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_乐文阅读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大夏文圣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当世天道,显身而见,求见西周山之主,为人族求一线生机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当世天道,显身而见,求见西周山之主,为人族求一线生机

新书推荐:修鬼:开局就有红粉骷髅我只想好好的修仙武神图箓仙路长青逆灵惊神梦蝶成双诸神往事天地武库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三尺长剑荡人间

    大夏王朝。

    一处农田。

    黄昏洒落,映照在田野当中,因为大夏王朝这些年的变化,再加上天地大变,耕牛壮硕,以往百姓种田,都舍不得让耕牛劳累,现在无所谓了,一天至少耕七八个时辰也不在乎。

    顾锦年的身影出现。

    自诛杀雷王后,这几天时间,顾锦年没有急着回大夏王朝,而是一个人来到这种田野之地,欣赏风景,沉淀内心。

    融合神王印记之后,顾锦年清楚的明白,感悟对自己而言有多重要。

    细细回顾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很多时候只是内心的冲动,自我的底线再加上一时的热血。

    说到底就是没有真正去感悟和体验。

    哪怕是江宁郡之难,自己愤怒的点,可能乐文更多小说的是亲身体会。

    感悟对目前的自己而言,意义太大了。

    胜过任何天材地宝。

    有些事情,想通了才是王道。

    夕阳西下。

    黄昏无限好。

    行走在田野之中,顾锦年内敛一切气息,他的相貌也显得平常,毫无任何变化。

    虫鸣归旧里,田野秋农闲。

    望着这一切,顾锦年不由缓缓开口,他念着一首诗词,而目光也逐渐看向一道人影。

    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墨黑色的衣服,正在一旁作画。

    吸引顾锦年的不是他,而是他作的画有些异样。

    眼下是黄昏,虽然有些迟暮的感觉,可中年男子所画内容,却是阴暗破碎有一种大世雕零的感觉。

    这很不同,抬头看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先生所画,是何意?」

    顾锦年缓缓向前走了一步,望着对方所画,不由好奇询问道。

    听到声音。

    中年男子没有立刻回头,而是在宣纸之上落下最后一笔,横跨整张宣纸,全部破碎,随后又取出一张新的宣纸,放在上面。

    他没有给予顾锦年任何回答,继续作画,在新的宣纸之上,落下一道道笔墨,金阳而升,万物复苏,天地之间,焕然一新。

    有说不出的韵味。

    大约小半个时辰,待中年男子作画结束后,他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已经残缺,倒不如替换一张新的,这样不是更好吗。」

    他出声,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又仿佛是在回答什么。

    听到这话,顾锦年微微皱眉,他隐约感觉到这人的不同,绝对不是寻常人,很有可能是刻意在此等待自己。

    这是一种直觉。

    到了他这个境界,直觉极其重要,几乎可以确定。

    「先生言重,方才之画,没有彻底残缺,若不是最后一笔,其实雨过天晴之后,大世依旧焕然一新,无非需要时间。「

    顾锦年出声,给予回答,这也是他的想法。

    「雨过天晴,大世依旧恍然一新?"

    「一幅已经毁了的画,与其多加点笔墨,倒不如直接放弃,换一副新的不好吗?

    「每一笔重新开始,有了失败的教训,接下来不会更成功吗?」

    中年儒士站起身来,将宣纸拿起,递给顾锦年。

    不得不说,对方的丹青之术很强,这幅画看起来,蕴含着无限生机,亦有无限希望,让人感到赏心悦目。

    如果非要说的话,之前所作的画,已经残缺,想要修复,难如登天,倒不如重新画一张。

    这的确是事实。

    稍微明智一点,都会选择重新来过。

    「先生,每一幅画都有不同的蕴意,真正的画道,

    不应当遇难而退,应当勇往直前。」

    顾锦年出声,望着对方说道。

    「当真吗?」

    中年儒士看向顾锦年,眸子平静,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可就是让顾锦年有一种直觉,眼前的中年儒士,不是等闲之辈。

    「当真。」

    顾锦年点了点头。

    、可此言一出,中年儒士笑了笑。

    「没想到圣人也会撒谎。」

    「其实你内心也处于弥漫与犹豫。」

    「当这张画出现在你手中时,你产生了犹豫,无非是责任与你的想法,左右了你的选择。」

    「扪心自问,续画与换新,到底谁好一点?」

    儒士笑着开口,但他瞬间就知道顾锦年是圣人,这让顾锦年有些心惊。虽然知道这个中年儒士不是等闲之辈,可自己也内敛了气息,除非是轩辕王这种存在,否则正常情况下,哪怕是雷王可能都察觉不到自己是顾锦年。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朝着对方一拜。

