    「锦年,有任何事情直接告诉老舅。」

    「不过,有一件事情,老舅提醒你一下。」

    此时此刻,永盛大帝自然是心中无比喜悦,今日之战后,将大夏王朝最后一个矛盾问题解决,而且还顺势力压诸国。

    明面上大夏依旧是大夏,诸国依旧是诸国。

    可实际上,从这一刻开始,东荒只有一个真正的王朝,那就是大夏王朝。

    身为帝王,永盛大帝又如何不喜?

    但他还有一件事情,打算与顾锦年说下。

    「什么事?」

    顾锦年倒也直接,询问永盛大帝是什么事情。

    「去一趟中洲,找中洲帝王谈一谈。」

    「他知道的东西很多。」

    「而且,中洲帝王与众不同,老舅这辈子没有佩服过一个人,连你爷爷我都没有佩服过,这中洲帝王不一样,未来变化很大,早些与他见一面,不是一件坏事。」

    「他也有意向,想要与你一见。」

    永盛大帝开口,告知这件事情,让顾锦年有些惊讶。

    他是听说过,中洲帝王想要与自己相见,但最近一段时间,事情极多,再加上大世之争到来,顾锦年下意识认为,去了中洲,见到中洲大帝,对方无非就是想要拉拢自己。

    可今日听到永盛大帝如此开口,这让顾锦年有些好奇了。

    「好。」

    「不过,老舅,他做了什么事情,能让你如此钦佩啊?」

    顾锦年略显好奇道。

    自己老舅可是大夏帝王,还有什么能让他敬佩与震撼的?

    「这个人很不一样。」

    「我与他认识,当初我在你爷爷手下当兵的时候,在战场上遇到过他,不过我受了重伤,他化身小兵,知晓我身份之后,没有选择杀我,而是选择放过我。」

    「不是因为瞧不起我,而是他不想通过这种方式晋升军衔将级。

    「中洲帝王没有登基之前,征战过十年,以化名身份,一步一步成为中洲赫赫有名的大将,差一点封侯,后来以假死的方式,欺瞒世人。」

    「这件事情,天下人鲜有人知晓。」

    「你去找他,不会有错的。」

    永盛大帝开口,很认真也极其严肃。

    听到这个事情,顾锦年的的确确有些惊讶。

    「好。」

    「过几日,我会去的。」

    顾锦年点了点头,心中也对中洲帝王,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他也决定。

    等去完盘山后,他会去中洲。

    亲自见一见这位中洲帝王。

    天下传奇人物。

    ----

    ----

    友情推荐一本书《超物种玩家》!

    看《大夏文圣》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到精华书阁进行查看

    为您提供大神七月未时的《大夏文圣》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三百四十章:新的日月,已经升起!上古人族?有我无敌!免费阅读.

    

本文网址:/book/153562/623240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2324097.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莫求仙缘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