    「晚辈见过前辈。」

    顾锦年作揖道。

    「不需要称呼我为前辈,我也不是你的前辈,非要说的话,你与算得上是同辈。」

    中年儒士开口,不过目光没有看向顾锦年,而是看向即将落山的太阳,天地显得有些阴郁,虽有一点点光芒,但却给人一种大夜临近的感觉。

    仿佛过了一会,就是永夜了。

    顾锦年有些沉默,他细细品味着这句话,不明白同辈是何意思。

    唯一知晓的是,眼前的人,深不可测,来头很大,只怕轩辕王都比不过。「与其苦苦挣扎,倒不如选择放手。」

    「别人没有选择的权力,你却可以做出选择,新的世界来临,万物焕然一新,到时候无数思想诞生,你虽然左右不了别人的想法,可却能梳理更好的思想。」「尽心便可。」

    中年儒士出声,言语之间有些唏嘘。

    而细细品味完这些言论后,顾锦年大致明白对方这些话的意思了。

    「还未真正尽心。」

    顾锦年回答道,他的目光有些坚定。

    「已经够了。」

    「眼下只是一种挣扎。」

    」是你自己给自己太多的负担与责任。」

    「再者,我很想问问你,你的选择,当真就是对的吗?」

    「岁月流逝,匆匆便是百年过去,这一代人,迟早也会埋入黄土之中,下一代诞生,依旧如此。」

    「种田的人,子子孙孙有何变化?三代五代之后,纵然有不一样的命运,可与他们有何关系?」

    中年儒士开口,指着这些农耕而归的百姓,说出自己的理解与想法。很显然,这是一场问心之争。

    这中年儒士到底有什么来历,顾锦年不清楚,但眼下的回答,极其重要。他所画的不是内心,而是一种感悟。

    眼下的天地,残破不堪,没有善意,只有恶意,亦或者是说,大世的争斗,最终让天地寒心。

    故而才会出现最终辉煌,大世凋零。

    唯一的契机就是掌握天命,成为天命圣人,这样才可以挽救大世。

    只是对于天地而言,这样的挽救,意义不大,无非是再续命三千年,五干年,一万年罢了。

    待圣人老死之后,天地依旧是一样的。

    王朝之中,依旧有人会为了争抢权力做出一些违背天理之事。

    大世当中,诸国争霸,犯下滔天罪孽。

    各大强族,为争天命,为掠机缘,更是不择手段。

    故而,当世之问题,不取决干一人,就是出现了极大的问

    题,思想上的问题。

    没有仁义礼智信,天地的浩然正气,也会下沉为浊气。

    这浊气,则会影响到后世所有人。

    明智一点中年儒士说的一点都没有错,烂到了根里去,强行拯救又有何意?倒不如重新开辟新的天地,这样的话,对所有人而言,都会是一件好事。人终究会有一死,无非是在这个时代,以这种方式选择离开,非要说的话,是一种无奈,但理性点说,这是一件好事。

    看站着的角度是什么。

    如果是站在当世人角度那自然是不好的,可站在大世角度,站在天地的角度,这是好事。

    比一个人成圣续命要好太多了。

    「天地焕然一新,固然不错,可敢问先生一句,同样的事情难道不会发生第二次吗?」

    「万物周而复始,天命永远在不断的变化,可最终走向还是一致。」

    「与其不断的更换,为何不去争一争,哪怕失败,至少有新的不同体悟。,顾锦年出声,面对中年儒士的询问,他也做出回答。

    这天地虽然有些腐烂,可更换之后,难道就能更好?无非是再续命几个大世罢了。

    最终结果很有可能还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再换?

    周而复始的意义是什么?

    「已经争过四次了。」

    你为何认为这一次可以争赢?「

    中年儒士感慨,他道出这句话,刹那间顾锦年神色一变。

    争过四次。

    这句话太关键了,这天地不是恰好有四位圣人吗?

    这四位圣人前后相差一个大时代,眼前这位存在,来历无比惊人。

    细细一想,顾锦年有所猜到。

    「前辈您是。」

    顾锦年开口,忍不住询问。

    「我的身份是什么并不重要。」

    「不要太在意。」

    后者出声,并没有在乎自己的身份,而是想得到顾锦年一个回答。

    听完此言,顾锦年略显沉默。

    对方的身份他已经猜到一二,不能完全确定,但直觉让他明白,应该就是七印合一时,所见到的存在。

    大世天道。

    只是眼前的人,是上古天道,还是当世天道,顾锦年不清楚。

    这个来头,胜过轩辕王太多太多了。

    换句话来说,眼下自己的回答,很重要,重要到关乎大世未来。

    「事在人为。」

    顾锦年想了很多,他想要表达的思想也很多,可当说出来的时候,他最终选择了这四个字。

    事在人为。

    这句话决定了他的内心思想。

    「倘若必败呢?」

    后者询问,看着顾锦年,眼神平静,但又给人一种直透人心的感觉。

    「无论结果,尽力可为。」

    顾锦年的回答也异常坚定,他不在乎结果到底如何,只要自己尽心尽力,失败了也没办法。

    「世人没有选择,可你有选择。」

    「你不但拥有选择,还可以等待新时代降临,完善你的思想。「

    「我今日之出现,是为你而来。「

    「大世凋零已经注定,原本是彻底毁灭,但因为你的原因,他们愿意给最后一次机会。」

    「我相信你可以引领一个新的时代,至少比当世要强。」

    这并非是放弃,也不是妥协,而是最好的选择。」

    「你不需要有任何负担,也不需要立刻回答,我给你一定的时间,半年之后,你给予我答案即可。」

    中年儒士出声,他道出真相,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当世天道的化身,同时也告知顾锦年现在情势的紧张。

    五十天道意志,大部分都要毁世,甚至不仅仅只是毁世这么简单,很有可能是剔除诸多世界。

    彻彻底底毁灭。

    无人可生还。

    只不过,因为顾锦年的原因,再加上当世天道的意志,最终给予了这次机会。

    若是顾锦年答应,愿意重新再尝试最后一次,若依旧无法提升善念,都将毁灭。

    可若是顾锦年不答应,便是最终的对决,顾锦年的胜算几乎为零,因为面对的是天道。

    而且不是一个天道,是古今往来,每一个时代的天道。

    时间只有半年。

    换句话来说,半年之后,便要一决生死。

    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了。

    这是最后的通知。

    「无法再争取一番吗?」

    顾锦年询问对方。

    「没有什么争取可言了。」

    「你只有半年的时间。」

    「我能为你做的事情不多了,这道印记你收下,若你选择踏入时间长河,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

    中年儒士出声,说完他一挥手,一道印记没入顾锦年体内。得到印记。顾锦年心情依旧沉重。

    「成为天命圣人,是否可以力挽狂澜?」

    顾锦年注视着对方。「不一定。」

    「不过,若你能开创新的思想,让天下苍生和平共处,或许有一定可能。」

    「若是可以的话,去一趟西周山,西周山之主,来历很神秘,连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或许有办法,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

    后者出声,告知顾锦年这件事情。

    「西周山之主?」

    此时此刻,再次听到这个名字,顾锦年的确有些心惊了。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神山女子告知自己的,那个时候只觉得西周山之主是某一个大族之首。

    后来随着各族都忌惮西周山之主,顾锦年便认为应当是上古时代之上的存在,极有可能是神话时代的存在。

    但随着天劫出现,只因西周山之主的一个意念,天劫竟然直接消散,当初那道天劫身影,只怕很有可能就是天道化身。

    不然的话,不会有那般自信。

    而今,连当世天道,也不知道西周山之主的来头,更是让自己去找她一趟。

    这个西周山之主的身份,愈发让顾锦年觉得恐怖,也充满着好奇。

    「恩,她的来历无人知晓,不在五行之中,不受天地管控,她知晓的事情也很多,或许她真的有办法。」

    中年儒士给予回答。好。顾锦年点了点头,不过末了,他忍不住好奇,望着对方道。

    「敢问先生。」

    「这些年来,所有的异象,是否与先生有关?」

    顾锦年询问,这件事情他真的有些好奇,对方是当世天道,而这两年来自己所作所为,都有惊人异象,与天地有关,这让他十分好奇。

    「是。」后者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下来了。这是为何?」

    「难道先生看出晚辈天赋异禀?」

    顾锦年这回真好奇了,这有些古怪了,如若说这天地不知道自己的来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这些诗词文章,包括名言名句,顾锦年自己都不敢说是自己原创的。

    他只能说去遵循这些东西,但不能说这些东西就是自己的。

    所以他很好奇,天道为何给予自己如此惊人的异象。他真的有些好奇。

    「这倒不是。」

    「纯粹只是觉得大世要灭亡了,倒不如就夸张一些,免得以后见不到。」

    后者开口,这个回答让顾锦年直接沉默。的确有些沉默。说实话,本以为对方会回答一些比较正常的话,可没想到会是这种回答。

    单纯就是觉得无聊?

    有没有这样当天道的?

    看着顾锦年一脸沉默,后者不由笑了笑,随后拍了拍顾锦年的肩膀道。

    "也不完全是这样想的。」

    「你所立下之言,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虽这些言论与你无关,但你的确是这样在做。」

    「我能明悟你的心意,所以才会选择你。」

    「大世苍生这么多,为何选择你,自然是有道理的。」

    「不过不要多想了,安安心心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既然不在乎结果,那就好好享受过程。」

    中年儒士微笑道。说完这话,他潇洒离去,没有多说什么。

    望着离开的中年儒士。

    顾锦年有些沉默。

    但过了片刻,顾锦年不由出声。

    「先生,五族可灭否?

    「顾锦年开口,询问对方这个问题。

    「随意。」

    儒士开口,两个字的回答,让顾锦年松了口气,随后他也动身,但没有跟随中年儒士而行,而是朝着西周山赶去。

    如此。

    翌日。

    一道声音,响彻大世之中。

    「晚辈顾锦年,愿为人族求一线生机。」

    宏伟之声响起,传遍整个大世。

    引来各方关注。

    大世震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端端顾锦年没有回大夏,而是去了西周山?

    这很惊人。

    五族在第一时间皱眉,他们知晓西周山意味着什么。

    知道的不多可却一直听闻过西周山之主,来历太大了。

    很有可能会破坏他们的计划。

本文网址:/book/153562/629531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www.sedh.com.cn/news/book/153562/6295317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大奉打更人亘古大帝凡人修仙传无限升级系统莫求仙缘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求魔仙师独秀弃宇宙